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楼采凝 > 《绝情魔魅》
返回书目

《绝情魔魅》

第二章

作者:楼采凝

“没事的,丫头。”慕容徒轩抿唇淡笑,虽然脸色很差,但神态依旧优雅。

“你当真没事吗?可是,你的额头好冰啊!”汐情伸出小手探了探他的额角,却被一股冰寒震慑得收了手。

“你发烫我却发寒,融合一下岂不正好。”他笑了笑,虚弱地开着玩笑。

“真的吗?融合后你就会没事了吗?”

天真的汐情信以为真,甚至考虑起该怎么做才能与公子的体温相融合?

突然,她灵光乍现,在慕容徒轩还没会意过来,蓦地动手剥开他的衣服,拉开他的内袗,亲眼目睹到他一身精壮纠结的肌肉。

汐情看得目瞪口呆,她从没料到在他那冷峻的外貌下竟是这般健硕的身材。

慕容徒轩也不阻止,只是眯起眼,悠哉地等着她下一个步骤。

汐情恍了一下神,旋即想起自己的目的,又连忙接续下面的动作……她将自己半褪的衣衫全都卸下,将他整个人抱住,让自己不着寸缕的上身与他赤裸的胸膛紧紧相贴。

他俩胸贴着胸、心熨着心,汐情的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着,满心喜悦地偎在慕容徒轩身上。

自她来到慕容山庄起,无论是文或武,全是由他亲自传授,虽然他未曾教导过她女子贞操方面的知识,她却由山庄内的一些大婶、大妈们的口里略知一二。所以,她明白一个女人绝不能轻易在一个男人面前宽衣解带,除非他俩是……她俏脸殷红,两颊红若彩霞,心知自己今生已非公子莫属了。

尽管他不要她、不爱她,她也可以永远陪伴在他身侧,就当他是她一辈子的主人。

软玉温香抱满怀,扰得慕容徒轩心神有一丝晃动,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傻丫头竟会将他的话当真,不仅在他面前宽衣解带、尽褪罗衫,还扒光他的衣服投怀送抱!

他抿唇无声地一笑,抱着柔软如棉的她暗自运气,调节了一下体内流泛的不寻常气息。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压抑住毒性,气息也归于平稳。

“丫头,以后不能再这么莽撞了。”他轻轻推开她,带着浅笑的脸庞闪过一丝戏谑的神色。

汐情看向他,一脸的懵懂。她不懂他为何要这么说?她一心只想救他,绝不是莽撞啊!

“公子,难道你不要我救你?可是,你刚才明明说你我只要互相融合,你就会没事的。”她依然保持那份天真的模样。

“你可知男女融合的真正意义?”慕容徒轩哑然失笑,勾魅人心的目光揉进几许玩味的讽意。

“不正是汐情所做的吗?”她纯真地凝住他邪肆的眼眸,不知不觉中已沉溺在他那双深邃似海的瞳仁中。

“嗯……这也算是一部分吧!”

“那其他部分呢?”好奇心极重的汐情想打破砂锅问到底。

慕容徒轩恣意调笑,在他那双漆黑不见底、幽魅如深潭的眸底出现了奇异的诡光。“这其他部分……可是得把衣服全脱光了才作准哟!”

“什么?脱光?”

汐情羞怯地立刻穿好衣衫,羞窘地说:“公子你爱说笑了,怎么可以把那儿也脱了?那多难看啊!”

“难看?你错了,我倒觉得那儿是女人全身上下最美的地方,她们那儿总是令我爱不释手。”慕容扬起唇,阴柔的语气里带着几许荡肆的笑意,撩戏的意味不言自明。

“呃——”汐情闻言,一双灿眸睁得彷如铜铃般大!他话中的语意不是说明了他……经常看女人的那儿?

“你不信?”他的笑容绽放得更狂妄了,俊美的容颜也因笑而生辉。

“公子说笑了,汐情从没见过公子和其他女人……”她羞赧不已地表示。

汐情不得不承认,当听闻他这么说,她的确有些吃味。只要脑海里闪过他和别的女人相拥的镜头,她的心头就莫名的发酸。

“就像这样——”

他突然倾身向她,右手钻进她的上衣下摆内,接住她还来不及穿上红肚兜的胸脯,他的食指和拇指往她那粉红色的乳丘顶端一捏,细细地捻弄揉转,直到她的花蕾绽放如玫瑰,又胀又红……

“公子……”汐情倒抽了一口气,突地脸红心跳!

她不明白他为何要这么做,还……还……碰她那么私密的地方……

“怎么,舒服吗?”

他笑看着她惊愕的表情,带着三分邪气的面容上有着勾魂摄魄的笑颜。

汐情脸燥心热,任由他在她那丰盈软热的胸脯上恣意尽情地揉捏着,体内被一股陌生的炽热所环伺,只能软软的靠在他怀里低喃,“碍…公子……你为何要这么碰我?”

“怎么,不喜欢吗?”他邪魅的脸上露出一丝吊诡。

坦白说,连他自己也没想到,他竟会和自己收养的小孤女玩起情欲挑逗的游戏。

“我……我不知道,但我喜欢……喜欢公子摸我的感觉。”一抹粉红渲染了她整张娇容,粉面桃腮的她看来更迷人了。

“我不只想碰你,还想吃你呢!”

他突然俯身吮住她一只热乳,舌尖狂放地缠绕在她那红艳如酒的乳尖上,温热的掌心尽情挤压着她温热的乳峰,不停地吸吮啮咬……汐情浑身一凛,彷若连最后一口气也被他给吸光了。

她和煦似阳的表情如醺如醉,一股无法言喻的快感更如脱缰野马般朝她冲来。

“呃——公子不要!”她柔柔低喃,不知怎地,她知道这么做是踰矩的。

“你不是喜欢我摸你的感觉吗?难道不喜欢我咬你?”

他漂亮得勾惑人心的黑瞳里渗入一丝玩味,细细品尝着她柔媚似水的娇态。

“不,不是……汐情只是觉得……觉得好奇怪,呃——”突然,慕容徒轩另一只手抓起她另一只丰乳,两手拚命地挤捏抚弄,孟浪的行径已在她白皙的胸脯上印上数个红色指樱

慕容徒轩噙笑的脸庞透着戏谑,低沉的嗓音略带沙哑,“喜欢就是喜欢,何必逃避呢?”

“我……不可以,公子……”

汐情竟发现他开始解她的裙扣。这……“愿意和我融合吗?”他定住手,狭长的眼定定的锁住她。

“公子若与我融合,身子就能痊愈是吗?”她低喘道,犹豫着该不该这么做。

但他说的话就是圣旨,她从没违背过。再说能救公子,就算要她的命她也无话好说。

“没错。”他笑得恣意。

“好,我愿意。可是……可是我不会……”她羞怯得无以复加。

慕容徒轩的眸光始终不曾离开过她,慢慢地勾起一抹饶富兴味的讪笑,附在她耳畔窃声轻喁,“没关系,我可以教你。”

汐情抿抿唇,被他这么一说,反而不敢看向他那魁梧健朗的胸膛,只能羞涩地呢喃,“请公子教我……”

此话一出,她更是羞窘的不能自己,温热的血液彷若一下子就流遍全身,滚烫异常。

他眯起弯弯的笑眼,眸中闪着妖异的光彩,猿臂一伸,霍然将她揽入怀里,笑睇着她的眼瞳深处。

汐情浑身窜过一阵战栗,只有拚命调匀呼吸来维持镇定。

“你好像很害怕?”他低下头,似有若无地在她颈间吐息。

“我、我不怕……只是有点紧张。”汐情抖着声音说。

慕容徒轩幽邃的深眸忽地掠过一丝不寻常的异彩,彷若深不见底般,唇畔凝着淡淡的嘲讽。

他随即闭上眼,用力推开她,神情冷淡地理了理被他剥开的衣衫,“毕竟还是个小丫头,就当我刚才说的全是废话吧!”

他淡然的语气和冷冽的眸光都足以让汐情的心沉到谷底!她身子一颤,立即又扑向他,急促道:“公子,别生气,是汐情不好……汐情再也不会畏畏缩缩了。”

她得提醒自己,绝不能表现得太懦弱,否则,他一定会认为她只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小女孩,朽木是不可雕的。

汐情不明白,她已将所有的感情藏在对他的敬爱中,也勉强自己去适应他,为何他还对她不理不睬?那可是远比惩罚她还令她难过。

他薄唇一撇,淡笑中散发出浑然天成的气质,“算了,我没生你的气,只是在气我自己,怎么也不该挑勾你啊!”

就在他准备起身之际,汐情又整个人抱住他,像八爪鱼似的紧缠着他不放。不仅如此,她的一双小手还忙着解开他和自己的衣裳,让两个赤裸的身躯再次紧紧相贴,并以非常青涩的手法摸索着他的胸膛。

她偷觑了一下他的表情,然而,他却仍是那副木然的表情。她又惊又怕,就担心自己挽回不了他的心。

最后,在无计可施下,汐情只好学着方才他对她所做的方式……她用温热娇嫩的小嘴含住他细小的乳头,小巧的丁香舌不断地在他那儿滑动舔舐,两片粉唇亦紧紧地吮住它,这副乱无章法的调情手法,却令慕容徒轩身心一凝,呼吸变得浓浊。

“你这丫头,当真是想我想疯了?”他的黑眼眯成一条线,原本冷淡的声音变得低沉而煽情。

“我只想救公子。”汐情睁大一双惊怯含泪的大眼。

“你以为我真要你来救吗?我唬你的!”

慕容徒轩攀住她的肩企图推开她,但汐情的一双藕臂却依旧缠绕着他厚实的腰部,不肯离去。

“你听不懂吗?我那句话是逗你玩的。”一抹趣味在他眼底横生,他真不明白这丫头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一会儿表现得青涩、无知又胆怯;一会儿却又像极了十足的浪荡女!

“我不在乎公子是不是骗我,只希望公子别离开我。汐情不怕了,公子就教教汐情吧!”她已说服自己丢掉矜持,只要他别遗弃她,其他根本不算什么。

“你确定要学习真正的男女融合?”他哑声低问。

汐情急促地点点头。

“你可明白女子贞操的重要?不后悔吗?”他修长的手指轻画过她如冰雪般白皙的容颜。

汐情轻轻一颤,却仍执意道:“汐情明白,所以只愿让公子教,而且绝不后悔。”

慕容徒轩轻轻勾起她的下颚,低下脸以额对额,邪魅的深瞳里泛起暧昧的笑意,指尖更是不规矩地触及她轻颤微启的绛唇,恣意抚弄。

他这样轻浮的举动让汐情微愕,却又不敢退缩,只能直勾勾的看着他闪烁着欲望的双眼,轻轻喘着气。

“把你那身绸裙给褪了。”他徐缓地说。

“什么?脱裙子!”汐情的小手僵在裙钩上,却不知如何继续?

“怎么,说不后悔却又后悔了?”他冷着声,双眼眯起一道狭缝。

“不后悔!我绝不后悔——”她慌张地想赶紧褪下裙子,怎奈她愈是紧张,小手抖得愈厉害,最后裙钩勾住了线头,怎么也打不开。

“我来吧!”慕容徒轩猛力一拉,扯断线头,汐情的长裙就这么落下腰际。

慕容徒轩修长健硕的身躯连忙压了过来,温热结实的胸膛贴紧她的胸脯,将他阳刚温热的气息吹拂在她脸上。

“别紧张,我会给你一场最完美的前戏。”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扯下她的裙裾,一手挤压着她裸露的玉峰,低下头,以口含住了一颗粉嫩蓓蕾,并用力地吸吮着。

汐情茫然了,尤其当他的手正准备卸下她的亵裤时,她更是不知所措,完全被他这大胆的举动震住了。

慕容徒轩轻蔑地笑了笑,“老天!你全身绷得还真紧啊!想挑战我的耐性吗?”

“我没有!只是……只是……”毕竟,她从没让男人这么亲密地碰触过,怎能伪装冷静呢?

“只要乖乖听话,我会让你放松的。”

汐情听话地点点头,乖乖的承受他的大手在她的前胸施加的压力。她闭上眼感受他粗糙的大掌握住她圆润丰满的ru房,轻轻撩戏的感觉……猛然,她发觉他竟抓住她两股间的最私密处,一双水漾的大眼立刻浮上惊慌!可……她不敢叫出声。

慕容徒轩技巧性地狎玩她高耸俏挺的丰盈,使她心神微荡……另一手则邪恶的揉捏着她si处的粉嫩,将汐情带上另一层欢愉境界……“公子……你……你不能摸我那儿……”

“为何不能?”他低嗄地大笑,“我还想摸你这儿呢!”

他的大掌滑到她双股后方,紧紧揉捏着她两团坚挺的丰臀!

汐情不敢置信地愈发瞠大眼,重重深喘了一口气,“蔼—”

“是我碰你这儿舒服。”他灵蛇般的指尖轻轻滑进她毛发丛生的地带,找到那颗藏匿在深处的珍珠,指尖轻轻摩挲揉蹭着它。

“还是这儿?”一只紧握住她后臀的大手移至她两股间的x口轻轻揉按……

“公子……呃……”她大口喘着气,只觉得自己随时都可能昏厥过去。

“别紧张,还有这里呢!”他大嘴一张,突地俯下头吸住她的乳尖,在舌尖的撩拨逗弄下,他感觉它已在他口中愈发的坚挺、胀大……

“公子……”她语气急促,受不了地喘息不已。

“告诉我,怎么样比较舒服?”

他的嘴松开她肿胀的乳头,粗糙的手掌仍揿按在她裸露的胸脯上,霸气地挤压揉搓;灼热的气息粗重地喷洒在她敏感的耳后,轻喃着煽情话语……

“我……我不知道……”她的身子发出阵阵痉挛,脑海闪过一道道星光,一股难耐的痛楚围绕着她青涩的身子,不停地颤抖。

“怎能不知道?别害臊,说啊!”

他突然一探舌,舌尖挤进她小巧的耳窝,啮咬柔软的耳垂,暧昧地舔舐轻咬着。

“碍…”汐情已意乱情迷、头晕目眩,逸出口的话全成了叹息。

“你长大了,汐情——”他的目光凝注在她那两团引人遐思的热乳上,右手长指却探到她湿濡的密处,又按上那颗凸起的苞蕊……她暗抽了一口气,急喘不已!

“好奇怪——”汐情急急的合拢腿。

“一点都不奇怪,男欢女爱本来就是这样。”慕容徒轩粗嘎诱哄,柔美的嗓音缓缓爱抚着她,“把腿张开,让我好好爱你。”

汐情窘迫又羞赧的缓缓敞开自己雪白的大腿,别开脸不敢看向他那双赤红如火的眼。

她的长发在枕上披散成网,娇柔的媚态不停地勾引着慕容徒轩的目光。

在他炽热的眼神里散发着强悍的掠夺欲望,直盯在她那丰盈有致的同体上,那专注的眼神让汐情害羞不已……霍然,他修长的指尖陡地攫住她湿软的x口,轻轻试探滑动……猛然一用力,插进她紧窒的幽x中——汐情浑身一紧,尖锐的呐喊、申吟,下体的疼痛突然扩散至四肢百骸,让她按捺不住的抽泣出声。

“不……不要——好疼……”

慕容徒轩用力掰开她急欲收拢的双腿,眯起眼强悍地说:“怎么,你耍我?”他的指头仍停滞在她体内,灵活地搅和绕转,掌握住她所有的感官。

“我……我怎敢耍 公子……”她的呼吸愈来愈急促,花x已禁不住他手指的拨弄,频频发出剧烈的颤抖……

“不敢耍我,就转过头来看着我!”他粗鲁地命令,低下头欺近她的脸。

汐情听话地转过小脸,看向他俊美的脸庞,若非他的下颚有着浅显的青色胡碴,她定会认为他是个大美女。

“这才乖,让我好好地看看你。”他的双瞳燃烧着火球,映着他漂亮的凤眼徐徐生辉。

他俯下头,以舌头爱抚她,并用非常缓慢、撩人的节奏舔舐着她双ru边缘,不停地画圈揉弄,使汐情的体温不断地升高、上扬……慕容徒轩灵巧的指尖更趁她ji qing高昂时,往她的幽壑深处深探,在她女性核心里攻城掠地……

“天!公子——受不了……好热……”汐情觉得唇好干、身体好热,更受不了他炽热如火的侵犯……

“别急,我会让你解脱的。”他低沉的嗤笑了一声,霍然高举她的双腿勾住他的颈子,猩红的目光投射进她湿润的处女地,大拇指狎亵着她的下体,让她那儿毫无保留地暴露在他眼前。

“蔼—”她不能承受的尖嚷……

“瞧你!都湿成这样了。”他讥诮谑笑,目光仍如火炬般盯住那儿盛开的层层花瓣,及瓣蕊上所沾上的蜜汁……他轻抚搔弄着那儿,不断撩拨下,终于看到那藏在层层瓣蕊下肿胀的花心。

“为……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她觉得这样好羞耻——

慕容徒轩撇撇嘴,狎笑道:“不懂吗?我这是在爱你啊!”

他放肆地搅弄着她那脆弱火红的花x,使得她那儿更加湿润、充血、盛开……

“公子爱我?”她身子一震,心头泛起浓浓的喜悦。

这可是她梦寐以求的结果啊!

“我不会对我讨厌的女人做这种事。”他斜睨着她,手指转移到她前端的花苞进攻。

“可是——碍…”汐情梗住声,因为,他正肆无忌惮地狎玩她下体兴奋的小核!

“你真美!好湿,又抖成这样。”随即他埋头在她的胯间,伸长舌头在她的穴内不停地抽送、舔舐、吸吮着。

“碍…不……”汐情吟哦不止。

慕容徒轩的喘息更形浓浊,手段也更进一步放肆。

“呃——”

汐情浑身酥麻,不自觉地拱起臀部,任由他摆布、狎玩……他狂肆低笑,手指层层拨弄着她的瓣蕊,指尖更不停地搓揉着她前端翘挺的小核,直到她又分泌出一股湿滑的蜜ye……

“碍…碍…”汐情绷紧了全身的神经,一股陌生的感觉围攻进她的体内,逐渐到达了情欲颠峰。

他突然撤手,以一种暧昧调情的表情看着她,那谑笑的神情看在汐情眼底,令她又羞又窘,不知所措。

可……他竟又低头衔住她的小嘴,哺渡他口中的蜜ye给她,既而深吮住她,不时发出男人浊重的粗喘——“嗯……”她完全迷惘了。

半晌,他才放开她的唇,嘴角的笑容扩深,目光更为深邃。

慕容徒轩幽暗的眸中潋过一抹荡肆的诡火,大手又再次钳住她柔软的两股间。

“你到底要……”

汐情心乱如麻,不懂他为何要对她做这些孟浪的举动,这和平日的他不一样啊!

“你不是要我教你吗?这就是男女融合的前戏啊!难道你不喜欢?”

慕容徒轩趁汐情懵懂不解的当儿,指尖猛地戳进她后方丰臀的窄洞内。

她申吟一声,浑身绷得死紧,“蔼—不可以……”

他却不肯放过她,勾起她的下颚,硬要看着她那掺杂着痛苦与欢愉的神情。

衔在她前方阴穴的手指动作也随之加快,由缓到猛,强烈抽动!

汐情不能忍受地拱高胸脯,发出了急促的申吟,意识也已渐渐模糊,只明白这种感觉让她不能自己,又欲罢不能……

“舒服吗?”他笑得极为阴邪,略薄的唇角缓缓勾起,目光传来炽热的光束。

“嗯……嗯……”她浑身漫上一层嫣红,胀大的ru房随着他抽送的动作荡漾如波,尤其是她那娇吟喘动的身子,仿似融成了一摊水,不断刺激着慕容徒轩的自制力。

只见他血脉偾张,已像只禁欲已久的狂狮!

“你当真要逼疯我,但我却还是不能要你!”因为,她纯洁的身子还有利用价值。

他忿忿地加速抽cha,不停地在她那又湿热又紧密的甬道内磨擦,勾引出她最狂烈的喜悦。

“啊呀!”汐情媚眼如丝地喟叹一口气,下臀随着他的手指忘情地摆动,已不管这一切究竟是对是错、羞不羞耻了!

“舒服就大声喊出来!”

他霸道地扣住她的下体,加重他深沉的攻击——汐情愕然惊喘,一阵阵狂喜的战栗终于冲上高峰,在她叫喊出的同时,翻云直上,直冲向天际……慕容徒轩能感觉到她紧窒的甬道抽紧又放松、放松又抽紧,最后,化为一阵阵颤悸。

经验告诉他,她已到达兴奋的顶点。

他霍然抽开手,眯起狭眸,对住她半合的水眸,“你已经学会了男女交合的第一步了。”

“第一步!”汐情微喘道,她不敢相信,刚才那一场激烈得快要死掉的过程,却只是男女交合的第一步!

“还不满足吗?想要更多?”他故意误解她的语意,露出优雅的温柔笑容。

微含邪气的眼中闪耀着魔魅的冷光。

“不……不要……”她吓得立即别开脸,心跳也猛然加速。

慕容徒轩发出狂笑,睇视她的眼神凝重得令她难以喘息。

“天真的丫头!”

随即,他从容不迫的起身,着上绸缎长袍,隐约散发出一股雍容自成的气质。

“公子,你的箔…”汐情蓦然想起之前他为她疗伤时的苍白脸色。

慕容徒轩定住动作,抬眼冷笑的睇睨着她,“我的病不碍事,倒是你的伤才刚有起色,方才又过于亢奋,得好好休息休息了。”

他的话语徐缓轻柔,像极了低迷醉人的调情声,使得汐情双颊蓦地绯红,心跳如擂鼓。

慕容徒轩眯起审视的犀利双眸,眼光是惯有的幽冷淡缈,清冷地说:“别胡思乱想了,休息吧!”

淡淡地抛下这句话,他便像旋风一般离去了。

恍然间,室内又变得宁静,若非周遭还弥漫着他淡淡的麝香味,以及入目可及的凌乱床面,汐情还以为刚才那一段ji qing只是一场撩人的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