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孙慧菱 > 《蓝光之恋》
返回书目

《蓝光之恋》

第七章

作者:孙慧菱

老鼠看到丹妮时,恐惧的眼睛张得好大。

「妳……」

「伯伯,是我,别怕。」

老鼠立刻缩回被丹妮碰触的手。「妳……快走!」

「不!」丹妮一脸愧疚。

隐身在空气中的蓝光不满的一直扁着唇,想听听老鼠怎么说他。

「快……走!」老鼠又要推她,只是力不从心,全身都是绷带的他连声音都是沙哑的。

「不……」丹妮难过的直摇头,还以为他是被蓝光打成这样。

老鼠恐惧地一直推她,要她快走,因为林三一直派人想要抓她,下一个遇害的对象就是丹妮,可是他一激动就一直咳嗽,根本说不出话。

「对不起,」丹妮蹲了下来。「我不知道他会把你打成这样,我已经打了他一巴掌做为警告了。」

蓝光气呼呼的。

「你不要紧吧?伯伯。」

老鼠恐惧得直摇头,他不是被打的,是被撞的,快走,丹妮,下一个就是妳。

「我已经看到爸爸的信了,谢谢你,伯伯。」

老鼠疑惑地睁大眼。

蓝光不满地撇着唇。 笨!这全是他的功劳。

要不是他利用总部那一台无所不能的计算机,过滤世界各银行所有的帐户,侵入银行的计算机查出银行保险箱里每个客户的资料,一般人怎么可能查得出来?

她还以为这些都是老鼠好心提供的?真是单纯到不行的女人。

「爸爸有没有寄放些什么东西在你那里?」

怎么可能?蓝光又一脸受不了的表情。

有早就被瓜分光了,笨女人!

老鼠闪躲的避开她的眼,知道丹妮指的是什么。

一些酒、一些钱、他们统统昧着良心没有交给丹妮,甚至当林三把魔掌伸向丹妮时,他们也没有出面阻止,明知道林三的目的就是为了老友遗下来的钱,可是他们统统都没有讲义气。

「过去的就算了。」丹妮看出他的愧疚,「我只是很想要再拥有爸爸的东西。」当时林三怕她「睹物思情」,把一些东西全部丢掉了,现在想想他的动机并不单纯。

老鼠摇摇头。

看得出老鼠什么都不敢说,丹妮只好放弃的站了起来,替他削好了水果放在盘子上,准备告辞。

「我走了,伯伯,明天再来看你--」

就在这时候门突然被打开,走进三个面容凶恶的男人,老鼠马上一脸恐惧地叫着要她快走。

「妳就是简丹妮?」

丹妮立刻后退。「不是。」

「不是?」三个男人哈哈大笑,面容十分狰狞。

「我们等妳好几天了,就知道这只老的能把妳引出来。」对方咬牙的狠狠拍拍老鼠吊在半空中的脚,把他吓得差点死了过去。

「说!那个男的在哪里?」另一个阴狠的问道。

「我不知道。」丹妮慌了。

就算是知道也不会告诉他们,她怎么可能害X光先生?尤其他为她付出那么多。

她的心突然揪了下,眼睛湿了起来,没错,X光的确为她付出好多好多,而她一直觉得他很混帐、可恶,她突然好希望此刻他就在身边。

「妳不知道?妳怎么可能不知道?」对方凶狠的拍打她的脸颊,打得她频频后退,最后摔在地上。

蓝光生气的举起了枪--

「林三说她还是处女呢,一直没尝到很可惜。」三人一阵淫笑。

丹妮骇得脸都变了。

她畏惧男人碰触的脸顿时勾动蓝光的心,某种大胆假设牵引他的直觉,让他觉得丹妮的「畏惧」--跟林三有关。

他立刻收起枪,咬牙的忍住,打算亲手解开这个一直缠绕在丹妮心中的谜题。

好,他就再忍一忍,看看林三能把丹妮怎么样。

三个人打算把丹妮押走,其中一个折了回来,站在老鼠的身旁,示意两人先押着丹妮走,他「处理」完后就跟上。

老鼠一脸惊骇的瞪着身旁的人,像一只被猫叼在嘴里的老鼠,连挣扎都无法挣扎。

「伯伯!」丹妮泪流满面的频频回首呼叫,随即被捂住了嘴。「唔……唔……」

她不忍老鼠即将被杀害。

门一被关上,站在老鼠身旁的男人立刻举起了枪--

「咻--」灭音手枪突然扣下。

只见老鼠惊惶的睁着眼--眼睁睁的看着他身旁的男人圆着眼倒下。

「咦?咦?」老鼠一脸惊骇。

他只听到「咻」一声,随即倒下的是欲杀他的人,他圆着眼说不出话。

想不到自己竟能从死神的手里逃脱?!

蓝光只是冷冷扬了下嘴角,随即追上了丹妮,想解开她的秘密。

www.kanyanqing.cn

林三狞笑的看着被拋在床上的人儿,眼里闪着淫欲。

「你……你想要干什么?」丹妮沙哑而战栗的尖叫了起来。

「小美人儿!」贪婪饥渴的双眼锁住她,彷佛要吞下她一般地饱览她的全身,「妳甚至比我梦想中的美。」

丹妮浑身打颤。

林三后退一些,脱掉自己的衣服。

而她只能动也不动地注视他。

林三伸手碰触她的小手,紧紧地握住并捏挤了一下。

丹妮吓得叫了起来。

「妳的身体真美妙。」林三淫笑,大手缓缓沿着她的手臂爬到肩上,再轻柔地滑下,爱抚她的背,令她痛恨地叫了起来。

「不要碰我--」她祈求上帝能再一次显灵,救她脱离苦海。

「我爱妳,丹妮。」

丹妮恶心得想吐。

「我一直想象我们两人身体紧紧密合着的情景,每当我看着妳的时候--」

丹妮骇得几乎吸不了气。

「别碰我,我都可以当你女儿了,别忘了,你答应我爸爸要好好照顾我的。」此刻她才发现自己所学的心理学根本派不上用常

「是啊,我是有要好好照顾妳。」他瞇着眼淫笑,整个人燃烧在熊熊欲火中。「我现在下就好好『照顾』妳了吗?」他呵呵笑道,正打算为所欲为。

丹妮尖叫了起来,拚命地想要挣扎,可是林三仍是得逞的撕开她的衬衫,整个人压了上来,臭嘴也亟欲接近--

「啊--」可怕的模糊黑暗从她脑海中锐利闪过,而此刻她还得面对更恐怖的黑暗。

「嘿嘿嘿……」林三似乎极端喜欢她的挣扎,金牙闪闪发光,臭嘴却努力想要接近她。

「不要--」丹妮尖叫,「救命--」一阵剧烈的痛楚火辣的贴在她的脸上。

「婊子!」

「救命!」丹妮不放弃挣扎,拚命高呼,「救命!救命!」任由脸上的疼火辣辣的蔓延。

林三咬牙攫住她的手,将它高举。

「我今天一定要得到妳,这回我一定要得到妳。」

突然,又一阵闪光划过脑中。

某种熟悉的恐怖回到她脸上,她彷佛想起了什么似的,倏地睁大眼。

「你……」

那……那……一天……十八岁的某个夜晚,她思念父亲,抱着父亲的相片哭着睡着,突然被某个东西压祝

她想起来了!她想起来了!

她一直害怕、不愿意去想的某些回忆被勾了起来。

她想起来了!

「你!」

她简直不敢相信,那天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会是林三?

林三「嘿嘿嘿」淫笑,臭嘴一直喷着气。

丹妮的脑海里闪过千百种破碎的记忆,竟然自动的组合起来。

蓝光在旁看得龇牙咧嘴。

打他呀!踹他呀!他全身空隙那么多,妳怎么不会注意看?只知道害怕?

真是把蓝光气得半死,咬牙把铁拳按得「喀喀」作响,一度快要发狂。

「是你--」丹妮印证的叫了起来。

「怎样?我儿子性无能不能抱妳,可是我却能让妳生儿子,如何?我还是能给妳满足。」他的唇用力挤压在她的胸脯上。

丹妮拚命推。

突然,她身上的力道整个减轻,林三整个人被蓝光捉在半空中。

「你!你……」林三被勒紧脖子而涨红脸,肥短的腿在空中拚命的蹬。

丹妮大哭。

一见到X光,她立刻嚎啕大哭起来,内心的伤痛像泉水般不停地涌出,让蓝光看得心都痛了。

「他就是妳怕男人的原因?」

丹妮无助的哭着直点头,所有的一切她全都想起来了。

蓝光狠狠地把人丢在地上,一脚踩祝

「告诉我当时的情况,」他生气的说,「让我决定是要剥他的皮,还是抽他的筋?」

林三挣扎着要起来,却动也动不了,只能咬牙的趴在地上踹。

丹妮颤抖着捂住唇哽咽,泪水和回忆一块排山倒海而来。

那天晚上,她突然被某种压在她身上的东西惊醒,对方的淫笑及喷着臭气的嘴让她怵目惊心。

她疯狂挣扎,对方拚命殴打。

黑暗中她根本看不清对方的脸,就在对方的手指解开她胸罩上的绊扣……最后一件衣物滑开她的身躯时……她疯狂的抓住某种东西,狠狠地往对方刺了下去--

惨叫声伴着一记重击击向她的头,她晕了过去,醒来后她就躺在医院里了。

她……她……她一定是……已经……被林三……

哽咽又不甘愿地指向林三,「他的肩窝上……一定有伤口!」

「伤口?」蓝光低语的重复。

随即弯腰将人拎起,一掌剥开林三的衣服。

没有。

他干脆又扯下另一边,果然一个怵目惊心、硬币大小的伤痕就在林三的肩上。

「这是妳用剪刀刺的,我发誓一定要讨回来。」林三到现在还在逞强。

蓝光一拳狠狠地往他的脸揍了下去,只见林三闷哼一声的又跌回地上。

「妳打算让他怎么死?」蓝光又咆哮。

丹妮心碎的瞅着林三,恨不得能将他碎尸万段。

蓝光咬牙的举起枪,连扣五下扳机。

林三整个人突然扭作一团,头部还流着血,却无法断气,只能嘴巴愈张愈开……眼睛愈睁愈大……

「我替妳报仇了。」蓝光气闷的吁口气,立刻脱下了外衣走向她,将她轻柔的包裹在大衣里。

丹妮突然嚎啕大哭起来,像一个心碎的孩子,像一个失去爹娘的孩子,愤怒的将她所有的心酸全掏了出来。

「没事了,没事了。」他沙哑的低语,紧紧抱住她,满脸不忍。

她只是哭,心碎的哭,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无法逃避他的眼神和问题。

她突然害怕他的询问,因为一切是那么难堪。

可是他的怀抱是那么温暖,她的心像找到了归宿,让她既不舍却又知道自己终究只能放手。

她又嚎陶大哭了起来,这一次是不舍。

有谁会爱上一个……一个……被……

「我爱妳。」蓝光突然说。

丹妮震惊的睁大眼睛。

「我爱妳。」这一次他肯定无比。湿润了下干燥的嘴唇又立即补充道:「如果妳真的爱我,就嫁给我吧!」

她的眼中充满不相信的神色。

蓝光捧住她的脸,温柔的直瞅着她伤心的表情,知道她在害怕什么,逃避什么。

「我知道妳的感觉。」蓝光淡淡的说,唇角无所谓的扯开,下巴抵着她的脑袋又说:「总括一句,对妳,我感觉很圆满。」

丹妮别过脸去,一脸的不相信。

他知道伤口需要慢慢愈合,回头又看了看林三。

「他再也不能骚扰妳了。」

丹妮打了个冷颤,想起了林三的党羽。

「那三个我已经解决掉一个了,另外两个就丢给我那两个朋友。」

「你?!」她震惊。

蓝光无所谓的耸了下肩,不再多说一个字,打算扶起她离开。

「你是……杀手?」

「不是。」他点了下她的鼻尖。「不过我会为我所爱的人杀人。」他肯定的说。

她的脸突然黯淡了下来,眼里又蓄满了泪水的低下头。

「我不值得你爱。」

「胡说!」

「不--」她的头激动地左右乱动。「我不值得你爱--」她崩溃的大吼。

他深深吸进一大口气,眼中充满绝望。她受的伤真不轻,他该如何治疗她?

她这个心理医生--婚姻顾问兼「性爱救世主」,反倒要他这个处男来拯救,好象有点……上帝搞错了,

「为什么妳不值得我爱?」蓝光只好放开她蹲下来,看着她的眼。

「我已经……已经……」她半赤裸着身躯坐在床沿,脸上又空茫了起来。

蓝光难过的皱紧了眉头,唇抿得紧紧的不说话,一直看着她。

她受不了他的凝视,紧张地想要下床,胡思乱想之下又开始吼:「我不适合你,将来你一定会伤害我!」她看过太多这样的案例,她应诊的客户中,有一半以上的男人怀疑自己的老婆有外遇的可能。

或者心里一直想着「第一次」的男人,怀疑她们的心里还刻印着曾带给她们「欢愉」的男人的印记,因为她们都不是处女。

她接过太多这样的案例了,如今同样的情况发生在她身上,她怎能希冀有例外发生在她身上?未来她更不知道如何应付那颗狂跳的心--当他伤害她的时候。

「我说过,妳给我的感觉是很圆满的。」他是说真的,就算他爱的人是个外星人,他也不在乎,只要她能让他动心的话。

丹妮的俏脸充满了焦虑和无奈,却改变不了已造成的事实,只能用拳头堵住唇,想发狂。

蓝光的双肩垮了,一脸沉重的将她抱了下来,不知道该如何安抚她那颗受伤的心,只好先离开这儿再说。

www.kanyanqing.cn

蓝光带着丹妮上了高速公路,带着她一块儿去寻觅新窝,就让所有的一切都成过去。多的是时间让他慢慢来爱她,两人住在一块儿,可是他看到的却只是她空洞的眼神。

怎么办?

换他也烦恼了。

真该死!帮助她打开了记忆,换来的却是她对人生的灰心,蓝光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突然,他想到她可以再重新执业,也许对她有帮助。

「不,」丹妮凄凉地笑笑,「我死心了。」

他轻轻握住两手,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妳只是太累了,也许休息一阵子--」

「不,我是真的累了,」她肯定地摇头。「王氏夫妇的案例,让我深深明白婚姻的挽救得靠双方努力,谁都介入不了。」她是彻底的醒悟这个道理。

喔喔!糟糕,这是她对人生充满失望的证据,瞧,连「性爱救世主」她都不当了。

「那……嫁给我吧!」

丹妮怀疑地凝视他。

他挺直身躯,坚决的说:「我会是个好丈夫喔!」

她别开脸。

唉!蓝光几乎要泄气了,但马上又振作的说:「而且还会是个好爸爸。」他赶紧扬起笑容。

她的额头无助的贴在玻璃上,突然痛楚的闭紧了眼眸、咬住了唇。

「你该不会是为了我的钱吧?」

蓝光瞪着她,怀疑她具有分裂的个性。

「是不是?」她想激他离开,可是大眼里却充满了不舍。

他忍住气,「只有精神错乱的人才会把妳的话当真。」可是还是忍不住生气的说。

丹妮尽力挤出一丝笑容,稍稍仰起头用职业化的口吻说道:「即使我拿到了我爸爸的钱,我还是不会分一毛给你,这样你还要赖在我身边吗?」

蓝光坚实的身躯轻快地走向她,她不禁睁大眼睛。

什么时候她才能学会以最短的时间打发他呢?喊「不要」也没用了,因为她已经被他拥入怀中。

「妳实在很可怜。」蓝光低声的吐了口气,「可是爱上妳的我更可怜,妳使我疯狂。」

她仰起的下巴抖了起来。

他拢紧环住她的手臂。「不要这么折磨自己,这不像妳。」

他宁愿她像只凶猫一样的又甩他巴掌,也不愿她隐忍住泪水,简直像要把他撕裂。

「我对妳的钱没有兴趣,如果妳想知道,我可以让妳知道,某间银行里头有多少我的存款。」

丹妮伤心的哽咽,「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那样只会让她更难过。

现在最简单也最不会引起麻烦的解决方式就是吻她,也许这是令她振作最有效的一帖药剂。

温柔的吻使她停止一切思绪。

她不打算吻他,永远也不打算再吻他,但却感觉自己的身体颤抖了,凄冷的心也突然变得炽热狂野,轻易地就被唤起在他身上体验到的所有感觉。

他灼热的大手滑过丹妮的背和两侧,野蛮的力道逼得她仰头启开双唇,感觉他的舌迅速而自信地碰触她的舌,激起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感情,使它们浮出表层。

他的手紧抓住丹妮的腰,将她钉牢在他身上,双唇则一次又一次地吻着她,直逼近兴奋的顶点时,却突然放开她并往后退,呼吸变得疾速、短促。

「我会用爱证明我不在乎的。」

丹妮只觉得摇摇欲坠,连忙伸手撑住落地窗玻璃,他的吻再度震撼了她。

「我不值得你这么做。」

蓝光的脸上几乎要露出失望的表情,但他随即驱走那份失望。

「我比妳还可怜,我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啊,丹妮,想不到我的第一次--什么都是第一次,却一直惨遭滑铁卢。偏偏我又放不开,连妳都看不上我了,还有谁会爱我?」他故意把自己说得很不中用,让她知道比她更糟的大有人在。

她的心被温暖包围,知道自己要鼓起勇气,抬头迎向蓝天。

「如果妳走不出去,那么它们就一直折磨着妳,嗯?」

丹妮的眼里迸射出了光芒。

没错,那么每一分、每一秒她都一直被吞噬。

她若有所悟的一直看着他。

蓝光薄薄的唇上露出轻松的笑容,「晚上一起吃饭好吗?」

美丽的唇瓣渐渐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谁教你这些的?」她一直走不出去。

最后心理学教授试着教她选择释放记忆,遗忘。

于是她将伤口盖起来,任由它发臭、腐烂,以为这样它就不存在;可是他却教会她真正的道理--只有正面迎战,她才能重新检视自我,原来那些伤害她的因素……其实可以不存在。

除非她允许。

她带着一丝委屈的笑容点点头。

「我还是需要一点时间,不过今天可以一起吃饭。」

「太好了。」蓝光爽朗的笑了起来,「老实说我实在不会烧菜。」

她故意瞋了他一眼,「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姓名呢,还有你都靠什么维生?」

蓝光突然敛住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