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之秋 > 《缘分的天空》
返回书目

《缘分的天空》

第七章

作者:之秋

殷楚生看着报表,眉头锁得更深了。

「楚生,我们这样不是办法。」甘宇琛站在他面前,面色凝重地说。

「我知道。」他也很无奈。「不过我们还是得去做,要不然会更严重。」

现在这个社会,是大财团垄断的资本主义社会;靠着雄厚的资本,大财团几乎无往不利,这是时势所趋,没有人可以否定这一点。

最近这两年,一些大财团也陆续加入分食玩具市场这块大饼,而且提出更多的优惠来吸引制造商;因为他们的市场机能完整,通路又广,靠着大量制造的低成本,压缩了中小型企业的商机。

义海算是中小企业中最顶尖的一间了,只是最近大财团的动作频频,而且摆明了是冲着他们而来--抢他们的客户,放出不利消息给制造商,非常地不择手段。

义海现在就只剩一些固定且长期的稳定客户群了,虽然还没出现大问题,但若不赶紧杀出条血路的话,往后义海的生存空间就更小了。

「那个制造商现在还在考虑,我想他们应该还没决定到底要选择我们还是杨氏。」宇琛虽觉得事情还不至于到不可为的地步,但他还是跟楚生一样担心。

现在,决定性的这一战来了。中国大陆最大的制造商现在点名了要在义海与大财团杨氏企业两者当中择一。杨氏虽然资金雄厚,但在玩具行销上却还是新手,之前代理的玩具还出过一点小问题;义海虽然没有那么大的资金,但声誉上却比杨氏好得多。

「杨氏?」又是杨氏!虽然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但他没想到杨氏竟会那么不择手段。杨兆明,你够狠……

「没关系,你们放胆去谈吧,资金方面没有问题,我会想办法。」

「你怎么想办法?」宇琛看着楚生。这个男人还真不是普通的好强和固执。「你不会又要拿自己的钱来垫吧?」

「钱再赚就有。可是我绝对不会让杨氏称心如意。」他坚定地看着宇琛,眼神中带有那么点不甘心。

宇琛摇摇头。其实这间半大不小的公司真的是困住了他;楚生是玩股票的高手,他可以用股票替义海弄到更多的资金。

可是……这样不行啊,早晚洞会愈来愈大,怎么补得了!所谓杀头的生意有人做,赔本的生意根本不会有人想做。

「我真是不知道你在坚持什么。」宇琛说。老实说,要是他,他才不会那样苦苦地守着一间公司。

「换了你是我,你也会这么做。」他其实并不傻,只是,还没到最后一刻,他不想放弃。「这间公司有伟杰一半的心血。」他想起伟杰。其实,必要的时候,他会放手,然后把资金还给钟叔或嘉慧。

宇琛看着他。这一年来,多跟他相处一点,就更发现楚生真的是个很重感情的人,要不是为了这个原因,他也不会死守在这里不放。

他常想,要是楚生也是个大资本家,有雄厚的资本做后盾,应该早就是人中之龙了吧?不过,他也的确是埃

虽然楚生很不愿意承认,不过他是真的很像他父亲……

敲门声响起,一个甜甜的笑容出现在门边。「喂,中午喽!」嘉慧巧笑倩兮地站在门口。

「怎么?要不要一起去吃饭?」宇琛问。

「我怎么可能当你们的电灯泡。」他略略收起严肃的神情,脸上稍微有了笑意。

嘉慧跟宇琛的感情持续加温中,两人也有打算要结婚,只是一来钟道成知道宇琛的事情之后,对于伟杰的死仍然很介意,甚至以回美国来做为对嘉慧和宇琛的抗议;二来,嘉慧仍对明明和楚生感到内疚,所以除非楚生把明明找回来,不然的话,她跟宇琛也不敢结婚。

「怎么会呢?」嘉慧还是笑着。

「把我们说得好像有异性没人性,原来我们在你眼中那么不值。」宇琛拉过嘉慧的手。

嘉慧和宇琛是很登对的恋人,更重要的,在他们的脸上,他看到一种只属于彼此的光采。

他不搭腔,看着这两人--这是明明当年叫嘉慧逃婚,一手撮合的好姻缘。幸好他跟嘉慧当年没结成婚,不然的话,嘉慧就不会那么幸福了。

已经一年了,她就这样从他生命中消失了一年,没有任何音讯……

「走不走啊?你不吃饭的吗?」老实说,她发现,自从明明离开后,楚生的改变其实不大,但是若细心一点去感觉,就会发现他变得沉默多了。

楚生摇摇头。「我还不饿,妳帮我买点东西喝吧。」

「喂,光喝饮料就会饱啊?」宇琛也有点看不下去,而且这个男人这一年来还染上喝垃圾饮料的坏习惯。石榴绿?天哪!他以为这种东西只有学生才爱喝。

「帮你带个便当啦!好不好?」嘉慧想了个折衷的方法。

楚生笑了笑,点点头。

小情侣一前一后,手拉着手甜蜜地离开了办公室。

办公室突然变得好安静,楚生坐在椅子上,闭上眼,一袭身影无来由的又浮上他心头。

一开始以为自己会忘了她的,毕竟两人没有所谓的开始,当然也就不会有所谓的结束。母亲和伟杰死去的伤痛他都能从记忆中渐渐淡去,还有什么伤痛能难得倒他?

只是,他失算了,原来生离有时候比死别更令人难受。他想着她,每当他独处时就会想起她,想起她总是搞不清楚状况,想起她总是一副看似精明却又傻乎乎的模样,想起她拎着饮料的小动作,想起她工作时老爱恍神的坏习惯……

他站起身。办公室的人全走光了,他缓缓步出办公室外面。

她的位子,至今仍空着,即使这一年来陆续有新人进来,但他就是不习惯别人坐在她的位子上;之前有人想换,还让他想尽了办法保留这个位子。

他下意识地掏出皮夹,一张信纸被折得四四方方地,他打开信纸,看着信纸上属于她的字迹。

如果死的是我,他会不会像失去伟杰那样难过?

如果死的是我,是不是我就可以在他心中占有那么一点点位置?每当我的忌日来临,他会想起,有一个朋友曾经在今天过世了。

如果死的是我,是不是所有人的故事还是继续着?没有了我,究竟有谁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不经意地想起我?

如果死的是我……可我终究没有消失,我仍然活着,以一种被牢牢禁锢的姿态。

我多情愿那一枪射中的是我。

这张字条想必就是明明那次闹出乌龙自杀时没写完的东西吧。这是嘉慧在明明的房间里找到的。明明走之前,半点讯息都没留给他,嘉慧知道他很在乎明明,于是把这张纸条送给他保 管。

他看着信,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写下这些话的,只是每个字句,都像写进他心里去似的,深深地刻印着。这才知道,原来她很早很早之前就对他有好感了:原来她跟伟杰其实只是好朋友,是他们这些人老把她当成伟杰的未亡人:原来其实不是她想走,是他放走了她,原来……

原来……她走了之后,他的故事,竟然也写不下去了。

www.shangxueji.com

美国L.A.

凉凉的秋夜,雨不知怎地竟愈下愈大。湿冷的天气,没有人会想出门。

偌大的别墅门外,小小而不起眼的身躯撑着伞,站在门口。

一个年约六十岁,像是管家的男人撑着伞出来了。

「小姐,今日怎么这么晚?」海伯是香港人,说话还带点广东腔,他慈祥地笑着,然后开了大门。

「今天我下班得比较晚。」明明微微一笑。海伯人很好的,虽然有时候她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而他也老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海伯六十五岁了,耳朵不大好。

「喔。」海伯替她提过了手上的保温盒。「别淋湿啦,老爷会心疼的。」

「他会心疼我?」明明咕哝一声,然后又看看海伯,海伯像没听到似地,继续往别墅内走去。

一进别墅内,一股暖意立刻向她袭来,海伯连忙递上毛巾给明明,要她擦擦。

她接过毛巾,一阵咳嗽的声音从楼上传来,然后,是一阵怒吼:

「阿海!阿海!你又死哪去了?!」一个苍老却仍有力的声音传来。

明明叹了口气,拍拍海伯,比了比楼上。海伯一看,连忙赶上了楼。

这样下去不行。明明想,万一哪天这两个老的怎么了,怕是死了好几天都没人知道。

折腾了好一会,海伯终于抱着一个七十几岁的老人下楼。老人的头发全白了,但一双眼却睁得像铜铃般那么大。下楼之后,他坐在轮椅上,瞪着来者。

明明打开保温盒,一股食物的香气飘了出来。海伯盛了一碗,准备要喂老人。

老人瞪着她,又看了食物一眼,倔强而倨傲地,「我不吃!」

「你又怎么了?」她可不像海伯这么好脾气,成天让他呼来喝去。

「我不想喝鸡汤!」老人的表情很坚决,像是要决定什么大事似的。

「你昨天不是说要喝鸡汤吗?」明明手扠着腰,对着他,她觉得自己真像泼妇。

「那是昨天!我今天想吃粥!」老者仍然坚持。

明明往上翻了翻眼,只好往厨房走去。她打开冰箱,食物都快没了,看来明天又得去大肆采买一番。她勉强地煮了点广东粥--这还是前阵子海伯教她的,食材不多,所以粥里面的料也就勉勉强强了。

老人仍是倨傲地坐在轮椅上,看着她这里忙那里忙的,脸上却没有半点的愧疚,仍是冷冷的,像是一头发号施令的狮子。

只是,衰老和疾病仍不断地侵蚀着他的威严,他虽然冷,却反而更显出他的寂寞和孤单。多么讽刺!他有五个儿子、三个女儿,到最后却只剩一个外孙女在身边。

其他的呢?除了明明的母亲早逝外,外公身边的儿女们在得知父亲中了风、再也没办法复原后,便各自分了财产,从此就再也没有见过人了。

当然,还是有一、二个儿女会回来探探父亲的口风,看父亲是不是还有其它的财产?还有没有其它的好处?一年前,他就是被儿子骗走大笔钱财后,再度中风。这次,竟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是海伯想起他还有这么个外孙女,原本也没料到她会愿意回来的,没想到她二话不说,拎着一个皮箱就来了,只是……

「妳不准住我这!」老人神经质的说,「妳以为我不知道妳在想什么吗?妳还不是想要我的钱!」

这是他和久别重逢的外孙女见面时的第一句话。

明明的母亲当年不顾外公的反对,私奔嫁了父亲;父母过世后,明明也曾暂居外公龙成耀家中,只是,舅舅阿姨们都排挤她,竟在龙成耀面前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让龙成耀将她赶走,从此开始她从这一个家流浪到另一个家的生活。

明明一回来,龙成耀没有任何问候,更遑论感激了,他只想守着自己那仅剩的钱财。

所以,明明每天都只有在晚饭时间才会过来,看看两个老人家需要什么,然后再回市中心的小套房。她白天在咖啡厅打工,生活勉强过得去。

明明煮了一锅粥,海伯尝了尝味道。「有进步!」

明明笑了,真不知道海伯是不是在安慰她,她的厨艺一向不怎么样的。

终于,她盛了碗粥,放到外公面前。

龙成耀低头看了看碗里的粥,倨傲的神情不见了,但是立刻又被一种赌气似的表情取代。「我不吃!」

「你又怎么了?」天天都有新款!怪不得之前那些看护全被他给气走,他的脾气真是差劲到极点。

「里面……里面有皮蛋!」他赌气地像个孩子似。

明明再度叹了口气,接过他的碗,一块一块把皮蛋挑出来。「你下次要早点告诉我你不吃皮蛋。」

老人还是绷着脸,只是,折腾了这么许久,总算也吃了点东西了。

吃过晚饭,海伯会替外公洗澡、伺候他休息,等到龙成耀要睡觉了,明明才会准备离去。

「小姐……」海伯下楼来,见明明要走,唤住了她。

明明转过身来,对海伯一笑,然后像想起什么似的,拿出一罐中药,递给海伯。「这个是吃咳嗽的。」最近常听海伯咳得厉害,今天她经过唐人街的中药店,特地买给他的。

「小姐……雨落得这么大,等会再走吧。」海伯留她。他从五十年前就跟着龙成耀一起出来闯天下了,如今他孑然一身,临老还是尽心伺候老大。

他很喜欢这个小小姐,她很像她的母亲,心地好,能受得了龙成耀脾气的,老实说没几个。

记得一开始老爷根本不领明明的情,跌倒了,还不要明明扶,把明明气疯了,明明发了狠,硬是把他扶了起来。

「怎么样?!我就是要你领我的情,我要你内疚,然后把财产都给我!」

这是他唯一一次看见明明小姐生气,也不知是硬碰硬吓着了龙成耀还是怎样,自从那次之后,老爷虽然还是对她爱理不理的样子,却也拿她没辙。

明明听了海伯的话,看了看窗外,然后摇摇头。「不了,我赶着末班公车回去埃」

「啊?」海伯又听不清楚了。

「我要回去了!」明明长话短说。明天她轮早班,不能太晚回去。

「喔!」海伯听懂了,然后拿了件雨衣外套,要她披上。

她接过,然后出了别墅,走到马路上,独自等车。

马路上的车不多。美国就是这样,晚上九点过后,感觉总是十分安静,除了市中心几个点比较热闹之外,临近郊区根本没什么人车。

这时有一辆车竟然在她面前缓缓停了下来,然后「碰」一声,车子显然抛锚了。

「狗屎!」车里面的人咒骂了一声,然后只好下车来检查车子。

下车的是一个东方男子,宽宽的肩,身材满魁梧,他用手遮着头,打开车盖。

太黑了,男子需要一点光线,他看看四周,有个东方女子正站在站牌下等车。他走上前,用标准的英文问道:「请问……」

明明看着他,他不会要跟她讲英文吧?老实说,她的英文还只是半桶水。

「你会说中文吗?」她先发制人。

东方男子看着她,连忙点头。「这么巧!我也是中国人。」她的中文没有口音,应该也是台湾来的吧?

她把伞递给了半湿透了的他。「我看你比我更需要这把桑」她身上可还有件短雨衣呢。

东方男子笑了。明明发现眼前的男人有张很大的脸,大大的眼、宽阔的唇,连头也比别人大。

「唉!每次下雨我就想起我的绰号,大家都叫我大头,大头大头,下雨不愁。」男子自嘲着。「其实才怪!我现在还不是一样愁得不得了。」

明明听着他自嘲的话,不禁莞尔一笑。这男子挺幽默的呢。

「你车子坏啦?」她问,看样子,有点麻烦呢。

「我现在只想看看它究竟坏到什么程度,可惜没有手电筒……」东方男子说着。

「手电筒?打火机行不行啊?不过你要小心点喔。」不然车子爆炸她也会遭池鱼之殃的。

「真的吗?妳有打火机?」他还以为女人身上很难找得到打火机呢。

明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咖啡色的、十分漂亮的流线型打火机,背面还刻着「Y」的英文字母。

她递给他,男子握在手上,觉得有点惊讶,脸色闪过一些什么。

明明没注意,只当他可能感激她吧。

男子用打火机看了看车子,果然局势大不可为,不过他还是笑着。「唉!我还是坐计程车回饭店吧。」然后,将打火机还给她。

明明接过,擦了擦打火机上的水渍,又放回口袋里。然后,她想起了打火机的主人,总是叨念着她,总是凶她,总是一副看见她就皱眉的模样……

他现在好吗?跟嘉慧幸福吗?她有些失神地想着。

「妳这支打火机很漂亮,买的?」东方男子像没话找话聊似的。

她摇摇头。「是朋友的。」

「男朋友的?」东方男子小心翼翼,怕被她识破他正在套她话。

她一愣,她跟他……不算男女朋友吧。「嗯……只是普通朋友。」

男子看着她。依据他的经验,通常会考虑这么久才回答是普通朋友,一定就不是。

「对了,我拿了妳的伞,要怎么还给妳啊?」虽然她有雨衣,但他还是觉得要把伞还给她,不过其实这不是重点啦!

「不用了,只是一把森…」这男人会不会太客气了?

「话不能这么说,我有借有还的。」男子笑了笑。「这样吧,妳把住址给我,我把伞托人还给妳。」

她有点拗他不过。他在车上拿出纸笔,让明明写上地址。

公车来了,明明一笑。「我要走了!」在这里竟然会遇上中国人,可见世界并不太大嘛。「再见。」可能就见这么一次了。

男子站在原地,向她挥挥手。

「展小姐,我觉得我们会再见面的。」男子在她上车后,这样对她说。

www.shangxueji.com

甘宇琛坐在楚生的办公室内,脸色很差。

嘉慧站在一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突然,兰姐带了几个员工进来。

「殷先生,我们愿意跟你们同进退!」他们手上都握着辞职信,脸上都有一种决心和义气。

义海 被收购了。不是抵不过大财团,而是有人卷了义海的资金逃了,造成周转不灵,杨氏趁这个时候联合几间制造商一举把他们给吞了。

所有的员工都很气愤,一些做了许多年,比如像兰姐这样的员工,更是激动地要辞职。

几个人把辞职信交给殷楚生,如果殷楚生真的要离开,他们愿意跟他同进退。

殷楚生接过他们的辞职信,反应却没有他们预期的一般激烈。他只是锁着眉,望着窗外。

「楚生,我也跟你一块。」甘宇琛也表态。

殷楚生捏熄了手上的烟,看着他们,又看了看辞职信;忽然,他轻笑了出来,接着把手上的几封辞职信给撕了。

「你们别那么傻。杨氏不是白痴,你们都是人才,他们没必要把你们给辞退。」

「楚生……」宇琛看着他。

「杨氏的目标不是你们,他只想我走。」然后,他歉然地、表情凝重地说:「对不起,我不是一个好老板。」

「殷先生,你别这么说……」兰姐听了好难过。殷楚生虽然严格了点,但却是个好老板,对于她们这些结了婚的员工,总是相当地体贴;他虽然固执,可是却知人善任,对员工的意见也十分尊重。

「你们各自都有儿有女,现在杨氏都还没说要辞掉你们,你们就离职,这不是很傻?」他眉一挑。其实,公司倒了,就钱财方面来说,他没损失。

杨兆明大概也没料到自己会多花了两倍的冤枉钱来收购义海吧?

敲门声响起,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推着轮椅上一个六十岁的老者进了办公室。

魁梧男子向楚生点点头,楚生脸上没有表情。

「呃……」魁梧男子一时不知怎么开口。「我姓杜,是杨氏企业的执行经理,这位就是杨兆明杨先生。」哎呀!真尴尬,大家大概都恨不得他们死吧?杜善文想。

「既然你们都在这里……」杨兆明的声音显得有些苍老。「我也就不客气了。杨氏收购义海后,不会插手你们内部的人事……」

殷楚生像是早料到了般。他拿出一点上司的威严,命令他们:「听到没有?还不赶快出去做事。」

等员工们都出去了,办公室里终于只剩下他们三人。

殷楚生始终没正眼看过杨兆明,拎起西装外套准备离开。

「我收购义海并没有说不让你做下去。」杨兆明看着他,痛心地说。

「有分别吗?」殷楚生回问,「我不会在杨氏企业底下工作!」他脸上写满了绝决。

「如果我希望你留下来呢?」杨兆明问。

楚生转过身,背对着他,闭上眼。「这句话说得太迟了,迟了二十年。」这句话应该在他流落街头的时候告诉他,那么,他大概会把他当神那般崇拜着、感恩着。

「难道我一点要求你的权利都没有?」杨兆明又气又痛心。「我……我是你爸爸……」

殷楚生转过身来,很认真地看着他,不理他脸上的苍白,他残忍地,一字一句地说:「杨先生,你认错了人,我是个孤儿。」

说完,殷楚生打开了办公室的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楚生……」杜善文想叫住他。唉!他这个表哥真不是普通的顽固。

杨兆明愣在那。楚生的固执像他,倔强也像他……只是不知道,这么相像的个性,会不会有言归于好的一天?

www.shangxueji.com

连锁咖啡厅里,杜善文安安静静地等着。

俊朗的男子难得一身轻便,不再是笔挺的西装,而是一身随意的打扮--白色夹克、深色牛仔裤,衬出他的心情似是十分轻松。

其实,殷楚生有张好看的脸,浓眉大眼,挺直的鼻,要不是不笑的时候看起来凶了点,他想,应该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吧?

他坐了下来,没什么好气地,但脸上表情却是十分写意。「找我什么事?」没了义海,殷楚生反而觉得心情轻松不少。坦白说,他也不是第一次跌倒了,以前在美国用辛苦存下来的钱去投资时,他的处境比现在更惨。只是,他到底还是爬起来了。

最近的他觉得好累好累,也更想她了。他决定再去找展阿姨,无论如何都要问到一个结果来。决定之后,心情就轻松不少。

杜善文笑了笑。「没事不能找你吗?」究竟,楚生跟他那天在L.A.遇到的女孩是什么关系啊?她怎么会有楚生的打火机?可惜他跟钟家那个小姐不熟,不然真该好好捉她来问一问。怎么两人本来要结婚又不结了?

他不置可否。「我先声明,如果你是想当杨兆明的说客,我会马上走人。」他丑话说在前头,免得到时候尴尬。

「我们除了这个,就不能聊点别的吗?」杜善文问。

殷楚生瞇起眼。这小子今天怪怪的喔。「你想说什么?」

「你现在有什么打算?」杜善文自然地端起咖啡,啜了一小口。

「我要把高建成挖出来。」殷楚生毫不犹豫地说。

「你还计较着啊?他也是……也是受人之托。」杜善文说。唉!说到这个,连杨兆明都被高建成唬弄了,本以为他只是卖点情报给杨氏,哪知道他竟偷了公司一大笔钱,然后逃得无影无踪。

「没有人可以在偷了我的东西之后还可以安安乐乐过日子。」他决断地,「更何况,那笔钱还有一半是钟家的。」不管姓高的逃到哪去,他也要找到他。

「唉!算我怕了你了。」这就是殷楚生,有恩必还,有仇必报。对他好的人有福了,得罪他的人,惨喽!

殷楚生燃起根烟,杜善文仔细地观察。

「你什么时候换了打火机?你母亲留给你的那个呢?」他想,那个在L.A.的女孩可能不会知道,她握的那个打火机,可是古董了呢。

「掉了。」他不经意地说,但脸上却闪过一丝落寞。

好奇怪,就在他去展阿姨家找明明的那天,他的打火机就不见了,那是他母亲留给他的,可他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会掉在哪里。

它就这么莫名其妙地不见了,如同他的心,莫名其妙的,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去。

「我上个星期去美国的时候。」杜善文慢条斯理的,「见过一个东方女孩子,拿着跟你一模一样的打火机……」

他睨着他。「怎么可能?我这一年又没去过美国。」

杜善文假装努力地想,「我还跟她借了把伞,她好像叫Ming吧……」

殷楚生一听,下巴差点掉到地上!杜善文却仍是一副「失忆」了的模样。「听她的口音,好像也是台湾去的……会不会是她捡到了你的打火机?我看她好像很珍惜你的打火机呢。」欣赏着殷楚生变了色的表情,他觉得好快乐喔!

Ming?明明?可能吗?就在他怎么找都找不到她的时候,原来她竟然在美国!

可能吗?原来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的东西,竟然握在她手上。

「我好像还有她的住址耶。」哇!那个女孩果然骗他!瞧楚生紧张得连烟都掉了,怎么可能还是什么「普通朋友」。

下一秒钟--

「喂!不要啦!大庭广众之下这样很难看的……」杜善文大叫,但殷楚生才不管那么多,扯着他的西装外套,一副打算跟他没完没了的架势。

「你给我她的住址我就不为难你!」他急切地。他要见她!他一定要见到她!他要告诉她,这一年来,他好想她……

呜呜呜……他就知道那个姓展的女孩一定不简单。他竟然被楚生威胁了!展小姐,妳要好好保重啊,杜善文在心里祈祷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