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丝芳文 > 《紫色佛珠再世缘》
返回书目

《紫色佛珠再世缘》

第五章

作者:丝芳文

从这里可以清晰地闻到一股潮湿与腐坏的臭味。四周阴暗,没有任何光线射入,看来此处一定是在深层的地底下,否则不会如此阴暗又潮湿。

没错,这正是一座地牢。

「皇兄,咱们……」地牢中传出小女孩哽咽的声音。

「不哭了,有皇兄在,皇兄会保护你的,别怕。」

「是妤儿不好,不该私自偷跑出来找你,可是……」说到这,又是一阵啜泣的声音。

「皇兄知道,周邦和闵翔会来救咱们的,放心好了。」

原来,此处正是囚禁周建佑与周妤的地牢。

周建佑笃定的回答终于安抚了妹妹,让她宽心不少。此时她正依偎在周建佑的怀中。

「皇兄,为什么你不和我们回去?为什么?」周妤恳切的问着。

「妤儿,皇兄不适合在宫中生活,我自由惯了。」周建佑轻声的解释。

「骗人,皇兄骗人!」周妤不依的叫着。

「妤儿!」周建佑抓住妹妹的双手,想让她平静下来。「妤儿!」

「骗人,皇兄骗人!妤儿再也没见过任何一位皇兄比你更守礼、更懂规矩,你比任何一位皇兄还适合继承皇位!」

「妤儿,不许胡说!」周建佑厉声制止。他不希望周妤为了他惹祸上身。

「我才没有!」

「妤儿,在众多皇兄中,比我更有才能、智慧的,比比皆是;再怎么说,太子还轮不到我!」

见皇兄不再说话,周妤以为他在生她的气,整个人都着急了起来。「皇兄,你生气了?妤儿不说了!不说了!」

「皇兄没有生气。父皇的孩子中,就属你我最亲,我怎么会生你的气?」

「真的?!」

「当然是真的。」

周妤反身抱着周建佑。年龄仅有十岁的她,还是个小孩子,任何忧与愁都来得快,去得也快……

嫣凡从梦中缓缓醒来,她不愿睁开双眼,也舍不得睁开双眼。

她好喜欢梦中那对兄妹对彼此信任与友爱的亲情,这辈子,她似乎还没经历过那种感情。

一阵挣扎后,嫣凡知道自己不可能再睡着,索性张开眼睛。看到不熟悉的天花板与四周的装潢,有一会儿,她慌乱的不知自己身在何处。随即才想起,这是兆邦家中的客房。

昨晚,医生检查过怡伶,打了安胎针,又交代了些注意事项才离去。

吃过闵翔所买的晚餐后,她和闵翔都留下来照顾怡伶。虽然医生已检查过并称孕妇无碍,他们仍不放心,于是留下来过夜。

嫣凡想起刚刚的梦,就如前两次般,真实得仿佛身临其境,她仿佛真闻到阴暗、潮湿、腐臭的味道。虽然看不清楚梦中那对兄妹的长相,却能清晰的感觉到存在于他们之间深厚的亲情。

她甚至可以确定,今晚的梦,又是前两次梦的「续集」。

她几乎快忍不住地大笑出声,她没听过有人作梦还有「续集」,而且清晰得仿佛是在看连续剧。

平时嫣凡每天记载日记,今天因住在兆邦家,无法将刚才的梦境记录下来,只好等回去后再补写。

想到闵翔今天所说的「五百年」,人可能活这么久吗?

她的梦,是她曾经历过的--前世?

人难道真有所谓的前世?如果是,自己在前世的一生又是如何?

前世的爱人又是谁?

浮现在她脑中的,竟然是--闵翔。

嫣凡苦笑的敲了敲自己的头,深深埋进枕头中,忍不住心悸的申吟出声。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李季霞正式担任凌皓的经纪人,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了,奇迹似的居然没有任何绯闻传出。

任何媒体要发通告找凌皓上节目,一定要经过李季霞点头同意,而只要找到李季霞,就一定能找到凌皓。因为这一个月来,他们早已形影不离的在一起。

每个娱乐圈的人,都能明显的感受到李季霞的改变,甚至有人说,那全是拜凌皓所赐。

凌皓对李季霞依赖的程度,令人不敢相信他竟是以往最有「主见」的偶像巨星。而李季霞对凌皓公事公办的态度,却令人怀疑那只是凌皓单方面对她的感觉。

其实,季霞这次重新踏进娱乐圈,最主要是她喜欢这种富变化的工作环境;再者,她希望能在同样的环境中,找回两年前失去的自信。

她知道,若不是凌皓表现出对她的依赖与信任,只怕自己无法这么快便获得别人的认同。

这一个月的相处,她尽量将自己定位在经纪人的身分,和凌皓只是工作上的伙伴。可是,她也明明白白感觉到,自己正逐渐受他吸引。

在为凌皓接通告或戏约时,季霞特别注意到他的工作时数与工作天,她计画每个月,至少让凌皓能完全放松休息两天到三天。

从明天起,正是她所安排的第一次休假--三天连休。

「明天到大后天,连续三天,你可以完全放松,好好休息一下。」季霞对凌皓宣布。

「三天?」

「没错。」季霞躲避凌皓的目光。「你已经连续工作整整一个月,该是休息的时候。」

「当然,你也该好好利用这三天,去和男朋友聚聚!」

季霞飞快的看了凌皓一眼,她好像听到他语气中有酸溜溜的味道。

「你也该和女朋友好好聚聚,不是吗?」季霞不甘示弱的反驳。

凌皓只是深深的望着她,好像要望进她的内心深处。

季霞忍不住回避那目光。在那眼光之下,她仿佛赤裸裸的站在他面前,任他洞悉自己心中所有的想法,包括她日渐陷落的情意。

「半小时后,还有一个电台专访,我们该出发了。」季霞低头说。

「那就出发吧!」凌皓率先走出去。

季霞愣了一下,才跟在他身后,她在心中问:「他生气了吗?」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李权看着季霞神色不安的来回走动。这两年来,季霞虽改变了许多,尤其是性情上,但是,习惯却依然不变,看到她如此,他就知道季霞一定有心事。

「季霞,你有心事?」

「哥,是不是我吵到你了?」季霞停下脚步,歉然的看着李权。

李权听到季霞的话,一阵欣慰涌上心头。以往的她,坐立不安是为了引人注意,替她解决问题;而现在,她却因怕自己造成别人的困扰、不便而抱歉。想及此,他不禁笑出声。

「哥,你笑什么?」季霞娇嗔的问。

「我为你感到高兴,你真的变了。」李权走到季霞身边,揉揉她的头发,仿佛她才五、六岁般。

「哥,以前我真的很坏吗?」季霞微仰着头,看着从小就疼她的哥哥。

李权挽着季霞,到办公室的沙发坐下。

「坏?那得看你对它的定义。如果以法律为界线,你并不坏,只是比较自我,以自己为重心。」李权用较符合事实、又不太会伤害到季霞的方式,来回答她的问题。

「那在一般人眼中,我还是很坏?」

「你只是较不会设身处地的为别人着想。但这也不能怪你,只能说,我和爸爸将你保护得太好,养成你这种予取予求的性子。」

季霞神色黯然,苦笑着说:「你是在安慰我!」

「可是,你已经改变许多了,不是吗?」李权看着眼前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拍拍她的手背,安慰她。

「那么已经造成的伤害,会因为我现在的改变,而得到补偿吗?」

「傻丫头,就算你曾造成了伤害,现在不是都已有了完美的解决?更何况,当时你最终是听了劝,煞住了脚,不是吗?」

「现在的我,可以算是人见人爱吗?」季霞不确定的问着,仿佛又回到五、六岁时,事事皆需藉由别人口中吐出的话语才能肯定自己。

「当然是人见人爱,你若不相信,何不去找兆邦或怡伶,看看他们怎么说。」

「我……」一想到自己曾对他们造成的伤害,她感到有些畏缩。

「你恋爱了?」李权试探性的问。

「哥,你也知道,我一回来就一头栽进凌皓这件案子,忙了这么久,第一次得空休息,哪有时间谈爱恋?」季霞逃避的说,不敢看他的眼神。

「明知是第一次休假,为什么不出去玩?找朋友聚聚,或是在家里好好的睡一觉也行。反而要跟着我到公司来,结果是啥事也没做,只除了坐立不安、来回踱步。」

「我……」季霞不知如何解释,索性埋怨的对李权说:「从我回国到现在,咱们兄妹俩还没机会好好的聊一聊、聚一聚,我来陪你上班,你反倒嫌我碍眼。」

「才不是嫌你!」李权语重心长的说:「从小看着你长大,我还不了解你吗?有什么事别只放在心中,说出来听听,嗯?」

「我没事。」季霞仍不愿承认。

其实,连她自己都不确定自己为何心烦,又如何告诉李权心事为何?

「我想去看怡伶,听说她怀孕了。」季霞只想找个理由躲开李权紧迫盯人、追问不放的目光。

「他们搬家了,我把地址写给你。」李权见她仍不愿谈,只好顺她的意思。

季霞接过李权所写的便条,看着他,不确定的问:「哥,我会受欢迎吗?」

「放心,怡伶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等她看到现在的你,一定会喜欢上你的。」

季霞一直到踏进电梯中,都还不敢肯定自己这趟拜访究竟为何?而且,真能得到谅解吗?

途中,她除了在「丽婴房」稍做停留,买了些婴儿用的礼品外,一路上连红灯都很少碰到,因此比她预计到达的时间早了些。站在纸条上所写的地址前,她发现自己仍未做好心理建设。

几次举起手来,又颓然放下,手上的东西仿佛太重似的来回换手;事实上,提袋里面不过是些婴儿服。她心中一直绕着自己是否受欢迎?会不会让怡伶想起往事,心生不悦而影响胎儿……等等念头打转。

季霞的一举一动,看在刚从外面办事情回来的怡伶眼中,只感到好笑。以往高傲、目空一切的她,居然也有犹豫的时候。

看到季霞似乎打算将手中的东西放在门口,自行离去时,怡伶连忙出声主动打招呼。

「季霞,真的是你?我刚刚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呢!对不起,我刚刚外出办事,你一定按了好一会儿的门铃。」怡伶假装才刚回来,走到季霞身边拿出钥匙开门。「快进来吧!」

季霞只得拿着提袋,顺着怡伶的手势,硬着头皮往客厅走去。

「喝果汁好吗?」

季霞点头后,怡伶立即往厨房走去。

她坐了下来,局促不安的盯着手指,不知等一下该如何开口。

「听说你现在是凌皓的经纪人,恭喜你了,一回国立即就谈成一笔生意。」怡伶将果汁端出来后,在季霞旁边坐下。

季霞道了谢,端起果汁轻啜一口,才说:「我才该恭喜你呢!听说你怀了孕,兆邦一定高兴极了。」

「你又不是不了解他,即使再令人兴奋的事,他的反应仍是淡淡的,大酷哥一个!」话一说完,怡伶才惊觉自己的直言可能会引起季霞的内疚。她一心想做解释,却见季霞挥手制止了她。

季霞手中的果汁一直没有放下,她需要手上有个东西来安定自己忐忑不安的心。

「我刚刚一直没有勇气按门铃,因为我怕自己一出现,会影响你的情绪,对腹中的胎儿也不好。」季霞终于鼓起勇气,坦然的说出心中的犹豫。

怡伶真诚的微笑,诚挚的说:「我知道,我都看到了!其实,我很欢迎你来看我,真的!」

看见怡伶丝毫不矫作的神情、说话的口气,季霞此时才真正放下一颗忐忑的心。「谢谢!」

「谢什么?我只不过用点小手段,还是把你给骗进来了。」

「谢谢你的不计前嫌。」

「我们之间根本不该有任何嫌隙。爱上同一个男人,是我们的眼光高明,只不过我比你幸运,我的爱得到回报。」

「兆邦选择你,的确是有他的道理存在。」季霞真诚的说。

「那是我们相识得早。如果,那时他看到的是现在的你,说不定选择的是你!」

「怡伶,爱上一个人的感觉是什么?」

「你认为呢?」怡伶不答反问。

「以他为重心,事事以他为优先。看不到他,想他;和他在一起,永远不嫌时间太长。」季霞茫然的说出心中的感觉。

「你恋爱了!」怡伶肯定的回答。

「说也奇怪,两年前我们还是情敌呢!」季霞苦笑的说。

「两年后,却大谈爱上一个人的感觉?!」怡伶微微一笑。

「可笑吗?其实如果真要比较,以前我们根本不能算是『情敌』,我好像没爱上兆邦。」

怡伶开玩笑的说:「你这么说,我岂不是要伤心欲绝?到现在我还认为兆邦很宝贝呢!」

「我相信他是个好丈夫,也是男人中的男人,你脸上洋溢的幸福就是最好的证明。」

「只不过,你至今才体会到自己会想念一个人,也觉得和他在一起有十分特别的感觉?」

对于怡伶的话,季霞只能点头承认。以她现在思念凌皓的程度,她知道自己是真的深陷情网。

「看来你有大麻烦了。」怡伶下结论说。

季霞苦恼的笑着,她的确有大麻烦了。她没有任何心理准备,更不知这会带给凌皓什么负面影响,身为经纪人的她,怎能连这最重要的一点都无法自持?

怡伶突然想到,曾在报章杂志上看过一则小道新闻,说季霞和凌皓已经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再加上嫣凡曾提及季霞现在住在凌皓家;难道……使季霞心神不定的人是凌皓?!

季霞看到怡伶的脸色有异,不放心的问:「怎么啦?」

「你爱上凌皓?」

「如果是呢?」季霞试探的问。

「我不知道。」怡伶丧气的回答。

凌皓已和嫣凡订婚;虽然没有对外公开,却是事实。

如今,季霞却爱上凌皓!

而让闵翔动了凡心的,肯定是嫣凡!

天啊,如此混乱的四角关系,该怎么办?

如果能凑和季霞和凌皓--嫣凡和闵翔,那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但,可能吗?事情能如此顺遂吗?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休假三天,若是以前,凌皓会为了在唱片宣传期能拥有三天假期而雀跃不已,但现在他却只是烦躁的来回踱步。

「你在烦些什么?」嫣凡对着凌皓问。

「没有!」

凌皓断然否认的态度,正证实她所想的没错。

「为了季霞?」

「不是!」

嫣凡想到自己刚到时,凌皓听见脚步声,很高兴的转过身,「季」字才叫出口,一看是她,立刻止住不语。他虽极力掩饰,她仍看到他眼中失望的神情。

后来他在客厅不停的来回走着,又不停的抬头看墙上的古典时钟,这和以往的他大不相同。

「你在等人?」嫣凡又问。

「没有!」

「你这么来来回回走了一个多小时,抬头看墙上的钟不下百次;更别提走近它,听时钟摆动的滴答声,确定它的确在走动而不是故障!」

「我只是在想事情!」

「心事?」嫣凡看着站在落地窗前的凌皓,试探地问。

「是事业--」

「你有经纪人季霞,为你打理一切。」嫣凡笑着说:「难道她不称职?」

「谁说的?」凌皓猝然转身,为季霞辩护:「她胜任愉快!」

看到嫣凡充满笑意的脸,他自知反应过度,遂再度转身,看着落地窗外。

「既然不是事业,那是感情的事让你心烦?」嫣凡故做慎重的说。

「就是感情的事!」

嫣凡走到凌皓身后说:「我正巧是『你的』未婚妻,感情的事找我讨论再适合不过了。」

「你?」

凌皓一转身,正对上嫣凡慧黠的双眼,她眼眸中满载着笑意与了解。

「别愁了、别闷了,她不是回来了?」

凌皓一听嫣凡如此说,转头一看,正好看到季霞从大门进来。他随即忘了自己刚才说过些什么,立刻绕过嫣凡走向前。

看到他如此急切的迎上季霞,嫣凡心中有着了然与轻松。

她相信这回凌皓是真的心有所属了,如果不是爱情的力量,何以她和他一、二十年的「情谊」竟不比认识、相处才一个月的季霞重要?看他如情窦初开的青涩,她衷心祈盼,凌皓和季霞的爱情路是一条康庄大道。

见季霞眼中闪着愉悦的光辉,嫣凡告诉自己,该是退场的时候了。

她的离去,并未惊动任何人,尤其是眼中只有彼此的季霞与凌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