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孙慧菱 > 《蓝光之恋》
返回书目

《蓝光之恋》

第五章

作者:孙慧菱

他发誓,他真的要给这个女人好看!

他发誓,只要再让他见到她,一定要把她碎尸万段!

而且他发誓,从今以后都不理睬她,就让她求助无门焦虑死算了。

可是今天一大早,丹妮笑意盈盈站在他家门口,轻柔地问他:「由我负责煮东西如何?」

他的心当场就软化了,像冰淇淋一样地融在地上了。

这就是蓝光,心软的蓝光,完全拿女人没辙的蓝光。

对恶人从不迟疑、从不手下留情的蓝光,想不到也有败在女人手里的一天。

心甘情愿地挨了对方两巴掌,隔天又是生龙活虎一条,更羞愧的是完全受不了对方手艺的召唤,完全拜倒在美食之下。

「妳煮的东西好好吃。」他读叹咋舌,真希望再来一盘。

「你多久没有好好的吃东西了?」

「自从遇见妳,就没有了。」真好意思说。

丹妮轻笑。

漂亮的笑脸头一次在他眼前无忧无虑的绽开,令他盯得几乎无法回神。

「妳好美!」他一时忘神地说,「为什么不搬过来一起住呢?」

又来了!

「好让你打赢这场赌?」他还是把她当「工具」?

「谁说的?」蓝光马上大叫,「我这是为妳好。」

她才不信呢!只要跟这有关的理由她都不信。

「我自己能保护我自己。」丹妮断然地说。

「妳会吃到苦头的。」他非常清楚林三是什么样的角色。

「谢谢。」她简洁地回答,「我还会碰到一大堆麻烦的。」

「妳会。」

她不愉快地瞪他。

蓝光轻笑,「好吧,反正我们是邻居了,以后还有很多见面的机会,反正隔壁的林庭直已经不会再来骚扰妳了。」他递给她咖啡杯。

丹妮白他一眼,没答腔,可是却自动地站起来替他倒了一杯回来。

他啜着咖啡,觉得世界上最快乐的幸福也不过如此。

蓝光全身无力地瘫靠在沙发上,一脸放松,脸上的笑意却加深了,说不出打从心里涌起的愉悦是怎么回事?她昨晚才打了他一巴掌呢!

「妳平常是怎么诊疗那些客户的?」他忍不住问。好奇她到底哪里来的魔力,能治疗这么多人的伤口?

「秘密。」守密是她的美德之一。

「有没有想过哪一天等妳的婚姻出了问题,谁来帮妳治疗?」

「不会。」她立刻生气的瞪着他。

蓝光愉快的大笑,「难说喔……」如果和林庭直那种人结婚的话,恐怕她看一百个婚姻顾问都不够。

「我很懂得自我调适。」丹妮生气的扬起下巴。

「所以妳才能够忍耐林庭直那么久。」他由鼻子发出嗤笑的声音。

她气结。

把他从头顶看到脚趾后,一脸自怨自艾了起来,已经没有力气再和他争论,干脆切入正题。

「我父亲到底把钱藏在哪里?」

蓝光只是笑。

「你说不说?」丹妮生气了。

蓝光无所谓的耸了下肩膀,唇上绽出笑容,眉毛也笑弯了,就是不说。

「要怎么样你才肯说?」

「那是我辛苦查出来的,更何况妳又没答应我的条件。」

「你--」

这么整她很愉快。

「有了那笔钱,妳打算以后怎么做?」

她气闷,像是隐忍了许久才终于爆发--

「当然是远离那些精神失常的人,包括你。」她咬牙。

蓝光仰头大笑,「嘿,别急,现在有了钱对妳并没有好处,别忘了,林三他们父子要的一直就是妳的钱。」

「可是至少你可以先告诉我钱藏在哪--」一根食指突然点住了她的唇。

柔软的触感竟然将他的心勾起阵阵骚动,和她亲吻的美好感觉又钻回了心底。

「会还给妳的,那是妳的东西。」

「你该不会想藉此分一杯羹吧?」丹妮不满的挑眉。

他立刻又大笑。

那笔钱还不够他塞牙缝,他出一趟任务的钱都比它多,不过这个提议不错。

「妳想要分给我也可以。」

「你休想!」

「那我就不告诉妳钱藏在哪里。」他继续逗她。

丹妮当真了起来。

「那……二一添作五。」她挣扎了一会儿才说。

蓝光又大笑,「可是我又改变主意了。」

「你……什么?」她大叫。

「我对妳产生了兴趣,」他轻抚着她的脸颊,眼底闪着愉快的波光,「如果我要的是妳的身体呢?」他忍不住心动的说。

「啪!」她一巴掌给他。

「妳--」蓝光气得站了起来。

「休想!」狠狠地瞪圆了眼睛。

「妳--」他捂着脸,气坏了。

她转身就走,才不怕他呢!

「妳……妳会受到报应的--」他大叫。

把他气死了!

空气中传来喷笑声,让蓝光更觉得窝囊,让好友看见他被女人甩耳光的画面,实在教人不怎么舒服。

「他好可怜。」青岚真是不忍。

「是啊!」姚志贤的声音。

「追女人追到被连甩三个耳光。」

姚志贤大笑。

蓝光一副胸火中烧的表情。

只要青岚在场,他就必须要懂得收敛,否则他会愈故意挑动他的火气。

「是不是哪一天我跟女人做爱的时候,你们也会在场?」蓝光瞪着前方。

「这你就错了,我们对这种事没兴趣。」

「没错,我也没这个癖好。」

两道人影一闪,突然从空气中窜了出来,一见蓝光发火的脸,又立刻喷笑的隐身回空气中。

蓝光狠狠的吐了口气,他已经元气大伤了,如果这个时候再发作,只怕会气绝身亡。他生气的拿起外套摔在肩上,也用力地将门一摔,走了出去。

「咦?他今天不找我抬杠?」青岚的声音又飘在空气中,好不失望。

「别惹他。」姚志贤赶紧拉住他。「他是真的心情不好。」他很担心两个人又打起来。

「嗯……好吧,」青岚只好勉强同意。「不过我看他真的很可怜。」

姚志贤只是一径的低笑。

「你猜第四个巴掌什么时候会出现?」

姚志贤仰头大笑。

www.kanyanqing.cn

如果不出来喝点酒,他会一直想着要如何掐死她。

如果不出来逛一逛,她真的会把那个神经病的话当真,认真考虑要答应他的条件。

两人好死不死地,又刚好在同一家餐厅落坐,只是这回谁也没有搭理谁,各自气闷地撇开头,坐在遥远的一处,背对着背,

蓝光气闷的吐了口气,又点了一杯酒,然后再仰首一饮而尽,任由辛辣的液体穿烧喉咙而过,眼里的怒气却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

该死的,她竟然约林庭直出来吃饭!

当他看见林庭直笑着朝她笔直而去时,心里的火焰更加高张。

她要用她的方法讨回公道。

她要让他瞧瞧,不用她的身体做交换,仍然能从林庭直手中挣开,永远不再受他们控制。

「我还以为那个神经病一直控制着妳,再也不能见到妳了呢!」林庭直显然松了口气,拉开椅子坐下。

「如果他控制了我,你就这么任由他控制我?」丹妮看着他。

林庭直马上不自在地拿起了桌上摊开的菜单,假装十分有兴趣的模样。

她的眼神黯淡了下来,「你根本就不能保护我。」

「天!」林庭直立刻放下菜单。「这麻烦是妳惹的。」

她深吸了口气,「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要选精神病这一科了。」

「为什么?」林庭直知道她在挑衅。

「因为精神病是永远治不好的,而永远治不好精神病患的你,永远不会被人质疑你的医疗技术有没有问题。」

「妳……」林庭直一副忍无可忍的左右张望了下,才压低声音的咬牙迸出话,「别在这个时候跟我吵架,我不想被人看笑话。」

丹妮沉思地皱起眉头,低首把玩着酒杯。

林庭直忍无可忍的又说:「我不知道妳跟那个精神病有什么关系,可是别忘了,妳是我的未婚妻。」永远都是。

她轻吐了口气,沉默地放下酒杯,就在她抬眼准备要说明来意的时候,瞥见了女侍带领另一对客人走进餐厅,她一眼就认出那个男的是她的病人王明,他正拥着一位身材苗条的年轻女人走向她身后的桌子。

丹妮一脸愕然。

原来就在她努力想要撮和他们夫妻俩感情的时候,王明先生却很努力地在外头把马子,交女朋友。

当她妻子哀苦的私底下会见她,请教她该如何挽回她那个只会对她满脸不耐烦、再也不肯多看她一眼的丈夫时,他却在一间气氛十分浪漫的高格调餐厅,背着他老婆和女人约会。

丹妮生气了起来,皱着眉头瞪着桌上的高脚杯,想到协助王氏夫妇挽回婚姻的一切努力和希望都已经化为泡影,原来都是她那个丈夫搞的鬼,她就又火气大增。

「我在说话妳有没有在听?」林庭直几乎要对她咆哮。

说不可以惹人注目的是他,但一直以身旁有个美丽绝伦的未婚妻而沾沾自喜的也是他,现在正打算吼得让全世界都知道的还是他。

丹妮叹口气,听见王明在她身后轻柔地笑着,并嘱咐了女侍一番话。

这才明白为什么她的治疗对他们失败的婚姻没有帮助,他的家人正在努力克服他们之间的难题时,他的心早已飞到其它女人身上。尽管她花了那么多时间想帮助那两个宣称要挽救婚姻的夫妇排除彼此的隔阂,但现在却只感觉那最后的一线希望也已悄悄溜走。

然后,她做了一件自认为应该做的事情--转过身去凝视王明。

他正在那年轻女郎的耳边轻声低语,然后亲吻她的颈项。

该死的男人!

她准备看下去,直到他发现她为止。瞧他那副热情的模样,即使他的全家闯进来目睹这一幕,恐怕也不要紧吧?

终于,在几个热吻之后,他的目光和丹妮对上了。王明突然全身僵硬,然后畏首畏尾地坐直身躯,整张脸涨成深红色,艰难地吞咽了几声。

丹妮满意地转回脸。

一看到林庭直狰狞的怒容,她突然笑了起来。

奸悲哀!她突然想到了X光先生的问题--

「有没有想过哪一天等妳的婚姻出了问题,谁来帮妳治疗?」

没有人。

当一个男人的心已经不在妳的身上的时候;当他的眼睛已经不再眷恋的停留在妳的身上的时候,就是女人该学会也把眼光放远的时候。

「妳在笑什么?」林庭直很生气,真的很生气,今天的丹妮简直像换了一个人。

丹妮又轻笑了几声,突然眼神锐利的盯着林庭直。

「我根本没欠你家钱,对不对?」

「妳说什么?」林庭直叫了起来,「妳疯了?」

餐厅里很安静,只有轻柔的曼陀铃和长笛的乐声飘扬在空气中,林庭直这一叫,吸引了全部人的目光。

她一点都不怕,只是一径的瞪着林庭直,眼里有着愤怒和悲哀。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你爸爸以前是在做什么的。」

林庭直突然抽了一口气,脸色刷白。

丹妮一脸不甘愿的咬紧了唇,好一会儿才奋力说出:「我没有欠你们钱,对不对?」

林庭直惊慌了起来,事情来得太快,让他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最后那一趟的剩余,还寄在你们那儿--」

「丹妮!」林庭直惊骇地站了起来。「这里不是谈话的地点。」他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丹妮只是面无表情。

「我知道还有一家情调更好的餐厅--」

「你骗得我好惨。你,还有你爸爸!」

「别忘了是谁栽培妳念医学院的!」

「是栽培吗?」她冷淡的挑高了眉。「那这又是怎么回事?」她从衣领里抽出项链。

林庭直骇得差点跌坐了下去。

「妳……妳怎么……妳怎么……」他一脸惊骇。

她从来没有这么快活过。

丹妮不由自主的转脸看向大功臣X光先生,却看到他正和女侍愉快的打情骂俏,突然俏脸气得通红的又转回来,瞪着林庭直。

「为什么骗我?这两个男人都一样可恶!」

林庭直口干舌燥,被逼得说不出话。

「我……我……」他想说「我爱妳」却说不出口,因为丹妮坚定的目光告诉他,她不会再轻易上当受骗。「谁告诉妳的?」

这话等于承认。

丹妮表情不变,只是颔首点了下X光先生的方向。

「那个疯子说的?」林庭直立刻又倒抽了一口气。「他怎么会知道?」

「所以他才叫X光啊!」

两人发生了「小泄的争执,声音又低又急、却又愤怒的一同涨红脸,让一直将眼尾余光扫向两人身上的蓝光暗暗觉得好笑。

而僵硬着一张脸的王明早就利用这空档携同女友开溜了。

「这项链是他给妳的?」那个疯子令他全身打颤。

「你知道!你什么都知道!却利用无知的我,得意洋洋地想来个人财两得。」

「丹妮!」

「不要叫我!」她嘶吼了起来。

大家又不约而同转头去看这一对。

「我再也不是你的未婚妻了,以后不许你再来找我。」

「你要指控我……」可能是太多目光,让林庭直尴尬得突然急中生智,竟然辩驳:「那也要有证据。」

「我欠你家钱的证据在哪儿?你也拿出来。」她也吼。

蓝光站了起来,轻轻叹息一声,他这辈子注定要帮这个女人排忧解闷,瞧她又沉不住气了。

「两位……」经理询问地看着他们。

蓝光走了过去,一把搂住丹妮,像她是他的所有物。

林庭直一见他走来,脑袋马上又被吓得一片空茫,连退两大步。

「我们走吧,去吹吹海风,嗯?」他侧首瞅着丹妮,一副亲昵的情侣模样。

丹妮睁大眼睛。

「那个女侍呢?」她很不给面子。

「嘿,妳在吃醋。」蓝光开心地笑了起来。

「谁吃醋?」她很生气。「证据!我要证据!」有X光在,她勇气顿生百倍。「告诉他,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怎么能告诉大家,他是乘着光环穿进人家的屋里,翻箱倒柜知道的?

哎呀,这个笨女人!

蓝光一脸懒洋洋地,根本就不答腔。

「对!你是怎么从我爸爸那里偷到项链的?」林庭直也壮着胆照说。

「你说什么?」揉着颈项的手突然停了下来。「你说我偷?」他一拳揍了过去。

「喀!」鼻梁折断的清脆声响,林庭直飞了出去。

「啊--」一声凄厉的悲鸣划破了寂静的夜空。林庭直捂着鼻子蜷缩在地上。

整个餐厅顿时乱成一团。

「你--」丹妮也被吓白了脸。

「他说我是小偷,妳听听。」蓝光咆哮。

可是他不是「小偷」,又如何从林三的手里取回项链呢?

反正他不是那种小偷就对了。

蓝光难得表现出「霸道」的一面,让餐厅的所有在场人员全都机灵地保持沉默,只能拚命的稳住呼吸。

谁都没看过有人被揍飞了出去,林庭直的头猛地撞到吧台的金属框,发出了一声巨响,然后摔落在地上。这样的待遇,没有人愿意再尝试。

当然也没有人敢冲上前抓住他的手臂,「请」他离开。

丹妮犹豫了一下,瞧林庭直的脸都扭曲了,一定伤得很重,不忍心的赶紧调开视线。

「我们走吧。」

「下一次再让我见到你,我会让你像海 边的泡沫一样,听到了没有?」蓝光生气的又朝林庭直直吼,却硬被丹妮拖开。

从丹妮那儿受了一肚子的窝囊气,全扫给了林庭直,也难怪林庭直会那么倒霉,因为蓝光已经憋了一整天。

「你不应该动不动就用拳头的。」可是她的唇角却缓缓的绽出笑意。

「那得看对象是谁。」蓝光「砰」一声摔上车门。

心理医生想要治疗有「暴力倾向」的人,只能用耐心。

「你刚刚不是说要去海 边吗?我们去抓螃蟹如何?」转移注意力是最有效的治疗方法。

他无言的激活引擎,一脸气闷的直驶到了海 边,仍是不满的抿着唇,不肯下车。

「下来啊,」丹妮轻松地朝他笑着招手。「你不下来吗?」她笑得好快乐。

不论两人有什么冲突,奇异的是这两个经常起冲突的人总能迅速忘掉之前的不愉快,立刻又延续彼此心中的那份感觉。

蓝光的目光停留在皎洁月光照射下的滚滚浪涛上,兀自沉思了起来。

他是个随时有任务在身的人,尽管现在有空档,但他还能跟她耗多久?

仔细考虑了一会儿后,跟着下车走在她后头,一股崭新的决心自体内升起,绵长的沙滩印着人的足迹。

「嘿,想不想知道妳爸爸把钱藏在哪里?」他得小心,如果不小心泄漏他的身分,他会被青岚搥死。

丹妮立刻转过身来,边退边叫:「这一回你又想到了什么恶心的条件?」

他轻轻笑道:「还没有,不过我知道妳父亲把钱藏在某家银行,想不想去?」

她敛住笑容。

「那间银行是用一般的电子锁,只要有密码就能打开,想不到吧?」

她怔祝

「而且里头没有装任何摄影机,走道的摄影机是采旋转的方式,每五秒闪过一人可以不被发现,不过动作要快。」

她眼睛瞪得好大,小嘴张得好大。

「一有情况就直接往窗外跳,因为保险箱就设在二楼,妳……有这个勇气吗?」

她傻眼了,说不出话。

「去不去?」

「你……到底……是谁?」她像见鬼了。

他的笑声轻松地荡在海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