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楼采凝 > 《绝情魔魅》
返回书目

《绝情魔魅》

第七章

作者:楼采凝

汐情拚命奔跑,一直到了练武场才恍然察觉自己居然跑来了这儿。

看着两旁兵器架上的各式武器,往事又历历浮上心头。他曾卖力教过她那么多功夫,原以为他是看重自己,怎知她本身就是他拿来对付敌人的武器!

真是可悲……“是不是在想我很坏,故意教给你那么多种功夫,就为了引诱贺山淳一是吧?”

慕容徒轩悠然的醇厚嗓音宛似雷殛,冻住了汐情的步履。

见她不语,他又说道:“别恨我,就因为你有副好姿容才能担待得起这样的重责大任。”

汐情闻言心头一痛,刻意逼回眼中的泪,狠狠的瞪视他。

这样的男人的确来自魔界——他是女人的魔障。

他却一派高贵地站在那儿,以一双幽邃的眼神与她对视,“能让贺山那家伙看上可不容易,你应该庆幸有我栽培你。”

“你何不去训练那个叫嫣嫣的女人,我想她会更适合吧!”汐情冷冷地说,不打算再理会他,继续往前走。

“你说得没错,她那股骚劲儿的确足以让任何男人软了骨、痒了心,但我却不舍得将她送人。”

慕容徒轩这句话无异是把嫣嫣当作自己的女人了,而她只不过是任他耍着玩的“东西”。

或许,她连那些武器都不如!

“那你不在她那儿待着,来找我做什么?”她清澄带怒的眸光与他不驯带笑的黑眼对峙。

“你这句话好酸哪!吃味了?”慕容徒轩魔魅般的嘲讽噙在他薄薄的唇畔。

“无聊!”

她举步打算离去,他嘲弄的笑声更狂肆的弥漫开来,“何必逃呢?你这分明是欲盖弥彰。”

汐情定住身,猛然回头,“你到底想干嘛?你我是死对头,难道你忘了?你若再靠近我,不怕我杀了你?”

她忿忿地怒视着他那张笑意盎然的脸庞,恨不得一刀毁掉他!

“很好,我要听的就是这句话。”他鼓掌叫好。

“你——”他到底在想什么?

“我想,今天我们就对试一下如何?把你所有的本事拿出来,就用在场的所有武器。”他悠悠哉哉地说。

“我为什么要和你比?”

“这样吧!如果你赢了我就放你走,而且把令牌亲手奉上;如果你输了……”他漾开一抹温文的笑意,给人一种斯文儒雅的错觉。

“那又如何?”既是这样,汐情倒想赌赌看。

“那你就得乖乖听我的话,任我使唤,心甘情愿做一名婢女,收起你大小姐的个性,别再乱耍脾气。”他淡淡地一句,神情不带一丝牵动。

“任你使唤?这是什么意思?”她戒慎地问。

“我想你应该懂得才是。”

慕容徒轩笑得暧昧又诡异,黑眸迅速掠过一道奇特光影。

她原就苍白的唇悄悄发颤,“无耻、龌龊!”

“我说情儿,你以前不就是爱死了我的无耻和龌龊?”慕容徒轩勾起诡魅的唇角,幽幽冷睇着她。

“别说了——要比就比,谁怕你了!”

汐情身影一个轻回,立即在兵器架上抽出一根长矛。

瞬间,她以双手速旋矛柄,形成一道强而有劲儿的回风,在慕容徒轩眼乱之际瞬间将矛锋一转,直刺向他门面。

他倏地往右闪,躲过此一攻击!旋之脚尖一蹬,双腿打螺旋挟走了她手中的矛!

汐情心下一惊,立即使出全力冲出一条捷径再以右腿勾起一支剑,如行云流水般架开他的招式。

“好女孩儿,你的武艺增进不少,可见你以前是缺乏刺激了。”他眯眼浅笑,再度运气,应对她招招直逼他死穴的攻势。

走招数式,突地,他觉得胸口一窒,慕容徒轩心中大喊不妙!

该死!他竟在这时候毒发了——汐情收势不住,剑刃硬生生地往他胳臂一挥,瞬间,鲜红的血液喷洒在她脸上,使她傻了眼、手一松,剑因而落了地。

“你怎么了?”她冲过去扶住他。

“没事……”他露出艰涩的笑,暗自运气与体内的毒素对抗。

“可是,你的肌肤好冰凉!”

蓦然,汐情忆及了近月前他因为救她也发生同样的症状,当时他说过阴阳调合才能救他,但事后他又说是唬她的。

究竟哪一个才是真相?她到底该怎么办?

“你赢了……”他幽然开口。

“不!是你刚好旧疾复发,我并没赢,这次的比武不算。”她才不会趁人之危。

“丫头,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你会后悔的。”他眯起笑眼,唇已渐渐转白。

“我不会后悔,我先送你回房吧!”她搀扶住他,直往他的寝居走去。

汐情不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她是该乘此机会杀了他拿回令牌,可是她就是做不到!

他说她会后悔,或许会吧!但她更明白,如果她这时候杀了他,会更后悔!

甚至还会带着无尽的伤痛过着了无生趣的日子。

与其让他笑她傻,她也不要做出会后悔一辈子的事。

将慕容徒轩送进房后,她故作冷漠道:“我去请大夫。”

“等等,大夫救不了我。”即使他快体力不支、瘫倒在床,还不忘漾着一抹使坏的笑容。

“那么么谁救得了你?你告诉我,我去请他来。”她想强装冷硬,却狠不下心。

唉!算了,谁教她爱他,就算他对她再无情,她也无法拿出同等的狠绝来回报他,就算是她上辈子欠他的好了!

“你。”他幽邃的目光凝注在她脸上。

“我!我又不会医术,你别再骗我什么阴阳调合的事了。”她忿忿地怒视他,以为他又在耍骗她的感情。

慕容徒轩淡笑,“你放心,我唬人的方法只用一遍,这一招早已不用了。咳……”

“你怎么了?快!快告诉我该怎么做?”汐情心慌意乱,最后放弃了对他的防备,坐在他的床畔问道。

慕容徒轩由腰袋中拿出一颗夜明珠展现在汐情眼底,“它可以救我。”

“怎么使用?”

“将桌上的檀香捻上火,把它放在檀香前。”他挥开落在他额前的黑发,即使这时候,他这样的动作还是帅劲迷人。

汐情收回了心,立即照着他的话去做,“再来呢?”

“帮我守着,绝不能让人打扰我,否则我会走火入魔,这事以往几乎全是由陆凡做的,今天我把这重任交给你。”他开始盘腿而坐。

“你就那么信得过我?别忘了我们是死对头。”汐情不得不提醒他,希望他别太信任自己。

“我对你可是百分之百的信任。”

慕容徒轩撇唇一笑,随即闭上眼,开始调息运气。

汐情皱了一下柳眉,还想说什么,却见他已开始闭目养神,因而闭上嘴。

她不明白,他为何就那么信任她,难道他不怕她会趁着这难逢的机会杀了他,夺回令牌吗?

但糟糕的是,到今天为止,她还不知道令牌究竟被他幻化成什么东西?

这该如何偷、怎么夺呢?

想着想着,眼看三炷香的时间过去了,他怎么还不醒?难道他……汐情担心地靠近他,探了探他的鼻息,直到有所反应才放心下来。

当她的目光掠过那颗夜明珠时,不禁好奇地想:它究竟是一颗什么珠子,竟能治病?

好神奇啊!

殊不知,此刻黑风已乔装藉由“慕容山庄”五周年庆的热闹场面窜进庄内。

刚刚他已与嫣嫣碰了头,嘱咐她千万要演好戏,别坏了他的计画。而后他抓到空档来到慕容徒轩的寝居一探大概,却意外的发现慕容徒轩原来早就身中剧毒,只留下一名女子在那儿看守,看来真是天助他啊!

由于他不曾与汐情照过面,并不知晓她就是贺山淳一一心挂念的佳人,因此毫不犹豫地从窗跃入!

“谁?”汐情忽闻一阵风声,却已不见人影,情急之下抽下墙上一把大刀!

她赶紧守在慕容徒轩身前,保护着他,“你到底是谁?快现身,别再装神弄鬼的。”

久久仍不见来人,为怕被调虎离山,她一步也不敢离开慕容徒轩一步。

“你还真忠心,知不知道我是谁?”黑风立即用幻声术,所以,汐情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我不管你是谁,但你休想在我面前动我们公子一根寒毛。”

危机意识下,她根本忘了慕容徒轩的无情,但只要她身在慕容山庄一刻,她还是山庄的人,有义务保护他的安全。

“是吗?想斗过我黑风,可得凭真本事。”黑风忽地狂笑。

“要上就上,别废话。”汐情提高警觉,忆及慕容徒轩曾教过她“听声辨位”的技巧与方法。

“行!那我就不客气了。”

话语方落,黑风陡然自她头顶俯冲而下,幸而汐情早已听出端倪,瞬间仰头以刀还击。

黑风没料到像她这么标致又柔弱的姑娘也有力气耍大刀,一时轻敌给震伤了。

“小姑娘,接下来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黑风抚着胸口,恨得咬牙。

转瞬间,他身形一闪,忽右忽左,故意以幻影左右汐情的辨别力。

“我知道了,你是贺山淳一身旁的忍者。”汐情由他的武功路数察觉了。

“没错,你果然不简单。”黑风冷冷一笑,随之以变幻莫测的招式在汐情不及防范下,攻击她的要害!

汐情一个不慎,后背中了一掌,呕出鲜血……“我还以为你很厉害,再看招——”黑风趁胜追击,又在她右肩胛处砍下一记手刀。“闪开,如果想留下一命,别再当箭靶,让我杀了他。”

“不——”汐情疼痛难当,额角已泌出冷汗,但她仍不肯松手,“我不会让你动我家公子,如果你要杀他,就得先杀了我。”

“是吗?好,那我就成全你的愚忠。”

黑风挥拳霍霍,直逼汐情,她体力已散尽,腹部又中一拳!

“蔼—”后脑撞到桌角,汐情几欲昏厥。

“看你还怎么保护他?哈……”黑风得意的狂笑。

“别……别动他——”汐情以刀柄着地强力支撑起自己,仍不肯轻易放弃。

“好,你既然为了他连命都可以不要,我就让你与他一块儿去吧!”黑风瞬间提足气,打算一掌击毙她!

已无力反抗的汐情只是护在慕容徒轩身前,做着无谓的抵御……明知她这么做只有死路一条,但她就是犯贱,宁可先他而死。

明知她这么做不会得到他的一丝感动,她就是死心眼,心头的恨怎么也抵不过深嵌在内心深处的爱意。

陡地,她身后的慕容徒轩飞跃而起,替她反击黑风致命的一掌。

黑风忽略了慕容徒轩的存在,硬生生吃了他一记又狠又快的掌风。

“慕容徒轩,你不是中毒了?难道你使诈?”黑风喷出一口黑血。

“我没使诈,而是毒已控制,现在又精神百倍了。”慕容徒轩眼底闪烁着凌厉的光芒,俐落如刀的浓眉轻轻一牛

“算你命大——”

黑风咬牙,难耐伤势的沉重,忽一转身,黑影划过便不见了。

“情儿……”由于汐情伤重,他放弃追逐,扶住她问道:“你的伤……”

汐情甩开他的手,“别碰我!”

慕容徒轩面容一凝,忽尔一笑,“你这丫头就是嘴硬心软,如果不关心我、不爱我,刚刚也不会口口声声又喊我公子,且拿命来保护我。”

“你听见了?”汐情暗吃一惊,一副被人掀了底的慌张困窘。

“对,所以你的一些伪装我全一目了然。既然对我有心,何不就跟着我?我想,魔与灵结合所生养的后代一定非常有意思。”他一迳儿冷笑,好整以暇地徐言。

“你作梦!”她瞪了他一眼,微颤的眼睫泄漏了她情绪的波动。

“是我作梦还是你逞强?那我就要看看你究竟要强到几时?”

他寒峻的声音冻伤了汐情的心。

她不愿再多说,转身走出房间,“既然你已没事了,那我走了。”

“情儿,你的伤……”

“你放心,在还没夺回令牌回灵界交代,我是不会死的。”她抚着伤口,头也不回的道。

“不,你这伤是为我而起,我不能就这样放你走。”慕容徒轩几个箭步,挡住了她的去路。“让我看看你的伤。”

他丰厚的唇勾起魅惑十足的角度,迷人浑厚的嗓音也流转在这两片唇之间。

“不用。”

“我偏要。”她的细肩被他厚实的巨掌紧紧抓祝

汐情脸色已发青,却仍故作一脸冷倔0放手……你弄疼我了。”

慕容徒轩迅速逼她退坐床畔,撕开她的衣襟,审视她的伤口,“这黑风真不是东西,竟敢打伤我的女人。”

“我不是你的女人。”她扯了扯肩。

“哈……我就是喜欢你现在这种拗脾气。”

随即,他走到象牙柜中拿出金创药,洒了些在她的伤口上。

“转过去。”

她回过脸,无意理会他。

“我说转过去!”他笑眼里全是戏谑,大手摸上她的胸坎偷偷一捏。

“你——”

“不转过去,我就拚命揉它,揉得它变红变肿……”他狎语道,对她还是一迳儿地微笑。

“我……”汐情脸色窘涩,浑身疼痛,无力跟他辩。

“别你呀我的,转过去。”他俊眉一皱,让她俯趴在他大腿上,解开她的上衣,再为她后背的伤口敷了药。

“来,躺好。”他索性将她扶上床榻,打算褪下她的长裤。

“不要!”

她挥拳想制止他,却被他轻松钳制住双手,“再啰唆,小心我剥光你的衣服。”

他凌厉的眼半眯,瞳中闪过光芒,散发出令人不寒而栗的邪佞霸气。

“你就会欺负我。”汐情呜咽出声。

当他的手指蘸上药粉,轻轻抹在她的小腹时,指尖的热力传达了一股麻辣的感觉,令她的心跳急遽加快。

“你在发抖。”他低喃一笑,沉冷的目光放肆地接住那双滢亮清眸。

“既已上了药,可以让我走了吧!”汐情瞬间挪开身,有一丝无措在她的眼中一闪而逝。

“你就会躲我。”他箍住她一只小手,眼神如利剑,一瞬也不瞬地定睇着她。

“我不是躲你,而是不屑你。”她一味清冷。

“胆子真大!”慕容徒轩肆笑,长指抚向她诱人的菱唇。

“拜托!你走……”汐情的心窝又一次深受撞击。

“这是我的房间。”他狎笑,戏谑地以舌尖点了点她唇上的甜

香。

“那我走。”

“哼,那我就想看看,你今天能不能走出我的房间?”一朵邪恶的笑容自他脸上晕开,徐徐勾勒出一抹魔魅的笑意。

他霍然吻住她,深深啜吻着小嘴中的蜜ye,一手狎玩起诱人的腴白娇软。

汐情无力地抵制着他,正在不知如何是好时,突然,陆凡急促的声音在门外扬起——“公子、公子……黑风把我们的前厅搞得一团乱,吓坏不少宾客,属下和几个菁英与他对抗半天,还是无法——”

“该死!刚刚真不该放过他!”他低咒了一聱,拔声道:“好,我马上过去,先安抚一下宾客。”

“是。”陆凡又急速离去。

“今天我就饶过你,别忘了你是我的贴身侍女,尽心伺候我是你的责任。”

慕容徒轩狂声大笑后,瞬间离去。

汐情猛地起身扣好衣物,也想加入战局,怎奈体力不支,只好作罢。躺在床上,她双目圆瞪着前方,无神的眼瞳只觉前途茫茫。

※※※

“黑风呢?”

当慕容徒轩一冲进前厅,只见众宾客惊吓得四处躲窜,却已不见黑风的影子。

“跑了。他似乎并不想要我们的命,只是想破坏咱们庆祝的心情,他好像也受了伤,身上流了不少血。”陆凡的右腕似乎也遭到挫伤。

“啐!他们还真会找时间。”慕容徒轩凝起脸色,冷哼道。

“几个人受伤?”随即他又问。

“两三个兄弟一个不注意,被他耍的变幻忍术所骗受了重伤,其他人还好。”陆凡简单地回答。

“嘱咐他们下去疗伤。”

“是。”陆凡随即以眼神示意,身边的弟兄便相互搀扶退下。

待厅内只剩下他们两人,陆凡才开口道:“公子,我们不能再这么坐以待毙,一定得想办法也突击他们一次,否则,贺山会把我们慕容山庄给瞧得忒扁。”

“这得从长计议。”

“可是,公子——”

“难道你忘了我身上带有毒伤,根本无法全力以赴?”慕容徒轩悠然地说,似乎对自己身上的伤一点儿也不以为意。

“公子的伤当真一点儿也没好?咱们不是有那颗令牌幻化的夜——”

“嘘——小心隔墙有耳。”慕容徒轩提醒他。

“是,都怪我一时粗心大意。”陆凡打了自己一个嘴巴,如果刚才那句话让汐情给听见,岂不糟糕!

“好了,你伤得也不轻,下去疗伤吧!”慕容徒轩有意遣他退下,他得冷静地好好想想应付贺山淳一的方法。

尤其是他身旁那三个忍者定要消灭掉。

“属下这点儿小伤没关系。”陆凡直觉丢脸道,堂堂一个魔界护卫竟敌不过人间的旁门歪道。唉……“别逞强,还是下去吧!别像我中了玉虚老人一掌后竟成了废人似的。”慕容徒轩没好气地睨了他一眼。

“好……属下这就下去疗伤。”陆凡着实害怕慕容徒轩那双锐利的凤眼,只要他稍稍使起脸色,就令他惶惶难安。

他下去不久,慕容徒轩正想命下人送壶金萱茶上来,想不到嫣嫣彷若知道他的心意般,手捧了一壶茶外加一盅什锦鸡汤上来。

“公子,奴家特地炖了锅鸡汤为您补身,快趁热喝了。”

她微微一笑,小嘴似火鹤般娇艳似花,令人想咬上一口。

“你还真让人觉得窝心,不过,我想知道你怎会突如其来的想为我补身子?是怕我体力不支,亏待了你吗?”

慕容徒轩眼尾一瞄,莫测高深的笑容让人摸不透心思。

“我……”嫣嫣脸儿潮红,害羞地说:“公子怎么说这种话,奴家只不过是关心公子嘛!”

“不是关心你的幸福?”他魅惑一笑。

“那……公子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来尝尝看,我的手艺不错喔!”嫣嫣立即将自己的一番杰作捧上桌。

“先帮我倒杯金萱,我想先试试你的泡茶功力如何?”

“是的。”

嫣嫣微笑地着手奉茶,当金黄色的金萱茶由壶嘴泄入白瓷杯,透着白色的杯底映在慕容徒轩眼前时,他不禁点点头,有意地探问:“光看这茶色就知道这茶的火侯定是到家,你是不是常帮人泡茶啊?”

“呃……我以前在家里常帮我爹泡茶。”嫣嫣眼神不定地转了转。

“原来是位孝顺的好女孩儿。”他的唇扯出一抹笑,以一双肆无忌惮的眼神端视她。

“谢谢公子夸赞。”她微福身,而后缓缓走向他,纤指轻轻画过他刚毅的下巴,“嫣嫣知道公子对我好,奴家很想回报公子!”

“是吗?你想回报我?”他弯起唇线,坏坏地看着她。

“是啊!就看公子愿不愿接受我?”她大胆地往他大腿一坐,螓首斜靠在他的宽肩上,双手不规矩地摸上他胸膛。

“美人在抱,我怎能拒绝?”他斜唇低笑,定定的注视她深沉的眼瞳里冰火相融、诡谲万分。

嫣嫣心底一惊,立即避开他教人不安的眼神。

“那你说说看,想怎么回报我?”他将她往身上一带,大手不规矩地摸上她的小蛮腰。

“我愿意以身相许。”她见慕容徒轩已放手做了,也跟着大胆起来,自己动手解开衣衫前扣。

慕容徒轩这才恍然发现原来她外衫里头什么也没穿。

“嫣嫣美吗?”她以丰满的胸脯贴上他,香舌伸出小嘴舔舐着他的唇角、下巴、眉际……“真美!”他亦情不自禁狠狠抓住她的胸脯,粗鲁地挤压着。

“嗯——”嫣嫣合上媚眼,大声申吟着,并伸出小手抓住他褂中凸起的骄傲!

“你胆子真大,难怪那么够味!”慕容徒轩嘶哑低笑。

“我只对公子胆大……”她浅促地喘息,仰起头不住索求。

“对,再火辣点儿,我会更喜欢你。”他喑哑嗄笑。

嫣嫣得意地想,他果然敌不过她的狐媚劲儿,于是她更进一步地抚搓他的热物,使他更发烫!

“该死的,你挑勾得真够火啊!”他突地伸手探进她的裙摆下方,撕掉她的底裤,让她直接坐在他的小腹,抓住她的腰不停上下腾跃!

“蔼—公子……”嫣嫣发狂地吟哦,浪荡声扬遍整个厅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