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简璎 > 《麻辣富豪》
返回书目

《麻辣富豪》

第四章

作者:简璎

  距离联通环球集团大楼不远的一间小咖啡厅里,辜至酷从头到尾监视荳莲和张志强的会面过程。

  一个刚退伍不久,连头发都还没留长的年轻小伙子,明显对荳莲有意思,除了来拿回他借荳莲的手机,还带了一袋零食给她,好像怕荳莲在他家没得吃似的。

  见到荳莲的“未婚夫”,张志强当然不可能如荳莲要求的多留一会,他很快就走了。

  荳莲喝着综合果汁,眼睛看着窗外的路人。

  哇,咖啡厅外面看起来好热哦,她觉得台北比山上热多了,而且空气也差,在山上根本不必吹什么冷气,自然风就很舒服。

  不过,呼~她总算完成爸妈的期望,心里轻松多了。

  对了!她也要赶快打个电话向山上的老邻居们报平安,她知道他们一定都很挂念她,也很担心她在台北会流离失所……

  “妳在想什么?”

  辜至酷的声音冷不防冲进她耳里,荳莲回过神来,看见他正目光炯炯的盯着自己,她直接朝他伸出手。“可不可以把你的手机借我打一下?”

  他没多问,直接拿出手机给她。

  “呃,这——”巧、薄、新颖又流线造型的手机令她傻眼了,虽然张大哥教过她怎么用手机,可是那支跟他这支差好多,光键盘如何使用就叫她毫无头绪。

  “这要怎么打?”她“不耻下问”,她爸说的,不会的就要虚心请教懂的人,这样比自己胡乱摸索聪明。

  “妳要打去哪里?”他把手机抽回。“告诉我电话号码,我帮妳打。”

  荳莲马上又把手机抢回去。“不用了,你只要教我怎么打就可以了,我自己打。”

  她是要学,而不是要人家帮忙。

  辜至酷不自觉的瞇起双眼。

  她居然敢那么自然的从他手中抢走东西?

  “快点教我啊!”荳莲催他。

  为了学会打他的手机,她直接把咖啡厅椅子拉到他旁边,头颅靠向他,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手机屏幕,神情专注极了,看起来异常可爱。

  她好香……

  闻到她发间的洗发精馨香,辜至酷竟然感到怦然心跳。

  错觉,这一定是错觉,像她这种发育未完全的小朋友,怎么可能引起他的心动?

  然而他的视线却莫名的往下移。

  他错了。

  粉色T恤下的胸线起伏有致,细细的腰身,蓝色牛仔裤裹住她小巧的臀部,长发也放下来了,薄薄的刘海盖住额头,让大眼显得更灵动,瓜子脸也更加明显。

  还有,她今天的穿著也正常多了,昨天那一身格子衬衫和叫人倒胃口的长裤不复见,他认为她最好丢掉它们。

  “是按这个红色的键吗?”荳莲根本没注意他在看她,一径专心地问。

  她纯净的脸庞没有化妆,灵动大眼上的长睫毛弯弯的很浓密,笑起来还有酒窝甜甜的,以及两片温润的粉唇……

  他疯了,他竟渴望拥住她的腰身。

  “喂!”荳莲终于发现他不太专心,她伸手在他眼前摇一摇,绽出个令初雪融化的笑容。

  她的笑容好甜……

  见鬼!他是哪根筋不对?

  辜至酷回过神,口气疾速冷峻地说:“按这里……”

  他教会她使用手机,然后看她一连打了十几通电话。

  她打每通电话都面带笑容,而且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除了跟他们报告她在台北的情况,还热情的直叫他们要来玩。

  她似乎忘了,她才刚“寄人篱下”一个晚上,还是,她已经以为那是她的家了。

  “我打完了,谢谢你。”荳莲满足的把手机还给他。

  大家知道她过得好,都替她开心,她自己也觉得很开心。

  嘿嘿嘿,接下来,她就要开始赚钱养活自己喽!

  幸好她来了台北,不然留在山上,光靠她一个人,根本生活不下去,邻居那些好心的大叔大婶们要帮她也不能帮一辈子吧?

  再说,她不想成为他人的负担,在她有能力靠自己双手赚钱的时候,她要努力生活,才不会让爸妈在天上为她担心。

  “等一下我要回公司,我叫司机送妳回家。”辜至酷径自安排一切。“另外,如果妳没意见,我们明天就去登记结婚。”

  荳莲笑咪咪的看着他。“明天的事我没意见,可是我等一下还有事,你尽管去忙,不必管我了。”

  “什么事?妳在台北人生地不熟,会有什么事?”他警觉地盯着她,眼神像盯着一只应该要很乖,但却一点都不安分的宠物。

  “我约了高姊见面。”

  他皱眉。“高姊?”

  “你忘啦?”荳莲“热心”的提醒他。“昨天在你办公室认识的那位姊姊……”

  辜至酷的下颚抬高了,犀利重回他眼底,他几乎是面对面的盯着她。“妳们什么时候连络上了?”

  昨天跟今天,明明她就一直在他的视线之内,妍秀真有通天本领,但他决定了,他说什么也不会首肯投资她的电视台。

  “吓人啊!”荳莲呆呆地瞪着他英俊又严酷的面孔,心头忽然涌起一股奇异的感觉。

  这种跟“陌生人”亲昵的接触,让她很不自在。

  “回答我。”他执住她的下巴,定住她的脸。“我在问妳,妳跟妍秀什么时候联络上的?”

  毕竟没跟男人这么靠近过啊,荳莲小脸迅速添上两朵红晕,紧抿的樱唇第一次在他面前显现出紧张,但那份可爱的局促与不安却令辜至酷泛起想尝一口的深切欲望。

  这是怎么回事?

  他首度对自己本能产生的反应感到惊慌失措。

  和凌芷珊共事三年,尽管对她非常欣赏,也不是没有在她酒醉时扶过她的肩,但他从来没有产生这种异样悸动。

  他对莫荳莲心动?

  他看见她轻启唇瓣,在讲话之前还润了润。“昨天在整理行李的时候,高姊打给我,是佣人拿给我听的……”

  她刚喝了什么?他似乎嗅到清甜的果香。

  猛然一阵爆炸声从咖啡厅厨房传来,熊熊火光迅速燃烧起来!

  “救命啊!”厨房里传来尖锐的求救声。

  荳莲不假思索往厨房里冲……

  “妳干什么?!”辜至酷第一时间抓住她,不让她冲进去。

  她急着甩开他的箝制。“不要拉我!你没听见有人在喊救命?我要去救人!”

  “笨蛋!”他对她吼,拖着她离开。

  “你放开我!我要救人!我要救人!”荳莲忿忿的朝他吼!

  他冷静的拖着她走。

  他当然不会听她的,除非他疯了,咖啡厅发生爆炸,自然有消防队来救,她冲进去不但帮不上忙,而且是找死!

  “你放开我!我要救人!”荳莲仍是不断对他嘶吼。

  “救妳的大头!”他索性把挣扎不休的她扛起来。

  他一怔。

  她好轻。

  “放我下来!”荳莲不断捶打他的臂膀。“你见死不救!你是冷血动物!”

  咖啡厅外已经聚集了许多看热闹的人潮,救护车和消防车也赶到了,辜至酷扛着她疾速穿过人群,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个不停。

  一定是司机在找他们,司机知道他们在咖啡厅里,咖啡厅又发生了意外,这下子他肯定心急如焚。

  “为什么不让我救人?如果有人死掉怎么办?”

  冷不防听到肩膀上传来的哽咽声,他心里一震。

  她哭了?

  她竟然为了不认识的人哭了?

  内心的震动还没平复,他眼尖的看到司机。

  司机将车停在街角,一脸焦急的在打电话。

  他扛着荳莲敏捷的走过去。

  因为咖啡厅的意外,十字街口乱成一团,连红绿灯也没人遵守了,有种大家都在趁火打劫的感觉。

  “总裁!”司机看见他,表情松了口气。

  “开门。”

  “是!是!”司机连忙打开后座,他看到荳莲动也不动的被扛着,感觉到心惊胆跳,这位未来的少奶奶该不会出事了吧?

  辜至酷动作温柔的把荳莲放进宽敞的车后座,跟着上车。

  “您没有事吧?”司机担心地问。

  他凝重的摇摇头。“到公司。”

  “呜呜呜……呜呜……”荳莲还在哭,斗大泪珠一颗接连一颗滚下来,哭法像小孩。

  看着她伤心的模样,他的心一紧。

  他的心早就为她而松动了,就在听见她在他肩上哽咽的那一剎那……

  不对。

  他否决了自己的看法。

  那么,是她不顾自身安危要去救陌生人的那一刻吗?

  也不对。

  究竟化学变化是从哪里开始发酵的?

  天啊!他已经无法确切的组织起来了,但他知道,她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已经跟昨天不一样。

  “我向妳保证,不会有人死掉。”他瞬也不瞬的凝视着她起伏的后脑勺,她趴在膝上哭。

  “妳听到了吗?我说我保证,今天的意外不会有人死掉。”他根本不能保证这种事,但他却为了安慰她而说出口。

  “我不懂……”荳莲的声音飘了出来,带着重重的鼻音。“你怎么可以那么狠心……”

  她吸吸鼻子继续说:“我们山上的人都不会这样……如果大家都像你一样,我根本看不到我爸妈最后一面你知道吗?”

  最后一句她是用喊的。

  她觉得好难过,他怎么可以这么无情?当她爸妈在台风夜被压倒在房子里时,是赶过来的邻居们将她爸妈救出来的。

  如果刚刚本来有人可以活,却因为他们走掉而死了,他都不会内疚吗?还是在有钱人的想法里,人命不值钱?

  “不要哭了。”辜至酷抽了几张面纸给她,内心竟也被浓浓的罪恶感包围了。

  天啊,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她在片刻之间掳获了他,她将变成他的弱点。

  荳莲微微抬头擤了擤鼻涕。

  “我知道我的做法不太对,我向妳道歉。”他低声哄着她,用手轻拍她起伏的背脊。

  “你真觉得自己不对?”她抬起一对盈泪大眼。

  她总算肯看着他了,她眼眶和鼻头都红通通的。

  她泪湿衣襟的模样叫人怜惜,一双大眼盈盈然的,他发觉自己恨不得将她捧在手上哄着。

  “我觉得自己不对。”

  她说的没错,人命关天。

  他好像已经在商业的利益斗争中失去了很多他未曾发觉的东西,他该好好想一想,他是不是变得太功利了?

  她……改变了他的思考方向。

  “那下次有同样的事,你还会不会不管别人的死活?”荳莲瞅着他,表情充满哀怨的控诉,但又显得那么楚楚动人。

  她尝起来该有多甜?

  辜至酷禁不住内心的想法,他看着她动人的嘴唇,一股难以抗拒的骚动在他体内扬起。

  “不会。”这是他的真心话。

  “你说的。”荳莲瞬间破涕为笑,她伸出尾指。“打勾勾,说话算话。”

  他盯着她,她乍现的笑容像雨后出现的彩虹,他被她的笑容和辰星般的眼眸迷得痴了。

  “打勾勾啊,你为什么不打?”她催他,非要得到他的保证不可。

  他有点犹豫,他已经几百年没跟人玩这游戏,好幼稚……但他还是伸出了自己的右尾指,跟荳莲打了勾勾。

  ***www.kanyanqing.cn***www.kanyanqing.cn***www.kanyanqing.cn***

  打勾勾,说话算话。

  辜至酷坐在会议室里,除了高阶主管们之外,视讯书面里还有德国买家,但他的心绪却无法集中,这是从没发生过的事。

  妍秀接走了荳莲,她说只是去试镜而已,荳莲不见得适合那个角色,但为什么他有不好的预感?

  偏偏今天他的行程又很满,他很后侮没有立即替荳莲弄支手机,现在他根本找不到她,妍秀把手机交给助理接听,他拨了几次,始终没办法跟她通上电话,对于荳莲的行踪,助理更是一问三不知。

  晚上十点,他总算回到家。

  当他一打开房门,很意外的看见荳莲已经在床上躺平了,他立即松了口气,一阵放松的感觉如沐春风地袭向他。

  他以为妍秀会带她去疯,所以一整天都坐立难安,妍秀身边的分子很复杂,他一点也不希望荳莲加入那个大染缸。

  还好,她回来了,妍秀总算知道分寸,好吧,他会考虑投资电视台。

  脱掉西装,拉松领带,他走向大床。

  她的睡相很可爱,趴着,头歪在羽绒枕上,玉腿夹着羽绒被,嘴唇微微嘟起,睡衣盖到膝下,露出匀称白皙的小腿。

  应该是遗传吧,她皮肤很白,他隐约记得,莫太太也有雪白肌肤。

  他情不自禁的蹲下,视线定在她脸上,想起她哭的模样,他眼里不自觉的泛起温柔。

  昨天他们虽然睡在同一个房间里,但井水不犯河水,床她睡,他则睡在连接卧房的书房里,书房有张意大利进口的长沙发,睡起来还算舒适。

  虽然家里有得是客房,但为了避免俊他们几个起疑,睡在同一个房间是必要的。

  没有一对未婚夫妻会分开睡,他们当然不能用“婚前不得有性行为”那种没有人会相信的烂理由分房。

  明天他们要去登记结婚,她将变成他的妻子,这个事实不再令他皱眉,想到她即将在名义上属于他……他倏然微笑,伸手轻抚她脸庞。

  这段缘分是冥冥中注定好的吗?他被她父母所救,她父母将她托付给他,他们终将相属。

  这感觉非常奇妙,原本他相当排斥,不过一天而已,竟有如此巨大的转变。

  “爸、妈……”荳莲在说梦话,秀眉紧蹙,像是恶梦。

  一阵怜惜涌起,他深深看着她紧闭的眼。

  昨天他真的不应该试图把她赶回山上,幸好她现在还在他身边,而他喜欢这种感觉——回到家看到她的感觉。

  “放心吧,妳不会没有家,这里就是妳的家,我会永远保护妳。”

  倾身吻了她一下,辜至酷走进浴室洗澡。

  忙了一天,他真的累了,但他的心却是充实的,因为卧房里有她——一朵小小的、惹人怜爱的莲花,他的小妻子。

  ***www.kanyanqing.cn***www.kanyanqing.cn***www.kanyanqing.cn***

  “哇!爸!”荳莲被恶梦吓醒。

  她看到爸妈被埋在土堆里,没有人可以帮她。

  风雨飘摇的夜色里,风大雨大,暗黑的天空好像有魔鬼要伸出手抓她,她快掉到山下去了,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幸好是作梦。”荳莲心有余悸的摇着头,她揉揉眼睛。

  梦境好真实,她的心还怦怦的跳。

  不知道是不是在梦里喊得太久了,她口好渴。

  她起身倒了杯水,咕噜噜的喝掉,然后走向浴室。

  这是她的习惯,如果半夜有起床喝水,必定顺便嘘嘘,这样会睡得更好。

  可是,她看到浴室的灯没关耶,里面亮亮的,是她忘了关吗?

  有可能。

  爸妈常说她是迷糊大王,忘东忘西,有可能她洗完澡就直接跑出去看电视了,根本忘了关灯。

  哦!她真是太浪费了,明天绝对不可以再这么迷糊,电费可是很贵的,在她还没有办法自给自足以前,她连一块钱都不可以随便浪费!

  荳莲数落着自己,一边走进浴室,冷不防听见哗啦啦的水声。

  “不会吧?”她瞪大眼。

  她连水都忘了关?死定了啦,这样很浪费耶!

  附设在房间里的浴室是干湿分离的,除了气派得吓人之外,还分成泡澡用的按摩浴缸间和淋浴间,这两间都有彩绘玻璃拉门分隔,然后走出来才是大理石枱面的洗脸台,马桶则另外隔开,当然还有间蒸气室和烤箱。

  她一走进去就看到淋浴间的拉门没拉上,有个猛男在冲澡。

  他硕实的肌肉看得出来经过锻炼,还拥有性感要命的麦色肌肤,那应该也是规律的户外运动才晒得出来的成果,雄霸魁梧的男性身躯,足以媲美运动场上的田径选手……

  荳莲呼吸和心跳同时加速。

  她一定还在作梦,一定还没有醒过来,不然怎么会看见这么养眼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