言情小说 > 之秋 > 《缘分的天空》
返回书目

《缘分的天空》

第八章

作者:之秋

时序进入冬季。明明下了公车,下意识地拉起衣领。

好冷!记得去年刚来时就遇上了北国的冬天,她狠狠病了快一个月,医生说应该只是水土不服,幸好那时海伯常弄些「煲汤」给她喝,体力才慢慢恢复过来。

希望今年冬天她不要再病了。想到这,她突然好怀念台湾的南国天气,就算冬天也冷不到哪去。其实洛杉矶的冬天并不如想象中那般椎心刺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这里似乎特别冷。

冷空气像凝结了般,重重地压住她。明明深吸了口气,身体明显地感到一股冻意,然后,她迈开步伐,往下条街走去。

快十点了,街上已经很冷清;她想起前两天听说这里有人被抢,心里有点毛毛的,再拉高了衣领,然后把头发收进衣帽里,企图掩饰女人的特征。

这里不是高级住宅区,只是普通住宅区。当初会选这里,是因为这里的华人多,她比较不觉得害怕;但因为临近贫民区,治安多少受到影响。

来到美国,她变得不多话,因为她的英文还是很破。在咖啡厅工作要说的话就那么几句,回到住处,前后邻居又都是华人,英文在她的生活中并没有变得很重要,她索性统统以世界性的语言--微笑--来代替说话;所以,咖啡厅里的同事总是以为她是个「文静而内向,并且喜欢微笑的东方女子」。

这种评语要是传回义海,一定不会有人相信这形容的是她展明明。

她走了几步,发现身后似乎有声响,她回头一看,见到几个黑人小伙子正在后面抽烟……还是大麻?

那几个黑人看了她一眼,然后交头接耳。明明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她转头,立刻加快了脚步;才转过一条街,立刻就听到那几个黑人的咒骂声与争执声,他们好像……准备要行动了?

吵杂和呼喝的声音夹杂。他们在做什么呢?明明没有勇气回头看,只是低着头快步走。

可是,不一会,身后传来脚步声,明明吓得加快步伐,赫然发现下一条街的街灯居然坏了,能见度十分的差。

明明心中直念佛经,然后从快步走变成用胞的,后面的脚步声也追了上来;明明一慌,身影闪入一个小巷中,然后「当」的一声,她踢到了一只酒瓶,明明捡了起来,准备万一有什么状况就……

果然,脚步声真的跟了上来,在小巷口徘徊,她蹲下身子,隐身在木板后,让跟着她的人看不到她。

只是,脚步声竟然也转向她这边来了!明明心脏跳得好快,手上握紧了酒瓶,准备黑鬼一来就攻击……

当脚步声再差一步就要找到她时,明明决定冲出去,她握紧酒瓶,然后狠狠地向那人砸去,砸了酒瓶后,再用力将那人推倒……

来人惨叫一声,她本想逃走,却没料到自己的手竟被他捉住,明明瞪大了眼,惨了惨了!他没昏!

「你你你……你再不放开我就叫救命喽!」她吓得忘了说英文,「救命碍…」

「救什么命?!现在是我被妳打耶!」来者竟以中文回应她,而且那声音……

明明一愣,她不是在作梦吧?

黑暗中看不清楚,她摸出口袋里的打火机,微弱的光线照出了一个身影。

那人已经站起来了,刚才她差点推倒他,只是他的手抓着她抓得好牢……

她看着他,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只是嘴巴张成大大的O型,两眼直瞪着他。他不是应该在台湾?不是应该已经跟嘉慧结婚?不是应该……

总之,他就是不应该、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才对。

「你……你……」太意外了!她不知道要说什么,虽然她曾经连在梦中都梦过他来看她,可是……

殷楚生看着她,他的头被砸得好痛!他正考虑要不要去医院。

「妳在搞什么?!」被她这样莫名其妙地用酒瓶砸,口气当然好不到哪去!

天啊!这不会就是她的欢迎式吧?以一个酒瓶来迎接他吗?

被他这么一喝,她才醒觉过来。「对不起,我以为你是黑鬼……」她没想过会是他啊,才会这么不留情的砸下去。

殷楚生顿时觉得哭笑不得。「妳觉得我像吗?」

她看了看四周。「这里这么暗,我想不管你是白人黑人黄种人,我想我都分不出来的吧。」她、她又没有神通!

殷楚生长吁一声。算了,算了,就当是想见她的代价吧。

「你流血了耶!」她惊叫了起来,然后掏出纸巾,按住他的头,脸色有点紧张。「我送你去医院!」

红色的血说明了这是真的,不是梦境,明明觉得有些晕眩。天啊!他真的来了……

「不必了。」殷楚生忽然软下了语气。「我没事。」她无意的靠近,让他的心跳快了半拍,头上的伤似乎不那么痛了。

于是,在他的坚持下,她只好带他回她的住所,帮他擦药。

然而,她发现他不止被她用酒瓶砸中,脸颊上还有一块瘀青。

「你怎么弄得这么狼狈?」她发誓,刚才再怎么凶狠,也绝不会弄出这种扭打过后的伤痕。

「我刚才被抢了。」今天真不是普通的倒楣,就在遇见她的前一刻,竟被那几个黑鬼抢了。可他就是觉得那抹身影好像她,虽然只看到背影,他还是决定追上来。没想到,她竟然这样对待他……

不过,他终于还是找到她了。

「你……」明明觉得心里既不忍又不舍,她叹了口气。「你到底跑到这里来干嘛啊?」她实在想不出能让他这样飘洋过海的理由,一种没来由的紧张使她擦药的力道重了一点。

只是,像故意逃开这个问题似,他忽然皱起眉。「喂!妳不是这么恨我吧?」他煞有其事地问。「妳下手可不可以轻点啊?」

她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力道,于是轻轻地点了点伤口,只是仍是那副满下在乎的样子。「哼!谁教你搞神秘,没砸死你算你走运!」没注意到他岔开了话题,她仍旧不知道他为何而来。

「对,一切都是我自找的!」他讥讽地,其实不是在讽刺她,而是在讽刺他自己。

哟!是怎样?现在全是她的错是不是?算了,这么久没见面,她不想跟他吵。她用绷带固定好伤口之后,丢下纱布,然后没啥好气地问:

「你现在住哪?我陪你回饭店吧。」她怕打扰到他,更怕自己脸上的表情会泄露心情。遇上他实在太突然了,她还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他不置可否,只是脸上淡淡地,没什么表情。「我没住饭店。」他一下飞机就跑来这附近找她了,根本没打算住在饭店里。

「啊?」她有点惊讶。「那你要在哪过夜?」搞什么!他来这里不会什么都没准备吧?

他点点头,似乎不怎么紧张。「这是个好问题……」

明明长叹一声,无奈地起身,翻箱倒柜地挖出另一条棉被来。

「不介意的话就在这里『屈就』一晚吧。」她现在的心情好乱。他就这样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还要跟她共处一室,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他。

「我介意。」他很认真地说。

明明转过身瞪着他,「不然你是想怎样?」莫名其妙!他的机车性格一点都没改。「要出去冷死随便你!」

「我现在身无分文,什么都没有,妳就只让我住一晚?」这女人到底有没有心啊?「他乡遇故知,我还以为妳会看在朋友一场的份上帮帮我呢。」

哇咧……没见过这样开口要人帮忙的!男人都这么死要面子吗?

她无言以对,不过他的自以为是倒是令她找回了从前的熟悉感。

「随便你!」她把棉被丢给他,他接住,脸上却似笑非笑,她愣住,突然觉得他这次来的目的似乎不单纯。

门铃响了,她丢下他,停止了胡思乱想,径自去开门。来的是隔壁的太太,明明刚才跟她借了两颗蛋,她却拿了四颗来--两颗生的、两颗熟的,本来是为了要给殷楚生去瘀血用的,这下多了两颗。

「妳跟妳男朋友慢慢吃吧,有什么需要再来找我。」隔壁的太太向她的套房瞧了一眼。她也是华人,对明明一直特别照顾。

「他不是……」明明急着要解释,她却给她一个了解的微笑,拍拍她的肩,然后就回去了。

明明关上门,心里仍然是乱乱的,不过却红了脸……

是否她现在的模样,就叫此地无银三百两?

www.shangxueji.com

今天,她特意请了假,陪他到驻美办事处重新申请护照和签证,也去局里报了案。

「算了吧,我看你的皮夹找回来的机会不大。」明明凉凉地说,她真不知道殷楚生在坚持什么,报了案说被抢就算了,还硬要警察把皮夹找回来。

他睨了她一眼,对她的不在乎有点小小的不以为然。「如果可以找回来为什么不要?」不知为何,殷楚生特别在意这件事,刚才连警察也觉得找回来的机会不大,但他偏要人家再找找。

明明瞪他一眼。「偏执狂。」她小小咕哝一声。

殷楚生有点欲言又止,但最后显然放弃了说明。「反正……我皮夹里面有很重要的东西。」

「不就是证件跟钱。」明明回答。「你觉得这些东西还找得回来吗?而且你不是也办好挂失了?还要回来干嘛?」

殷楚生仍是有点不知如何开口,不过他冷冷看了她一眼。「对!妳就当我固执、无聊,可以了吧。」

「哎唷!」她走在他身边,故意酸他:「干嘛把自己说得这么委屈?」她逗着他,这个男人真的很爱生气耶。

他看着她,觉得自己可怜又可笑。他敢跟警察大声说他要找回皮夹,却不敢告诉她皮夹里到底放了什么。

「怎么?别委屈啦!了不起待会请你吃饭……」看准了殷楚生有点小气恼,但又不至于生气,她继续作威作福。「喔!对了,你现在好像身无分文呢。」她故作认真,「那就不是请喽!老板,算我借你钱好了。」

真是好样啊!殷楚生想,这个女人可真不是普通的坏心,他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她笑了出来,看着他不知该生气还该笑的表情,心情突然变得好好。

「妳笑够了没?」虽然牺牲了一点尊严,但看见她的笑,觉得这样的牺牲其实也挺值得的。

她收住笑。「这么禁不起人家开玩笑埃」小器!

「怎么妳在咖啡厅时讲的英文就没这么溜呢?」今天陪她去上班的地方请假,他才发现她的英文还是半桶水晃,有些单字还是他帮她翻译的呢。

哦!他也很坏喔,哪壶不开提哪壶。「干嘛?我又不是听不懂!」

「是啊,只是反应比别人慢半拍。」他说,有点难以相信她竟然在语言不大通的环境下工作了一年。

她耸耸肩。「反正他们又不是听不懂,我会说也会听啊,还想怎么样?」

「如果我是老板,一定炒妳鱿鱼。」说是这么说,但他发现,其实她现在工作的那个老板娘,似乎挺喜欢明明的。

「哈哈!你炒我?」这样算不算天高皇帝远?「有本事你也来这里开店啊!」她继续说笑。

然而,他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凝重,像是有点感慨似的。「我想我也没那个机会了。」

她收起了玩笑,专注地看着他。怎么了吗?

「我跟伟杰的公司没了。」他说得云淡风轻,她却有些难以置信。

「那……」这个消息让她觉得好震惊。「那其他人呢?」

「还留在公司……义海没有倒,只是被收购了。」所以,全公司只有他一个人失业。

「收购?」这么说义海只是被收购,不是解散?她忽然想起很久以前忘了告诉他的一件事。「是不是高建成……」

本来她打算等楚生结完婚再告诉他的,哪知婚礼被搞得乱七八糟,她也就不记得要告诉他这件事了。

「妳怎么知道?」他疑惑地看着她。

她苦笑。这次算不算是她害了他?「我只知道高建成进义海的目的不单纯,我是在无意间发现的……」

「哦?」他眉一挑,然后又故作认真地说:「这么说妳算是知情不报喽?妳真这么想我死?」

「才不是!」她否认。「只是后来事情就……就发生了,」她指的是逃婚的事。「我也就忘了。」她低下头,有点内疚,要是她早点告诉他就好了。

「不关妳的事,就算我知道了,别人还是会用其它的方法下手。」她的在意让他觉得很窝心,她的自责让他不忍心。

她叹了口气,然后像想起什么似地,她想问,却说不出口。

「那……」她欲言又止,「嗯……那嘉慧呢?」他到这里一天了,她始终不敢问她走了之后,他和嘉慧怎么样,她怕自己失落的情绪会被他发现。

他没什么表情,只是淡淡答了句:「她很好。」基本上,现在是他比较可怜啦!嘉慧至少还有宇琛可以靠,他可还是独自一个人。如果她很老实地问,他就会大方地回答。

可惜啊,明明并不是这么直接的人。他微笑,她还在乎他吗?

「哦。」没问到她想听的答案,不知道他是想钓她胃口,还是觉得他跟嘉慧两个人的关系已经自然到不需再对她说明?

「想知道,怎么不回去看看?」他故作不经意,却试探性地问。要不是她遇上杜善文,那么说不定他怎么找也找不到她。她真的这么狠心把台湾的一切全部切断?

她没说话,眼神东瞟西瞟,正在逃避这个问题。她吸吸鼻子,努力装作一副不怎么在乎的表情。「是吗?我有空就会回去的。」她压抑着极度不自然的声音。

他默默地叹了口气。他以为,他吻过了她,就足以证明他的心意。

但她,显然早就把那个吻给忘了。

「走吧!」不愿再想太多,也怕自己又惹得她想逃,他轻轻推着她往前走。

他想,这次只要够小心,定不会让她逃了的。

www.shangxueji.com

晚上,他陪着她一起到这栋「神秘豪宅」。

殷楚生站在别墅的门口,这么大一栋宅子,竟然只住两个人?

「这就是……妳外公的家?」直觉告诉他,明明的外公一定来头不校这里背山面海,有不少豪富都在此毗邻而居,想必明明的外公当年应该也是不简单的人物。

她点点头。

他站在门口,不经意地瞥见门牌上用中文及英文写成的「龙」,可见得明明的外公应该姓龙……

「妳外公……不会就是龙成耀吧?」从小在美国长大,美国华人的黑帮人物他也听说过的,只是他和钟家都是殷实的小老百姓,跟黑道中人很少打交道。

「咦!你怎么知道?」从小到大,她一直都待在台湾,而外公也是十几年前才到美国来的,所以她根本不知道外公曾经有什么风光的历史,她只知道他很有钱,但舅舅阿姨们都只为了钱而不理他。

不会吧?明明竟然是龙成耀的外孙女?殷楚生忽然觉得头皮发麻。

「怎么?你觉得不自在的话就别进去了。」明明也觉得外公的脾气不怎么好伺候,万一两人吵起来就惨了。

「没关系,反正我也没事。」他告诉自己,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就算有被人大卸八块的危险,他也要会一会他。

终于,海伯出来开门了。

他向海伯礼貌性地问个好,寒喧了几句;明明看着他过分客气的举动,发现楚生好像有一点……紧张?

海伯带着他们进到屋子里,然后又上楼去;她站着,狐疑地打量着楚生。

「你怕我外公砍了你吗?干嘛这么紧张?」她觉得只有这一种可能性,不然天不怕地不怕的殷楚生怎么会紧张?

「我紧张不是因为怕妳外公砍了我。」这个笨蛋!他可是第一次见女方家长耶!而且还是到了这里才知道她外公是鼎鼎大名的黑帮老大。他不怕龙成耀要砍他,他只怕他不喜欢他,那这样他跟明明怎么办?

「你是死撑还是嘴硬?」明明满头雾水地问。他也承认他现在很紧张啦,却不明白他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都、不、是。」唉,算了,说了她大概也不懂。

她向他做了个鬼脸。她怎么不知道原来他也有紧张的时候?而且还是对一个没见过面的人紧张了起来。他怎么从不紧张她呢?

不过也还好,要不是认识他这么久,她想一般人大概也看不出他的紧张吧,顶多只是笑容没那么好看而已,并没有太明显的感觉。

老人下楼来了,仍是海伯抱着下楼,然后让他坐在轮椅上。看见有其他人,龙成耀也没说什么,仍是倨傲地、淡淡地扫了他们一眼。

「怎么?今天想吃什么?」明明问。自从上次之后,她干脆到这里来作饭,省得他又挑嘴不吃。

龙成耀这时才抬头看看外孙女,一看,像看到什么宝贝似地,甚至把头凑近了她的脸瞧,原本倨傲的神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老人回忆往事的神情。

「真像……真像……」他喃喃自语地。

就是这个神采,就是这种表情……想当年,小女儿喜欢上那个姓展的年轻司机时,脸上就是这样的神采、这样的光芒!

他于是看了看在外孙女身边的男人。他有一张俊朗的脸,和一种充满自信的气势。

楚生看到龙成耀正在打量他,轻轻点个头,然后自信地笑笑。

这是哪家的孩子?以他这么多年看人的经历,这男人应该是有钱人家的第二代,只是脸上却又多了一份一般阔少所没有的锐利和干练。

「外公,这是我朋友……殷楚生。」明明小心翼翼地介绍,生怕外公一不顺眼就给楚生难堪。

「龙先生您好。」殷楚生放下心中的大石。还好还好!龙成耀的眼神中没有什么敌意,反而是看到了他们,好像想起了什么。

龙成耀嗯了声,然后收回打量的眼光,思绪彷佛飘得老远……

「今天随便炒几个家常菜吧。」龙成耀对明明说,然后眼光看向楚生,「小子,你会不会下围棋?」他脸上仍是冷冰冰的。

「会一点,可是不很熟。」他微笑地说。

不很熟?明明在心里冷哼,然后投给他一记「你好虚伪喔」的眼光。楚生的围棋段数可高了,听说还得过奖咧!这样还叫「不很熟」?

楚生接收到她眼神中传来的讯息,只回给她「妳给我安分点」的目光。明明转过头,不去理他。

然而,这样的眼神交会,龙成耀和海伯都明显地感受到了。这两个人,绝对不只是「朋友」这么简单吧?

「那就来吧。」龙成耀不知怎地竟有些落寞。他发现自己更加苍老了,连外孙女都快留不住了……

www.shangxueji.com

从龙家回市区的路上,明明侧着头,满脸疑惑地望着他。

「今天我外公真安静。」她猜想是不是楚生说了什么或做了什么,外公今天没发脾气、没耍性子,而且出奇的安静,脸上满是落寞。

「我发誓,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她也太小人了吧?他今天才第一次跟她外公见面,怎么可能跟他说什么。

「是吗?」她还是不相信。不知为何,看到今晚外公那落寞的模样,她真的有点小担心,是不是什么地方惹外公不高兴了呢?

「妳这是不是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殷楚生睨了她一眼。他有这么可怕吗?

「也对。你怕被我外公砍成八块,丢到太平洋里喂鲨鱼嘛!」她开着玩笑。但老实说,她其实看得出来楚生对外公很尊敬,应该不至于对他说什么。不过她就是不明白向来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楚生,怎么会对一个陌生老人这么敬重……

「是,妳外公把我吓惨了。」幸好他们只是下了一盘棋,而且楚生还让了他。

「他有问你什么吗?」其实,她只是想知道外公有没有为难他。

「没有。」他把龙成耀问他跟明明是什么关系的过程自动省略。

记得自己听到这个问题时,先是一愣,接着很老实地说:

「我承认我很喜欢她,不过她一直在躲我,所以我们还不算是男女朋友。」

龙成耀听了,只是点点头,然后继续和他下棋,直到结束。

「哦……」明明显然不怎么满意这个答案。不过,外公本来就有那么点喜怒无常,他没发脾气把人赶跑算不错了。

那她……下次还可以带他来吧?

「对了,你的事办得怎样了?」其实她带他来,也是有那么一点点私心啦。她知道外公以前在华人圈中势力很大,她想说不定外公可以帮楚生找到高建成。

「有点复杂。」他说。「还要再观察一段时间。」

高建成现在受到华人圈中的黑道势力保护着,大概是听到了风声,知道他已经追到美国,所以躲了起来。他找人查过高建成的户头,知道那笔钱他还没有动过,而且因为他也得罪了杨兆明,黑白两道都在找他;而他的要求也很简单,不是把钱还给他,就是跟他回台湾坐牢。

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反正他不怕跟他耗。再者,其实高建成的事倒是其次,以杨家的势力,早晚会把高建成逼出来,他只要等着就好。

「你……」她结结巴巴地开了口,「你如果需要什么,跟我说一声,我可以请我外公帮你……」她揉揉鼻子,希望自己看起来像随口提到般。然而,他会不会不领情呢?他这个人其实挺好强的,不知道这样他会不会觉得反感?她担心地想。

他心头一热,突然明白她今天为什么要带他去见她外公了,原来她想帮他铺路!

「我还应付得来。」他淡淡地回答。基本上,他现在只是在等高建成出现,不过她的用心让他很感动。

「你一个人……做事千万别逞强……」跟了他这么久,对他的行事作风也满了解的,他固执起来时很吓人,又死不认输,万一要是跟人硬碰硬就麻烦了。「还有碍…」

「妳在关心我吗?」他打断她的话,很直接地问。

「呿!」意识到自己对他的关心,她忽然胀红了脸。「我、我是看你现在身无分文又流落异乡,提醒你一下嘛!」

「那倒是。」他微笑地看着她。「我现在破了产,又没钱又没工作,还靠妳收留呢,妳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他故意表示疑惑地问着她。

「哼!我只是可怜你,等我哪天找到个有钱人,你看我还会不会理你!」她说着违心之论。

「哦,那真要恭喜妳,未来的少奶奶。」他酸酸地道。有钱人是吧?那就等着瞧。对他来说,要有钱并不是难事。

她其实并不像她自己所说的那样绝情,她的心肠其实很软,这跟他当初认知的很不一样。应该这么说,一开始,是他被她骗了,所有的反感在和她日积月累的相处中逐渐消逝,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想要靠近她的渴望。

这点,是当初始料未及的。记得伟杰曾说觉得他应该会喜欢她,现在想来,伟杰是对的。

莫非伟杰早就预料到了?想到这里,他突然笑了。

「笑什么?」她问。他今天怎么怪怪的?

他还来不及回答,一辆厢型车突然在路边停下,然后冲出几个黑人朝他们走了过来;两人对望了一眼,感觉情况不对!

三个黑人突然掏出手枪,对住殷楚生。

「殷先生吗?」黑人用英文问,「麻烦请你们跟我们走一趟吧。」

明明嘴巴张得大大的!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人拿枪对住他?反观殷楚生,却还算镇定。

「我可以跟你们走,不过我的朋友可以不跟你们走吧?」虽然他也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他不愿明明受到牵累。「你们是冲着我来的,不要影响到其他人。」

黑人们想了会,点头答应。反正他们的目标是他。

「楚生……」明明死命地拉住他的手。「不要跟他们去……」一种恐惧占满了她全身。不,这些人看来来意不善,她好怕他……

「我没事的。」他安慰着她。「去找钟叔。」他挣脱了她的手,然后,跟着他们离去。

留下又惊又惧的她,望着车子快速地驶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