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楼采凝 > 《绝情魔魅》
返回书目

《绝情魔魅》

第九章

作者:楼采凝

“公子,自从上回黑风大闹一场后似乎再也没有动静了,属下担心他们会不会又在策画什么奸佞之计?”

陆凡巡视幽幽谷后,却发现这几天格外宁静,就怕是山雨欲来的兆头。

“反正兵来将挡,多忧心也无益。”慕容徒轩对此事倒是看得轻松。如今唯一扰乱他心的是汐情这个小公主,自从她开口向他诉爱后,他仿佛觉得全身都不对劲儿了,向来冰冷的心也漾着些许暖流……但她的话是真或假呢?他无从得知,只是不想当个傻瓜。

灵魔乃天敌,这是千年不变的,他绝不能让自己往这个禁忌中跳!

“谷里一切都平安?无外人侵入的迹象吗?”为了扫除她的影像,他找了个话题询问。

“就是因为一切太平和了,属下才觉得奇怪。”

“你也别太庸人自扰了,一切看着办就是。”他呷了一口清茶才道:“我去练武场练功,没事别来吵我。”

“对了,公子……”陆凡喊住了他,支吾道:“嫣嫣……她最近常来对我闹别扭,说你已许久没去见她了。”

怎奈嫣嫣与湘湘是表亲关系,为了湘湘,他也只好任嫣嫣无理取闹了。

“女人不都这样,宠不得。”这不禁又让他想起了汐情。

“我看公子您还是去看看她吧!省得她又无理取闹扰了山庄的安宁。”陆凡已是不胜其扰,不得已只好要求慕容徒轩了。

“烦,随她去闹,我就不信她真能闹翻我的慕容山庄。”他优雅地摆摆手,无意再理会他。

“可……可是,她说、她说……”接下来这句话还真是难以启齿。

“说什么?”慕容徒轩眯起眼,不耐地又问。

“她说她已有了公子的孩子,公子却不去看她,是不是想始乱终弃?”陆凡胆怯地说道。

慕容徒轩猛一拍桌赫然站起,“我的孩子?!”

这怎么可能,他们魔界的人只可能与同是天界之人在一块儿才会受孕,凡间的普通百姓是绝不可能怀了他的种!

这嫣嫣究竟在打什么主意?或许汐情说得对,她确实有问题!

“公子请息怒,这是她告诉属下的,要不要属下去请大夫给她瞧瞧?”陆凡唯唯诺诺地说。

“不用!”

哪需要什么大夫,他知道她是在扯谎0我这就去看看她在搞什么鬼?打什么主意?”

在他浓黑眉毛下的那双敛光深沉的眼微绽怒潮,性感却无笑意的唇紧抿,已明白表现出他的不快。

很快地,他来到嫣嫣暂居的东苑,顺手撞开门。

卧在床榻上的嫣嫣一见是他来到,立即装出一副柔若秋水样,“公子……是您,您终于来看奴家了。”

慕容徒轩掩上恼怒的神色,改以阴柔的笑意走向她,“听说你近来想死我了,是吗?”

“我……”嫣嫣发觉他眼神不对,娇俏的笑容立即像缩了水似的变得戒慎恐惧,“我是想死公子了。”

“哦?那我现在来看你了,你可满意?”他牵扯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花。

这女人眼神闪烁又飘浮,若不是占有欲太强,便是野心太重了,慕容徒轩是最受不了这样的女人。

“奴家很开心。”她怯怯地说。

只因他的话语太过温和,温和得令她毛骨悚然!嫣嫣这才发现自己是低估他了,他似乎没有她想像中那么好对付,也像是并未被她的美色所著迷?

“听说你怀了我的骨肉?”

他坐进床榻,漂亮的脸上净是扣人心弦的笑容。

嫣嫣为他的俊逸容颜所迷乱,怔茫了会儿才羞怯地回道:“是……”

“要不要我请大夫来为你安胎?”

她浑身一僵,立即回绝,“不、不用了。”

“你腹中既然有我的孩子,我当然得用心注意了,不请大夫我没法放心。这样吧!还是叫于管家把大夫请来看看你,我也好安心。”

慕容徒轩帅气哂笑,深邃的眸子闪耀冷光。

嫣嫣这下更心急了,大夫一请来岂不穿帮?她还没把他骗得团团转,让他无怨无悔地爱上她,百依百顺的宠溺她啊!

“不用不用,奴家的身子好得很,没有半点儿不舒坦,您就别心急嘛!”没辙下,她只好拿出撒娇的本事。

就见她伸手抚着他的胸膛,更将整个人扑向他,紧紧缠着他。

慕容徒轩抵制住她的手,“你既有孕,我看这档事已经不适合做,还是等你生了再说。”

“什么?”嫣嫣闻言脸色完全变了,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

他狷介的眉目、冷峻的神情陡地一瞄,“怎么了?”

“公子,您别这样,嫣嫣还得那么久才生,可是会想死你的。”她委屈道。

“那就别装了。”他眸中的漓光变深,只剩一抹微乎其微的笑意。“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以后少在我面前耍。”

“公子……”她吓得跪下,虽不知他是怎么看穿她的计谋,可是由他阴沉的脸色即可看出他的怒意。

偏偏这时候一股晕眩袭向慕容徒轩的脑子,他甩了甩头,“算了,你如果再耍花样,下次就给我滚出山庄。”

他回身欲离开,赫然一道黑影压顶,他急忙扶住门框!奇怪,自从他与汐情交合后,他发觉他体内御毒的功力愈来愈差了。

难道这是夜明珠与她相斥,使得夜明珠的功用大退?

“公子,你怎么了?”嫣嫣瞧出有异,急忙追过去问道。

“没你的事,闪开!”怕自己的弱点会败露,他立即挥开她扑过来的手。

“可是,你的脸色好苍白啊!”

“不用你多事。”他愤而推开她,快步离开。

既已察觉了他的秘密,嫣嫣又怎甘心罢手?于是偷偷摸摸地尾随跟上……※※※

慕容徒轩离开东苑后,匆忙赶回自己的寝房,而后拿出随身携带的夜明珠为自己调理内力、排除毒素。

看来从今而后,他必须缩短治疗流程,每天都得运功行气一次才能抑制这种日益加深的毒性。

门外的嫣嫣透过窗孔看进去,不禁瞠大了眼,惊喜于这项重大发现!

看着檀香旁的那颗夜明珠晶莹剔透,说不定价值连城!再观察了一下,她更是由夜明珠光泽的转变上得知慕容徒轩定是靠着它来治疗病情。

只是见他平日生龙活虎的,究竟是得了什么样的病呢?

管他的,如果她把这秘密告诉黑氏三兄弟,藉他们的手窃取那颗夜明珠,那她这辈子可就花用不尽了!主意一定,她立即得意的离去。

这时候,隐身在角落的汐情现身,她朝慕容徒轩的房间走去,开启房门跨进屋内。

即目所见就和那天一样,他必须靠那颗夜明珠来自行疗伤!

它究竟是颗什么样的珠子?居然有这等功效!

突然,她灵光一闪!莫非它就是……据父王说。令牌是一种附有灵性的东西,它可幻变成任何你需要的东西。这颗夜明珠色泽透明晶亮,几乎无瑕疵,如此上等的珠体,绝对有可能是令牌所变!

是令牌吗?

只消她伸手触碰一下就知真假!

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她偷觑了眼幕容徒轩闭目养神的模样,举起手轻触了下那颗夜明珠——啊!一道电流由指尖传至全身,好温和……没错,就是令牌!

“现在你知道了,趁我现在无力防范时将它夺走吧!”慕容徒轩陡地睁开眼,眉宇间已有乌云酝酿。

“我……我不会这么做,你现在正需要它。”汐情直摇头,她知道这时候若拿走它,他定会身亡。

慕容徒轩心一动,但仍作冷漠道:“你不后悔?我劝你别当第二次傻瓜,说不定我疗好伤后,会杀了你,让你永远无机可乘。”

“这——”蓦然一阵疙瘩从她脚底冲上脑门,但她想了想后,坚决道:“你不会这么做的。”

“哈……你未免太信任我了吧!”他发出咭咭怪笑!

“我就是相信你,相信你不会,就算到最后,一样落到被你利用的下场,我也不后悔,因为我说过……我爱你。”

她含着泪,尽管他对自己伤害至深,她也舍不得让他死!

“情儿!”他的心连抽了好几下,彷若某条琴弦被拨动,心头莫名被几许情丝给缠篆…但一想起他俩灵魔对立的角色,他马上忽略掉这种想法,“你省省吧!灵王一直处心积虑想消灭我们魔界,你的依顺只不过是他的手段之一,就像他狡猾的将你安排在我身边长达四年不动声色一样,可怕至极!”

汐情双眼盈波,心拧得发疼,“没关系,你对灵界的偏见太深,令牌我也定会取回,但绝不是在你需要它的时候。”

“哼,矫情!”

要是说他的心没被她的话所牵动那是骗人的,但他就是不愿相信她。

“你好好养伤吧!刚才我看见嫣嫣在屋外鬼鬼祟祟的,不知她会有什么手段,你得提高警觉。”她好心劝说。

“你又在挑拨我和她的感情了!”他慵懒睥睨着她,冷冷一哼!

事实上,嫣嫣诸多奇怪的举止也引起他的怀疑,只是,他没必要在汐情面前承认。况且嫣嫣刚才的跟踪的行径他并非不知,只是无力阻挡。

他甚至怀疑她已经去通风报信,说不定黑氏忍者就在来慕容山庄的途中了!

果真如此的话,向来平和的慕容山庄已不安全了;而汐情这个傻女孩儿也没必要再留下。

“我没……”汐情想不到他会这么以为。

“既然没有,你拿了令牌就走吧!”

反正忍者兄弟到来,以他目前的身体状况也难逃一死,冲着她那句“爱他”,他愿意把令牌还她。

“不——我不走,现在你需要我的。”她不明白之前他说什么也不肯让她离开,为何现在却急着赶她走?

“我不需要你,你千万别太抬举自己了。在我眼底,你不过是个让我利用的丫头,难道你忘了我曾把你往贺山那色鬼嘴里送?”

他闭上眼,慢慢勾起意味深长的嘴角,“还是你太满意我的床上功夫,所以舍不得离开我?”

她一脸受创的表情,因为,他恶劣的表态深深击伤了她的心,摧毁了她的好意。

“为什么你就不肯对我好一点儿?”她茫然地问。

“我已经要把令牌还你了,对你还不够好吗?难道它不是你处心积虑想要从我身上得到的东西?”

慕容徒轩笑眼里射出冷光,让人瞧不出他心底到底是何想法?

汐情更不懂,他为何要将守在身边多年的令牌在这时候还给她?他不会不知道少了它他会毒性加深,甚至要了他一条命?

霍地,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心跳声陡然加遽!

“你……你是故意赶我走的对不对?”她试探的问。

他一震,忽尔发出一阵狂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是不是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因为不愿我涉险,所以想尽办法让我离开?”

她在这儿无法施展法术,臆测不出未来,但隐约中她似乎明白将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但看他这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又不像,她该怎么办?

“我没那么伟大,你是生是死更与我无关,爱走不走,随你!”他俊眉一拧,这女人怎么赶也赶不走?

“我……”汐情才刚抬头的一颗心又被他一句狠戾的话给击溃了。

“东西不拿就别在这儿打扰我,滚出去!”

慕容徒轩放沉了语调,释放出浓浓的不屑之色。

“你好好养伤,我……我会再来看你。”她双目低垂,露出一抹堪怜的怯柔。

他故意狠心漠视汐情可怜的凝眸,不理会她的低语。

汐情摇摇头,忍住梗在喉中的轻泣声,开启房门走出屋外不再打扰他。

※※※

晚风轻拂窗门,透过窗缝发出丝丝可怕的萧萧声。

慕容徒轩猛睁开眼,发觉周遭气氛诡异无常,预感之事似乎已降临了!

他稍稍运息,可能心有旁骛,体内之毒并未抑制祝糟了!看来今天他难逃一劫了!

突地,萧瑟的风声愈发尖锐,继而变得激狂惊骇,门窗也倏地被劲风吹开“你们来了?”慕容徒轩眸光转冷,彷若事不关己地问。

“你胆子不小,早知道我们要来了,还敢安然坐在这儿等死?”黑士定身在窗口,冷冷笑道。

“你这句话就说错了,为何不说是你来送死呢?”慕容徒轩依旧露出一张优雅笑脸,似笑非笑地说。

“你!”向来冷静的黑士亦动怒了,“你就只会耍嘴皮子,好!我就让你在临死前多说几句话吧!有遗言就快交代清楚。”

黑士当然眼尖的瞧出慕容徒轩身染剧毒,最多也只能维持个一时半刻,凭他现在的体力想对付他们三人,简直就是以卵击石。

慕容徒轩表情不驯地扬起,“你们一心想得到我的幽幽谷,可会善待我这里的百姓?”

在这里住了四年,少说也带有一份感情了。

“放心,只要他们乖乖听话,我们掌门也一向仁慈宽厚。”黑士戒备的盯住他,以防慕容徒轩使诈。

“还有,放过陆凡。”就算得命丧在此,他也得留下陆凡一命回魔界交差。

“这个嘛!”

“不答应?”慕容徒轩眉一凝。

“好!我代我们掌门答应你,反正,你一死,他也没有什么用处了。”

“看来我也只能信任你了。”

“那你是已经准备好受死了?”黑士双手环胸道。

“别废话,要上就上吧!”慕容徒轩嘴角浮起阴郁的笑,深冷的语气像极了一道冰寒的风,让黑士仍忍不住一震。

他惊退一步,随之单手一挥,黑云与黑风也窜进了屋内,打算联手对抗。

“不——不准你们动他!”

不知何时,汐情也冲了进来,像保护自己最心爱的东西似的挡在慕容徒轩身前,提防地瞪着黑氏三兄弟。

慕容徒轩见状,心口陡地一撞,丝丝担心竟然莫名的渗进他心头!

“你来干嘛?出去——”他狠心地咒骂道,希望她就此离去。

“我不能不管你。”汐情很坚持。

倒是黑士突然大笑,“你来得正好,待会儿顺便和我们回去,我们掌门可是想死你了。”

慕容徒轩闻言,不知为何,胸臆间突地窜起一阵阵陡发的怒潮。

“你们不能带她走。”他沉声一吼,顿觉气息一窒,呕出一口

血!

“徒轩……”汐情梗凝了,她好担心他的身体!

“你刚刚的遗言里可没包括她,所以我还是要带她走。自从你上回将她送到我们掌门手上后,我们掌门整颗心都放在她身上,不惜拿他最宠爱的嫣嫣过来替换。”

黑风的话让慕容徒轩再也难以忍受了。

“好!那么我们就来试试。”

慕容徒轩不顾自身体力的匮乏,突然扬起气息拔高身形,对他们发出连连攻击。

黑氏三兄弟早有防范,瞬间变幻身形,快如闪电——汐情立即加入战局,但她怎么也敌不过忍术的善变,不过数招便已不支。

慕容徒轩眉头一皱,“我会撤下结界,你快施展法术逃吧!”

“不、不要——一撤结界,玉虚老人便能进来这儿追杀你。”

她不能在这么重要的时候还火上加油。

“你们在说什么结界法术?到底在打什么哑谜?”黑云招招凌厉,阻隔在他们两人之间。

汐情终于捺不住气,直对黑云与黑风两人发出连连攻势,但依旧是节节败退——“小姑娘,我们不想杀你,别逼我们对你下手。”黑风对她大吼。

“要杀就杀,我不怕!”

她早已将生命置于度外,只求能护住慕容徒轩。于是,她又一次出手,投身在这场必败的战局中。

慕容徒轩大感不妙,使尽全力亦冲不破黑氏三兄弟似幻似真的忍术迷障!情急之下,他扬手一指,囗中念念有词,不一会儿,天际划过一道金光,“结界已开,你快逃!”

“我不走……”

天地之气已通,汐情法力重现,立即施展灵界奇术与黑氏的忍术相抗衡。

黑氏没料到这小妮子居然瞬间变得这般了得,几次对阵他们全都落败!

难道……她真是个魔女?

“老二、老三,咱们得全力以赴——”黑士大吼。

“是。”

瞬间,黑氏连手,彷若已有一死的准备,打算来个同归于尽!

慕容徒轩眼见不对劲,立即对他三人击出一掌,但这一掌也将他所有的真气逼尽,脸色陡变死灰,“你快走,他们不会放过你,快……”

汐情扶住他,泪眼婆娑,“我爱你,可以拿命来换你的,求你不要逼我走……死我也要和你在一块儿。”

此刻,她眼中已无苍生、已无灵魔,更没有令牌,她只在意他的生死。

“好,就让你们做一对同命鸳鸯。”黑风大笑。

“我也不会轻饶你们。”汐情被逼急了,突地盘腿而坐,莲花指置在膝上,闭眼静默,不一会儿天地变色、风吹地遥

黑氏三兄弟亦摆出阵式,拿出最大的极限反击。

慕容徒轩来不及阻止,眼见汐情发出一掌,以一敌三,在一阵轰然巨响后,黑氏三人七孔流血瞬间倒地,而汐情也全身发白,抽搐不已。

“情儿——为什么……我不是叫你走吗?”慕容徒轩紧紧的抱住她,向来冷漠无情的眼底已蓄着泪光。

“你不走,我……我也不走。”汐情双颊淌下泪珠儿,“倒是你快走!我怕玉虚老人不会……放过你。”

慕容见她伤势愈来愈重,不禁心急如焚,“来!我替你疗伤。”

汐情摇摇头,凄楚地笑了笑,“没办法了,我伤得太重,除非有仙丹,你……咳——”她又喘又咳,仿似一叶秋枫,就快离茎落地。

“情儿,你怎么了?”慕容徒轩后悔极了,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留下她,否则她也不会变成这样!

“别……别管我,你快走——快——”

她拚命想推开他,但慕容徒轩却不为所动,“刚才你不走,现在又如何要我走?除非我们一块儿走。”

“不……我不行了……咳——”

“难道真没办法救你?”他晦暗的眸子绝望得令人不忍,长久以来刻意抑制的情感冲破禁锢的籓篱,他不禁嘶吼呐喊着!

慕容徒轩不肯信邪,虽然他也伤势严重,仍执意要运气为她疗伤。

“不要,你自己有毒伤在身,不能再逞能了。”汐情坚持不肯,“不要逼我,徒……徒轩,只要你心里有我,我就很满足了。

灵……魔既不能合一,如仅能留一人,我……我宁愿是你。”

“不,我是魔,人神共忌的魔,留我无用;你是仙女,合该留下你……对了,令牌!”

他恍然大悟,赶紧冲到桌面拿起那颗夜明珠,“我怎么忘了它,它可以转换成任何东西,如果我将它变成仙丹就可以救你了。”

“不要,你需要……需要它来解毒,怎么可以用在我身上?当初你……你将我取名为汐情,而我只愿死后能成为你情之所系、心之所寄……就心满意足了……”她喘息加重,已是支撑不住了。

“汐情……”

他大声咆哮,驻留在眼中已久的泪终于滑落……“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至于我身上的毒已深入,迟早会死,它能救你,我岂能不管?”

慕容徒轩立即口念咒语,额上泌出涔涔冷汗,唇色已由白泛青,可见他的生命也已告罄了!

“徒轩——”

汐情虚弱地伸出手想阻止,但才举到一半就已不支垂下。

而慕容徒轩手中的夜明珠就在他的咒语中逐渐敛了光泽……缩小形体……最后成为一颗深褐色的药丸子。

须臾后,他睁开了眼,整个身躯已是摇摇欲坠!

但当他看见汐情昏迷不醒时,仍强力扶起她的身子,将药丸子塞进她口中。

不知是汐情潜意识排斥,还是她已无法吞咽,试了几次都被她给吐了出来!

最后在没办法下,慕容徒轩将药丸子含入口中咬碎之后才覆上汐情的口哺渡给她,直到她完全吞食下去,他才放心地阖眼倒下。

在丧失意识之前,他一心祈求,仅愿他的一切努力还来得及。

忽地,天际一道乌云卷过,大地又变成一片清朗,似乎已经天亮!

但慕容徒轩和汐情却双双不见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