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丝芳文 > 《紫色佛珠再世缘》
返回书目

《紫色佛珠再世缘》

第一章

作者:丝芳文

「闵翔,你在发什么呆?」怡伶好奇的问着。

「回忆!」闵翔答。

「年纪轻轻的有什么好回忆?」

一抹难解的笑意展现在闵翔脸上,他看着手腕上的紫色佛珠,自戴上它后,从未取下,至今也好几百年了,而他也懒得去算那已过的岁月。现在听到怡伶说他年纪轻轻,其实,那也只是他的外表而已。

见闵翔沉默不语,怡伶又说:「从你一个月前出现在我们家的门口到现在,我好像没听你说话超过十句,你可别和兆邦在一起久了,变得和他一样。」

闵翔只是笑而不答。

「对了!周大哥呢?」怡伶看到向来和闵翔一起的周建佑今天居然不在场,倒有些意外。

「少主交代我独自留下,办完私事后,再去和他会合!」

「这是不是表示,你要离开我们了?」怡伶的嘴立即嘟了起来。

「暂时!这一个月,我学到许多东西,足够我应付现在的社会。」

闵翔回想起这一个月的所见所闻,不禁比较起现在和以往的社会,一个自由开放,一个故步自封;一个民主平等,一个权贵分明。

两者各有利与弊,若能撷取中庸之道,不知那时的社会是否就会少了许多不必要的争端和战乱?闵翔忍不住在心中叹道。

「闵翔,你该不会和周邦一样吧?」怡伶想起两年前,闵翔的好友周邦,为了寻找心爱的女子,死后仍魂魄不散的追寻,直到一偿宿愿。

「我和周邦不一样,我有形有体!」闵翔平实的述说,彷佛再正常不过。「今天我是来和你以及兆邦道别的。还有,你要小心自己的身体。」

「我的身体很好啊!」怡伶的脸上多了抹嫣红娇羞。

「这屋子再过八个月,将会有弄璋或弄瓦之喜!」闵翔肯定的说。

「弄璋?弄瓦?我要当爸爸了吗?」邬兆邦从书房走来,正巧听到闵翔的话尾。他走到怡伶身后,一手搭在她肩上,温柔地问:「是真的吗?怡伶,我真的要当爸爸了?」声音中有掩不住的喜悦。

「老公,别急!我也是今天才刚知道的。」怡伶看着闵翔,「倒是你怎么会如此肯定?」

「是少主说的。」闵翔口中的少主即为恰伶所说的周建佑。

「周大哥?他还会再来吗?」怡伶从来视周建佑为大哥,和他之间似有股说不上来的亲切、熟悉。

「当你需要他时!」

听了闵翔的回答,怡伶难掩失望之情。

那毫无掩饰的神情,闵翔一看就知她是真心喜欢并关心少主,怪不得少主对她也是如此。

「实在是像极了郡主!」闵翔忍不住脱口说出。

「郡主?」恰伶不解的重复。

一旁的兆邦一向和闵翔有着极佳的默契,他深知闵翔耿介、少言的性子,如果让他那好奇心重的老婆打开「探索」的关卡,那么闵翔是注定一整天耳根不得清静。

于是他找了个话题,转移怡伶的注意力,「告诉我,你在产检时,医生怎么说?有没有特别交代哪些东西该吃,哪些碰不得?」

恰伶不禁笑道:「认识这么久,我还没见你这么关心过我呢!不过,我跟你讲……」

兆邦见老婆中了计,正想和闵翔使个眼色,要他赶紧「溜之大吉」,才发现,闵翔不知何时已不见人影。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导演,都准备好了。」

「好,我马上过去。」

姞嫣凡,一位美得该站在摄影机前,而不是处在幕后掌理一切的女子;她今年才二十五岁,擅长编剧,当导演掌镜则是最近六个月的事。

在这六个月内,她已经陆续拍了近十支MTV。而每支MTV拍出来的效果,都令人肯定她天生是吃这行饭的;简简单单的镜头就将主角的特色发挥到极致。也因此,每家唱片公司为了宣传,皆不惜重金礼聘姑嫣凡,只为了她掌镜拍摄的高效果。

姞嫣凡,美得柔顺、古典,任何人看到她都不可能轻易忽视。她的美,让男人想保护她、拥有她;让女人不忍嫉妒,只想和她深交。

她的美是优点,也是缺点。优点在于让人注意她,这一点在演艺圈内,不管任何一个职务,都是重要的、也是必须的;缺点则在于难免招来一些不必要的流言与恶意中伤。

姞嫣凡不懂,为何一个女人只要表现得独立自主、不依靠男性,就要被人和「好强」、「不服输」等名词画上等号?而那些男人又为什么不能接受单纯的「不」,反要认为她是拿翘、故作清高?

姞嫣凡来到拍片现场,今天拍摄音乐MTV的男、女主角皆为一时之选,而且男主角也是主唱人--凌皓是标准偶像型人物。

姞嫣凡在一天前已经和男、女主角沟通过拍摄的内容,也确定副导已把内容和他们再确认,她自己又看了一次布景、灯光及摄影机下的效果,没问题后才点头开拍,而男女主角早站在位置上准备好。

姞嫣凡只用两个小时就将这支四分钟长度的MTV拍摄好。由于是棚内作业,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便达到她预期的效果。而且这群工作伙伴,和嫣凡已经合作过许多次,工作起来默契十足。

嫣凡注意到今天拍摄的内容中,原只是一场十秒钟点到为止的ji qing戏,身为男主角的凌皓,却拉长时间至少二十秒,他和那女主角入戏的程度,几令一旁的工作人员情绪为之沸腾。

嫣凡知道凌皓是故意的,只是想知道她会有何反应。她仍一语不发地继续拍摄。当喊「卡」时,她见到凌皓的眼中有一抹得意,而当他得知是要继续拍摄下一幕时,眼中的怒火,只有嫣凡一人了解。

那场ji qing戏,效果好到像是假戏真做。嫣凡正因效果太好才没制止,但心中充满了愧疚,明知他只是想让她嫉妒、生气,偏偏她一点感觉也没。

MTV完成后,姞嫣凡交代助理她要一人独处,而为了避开凌皓的等候,她一直待到入夜才返家。可是,她十分清楚,凌皓一定会到她的住所去。

果不其然,当天夜里凌皓来到姞嫣凡的住处,生气的对她大声谩骂,而姞嫣凡仍是一脸平静的看着他。

凌皓的激动与姞嫣凡的平静,成了强烈的对比。

「为什么?难道你对我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感?」

「我关心你!」姞嫣凡真诚的回答。

凌皓并未因她的话而平静,反而更生气的责问:「关心?关心不是爱!我要你爱我、注意我,甚至会为我生气、嫉妒!」

「我……」

「既然不在乎我,当初为什么要答应我的求婚?」

姞嫣凡无言以对的望着凌皓,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问题。

看到嫣凡一脸的茫然,凌皓的男性自尊霎时荡然无存。

「天啊!你真懂得如何伤人!」凌皓痛苦的说,「是因为我跟你求婚,所以你点头答应了?还是因为我们在孤儿院长大的相同背景?还是,你是我一手带进演艺圈的,为了报答我?」他的音量已经愈来愈大。「你说话啊!回答我呀!」

「我……我不知道!」嫣凡无助的摇头,像是在做困兽之斗般的挣扎。「你……后悔了?」

「我希望……我是后悔,可惜……」凌皓伤心欲绝的看了嫣凡一眼,然后转身离去。

他爱她太深,深到想用一切方法来证明自己对她的爱,而只奢求她能回报其十分之一。偏偏……

嫣凡看到凌皓如此,自己的痛苦并不比他少。只可惜,她就是无法回报他相同的爱。

她知道自己很喜欢他,但就像朋友。

她知道自己也很爱他,可是却是妹妹敬重哥哥一般的亲情。

她有爱人的能力吗?像情侣、夫妻之间的爱?

她好痛苦,尤其是最近,她总觉得有人在撕裂她的心,但,为什么?

她只想暂时抛开一切。

也不管是否夜已深,嫣凡拨了通电话,没多久话筒传来一个低沉的男性声音。

「兆邦吗?我是嫣凡,我想等一下到『新秀』把今天拍摄的影片剪辑成MTV,方便吗?」

兆邦和嫣凡曾是多年的工作伙伴。直到三年前,兆邦改往音乐方面发展。

她和兆邦能成为工作伙伴,并且长达三年之久,除了他较她年长,也或许是他的沉默,带给她另一种沉静的力量;和他在一起,嫣凡只有安心与安全感。

他对她就像是兄长爱护小妹妹。也就是这种态度,嫣凡对他总有某种程度的依赖与信任。

她是一位孤儿,对于亲情与安全感是最渴求的,而这些兆邦都慷慨付出。

「怎么这么急着要把工作完成?该不会是想休息一段时间吧?」兆邦根据多年和她一起工作的经验推断。

「如果是呢?」嫣凡不置可否的反问。

「这么糟?还是……和凌皓有关?」兆邦敏锐的心思,向来能抓住事情的重点。

嫣凡只是苦笑不答。而她的缄默对兆邦而言,则是默认的表示。

「想去就去吧!我会打电话交代楼下的警卫一声,让你通行无阻!」

「谢谢!」

「姞儿,别忘了,你是特殊的,而且你拥有比别人宝贵的东西,知道吗?」

嫣凡听到兆邦挂上电话的声音,嘴边绽放释然的微笑。兆邦确实太了解她了。

姞,是她的姓,是她被送到孤儿院时,唯一拥有的东西。这个姓在台湾似乎不多,至少她还没碰到和她相同姓氏的人。如果有,纵使没有血缘也算是同姓宗亲吧!这么一来,她或多或少也可掌握到一些关于她亲生父母的线索,只可惜老天爷连这一点也不让她如愿。

当兆邦知道她是在孤儿院长大,更有一个特殊的姓,和别致典雅的名字。从此,兆邦叫她--姞儿,代表她是特殊的。

嫣凡拿起车钥匙,也不管现在已经是深夜,毅然决定将今天拍摄的MTV剪辑好。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邬兆邦是大家争相争取的唱片制作人,由他制作的唱片,销量没达到六白金以上者,至今还没发生过;即使他不擅交际,但由于制作内涵得到同行和销售量的肯定,他始终是炙手可熟的。

而「新秀传播」是他与朋友合伙创办的另一事业。

嫣凡顺利的进入「新秀」,看来兆邦早已通知警卫,再看到警卫面无表情的模样,似乎早已习以为常,或许对他而言艺人即是「异人」,而艺人则包括所有演艺圈里的人,不管是何职务。

嫣凡来到剪接室,看到属名为「飙」的录影带,正是凌皓这次专辑唱片的名称。

影片中的凌皓,如此神采飞扬、俊逸,她和凌皓的争吵仿佛仍在耳边回响……

摇摇头,甩开烦人的思绪,她专心于工作上,反覆再三的重播再重播今天的工作成果,一心想将带子剪辑好。直到确定不用再补接任何镜头时,她才大大地松了口气。

看着停顿在萤幕上最后一个镜头的凌皓,嫣凡不懂自己为何不能接纳他?她从未恋爱过,也不知「相属」是何种感觉,她只知道,绝不是像她和凌皓现在这样,有时连「相知」都谈不上。

她记得当兆邦得知自己和凌皓订婚之事,曾特地打电话来询问,那字字句句还萦绕耳旁,那些话她也常拿来自问--

「你是真的爱他?还是因为他和你曾经有相同的童年?」

「我了解他!」她回答得模糊。

「那他呢?他知道你的想法、你的梦想、你的希望吗?」兆邦丝毫不肯放松,紧咬着她一心逃避的话题。

他的追问,让她招架不祝

「若他知道,他一定会认同的……他一直是那么照顾我……」当时她勉强的回答。

「姞儿,认同并不表示他就适合和你共同生活,你知道吗?就像他的百般照顾,也不表示可以和婚姻相处之道画上等号的!」

当时兆邦迭声的追问,让嫣凡几乎想痛哭出声。但她终于还是强忍住,藉口须去赴另一位制作人的约,匆忙的挂上电话。

悲哀是当时的心情,至今仍是如此。

自己爱凌皓吗?答案是;不!

那为何要答应他的求婚?因为了解他。他们曾一起待在孤儿院好长一段岁月。后来凌皓幸运的有人收养,而她则到十六岁时才独自离开孤儿院。

嫣凡认为曾经拥有相同的童年,使自己能无怨的包容、感受他的一切行为。只可惜没考虑到,凌皓所需要的、想拥有的,不只是包容。

他要一份爱,一份永垂不朽、却自私的爱,纵使他已经拥有广大的歌迷与影迷;对他而言,那是不够的。

凌皓在演艺圈发展也有五年的时间,五年才能爬到目前「超级偶像」的地位,这期间看多了「偶像」如昙花一现般的来去,他心里的不安可想而知。

嫣凡也曾想过,或许正因为如此,凌皓才会看上自己。因为自己是「忠诚」的?是吗?如果真是如此,那他们之间的「爱」不是很悲哀吗?

嫣凡不由得苦笑,有了这份认知,自己至少可以朝这方面做心理调适,而不再沉溺以往,对虚无缥缈的爱向往、渴求。

嫣凡调整一下坐姿,才感觉到浑身僵硬,自己都不知道呆坐了多久。

她将东西收拾好,看看手腕上的表,已经是早上八点,她想将录影带交给兆邦,并交代一些相关事宜。

考虑了一下,嫣凡决定直接拿到兆邦家中交给他。反正回家时正好顺路,而她也好久没见到怡伶了。

嫣凡拨了通电话,接电话的是怡伶,得到欢迎的邀请后,嫣凡欣然前往。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半个小时后,嫣凡来到兆邦和怡伶所住的地方。按了门铃,她背对着门站着。

嫣凡的视线被刚踏出电梯的人所吸引,那是一位仿若踏错时空的男人;大概比她整整高出一个头。

嫣凡从未如此主动的注意男人,他是例外;也是唯一的一位。

那人将头发整个往后梳,扎了起来,正是时下流行的男士装扮,而且还相当前卫;连他的穿着也像是从时装杂志走出来的人般,但她还是觉得他是踏错时空的人。

他的气势像是武侠小说中所描述的侠义之士。身材挺拔、宽肩窄臀,走起路来英姿勃发,浑身散发一股令人迷眩的英气,仿佛全天下都在他脚下似的,但却又少了一份压迫感。

他就是如此特殊,如此的不寻常。

当他停在她面前时,她竟然觉得「他」很面善、很熟悉,她竟不由自主地想靠过去!

这个感觉与想法,吓坏了嫣凡。她很想转身逃避停在面前的这个人,偏偏她就是动弹不得,仿佛有股无名的吸引力定住她一般。

「知道吗?你的眼睛有抹淡淡的紫色。」

他会开口对她说话,令她感到不可思议。因为她不认为他会随便和女孩搭讪,而他所说的话,更令她大吃一惊。

「我……」

「嫣凡,闵翔,你们来了!」

怡伶开门和他们打招呼,也打断了嫣凡想讲的话。而「闵翔」这个名字,却让她感到莫名的刺痛。

为什么?

嫣凡不敢确定,应该说是不敢想,为什么自己对这位从没见过面的人,居然……在意!

嫣凡有些后悔,今天为什么会想来兆邦家?她茫然的自问,是缘?还是冥冥之中的定数?

「嫣凡,进来呀!别被闵翔吓着了。」怡伶热情的招呼着。她对嫣凡向来有好感,女性间莫名的较量从不存在她和嫣凡之间的。

为了躲避那人炽热的目光,嫣凡赶紧先行入内,她只想避开,就算是短短的几秒钟也行。

嫣凡走进客厅,就看到兆邦正优闲地啜饮咖啡。兆邦还来不及开口,就被嫣凡的话打祝

「我……我们可以到书房谈一下吗?」嫣凡的要求或许唐突,不过兆邦还是点头。

嫣凡随着兆邦往书房走去,经过闵翔身边时,仍不由得自眼角瞄了他一眼。

直到嫣凡和兆邦进入书房,恰伶才问:「闵翔,你该不是为她动了凡心吧?!」她敏感的问着闵翔,几乎可以感觉到他们身上有某种电流流通。

「我?是吗?你何以有此一问?」他微笑地反问恰伶。

「别忘了,我也谈过恋爱,更何况你看嫣凡的眼神特别与众不同呢!如何?需要我牵红线吗?」怡伶打趣的说着。

「快当妈妈的人,疑心病较重。」

闵翔的这句话,使怡伶羞红了脸,她的手自然地抚向小腹,为腹中的小生命喜悦着。

「我来这么久了,怎不见贵府有何待客之道?」闵翔笑睨怡伶,「可不可以先给我杯水,然后我好坐下来接受你一肚子的『审问』?」

怡伶笑了笑,进厨房端了杯冷饮出来。

「我知道你对我这一个月的行踪百般好奇,好了,现在你想如何拷问?」闵翔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你这个月都和周大哥在一起?」

「没有!」

「没有?」怡伶讶异的看着闵翔。「那你这个月人都跑哪里去了?」

闵翔只是笑而不答的望着手中的杯子。

「不说就算了!」怡伶耸耸肩,故做不在乎的样子。只可惜嘴嘟得高高的,泄漏出相反的意思。

「我还以为你对自己会生男、生女较感兴趣呢!」闵翔打趣的说。

「生男、生女还不都是一样,都是自己的骨肉啊!现代人的想法又不像你们那时候--」怡伶不屑的说着。「那么迂腐!」

「或许。」

这个话题反倒使恰伶想起上次的疑问。

「闵翔,你和周大哥到底算是人还是--鬼啊?」

「都是,也都不是!」

「这算什么回答?」

「事实。」闵翔正经的说。

「上次你脱口说出的郡主,是谁啊?」怡伶好整以暇的坐在闵翔对面,缓缓的提出问题,并紧紧的盯着他看。

「是少主的妹妹。」

「那她现在还……」怡伶想了一下道:「也跟你们一样?」

「不!」

「闵翔,你说清楚嘛!」怡伶懊恼的叫着。

「我、少主和周邦,这是一段很长的故事,时机到了,我自然会告诉你!」

听到闵翔这么说,怡伶知道再追问也不会有结果,只好反问他另一个问题。

「周大哥要你留下来,是不是像周邦为了找心爱的恋人,而你也是为了找……」怡伶看到走出书房的兆邦与嫣凡,自动停止这个话题。

「都搞定了吗?嫣凡。你是不是又一夜未眠了?」恰伶假装生气的问。

「奉你之命,我这就回家补充体力,下次再找机会和你好好的聊一聊你的『妈妈经』。」嫣凡轻柔地说。

「你只要别又为了工作忙得忘了自己,就好了!」恰伶关心地说。

嫣凡感激的一笑。「那我先走了,拜拜!」

嫣凡和兆邦、怡伶点头示意,在他们的陪同下,一起从大门走出。而这期间,她连瞄都没瞄闵翔一眼,更别提礼貌的点头示意。

恰伶看到嫣凡的表现,心里更加笃定她和闵翔之间势必产生了某些「化学变化」。要不,嫣凡一向待人都是客气有礼的,怎会独对闵翔视若无睹、冷漠至极?送走了嫣凡,怡伶正想迫问闵翔详情时,却发现他不见了。

「这家伙!还死鸭子嘴硬地否认他对嫣凡没意思!」怡伶生气的说着。

「老婆!胎教,胎教!」兆邦疼爱的提醒怡伶。结婚两年来,他对她的爱未减却增。

「我只不过希望或许我们能帮得上忙,他对我们俩有啥好隐瞒的嘛!」

兆邦轻轻的搂着怡伶,柔声的提醒:「或许是时机未到,也说不定闵翔有他的考量或是难言之隐啊!」

恰伶叹了口气,将头靠在兆邦身上,听到兆邦的话,她什么气都消了。

「我知道,我只不过……」

「希望每个人都能像我们?!」

怡伶微仰着头看着兆邦,对于老公的了解,只能回以衷心的微笑。

「我太心急了!」恰伶轻叹道。

「不,是我们都太喜欢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