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简璎 > 《麻辣富豪》
返回书目

《麻辣富豪》

第二章

作者:简璎

  某人整张脸扭曲到一个境界。

  我答应他们的事,除非我死了,不然我一定要做到──

  换句话说,除非她死了,不然他别想不娶她?

  这是哪门子的威胁?

  他辜至酷从来不接受威胁!

  哔哔──

  他接起内线,烦躁的问秘书,“什么事?”

  “高小姐来了,她说跟您约好了吃午餐。”

  他蹙起眉峰,瞬了眼手表。

  十二点──

  他约了妍秀午餐,因为她一直想要他投资她梦想中的电视台,虽然她是他表妹,也是他母亲最疼爱的外甥女,但这件事有待评估。

  “请她进来。”他吩咐秘书。

  挂上电话,他的视线再度回到荳莲身上。

  他希望在她脸上看到一点点的不安,这样他才有“劝退”她的胜算。

  但没有,不管是神态或表情,还是跟她走进来时一样,没有任何的不安,一副纯粹来告知他要履行承诺的样子。

  看来打发她没有想象中容易,他得重新审视,这是个棘手问题……

  叩叩──

  “哈啰!辜先生、辜大富豪、表哥!我来喽。”

  高妍秀笑吟吟的走进来,身上是今夏最时尚的名牌套装,侧背一只漂亮的机车包。

  “秘书说你有客人,这样还方便跟我出去吃饭吗?要不要延期呢?”

  高妍秀忽然看到站在办公室正中央的陌生少女,好奇心马上抬头。“这位是──”

  荳莲朝她点点头。“妳好,我叫莫荳莲,我是要跟辜至酷先生结婚的人。”

  辜至酷想一拳打昏自己。

  她真的没有心机吗?

  “哦喔~我一定是听错了。”高妍秀挖挖耳朵。

  “这是一场误会。”辜至酷没好气的说。

  “我想也是。”高妍秀笑了,但她还是很好奇,所以定睛看着荳莲。

  她太嫩了,当然也太土了,她根本不是她那又麻又酷又辣的表哥的型,她也绝不是任何女人的对手──好,结案!她相信表哥说的,误会啦!

  只不过,这可爱的小美眉是哪里来的啊?她像极了她心目中的“阿彩”耶,简直是不二人选……

  “对了,我还没自我介绍很没礼貌哦,我叫高妍秀,是电视剧的制作人,也经营一间经纪公司和模特儿学校,未来打算弄一间电视台,妳还在读书吗?不知道妳有没有兴趣演戏?”

  妍秀这家伙,说风就是雨,从小到大都没变……辜至酷皱起眉头,冷眼旁观着。

  随她去搞,反正他不认为莫荳莲会想演戏。

  “在电视上播出的那种吗?”荳莲被吸引了。

  “对!”高妍秀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她。“《十九岁的初恋》、《紫屋情人》、《宅女遇上小羔羊》都是我制作的,怎么样?妳有兴趣演戏吗?”

  荳莲接过名片,很仔细的看了一遍上面印的字。

  又是制作人、又是经纪人的,她不太懂,但她知道有付出就会有收获,现在她需要赚钱来养活自己。

  “那……如果我去演戏的话,工钱怎么算?”荳莲问得有够坦白。

  以前果园大丰收时,她爸妈心地善良,不会占人家便宜,都给来帮忙的欧巴桑不错的工钱。

  “工钱?”什么东东啊?高妍秀一时听不太懂。

  是指酬劳吗?她看着荳莲。“妳说片酬吗?如果是的话,这个我们可以再谈,我保证不会亏待妳的。”

  荳莲用澄澈的眸子看着她。“那好吧,我想演戏。”

  山上还有很多果农需要帮忙,那些人都是她爸妈三、四十年的好朋友、老邻居,大家生活都已经过不下去了,她想多少帮他们一点。

  “妳──”辜至酷非常、非常错愕。

  “太好了!”高妍秀乐不可支。

  “命定新娘”就欠阿彩一角就可以正式开拍,为了找寻阿彩这个角色,她不知道费了多少苦心还是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会在她表哥的办公室里给她找到。

  “不要胡闹了。”辜至酷无法再视而不见,他蹙眉看了眼高妍秀。“她很单纯,妳不要打她主意。”

  “但她刚刚亲口答应了我。”

  “不算。”他一口否决。

  他这是……在替她作决定吗?荳莲眨眨眸子,很坦率的看着他。“辜先生,你不能替我作决定,我想演戏,我想赚钱。”

  “妳不必赚钱,我会给妳钱。”辜至酷忍耐地说。

  “我不能拿你的钱,我要自己赚。”从小她爸妈就教她,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更别说是钱了,当然不能拿。

  “我说了,我会给妳钱!”眼神里有不悦的怒火。

  荳莲的脖子微微拉长。“辜先生,请你说话不要那么大声,我也说了,我不能平白无故拿你的钱啊!”

  高妍秀悄然偷……呃,她没有偷笑啦,她在微笑,因为很有趣啊。

  从来没有人会跟她大表哥唱反调,总是他说一不二,因为他很有主见,又有那种领导人物的派头,所以大家都配合他的步调走,但现在……

  显然他踢到了铁板。

  哇哈哈!他脚指头一定很痛,她幸灾乐祸的想,谁叫他一直不肯点头答应投资电视台。

  对于不认识她大表哥的女人来说,他集品貌家世于一身,是所有女人的梦中情人。

  但是,深入认识他之后,就会知道他一不温柔,二不体贴,三不会甜言蜜语,四没有时间。

  总之在他心目中的排行榜前三名,第一是工作,第二也是工作,第三还是工作,这种男人一定是最差劲的情人。

  但幸好,幸好他没有女朋友,有就惨喽,她敢打赌,没有女人受得了他的!

  “妍秀,妳可以先离开一下吗?妳去楼下咖啡厅等我。”他有必要跟莫荳莲单独的好好谈谈。

  “当然!当然!”她也不想扫到台风尾啊,但她走前猛对荳莲使眼色。“美眉,妳有我的电话,谈完了Call我哦!”

  辜至酷很严厉的瞪着表妹。“高、妍、秀!”

  被点名的某人吐吐舌头。“知道了,我走就是。”

  高妍秀一走,办公室恢复了安静,辜至酷明显听到咕噜一声,他瞬了瞬眸子,看着荳莲。

  “妳肚子饿?”

  “我自己有带饭团。”荳莲作势要从背包里“卸货”。

  她要在这里吃饭团?辜至酷深吸口气,利落的走出办公桌。“我们出去吃,我也饿了。”

  荳莲继续卸她的“货”。“不必了啦,我吃饭团就好。”不是便利商店卖的,那种太贵了,这是她自己做的。

  “但我不想吃饭团。”

  荳莲鼻尖皱了两下,一脸无害的眨了眨眼。“我也没有准备你的啊。”

  被打败,辜至酷彻底被打败,但他更想知道了,莫荳莲到底是哪个星球来的?

  “把饭团收起来。”他尽量以最平静的语气对她说话。“我们出去吃,我请客,吃一顿好的,如同妳所说,妳的父母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能让妳只吃饭团,这样我会过意不去。”

  荳莲闭了闭眼。

  嗯哼,他总算承认她爸妈救过他了……

  “好吧。”

  ***www.kanyanqing.cn***www.kanyanqing.cn***www.kanyanqing.cn***

  他们到了三楼的西餐厅,这是外包给知名连锁牛排集团经营的,菜单有一定的水准,有时他也会在这里招待比较重要的客人。

  荳莲坐进乳白色的沙发椅里,脚下踩着的是感觉很昂贵的黑色地毯,还有人在弹奏钢琴,深色窗帘把玻璃窗外正午的阳光都阻绝了,餐厅里的灯光柔和又舒适,客人的水准也都很高,低声交谈。

  “妳要吃什么?牛排好不好?这里的牛排很有名,妳尝尝看。”辜至酷随即替她作了决定,他吩咐侍者,“两客菲力牛排,五分熟……”

  “等一下──”她都还没看完菜单耶。“我不吃牛肉,牛要耕田很辛苦,我爸说,不要吃牛肉比较好。”

  “不吃牛肉?”辜至酷蹙了蹙眉,旋即替她下了另一个决定。“那么一客菲力,一客香烤春鸡……”

  “我也不吃鸡耶,鸡是人类最好的朋友。”

  他一怔。“不是狗吗?”

  “都是。”荳莲灿然一笑。“我妈养了很多鸡,每天我一回家,牠们就会咕咕咕的出来迎接我,每天早上也是牠们喔喔喔的把我叫醒,所以我从来不吃鸡。”

  “好吧,那么一客菲力,一客羊小排……”

  “你吃羊?!”她震撼到不行。“羊那么可爱,你怎么可以吃牠?”

  “那么妳告诉我,妳可以吃什么?”他研判的盯着她。

  “等一下,我把菜单看完。”

  好,他等!

  荳莲很认真的看了一会儿,决定了。“我要水果色拉和野菇焗饭。”

  辜至酷没有意见,只要她不要当众拿出饭团就好。

  在等餐点的时间里,荳莲一直东张西望,不时拿起玻璃杯喝口开水,然后研究水杯之后又继续探头探脑。

  “妳在看什么?”他忍不住问她,因为她的眼珠子没停过,有够忙。

  “我在看一顶帽子。”

  他狐疑地打量着她。“什么帽子?”

  “就那个人戴的帽子啊,帽子上装饰了满满的头发,很特别,可是好恶心哦~”

  辜至酷看过去,不小心就呛出一声笑。

  他的财务经理假发歪掉了,露出光秃秃的前额,因为他独自一人用餐,所以也没有人告诉他。

  “那不是帽子,那是假发。”

  荳莲圆溜溜的眼珠子快速转了两圈。“假发为什么要那样戴?不是把头皮盖住比较好看吗?”

  他的俊颜盈满笑意。“他不是故意要那样戴的,因为没有人告诉他,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假发歪掉了。”

  就算有人看见也不会告诉他吧,那会令双方都很尴尬。

  “好可怜哦。”荳莲脸上若有所思。“他再这样走出去,一定会被人家笑死……”

  她霍地站起来。

  “妳要干么?”辜至酷有种不妙的感觉。

  “我去告诉他!”

  根本来不及阻止,她已经走过去了。

  辜至酷挫败地看着她娇小的背影。

  她真的是地球人?

  她不知道有些话可以说,有些话还是不要说比较好,比如人家歪掉的假发。

  虽然现在本人没感觉,但他总会去洗手间吧?到时自然会从镜子里看到,她这样贸贸然的跑去告诉他,实在有够白目耶。

  他看着她弯身跟他的财务经理讲话,就见财务经理一脸慌张的往洗手间跑,她则带着“助人为快乐之本”的微笑回来。

  “妳一向都这么莽撞吗?”他颇不认同的盯着她。

  “莽撞?”荳莲眨眨眼睛,不懂他的意思。“我同学都说我很热心。”

  辜至酷点点头。

  热心──

  这就对了。

  热心等于鸡婆,鸡婆等于白目。

  “这是您的菲力牛排以及野菇焗饭。”两名服务生送上热腾腾的主菜。

  荳莲被焗饭的香味吸引了,饭很香,菇类也很香,口味很特别,她没吃过这种黏呼呼的饭,不错吃哦。

  但是她边吃水果色拉边摇头。“这些水果一点都不甜,一吃就知道泡过糖水,我们山上的水果不用泡糖水,直接吃就很好吃了。”

  辜至酷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直到用完餐,在喝咖啡的时候,他开口了。“妳昨晚住哪里?”

  荳莲吸了好几口冰红茶才说道:“我住在张妈妈的堂弟家里,张妈妈也是我的邻居啦,她知道我要来台北找未婚夫,就替我安排了住的地方,昨天是张大叔的儿子到火车站接我,今天也是他热心送我来这里的。”

  听到“未婚夫”三个字,辜至酷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又回来了。

  这么说,她已经到处宣传联通环球集团的辜家长子是她的未婚夫喽?她还告诉了什么人?要用舆论压力把事情变成事实吗?

  他知道,如果不是有他亲笔写的那张“保证书”,她根本见不到他本人。

  她能通过层层关卡见到他,全有赖他的“保证书”,也亏得莫氏夫妇十年来把那张保证书保存得那么好。

  然而现在──

  辜至酷眼里闪过一道利光。

  “妳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荳莲耸了耸肩。“我不知道。”

  说完,她又用坦率的眸子看着他了。“我爸妈临终前说,你一定会好好照顾我,叫我什么都不用担心,只要来找你就对了。”

  辜至酷虽然沉默的听着,但心头有如被刺了一箭。

  他不想承认自己言而无信,可是事实就是如此。

  他想推翻自己十年前的承诺,他知道这很卑鄙,但他的人生一向在他的规划里,他怎么可以娶莫荳莲这个陌生的少女,断送往后的人生?

  “就算我现在回去,也没有住的地方,我告诉过你,我家已经倒了,我不知道要去哪里。”荳莲超无奈的说。

  她一点也不喜欢装可怜,但事实就是这个样子。

  辜至酷点起一根烟。

  “所以我说,我可以替妳重建家园,在这段时间里,我可以安排妳住在饭店里,也可以派人陪妳,或者妳有什么要求,说说看,我尽可以满足妳。”

  荳莲沉默了好久好久,一反先前有什么就说什么的坦率态度。

  她垂着眼眸,眸光定在红茶杯上。

  辜至酷抽完整整一根烟,把烟捻熄在烟灰缸里时,她似乎有了决定。

  “我知道了。”她抬起头,眸子里有着毅然决然。“你可以不必娶我,也不必替我安排往后的生活,不过你要写张‘悔约书’给我,让我烧给在阴间的父母,这样他们就会知道,不是我不遵守答应他们的事,是你不守诺言。”

  这样应该是最好的办法,毕竟父母要她嫁给一个陌生人,她也很无奈好不好,不理父母的遗言,就怕他们在天之灵无法心安。

  辜至酷两道剑眉一拧。

  悔约书?

  对!他可以写给她,这很简单,只要一张纸、一枝笔,然后他就可以打发她了,他甚至连一块钱都不必付,因为她说的,他不必替她安排往后的生活。

  但是──烧给她在阴间的父母?

  这感觉差劲透顶!

  他一点都不想这么做,这会让他一辈子活在内疚里,他辜负了一对曾冒险救他性命的夫妻的临终所托,他有违自己的原则,他说话不算话,他忘恩负义、他过河拆桥、他不讲义气,他、不、是、人!

  “你有纸笔吗?”荳莲很平静的说:“可不可以现在就写悔约书给我?电话也顺便借我打一下,我想请张大哥来接我,他说的没错,我会碰壁,他说如果你根本不承认有这回事,我就打给他,他会另外替我想办法。”

  辜至酷深吸一口气,莫名对她口中的男人产生敌意。

  “什么张大哥?几岁?跟妳很熟吗?”

  荳莲没被他有点粗暴的语气吓到,她平顺地说:“我刚不是说过了,是张妈妈的堂弟张大叔的儿子,你都没注意在听耶,这样很没礼貌哦,张大哥是研究生,刚退伍,而且已经考进台宝集团的营发部了,张大叔说他前途无量,我也这么觉得,我知道台宝集团,很有名……”

  “妳到底知不知道妳在跟谁讲话?”他蓦地打断她的落落长。

  真是有够刺耳的,一直夸台宝集团,他承认台宝集团是可敬的对手,但联通环球在他的领导之下更是一日千里,难道她不知道他的能力超卓吗?

  她微微一愣。“我知道啊,你,我在跟你讲话。”

  辜至酷微扬刚毅的下颚。“我是谁?”

  荳莲又是一愣。“你是辜至酷……”

  “我的背景?”

  “联通环球集团的代理总裁,百年辜家的一分子,辜政允先生的长子。”荳莲背书一样的念出来,这些都是张大哥昨晚上网替她查的。

  就因为这样,所以张大哥才会笃定的说她不可能见到他,他还说,普通老百姓想见辜至酷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要她别作梦了。

  “我跟妳的关系?”他冷冷的牵动一下嘴角。

  “呃……陌生人……”

  “错!”他扬起眉毛。“我是妳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