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孙慧菱 > 《蓝光之恋》
返回书目

《蓝光之恋》

第十章

作者:孙慧菱

「好无聊!」青岚吐口气,全身都不带劲。

「蓝光来了,你没看见吗?」姚志贤好笑地问道。

「知道,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觉得无聊。」他白了蓝光的方向一眼。

「啊?!」

「他是来跟我们道别的,你不觉得他喜上眉梢的神情让人看了很想揍他一顿?」

姚志贤咧开了笑容。

「我看你是看到他就快离开了,才想揍他一顿。」

「没错。」青岚马上承认,「这红线还是我牵的。」真是该死!

早知道当初就不该讥笑他,瞧,弄假成真了,以后他就少了一个玩伴了,所以他才觉得窝囊。

尽管满嘴的祝福,尽管是真的打心底祝福,可是一想到从此再也不能跟好友见面,他就一肚子的不舒服,看到蓝光就想揍他。

「我看你们感情很好嘛!」怎么老是打成一团呢?

「谁跟他很好?」他怎么会承认蓝光是他的好朋友?「是他跟我很好。」

姚志贤摇头,又是一阵笑,

青岚皱起眉,愈想愈觉得心烦。

这一切来得实在太快了,以后只剩下三人,日子怎么活?

「难道就没有『正大光明』的方法,让脱离的蓝光以后还能跟我们称兄道弟?」他暗示道。

「没有。我们的身分不能曝光,一旦不小心泄漏了身分,是会给他惹来麻烦的,我不愿意。」他斩钉截铁的说。

这样还说不是好朋友?姚志贤微微一笑。

「可是你跟你哥哥不是常见面吗?」

「我们是兄弟呀!更何况有谁敢动我哥?」

姚志贤又是一笑。

「这么说,你眼蓝光真的就此分开了?』

「没错。」唉!青岚好看的眉又皱了起来。

「真可惜,我本来还以为你哥是学医的,简丹妮也是学医的,多少有点关联,你们还能彼此联系。」姚志贤故意这么说。

「怎么可能?」青岚懊恼的闭了闭眼眸。

「可惜。」

是啊!

「我本来还打算建议你和他老婆合伙开家医院,这样不就有『正大光明』的来往理由了吗?」又不是规定不能投资,对不对?

青岚先是一怔,突然眼睛睁得好圆好圆,惊喜的咧开了笑容,「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他叫了起来。

姚志贤一笑。

「不过这事不能给蓝光知道。」他赶紧说。

「明白。」

「到时候蓝光知道他还是得跟我在一起,一定会晕了过去。」他兴奋的一击掌。

「我担心的倒是简丹妮能不能接纳你。」

「为什么不?啊--」青岚张大了嘴巴。

完了,他拿人家打赌呢!

「你看,换作是你,会接受这么恶劣的朋友吗?会允许自己的老公接近这样的朋友吗?」姚志贤笑着提醒。

是啊,他实然太恶劣了!

可是……谁知道两个会来真的?

「早知道……」青岚想也没想的说。

「嗯?」姚志贤无辜的瞅着他。

青岚赶紧把一番忏悔的话吞回去,他怎么可能会认错?

他绝不能英雄气短的……「咳咳!这么说我又得费一番工夫啰?」对方肯跟他合伙才怪。

姚志贤忍住笑,非常清楚青岚现在是暗暗叫苦。

「反正没有你搞不定的女人,你不是经常这么说吗?」

「没错--」可是朋友的老婆例外。他抽了口气,丧气的垂下脑袋。

姚志贤再也忍不住的笑出来,「我看你去跟她道个歉吧,这才是最好的方法。」

「我……」

「拖得愈久,只会让她对你的印象愈糟。」

「这……」

「别婆婆妈妈的,这不像你。」

「可是我从来--」

「没跟女人道过歉?」

「是埃」教他怎么说得出口?

「那蓝光不就跳楼了?他还从来没被女人打过巴掌呢!」

「那不同,那是他的女人,又不是我的女人,我道什么歉?」他打死还是觉得自己太委屈了。「女人不用跟我道歉就不错了!」他火大的又加了句。

姚志贤只是摇头,「道个歉能展现你的风度,除非你不要蓝光这个朋友了。」

「那也得看情况,有些歉是可以不必道的,你愈道歉她愈嚣张。」报纸没在看吗?「除了道歉就没有更『正大光明』的方法?」

「随便你,除了道歉,简丹妮是不会接纳任何方法的,就这一阵子的观察,你还嗅不出来吗?」

青岚烦恼的爬梳了下头发,突然吐了口气。

「好,我去!」他一副慷慨就义的表情,「她如果不接受我的道歉,我就掐死她!」他咬牙切齿的说。

「你--」

青岚按下了光环,身形立刻消失。

「喂,你--」来不及了,青岚早就消失了。

www.kanyanqing.cn

身子突然窜出来,一定会把她吓一跳,不过管他的,蓝光不就早告诉她真相了?吓死活该。

青岚以为会看到一张惊吓的脸。

却看到简丹妮飞蹬在空中的双脚,以及一旁笑得十分猖狂的林庭直,当场大吃一惊,赶紧拔出手枪。

「咻」一声,子弹笔直的穿过绳索,人掉了下来。

「咳咳咳!嗯--」丹妮拚命呕吐,大口大口的吸着气。

就在她以为快死了的时候,天神驾到,将她救离了鬼门关,感谢上帝!

林庭直吓直了眼,惊骇的拚命后退,差点跌跤。

他看到了死神,死神正杀气腾腾的朝他走来……

「饶……饶命……饶命!」林庭直叫了起来。

青岚铁青着脸,严厉的俊脸告诉他,他这是在作梦。

「妳没事吧?」他关心的问。

丹妮呕出了血来,伤得不轻,只是拚命的咳、拚命的呕,像要把心跟肺都一块儿呕出来。

青岚立刻转回头,阴冷的目光教人不寒而栗。

「嘿,」这一回他没回头的打了声招呼,「把眼睛闭上,免得妳看了睡不着觉。」

丹妮没说话的转动身体,将脸孔朝向另一边,乖乖合作。

青岚得意的笑起来,收起了枪,朝林庭直走了过去,扬在脸上的笑容教人心惊肉跳。

随即--

「啊--」一声凄厉的哀号响起,林庭直的嘴立即被捂祝

传出来的阵阵「唔」声,令人受不了的拉扯着心脏,连牙根都绷紧了。

彷佛过了一世纪之长,声音终于停歇,丹妮才终于撑不住的趴倒在地上。

「妳还好吧?」青岚赶紧扶起她。

她的脸肿了,脖子上的勒痕更是?目惊心,青岚当机立断的把她送到青云的医院,暂时替蓝光守护她。

等到蓝光赶到时,他得意的撇撇唇,这下子两家真的是愈扯愈不清了。嘻,他成了蓝光的大恩人,而且还是他老婆的救命恩人,不错!

「妳还好吧?」脸色惨白的坐在她旁边,蓝光紧紧攫住丹妮的手。

「是他救了我。」丹妮沙哑的说,一脸感激。

青岚立刻扬起笑容,高兴自己连歉都不必道了。

「谢谢你,青岚。」蓝光也一脸感激。

「不谢。」他「道貌岸然」的说,其实心里乐得很。

「我听到时,心脏几乎都停了。」蓝光受不了地仰了下脸,可见有多惊吓。

「我也是,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丹妮又红起了眼眶,沙哑的哽咽。

「好了,你们两个就在这儿慢慢聊吧,我先出去了。」青岚受不了的说。

这种恶心兮兮的对话,听了真教人浑身起鸡皮疙瘩,受不了。

丹妮若有所思的看了门一眼。

「其实他人也挺不赖的。」与初见面的印象大相径庭。

「除了他以外,我还有一些很要好的朋友,以后再慢慢介绍给妳认识。」

「个性都像他那样吗?」

蓝光忍不住笑了出来,「都像他一样,很会欺负人。」红影像极狐狸,黑天使讲话很犀利,还有其它……其它……不说也罢。

她温柔的弯起嘴角,「虽然很会欺负人,却很照顾朋友。我没想到谷青云院长会是你朋友的哥哥。」

「一样很惹人讨厌。」他知道青云在医学界的地位。

「谁很惹人讨厌?』青云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来。

蓝光的脑袋狠狠的被敲了记。

他惊讶的回头,「青云!」

「你还是不改讨人厌的本性。」他白了蓝光一眼,立刻朝丹妮露出了笑容,「好点了吗?」他很亲切。

检查过她,大都是外伤,胸肺没有受损,颈椎也没有骨折,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不过脖子上的勒痕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才能消失,还有暂时要住院一段时间,护颈也暂时不能拿下。

「还好。」不知道为什么,当俊帅的脸突然凑近,她有点紧张。

蓝光的朋友都这么优秀吗?

「快一点好,我们去喝妳的喜酒。」青云边写边说道。

丹妮不好意思的红起脸。

「啊,」青云拍了下脑袋。「我忘了妳还要考虑考虑,这家伙到底值不值得妳托付终身。」青云还是一样那么会损人。

「你什么意思?」蓝光气呼呼的站了起来。

「就是这意思。」他又敲了蓝光一记,一脸好笑。

两人的个儿差不多,可是青云的气魄硬是较具压倒性,他有种让人一见就自动噤声的特质。

「谢谢。」丹妮低首一笑。

「嫁他别后悔喔!」青云又故意警告。

「你--」蓝光气得赶紧把他请出去。

没多久,三人立刻又在病房外吵成了一团,只要碰见这两兄弟,蓝光永无宁日。

丹妮好开心的滑进被单里,听着三人吵成一团的声音,却觉得好羡慕,如果她能够多几个兄弟姊妹,那么在成长的过程中一定更添幸福的温暖色彩,她也不会觉得她的人生好灰色。

可是这些将随着结婚而改变,她的人生今后只有绚丽的幸福色彩,那些灰败已经烟消云散,她现在必须做的是安心养伤,然后安心的等着当新娘。

「真是气死我了!」蓝光冲了进来,脸色通红。

「他们很喜欢你。」丹妮微微一笑。

「我不喜欢他们。」他转身朝门大吼,想让那两个混蛋听见。

「等结了婚你们就不能在一起了吗?」她张大眼睛。

「对!」他痛斥。

丹妮不太赞同的看着他。

「干嘛?」蓝光不满的抬眼。「那两个可恶的家伙离得愈远愈好。」怎么?这么快就和他们同一国了?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她不高兴的嘟起嘴。

一句话堵得蓝光哑口无言,气梗在心中。

「如果不是他,我早就死了。」

「喔--」蓝光受不了地抱着脑袋,气得半死。

她说得没错,就是因为这样才教他哑口无言。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认识这两兄弟?上帝,你好会整人。

「我很喜欢他们耶!」丹妮无辜的说。

蓝光大声申吟了起来,「天哪……」别这么残忍!

他对这两兄弟真是又爱又恨。

「你不觉得就这么分开很可惜吗?」

蓝光又用力申吟几声,就是因为这样才头痛。

「我刚刚跟我的救命恩人达成协议耶!」

他用力抬起脑袋。

「什么协议?」一脸不妙。

「你猜。」

「我猜不出来。」他气得脑袋都空了。

「我是医生对不对?」丹妮不好意思的瞅着他。

「妳答应要来这儿开诊?」他马上惊恐的叫了起来。

「不是。」

「不是?」蓝光马上松了一口气,「那……那……」他又惊慌了起来,「那是什么?」

「你猜。」她柔声的说。

他险险的吸了口气,「妳……妳该不会是跟他们约定好,以后每个礼拜见一次面吧?」

「嗯哼。」乌黑的发丝在枕头上摇了遥

「不是?」他的表情愈来愈不妙。「到底是什么?」

「你猜嘛,快猜对了。」

「啊?快猜对了?我刚刚说了什么?」

丹妮好玩的扯开笑容,不意扯动了唇上的伤口,脸马上又皱了起来。

「到底是什么?」

「我是医生对不对?」

他迟疑了一下,只好勉强点首。

这是什么表情?她瞋了蓝光一眼。

「你不是鼓励我开家医院吗?」

「是埃」

「而我告诉你资金不够。」

「对埃」

「我已经找到投资人了。」

蓝光惊喜的笑了开来,正为她感到高兴……突然敛住了笑容,像见鬼一样。

「妳的意思是……」

她点首。

「不会吧?」他的表情像要晕过去了。

「还有青云呢!」

「我不答应!」蓝光突然跳了起来。

「来不及了,我已经答应了。」

「那就不要签约。」他叫。

「他说如果你打得过他哥哥的话。」

「啥?」蓝光马上抽了口凉气。

「本来我打算等到结婚之后才告诉你的,想给你一个惊喜。」

「我的天!」他脚都软了。

「有了他们帮我,小小的医院不愁找不到优良的驻诊医师,青云说在我重修的这一段期间,他会帮我,你只要安心的当院长的老公就行了。」这是他说的。

蓝光突然垂下了肩膀。

他认了,他真的认了,这辈子注定要跟这对兄弟作对到底,只能任由他们欺负。

「如果我坚持不答应呢?」他做垂死的挣扎。

「他教了我一招。」

「喔?」蓝光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哪一招?」

丹妮甜蜜一笑,表情俏皮,「你确定你不会生气,我就说。」

「我确定我一定会生气的。」他生气的说。

「那我就不告诉你。」

蓝光几乎投降。

「好吧好吧。」他认了。「快说!」

「如果你不答应,我就不嫁给你。」

「妳说什么?!」他吼,脸又马上通红。

「所以明天他就请人打好契约,你要在场喔!」

蓝光跌坐了下来,无语问苍天。

「你怎么了?」

「我想哭!」

丹妮大笑,随即又痛得捂住了嘴,表情又高兴又痛苦,连蓝光都被感染,不禁咧开了笑容。

「好吧,签约就签约,谁教我跟他是哥儿们。」要不是刚才被激得七窍生烟,他早就兴奋的跳了起来。

「以后你们就可以天天见面了。」

「NO、NO、NO!天天见面会吃不消的……」

话题才一结束,两人便陷入永恒般的寂静之中,只有四目相接,却不言不语。

终于,蓝光带着一丝不安开口了,「雷说,欢迎妳去总部参观,他已经把妳当成自己人了。」

「知道,」她激动地说,然后特别加强语气地重复:「我不会把我看到的说出去的,我绝对不会!」

蓝光不是防她,而是他觉得这是应不应该的问题,当然,如果伙伴们的眷属在雷的同意下进出总部,他是不会反对的,这只是他个人的原则而已。

「而我也必须把我的装备缴回去。」

丹妮睁大眼睛凝视他。

「现在好吗?就是现在,我送妳到总部。」连着床一起。

她惊喜的脸亮了起来,「你的老板会很凶吗?」她紧张的问。

「我们都被他揍过。」蓝光皱着脸说。

训练的时候,雷真是六亲不认,稍一有疏失躲不开他的拳头,就只有挨揍的份。他还有过一个礼拜躺在床上申吟的纪录,连青云都不能幸免。那个时候两个人的脸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谁也不能笑谁。

「后来呢?」丹妮又瞪大眼睛。

「当然是倒吃甘蔗,渐入佳境啦!刚开始真的被揍得很惨,可是现在我们却都很感激那一段岁月。」他张开了手,一脸得意。

「那……我们还等什么?」她兴奋的说。

能把蓝光训练得这么好,让她好奇对方到底是何方神圣。

「他擅长易容喔!」

「啊?!」她又惊讶了。

「也许妳见到的不是他本人喔!」蓝光神秘一笑。

丹妮张圆了嘴。

「走吧!」蓝光神秘的按下光环--

和妻子一起消失在空气中,领受这不凡的科技。

至于丹妮见到的是不是雷祖耀本人呢?天知道!

反正她爱的是蓝光,永远爱蓝光,这才是重点。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