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楼采凝 > 《绝情魔魅》
返回书目

《绝情魔魅》

第十章

作者:楼采凝

汐情眼皮颤动了一下,倏地睁开眼,眼前是一处完全陌生的环境,但幽雅宜人,透过窗子还可看见花草扶疏的景象。

这是哪儿?

与慕容徒轩联手对抗黑氏的那一幕陡现脑海,她忽地坐起摸了摸身上,又偷偷提了一下气,发现一切无阻甚至比以前更顺畅了,难道慕容徒轩真的牺牲了自己的性命救了她?

但是,他人呢?就算死了也会看见尸体啊!

汐情泪眼迷蒙的四处张望,最后下了床奔出屋外,这才发现屋外的小径阡陌纵横、蜿蜓交错,她像是置身在迷宫中,根本不知哪条路才能出去。

她到底怎么了?他还好吗?

走了许久,她几乎是迷失了方向,而且条条都变成了死路,怎么会这样?

“喂——有人在吗?求你现身好吗?”

她向四周扬声唤道,只可惜回应她的只是空灵的回音。

最后,她坐在地上,打算施展法术突破迷障,无奈她怎么用心,法力似乎被锁住似的无法发挥。

汐情的思绪乱了,忧心忡忡的,她整颗心都系在慕容徒轩身上,既然她被困在这么神秘的地方,恐怕他已遭到不测!

“徒轩……你在哪儿?”

她不停地呼唤着他的名字,只希望他能回应她一声,让她安心也好。只可惜回音依旧渺茫,让她的心不停摆动着不安的节奏。

汐情开始在小径中奔驰,忙乱地找寻出路,但迷宫似雾似幻,她愈走只是更深邃也更诡异,绕到最后彷似又回到起点!

不——她不想再继续待在这儿,她要知道慕容徒轩的下落,是生是死?是安是危?

“喂……求求你放我出去,我要出去,让我出去……”

她疯狂呐喊着,在这座幽径中横冲直撞,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她四周响起共鸣,“汐情,你别乱来,身体才刚恢复,为什么不躺着?”

汐情微启唇,这个声音好熟……久久,她怔忡地问:“您……您是玉婆?”

“对,仙王已拿了真正的仙丹给你服用,你体内的令牌也已取出。你还是快回去躺着吧!”

玉婆手中拐杖一挥,汐情一阵天旋地转,再度睁开眼时已回到了床榻!

“玉婆、玉婆……”她猛地起身,急乱的呼喊着。

“我在这儿又没走,瞧你紧张的。”玉婆坐在一旁椅上,语气中充满宠溺。

她又怎会看不出汐情这孩子已陷入了情海中,无奈灵魔中间有条鸿沟,这是自有天地以来,就难以跨越的。

看来,汐情这场情殇难熬啊!

“玉婆……这里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儿?您救了我,那么徒轩呢?您也救了他是不是?”汐情满脑子全挂念着慕容徒轩,那抹惦念的激动让玉婆看了感慨万千。

“汐情,玉婆劝你别再想他了好吗?”她多希望这孩子能想开点儿,重回以往尚未到人间的纯真。

“不!玉婆,您告诉我,他好不好?他还活着是不是?”

这时候汐情哪待得住床?她冲下地跪在玉婆跟前,不断拉着她满是皱纹的手,心碎神伤她恳求道。

“我要你忘了他。”玉婆也非常坚持。

“我忘不了他……”

“因为你和他是不可能再见的。”玉婆叹了一口气,轻抚她的脑袋。

“怎么说?”汐情怔忡不已!

“你们一灵一魔是无法结合,这是违反仙王法令的。”玉婆再次苦口婆心的道,苦恼于汐情怎么也不肯开窍。

难道这是天意?既是天意,又为何仙王不干脆废了汐情这段时日的记忆,让她重返灵界?

“可是,我和他已经……玉婆,汐情已是他的人了,我不能不管他,我根本忘不了他。”汐情伤痛地说,但每一字都含着千万苦痛、无限思念……“你说什么?你和他已经……”玉婆震惊莫名,眉头打了数个死结。

“我——”

汐情垂着脸,明白自己已犯了天规,但她不怕死、不怕永不超生,只要在死前能再见他一面。

“你和他……多久了?”玉婆突地一问,倒是问傻了她。

“您的意思是?”

“我是问你们在一块至今有多久了?”玉婆凝着一张脸又问。

“我……”汐情双颊陡地臊红,“已经有……一阵子了。”

“手伸出来。”

“嗯?为什么?”

“把手伸出来就对了。”玉婆干脆自动拉起她的手,在汐情来不及意会之前就把起她的脉象。

“怎么了?玉婆!”

“原来你已有了他的孩子,难怪仙王无法把你送回灵界,反倒留你在这儿让我好好看管。”玉婆呐呐道来。

“玉婆,您说什么?孩子!”汐情这一惊非同小可!

“所以你好好留下待产吧!你既有身孕,仙王已无力包庇你,只能贬你为凡人,等你生了孩子就得留下孩子返回人间。”

“那么徒轩他……”她不在乎自己,仍惦念着他。

玉婆摇摇头,“忘了魔界那小子,为了让你安心,我还是告诉你吧!仙王看在他临死前救你的那份心也一并救了他,玉虚老人亦给了他解药,送他回魔界,除非他自动下凡,否则,你们永远无法再见。”

似乎不愿再见汐情愁苦的面容,此话说出,玉婆已不见人影。

而汐情只是呆愕地跪在原地,伤心地想,如今他是天、她是地,更不可能再见了……他有可能为她舍弃魔界的畅意生活吗?

摸摸仍是平坦的小腹,她好不舍啊!不舍他、不舍孩子——既知他是安好的,她也可安下心,不再有任何羁绊了……可是,她的心头为何还是这般沉重……※※※

慕容徒轩服下玉虚老人的解药后,整整躺了十天十夜才脱离险境。

又经过将近三个月时间的调理才完全清醒。

这些昏迷不醒的时日,他整个脑子所转的全是幽幽谷的一切景象,其中又以汐情的笑容、汐情的嗔怒、汐情的娇嗲占满了所有画面。

“汐情……汐情……”

他忽地睁开眼,才发觉自己已置身于魔界,周遭的摆设便是他在魔界所居住的寝居。

“公子,你醒了?”陆凡一发现主子睁开眼,立即惊喜的大喊。

慕容徒轩迷蒙地看向他,一脸不解且虚弱地问道:“我……我怎么回来了?”

“是玉虚老人被您的真情感动,不仅救了您,还奉上解药,怎奈您中毒多时又受伤深剧,直到现在才清醒。”陆凡一五一十地道来。

“你的意思是我已昏迷多时了?”慕容徒轩深锁额头,揉了揉眉心,疲 惫的深吸了口气。

“是,已经三个多月了。”

“什么?”慕容徒轩的身子一震。

“公子体力不支,排毒困难,所以,整整躺了三个月才将余毒排尽,这一点儿也不奇怪。”陆凡还以为慕容徒轩是在忧心自己的身体。

“那汐情呢?”他狼狈地从床上弹起,拉住陆凡的衣领,急切地问道。

“我……我……”陆凡被慕容徒轩的狂佞样给吓住,舌头都打结了。

“说!她人呢?”他那张美艳的容貌瞬变成一副狰狞骇人的面孔,活像冥府幽魂直要扑向陆凡。

“她……听说她被贬入凡间了。”

“这怎么可能?她是灵界公主,况且已从我这儿拿到令牌,无论在灵界还是仙界都建了功,仙王为什么还要将她贬入人间?就算要贬也该贬我才对。”

他神情激动,刚有起色的脸庞又变得苍白。

“公子,您别激动。”陆凡着实担心主子又会昏厥过去,若再躺个三个月,他真的会被魔王骂死!

“你教我怎能不激动?我去找仙王谈判。”

他已不顾自己才是个刚转醒的羸弱身躯,推开陆凡的阻挡便朝外走去,※※※

汐情仍困在迷宫内,挺着一个五个月的肚子走在花草丛生的幽径中。

这阵子,她全藉着腹中胎儿来思念慕容徒轩,但一思及生下这孩子,她就得下凡做人,得与这孩子分开,就难掩满脸伤心不舍的泪水。

她好想带着孩子一块儿走,但玉婆说这孩子的血液里流有一半天界的血脉,得留在天上,而灵王也答应她,会好好照顾这个外孙,要她安心。

虽然如此,她又怎安得下心,又怎狠得下心呢?

四个多月了,他曾想过她吗?可知道她被关在这儿,日日夜夜地念着他、惦着他、梦着他……又可曾知道她腹中已有他的骨肉?而她就快被贬入凡间,再也无法和他见面了?

她没有一丝野心,只想在临下凡前看看他,远远的一眼就好。

可是,玉婆不答应、父王不答应、仙王也不答应,这该如何是好?

迷宫依然如迷,缠住她的脚步,却留不住她的心,真不知这一去她该凭借什么才得以生存下去。

这时,天际刮起一道诡异的劲风,差点吹倒她娇柔的身躯,她紧紧扶住身旁的阔叶树,转身避开风龑。

奇怪的是,这阔叶树变软了,还会散发出令人迷醉的气息,甚至……还有心跳声。不对!

汐情猛地倒退一步,却不知有个东西圈住她的腰,让她退也退不得……震愕地抬起眼,她居然看见了一抹夜夜缠绕她心,让她魂牵梦系的影像——慕容徒轩!

她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他并未消失,反而勾唇的笑意更深邃,揽腰的力道更强劲,使得她的小腹紧贴着他,明显感觉到他的骄傲在蠢动!

“别再眨眼了,否则,眼珠子掉下来就不好看了。”

他带笑的覆上她的唇,轻吻了一下她依旧水灵动人的大眼,但也能清楚看出她似乎比以前消瘦、憔悴了些。

“徒……徒轩——你怎么……”

她睁大灵眸,泪珠已忍不住地滴落。

“怎么又哭了?我好像老惹你哭泣。”在他俊逸的脸上带了一抹温和的笑,方可从他眼瞳里看见澎湃的感情。

想她、念她、思她许久,经过了仙王近一个月的考验,他终于闯过关卡再见她,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让他更懂得珍惜她。

汐情仍不敢置信地猛摇头,“真是你吗?还是我的幻觉?或是有人在戏弄我?不要……不要再骗我了!我承受不了。”

她双手掩面,就怕是玉婆留在这儿看守她的小仙调皮捣蛋,故意弄出慕容徒轩的幻象。

或是她思念他太久太深,所以产生了严重的病态,不仅眼花了,连神志都不清楚了?

“情儿,看看我,睁开眼再看看我。”慕容徒轩的双瞳深邃如幽谷,在她耳畔回荡着清冷低诉。

慕容徒轩扯开她的手,但她仍紧闭着双眼,不肯面对现实,就怕这么美好的一切只是海市蜃楼,一睁开眼就什么都烟消云散了!

“不,不要逼我,如果我永远看不到,你就不会离开,那我宁愿瞎了。”

汐情柳眉紧蹙,紧咬着下唇,声调中充满了颤抖。

“你!你这个女人怎么老讲不听,竟把我当成无中生有的魂魄?”他拧了一下眉,随即松开紧绷的表情一笑,“看来我不使出这绝招,你怎么也不相信我是真正的慕容徒轩啰!”

“蔼—”

汐情突地被他腾空抱起,辗转在空中飞舞旋跃……她惊声尖叫,蓦然睁开眼,这才发现她已被他送回了房里!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不是咱们分开太久了,你已忘了我的味道?”慕容俯下身搂住她微启的红唇,眼眸深处散发着谜样的光芒。

他带着邪气的笑脸,厚实的大掌一古脑儿握住汐情浑圆的胸部,似柔似狂地揉抚着她;他的舌亦随着ji qing的热吻挑逗着她,让汐情体内产生了巨大波涛,也震醒了她的脑子。

他……他真的是慕容徒轩!

她倏地推开他,两眼闪烁水光,不停梭巡着他的全身上下,“你没事?你好好的,太好了……”

“我很好,你却受苦了。”他炽热的眸光定住她的小脸,及那柔软丰润的唇瓣,令他冲动地想一口咬住她的小嘴,将她溶化在口

中,融入他体内……随即,他再也顾不得一切将她推上床,深情地又一次吻住了她两片嫩红诱人的唇瓣,将汐情推上情欲的边际,无法挣脱。

一阵天旋地转的战栗窜过汐情全身,使她产生一丝晕眩,尤其是当慕容徒轩的手心缠绵在她身上,唤醒她女性的知觉,她不禁也伸手勾住他的颈子,献上自己的深吻。

慕容徒轩手心下滑,掠进她衣领探进她的乳峰时,眼睛蓦然一亮!在她嘴畔笑说:“怎么数月不见,你的胸变大了?”

“啊?”她粉颊红云翻飞,低垂着小脸。

是的,近来她也发现自己那儿又胀又肿,却单纯的不知道是怀孕的关系。

“怎么不说话了?让我好好的看看你……”他吻去她的羞赧,轻巧地解开她身上的衣衫,沿着她的胸线、腰侧、腹部而来到她的三角地带时突地手一抖,脸上出现了震惊!

“你!”他低头一看。

“我……”汐情连忙掩身,她怎么忘了!忘了自己身材已变了形,他是不是嫌弃她?

“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慕容徒轩一只大手整个覆在她微凸的小腹上,不容她闪躲。

“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会有孩子?我知道自己的体型变了,是不是好丑?”她小心说着,令她心慌的是他那双飘浮着僵直的冷意。

她好怕,他会不会因为这样就离开她?她还没好好看看他呢!

天哪!千万别对她这么残忍——他定住许久……许久,猛地将她揽入怀里,“你这个傻瓜,孩子不是你一个人的,为什么不告诉我?”

“嗯?我……我也是来了这儿才知道的。”

汐情傻了,他为何又将她抱得那么紧?

“原来是因为“他”,你才被贬入人间。”他痛心地说。

“没关系,我爱他。”

“难道你就不爱我?”他眼神似氲光,按在她腹上的手掌轻轻抚揉着,身躯微微撤开避免压住她。

“我爱——呃……”汐情窒住声,他居然滑进她双腿间触弄她那儿!

“有多爱?”他彷似个吃味的爹,正向妻子讨着甜头。

“我——啊!孩子——”

她还未说完,他已俐落地褪下她的亵裤至大腿处,拇指在她阴穴前方的水珠儿上探索逗玩着。

“放心,我不会伤了他。告诉我有多爱?”慕容仍执意想知道答案,他的动作轻柔,这种手法却更让汐情难以抵抗。

“好爱……好爱……”汐情勉强挤出破碎的答案。

“可知我也爱你?”他一手搂住她柔软胀大的酥胸,双指勾住那娇红的乳头,眯起眼享受着它在他手下颤抖的滋味。

“嗯!我知道……”她低着声柔柔娇语,浑身难以抑制地发出轻颤,觉得胸更胀了、下腹更燥热了。

“你知道?”他俯下头闻着她身上的清香。

“否则,否则你不会来看我。”她涨红了俏脸,以微醉的星眸回视他。

突地,玉婆的话闪过她脑际除非他自动下凡,否则你们是无法再见。

啊?莫非他……她慌乱地捉住他抚在她胸前的手,神情急促地问道:“你怎么能来看我?这里不是随便的人能进来的。”

慕容徒轩勾起一丝狎笑,“我是你孩子的爹,不是随便的人。”

“可是——不对,我要你说实话。”

汐情虽希望与他生生世世相守,但绝不要他因为她放弃魔界的生活。

“我和仙王谈了条件。”他轻松得像在吟诗作对,仅是专注地在她身子上造就魔力,“我想要你……”

他低头吮住她一颗粉莓,以齿啮着她敏感的乳晕,仿佛已能吸出一点儿奶味!

“好香……”慕容徒轩陶醉地道。

“不——我还有话要问你,嗯……”她好为他担心,他话还没说清楚,怎么可以……“好,你说我听。”他慢条斯理地说,邪亮的眼落在她迷人的乳沟线条上,压根没把她的担忧当回事。

“我问你,你究竟……究竟跟仙王谈了什么条件?”

汐情避开他邪肆的目光,娇颜晕红地问道,怎奈他依旧不肯放开她si处的柔蜜地,让她喘息地说不出话来。

“没什么。”他微愕了一会儿,但随即绽以一朵笑花敷衍道。

“我不信——”

他愈是欲盖弥彰,她愈是觉得奇怪。绝不可能没什么,一定是他欺瞒着她,不肯让她知道实情。

“真的没什么,别吵。”

他男性粗糙的手掌流连在她裸露的酥胸,恣意地掌住它,激烈地揉搓抚弄……之后,他索性把整个脑袋塞进她双ru间,灼热的气息全数喷在她柔白的胸前,轻探舌舔舐她细腻的凹痕。

“轩……”她瞬间觉得天旋地转,一道道狂流击溃了她的理性。

“好甜——”他坏坏地舔了下唇,“喜欢这样吗?”

他的手指忙不迭地戳进她柔嫩似花的穴径中,ji qing地挤揉她敏感的穴壁。

“喜……喜欢,可是孩子……”她好舒服,但腹部子宫不断收缩,她好怕孩子会不会……“放心,我会小心的。你尽量放松享受就行。”

慕容徒轩长指继续探索她湿濡的秘境,不断搅动那多汁的滑腻,惹得汐情频频激喘,急速抽气。

“蔼—徒轩,我好难受……”她哑然失声地嘤咛,彷若有好几簇星光闪过她脑海、心头、甚至整个体内。

他阳刚中带着美艳的表情中散发着魅人的气息,炙烫的眼光中含着焚红的欲望,胶着在她柔美又充满孕味的娇躯上。

“你真美——”他赞赏不已,灵蛇似的指头衔上她娇红湿漉的幽口轻轻往内滑动,直让汐情声声吟唱。

“碍…”她唱出欢愉,体内滚滚的欲火冲击着她的四肢百邯—他迅速以膝盖顶住她的下体,“再敞开一点儿,让我爱你,好好爱你……”

慕容徒轩低柔粗嘎的醇厚嗓音彷似催眠音律,令汐情不由自主地撑开柔雪般的玉腿,将她红润抽搐的si处呈现在他眼前。

她也渴望他的爱,他的进入……慕容徒轩一见她那蜜似般的瓣蕊战栗不止,眼底也扬起红磷的火焰!

“你也想要我是不是?”他撇唇一笑,俯下身以唇磨增着她的si处,以舌挑逗那透蜜的瓣儿。

“呃——”她拚命地点着头,早已按捺不住他在她体内造就的翻云快意。

慕容徒轩狎肆一笑,倏然以其昂藏对住她抽搐的幽口。

他邪恶地只在穴外搔抚,不进不退,一步步勾引出她最激狂的欲念。他要她等会拥有前所未有的欢快!

汐情全身已绯红,他的放肆更令她感到无所依附般的空虚,以至于她自动抬高了臀,任他予取予求。

慕容徒轩再也忍不住了,他倏地扳开她的玉腿,为怕伤了孩子,他温柔的顺着滑液探进她甬道深处。

“呃……”这充实的满足让她倒抽了一口气。

“来,就要开始了,让我们一块儿登上巅峰吧!”

他嘶哑低语,下身不断的前后抽出送进,并闭上眼,集中精神享受胯下的快感。

忽地,他俯身轻咬住她的乳头,感觉彼此一步步濒临爆炸的边缘……“轩,快……”

他为怕伤到她而强迫自己放慢速度,不料如此竟满足不了他的小女人!既然她已开口需索,他又怎能不顺她的意?

他伸手揉了揉她微隆的小腹,“孩子乖,你娘等不及了,让我放肆一次吧!”

随之他加猛速度,一次比一次还狂野的掠夺,同时将他俩拱上了欢愉的最高点——久久,当浓浊的喘息渐渐平息,他揉了揉她的肚子问道:“对不起,我太鲁莽了,疼吗?”

汐情羞赧地摇摇头,躲在角落拉好衣物。

他转过她躲藏的身子,帮她扣上衣扣,“等孩子生下来,我会给你更高昂的感受。”其实,他刚才已经控制住自己不少的蛮力。

汐情因他的话垂丧了小脸,他们可还有以后?

对了,他还欠她一个解释!

“告诉我,你究竟答应了仙王什么?我不准你欺瞒我。”汐情漂亮的水瞳定住他俊美无俦的脸庞,这回,她不许他再蒙骗过去!

她明白的感觉到他是在刻意隐瞒,每每问到他这问题,他的眼神总是闪烁不定,让她更心慌了!

“我没欺暪你什么,我只是告诉仙王我想和你在一块儿。”慕容徒轩轻拂了一下她乌亮的发丝。

“你会后悔的,若要见我,你必须自愿下凡。告诉我,你是不是答应仙王这种事?你说啊!”

汐情激动地投入他怀里,抬起螓首以一双愁中带忧的清眸望进他为之动容的眼瞳深处。

她希望能与他相守相知,渴望能永远与他在一块儿,但是,沦入凡尘却只有几十年的寿命,而且永不得再入天界,她不能自私的连累他,绝不能。

“有何不可?”他无所谓地笑着回视她。

“不要、不要……这不值得。”

“怎么不值得?我身旁有妻有子,满意极了!难道你要我一个人躲在魔界,过着永无止境的孤寂之日?”他冷静地反问她,眸底闪跃着情火。

汐情一愣,流下了悸动之泪,她紧紧扯着他的衣襟躲在他胸前,“你…你可以再找个女人来代替我,孩子我放在父王那儿,你……你也可以常去看他,而我……我会在人间永远想着你……”

她抽抽噎噎地说,无止尽的泪已将他的衣衫给浸湿了大半。

“我的生命中没有其他女人了,在慕容山庄,我刻意与嫣嫣逢场作戏给你看,实际上是想探求你的心意,可知你表现出来的醋劲儿让我有多得意……原谅我吧!”

“我早已不怪你了,但你还是不能入凡间,不要……”她好为难啊!

他皱着眉,灰沉的眼底承载着更重的挫折,“若连你也不要我,我还活着干嘛?在天界你我有灵魔的隔阂,也唯有回到凡人世间,我们才有无阻碍的情爱可言。我已和仙王交换条件,已是坠落凡尘不再唯我独尊,说!你还要不要我?”

“徒轩……”她踮起脚尖回吻他,那吻是那么的深情、炽烈,“无论未来如何我都爱你,只爱你……”

“我更爱你——”

他狂猛地回吻她,表达他热切的思念,“原谅我现在才来见你,我昏迷了近四个月才转醒,原谅我吧!”

“不怪你——就算你不来我也不怪你……”

两人含情脉脉、款款私语——却在这时候,四周刮起一道强风,似龙卷风般围住这屋子不断转动。

慕容徒轩紧搂住她,两人惊愕地环顾四周。

片刻过后,周遭景物一变,竟来到一处绿意盎然的草坪上。

忽地,远处天际出现一抹幻影,汐情看得出那是玉婆的幻象。

“玉婆……”汐情喊道。

“慕容徒轩、汐情,仙王感动于你们的情深意浓,甚至故意施计也拆散不了你们,可见这一切全是天意使然。汐情拿回令牌有功在身,慕容徒轩自动奉上令牌也算魔性不深,看来,今后得靠汐情的爱意慢慢驱散你身上尚余的魔气了。”玉婆扯着笑脸说道。

“您的意思是……”慕容徒轩深感有异,双手仍锁紧汐情,沉冷地问道。

“仙王特地命我将天界的一角“鸳鸯堂”赐予你们。从今后,你们仍是天界一员,无论是去魔界或灵界看亲人均不受阻,仙王更希望经由你们的结合能让灵魔合一、和平共处,从此天界将不再有风风雨再,和乐年年了。换言之,你们已通过仙王的考验。 哈……不打扰你们,老身退下。”幻影一闪,玉婆立即消逸不见。

汐情简直难以置信地看着慕容徒轩,“仙王不处罚我们了,我们可以永生永世在一块儿,还有孩子。”

“对,永生永世。”慕容徒轩深邃的双目充满激动地凝住她,“鸳鸯堂,鸳鸯佳偶的天堂,你我的天堂。走!我们这就去咱们的小天地参观一下吧!”

忽地,天际的角落飞掠过一大一小的身影,依依偎偎、深情缱绻……这不也是天上最美的一幅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