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蓝芝羽 > 《示爱佳人》
返回书目

《示爱佳人》

第五章

作者:蓝芝羽

  瑶芸看见眼前的景致,不觉停下脚步,深深吸一口山间清新的空气,空气中有淡淡的叶香,还听得到鸟叫虫鸣声。

  “这里真好。远离都市尘嚣、噪音、空气污染。真棒!”她闭上眼,再次深呼吸。

  “喜欢吗?”

  “喜欢!”

  雨烜环顾四周一眼,然后建议:“我们到那座凉亭用餐如何?”

  “好!”

  来到凉亭,瑶芸从山上向下看,想起以前所读的课文内容,不禁笑开怀。

  “想起什么事,这么开心?”

  “小学国语课本有这么一段:从山上向下看房子都变小了。以前读到时,老师要我们假装是站在山上向下看,想像一下那个情景。小孩子嘛,一定乖乖的用力想像。”瑶芸摇头傻笑。“再长大一点,认为那是理所当然的道理。现在才知道,想像是多么不切实际。”

  雨烜将餐巾铺好,东西也拿出来,然后走到她身边。

  “果然像——火柴盒。”

  “火柴盒!”

  两人同时说出来,笑笑的相互依靠着。

  “四四方方的火柴盒。”瑶芸柔声道。

  “瑶瑶,你很讨厌男性碰触你吗?”雨烜轻声的问。

  “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问题?”瑶芸的身体不由得僵直。“上次你问我为什么不喜欢和男生牵手、握手,这一次更进一步问到碰触的问题,这算是个人喜好?还是你觉得我有问题?”

  瑶芸尖锐的语气与僵直的身体,表示她非常在意。

  “纯粹个人好奇。”雨烜安抚的说:“我只是想以一位女性的观点,来探讨、了解这件事。”

  双手交抱在胸前,瑶芸警戒的盯着他。

  “瑶瑶,是我,章雨烜,你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看她依然不信任的盯着他,雨烜脑筋一转,马上想到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我真的需要知道。别忘了,我希望用全新的自我去追求未来的伴侣。”

  “所以……”

  “所以我得知道对女性而言,异性碰触的标准在哪。我的意思是说,什么程度的碰触,女性才不会觉得被冒犯,或是被侵犯、不受尊重、不……”

  “够了!”瑶芸举起一只手,阻止他再继续说下去。“抱歉,是我反应过度。”

  看到他无辜的望着她,瑶芸心中的歉疚又加深了些。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可是对这样的话题,真的让我感到紧张。”

  “你大概是饿了,血糖降低才会情绪紧张。”

  瑶芸感激的看着他,纵使这是他胡诌的理由,她也会点头附和。

  “吃点东西,或许会比较好。今天早上的运动量,对我们而言比平常多太多了。”雨烜将预备好的餐点拿给她。“我对你居然爬得上来,中途既没喊停,也没叫累的,感到佩服不已。”

  “你也不错啊!”瑶芸接过餐点,听他说了一长串的话,轻松不少。“没想列平常坐在办公室里,偶尔交际应酬、约会,居然还有体力爬山。”

  “小姐,以前和我约会的小姐们,我可从没听过她们抱怨一声?”

  他面露得意的望着她,倒一杯伯爵奶茶给她。

  她接过茶杯,放下餐点,一点食欲也没有。她走到凉亭的另—边,看着弯曲的山路。

  “约会和体力有关系吗?”

  “当然!上班—天精力已去了大丰,而女孩子总希望人家注意她,不论吃饭、跳舞、看电影、欣赏夜景等,都需要体力。”

  她不认为做那些事需要多少体力,那些对她而言是生活调剂,补充活力的方法。

  见她偏着头不信任的看着他,雨烜忍不住义说道:“如果彼此有意,说不定整晚都有节目。”

  瑶芸面露不解,但看到他另有所指的表情,霎时知道他所指的是什么事。

  感觉列脸上的热度,她藉由喝茶的动作,掩饰自己的不自在。

  等了一会儿,雨烜都没听到她说些什么,走到她身后柔声问:“怎么这么安静,突然一句话都不说?”

  “男人都是这样,约会、吃饭、跳舞,在浪漫的音乐引诱下,彼此有意就上床?”

  “这个很困扰你?”他绕到她面前,仔细观察她的表情。

  “或许。”她淡漠的回答。“我从没碰到哪个男性让我有放开一切的感觉,甚至连真正心动的都很少。”

  “你喜欢的那些偶像明星、名人呢?”想让气氛活络点,他故意打趣的问她。

  “你不是已经替我回答了吗?偶像、名人,那些只是盲目的崇拜心理,只是那些人在大众面前的形象,谁知道私底下的他们又是如何呢。”

  “什么时候你的内心世界成了灰色,这么悲观!”他讶异道。

  “错!是理智。肯用“心”去看这个世界,去评判一个人,这绝对不是悲观。以前我总认为事情不是对就是错,不是好就是坏,不是喜欢就是讨厌,那种黑白分明的是非观念,逼得自己愈来愈痛苦,生活也愈来愈狭隘。”

  “什么时候改变观念的?”他好奇的问。

  “十五、六岁的时候吧!”

  她的答案,今他想起她遭遇那件事的时间,大约就是她十五、六岁时。

  “只记得自己似平行一段时间与外界隔阂,不知经过多久,一切才终于明朗起来。”她看着他,两眼炯炯有神。

  “有没有可能有一天你的内心世界会变得色彩丰富?”

  她耸耸肩。“不知道。彩色世界对我而言太复杂了,我不介意别人身处于彩色梦幻巾,我甚至乐于见到,但对我本身,不。”

  雨烜轻叹口气,走到她身边。

  “那你呢?”瑶芸抬头看他。

  “我想我比较像是只变色龙,再不然就是调色盘。”他潇洒的说。

  “那的确像你。”

  “所以啰,我的包容性与调和性极高,最适合你啦!”他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回答。

  忽然间,她无法坦然的面对他,她退后几步,拉开两人的距离。

  “你刚刚不是问我,女性在何种情况下会觉得被冒犯或是不受尊重吗?我是以感觉作为分野点。”

  “例如?”

  “基本上若有男性第一次见面,就主动搂我的肩或腰,我会有被冒犯的感觉,而且觉得对方太轻浮。”她以自己的观点说。

  “那你认为认识多久才可以搂肩、搂腰呢?”雨炬认真的问。

  “如果我对他的印象很好,感觉不错,大概很自然就会……”瑶芸耸肩一言带过。

  “自然?”他觉得有趣。

  “别笑我!”瑶芸瞪他一眼,嘟着嘴说:“我就不信你一见面或是一开始就搂女孩子的肩或腰,一定是走路时,或过马路,再不然就是跳舞时,自然而然的碰触对方,对不对?”

  她的语气不容他说个“不”字。

  “再来呢?再亲密一点。”

  “再亲密?你不会是指上床吧!”

  惊讶之余,顾不得修饰言词,“上床”两字就这么从瑶芸口中说出。

  “我一直认为除非结婚,否则女孩子不能随便和男性发生关系的。”她怒视着他,觉得自己被冒犯了。

  “我说的是接吻。”雨烜没好气的叹道:“我看你比我还快速。”

  “是你误导我!”她指控的看着他。

  瑶芸不禁红了脸。顾不得淑女风度,她伸手往他腰部用力一掐。

  “掐都掐了,现在可以说了吧!”

  “这种事只能意会不能言传,那是很……”

  “自然发生的。”

  听到他替她接下想讲的话,她瞪着他。

  “既然都知道,还问我!”

  他笑道:“你拒绝婚前性行为?”

  “你自己也说啦,性行为是冲动和需要才发生的,那并不是爱。”瑶芸不做作的说。

  “如果是以爱为前提呢?”他摸摸自己的鼻子。

  “难道爱一个人一定要奉献自己的身体?我不这么认为。如果有一天我有知心的男朋友,我希望他能尊重我的决定。”

  “可是……”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有几位同学的男朋友也对她们说:“如果你爱我,就把你自己交给我。”其中有一、两位傻到用这种方法证明自己的爱。难道这么做真能证明彼此的爱,可以天长地久?”她讥诮道。

  “证明你不会被爱冲昏了头。”

  “证明爱的方法有许多种,难道一定要用这种方法?有时我觉得情侣间的争执很可笑。你一定也听说过,“如果你爱我,你就应该给我。”另一位则回道:“如果你爱我,你就应该尊重我。”就这样两个人争执不休。”

  “假设,果真让你碰列,你会如何处理?”雨烜紧接着问。

  “你会强硬的要求你的女朋友做这种证明?”她不答反问。

  “不会。”

  “那我想,我的眼光足够让我选择一位像你这样的男朋友。”她笃定的说。

  “既然如此,你何不干脆挑我当你的男朋友?”

  站在原地愣了几秒,瑶芸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不确定的摇摇头,再看看他。

  “今天是什么日子?是你迷糊,还是我听错了?”她有种被戏弄的感觉。

  “是……”雨烜按捺下心中的急躁,知道此时若坦言告之,只怕会把她吓跑,只好转移话题。“我们好不容易才爬上来,别只顾着聊天。看见那边那口大钟没有?想不想敲?”

  “当然要!”

  不知她是否也不想再追究下去,只见她跳起来往大钟跑去,将大横木拉离大钟,再重重的敲击,连敲了三下才停手。

  “当——当——当——”

  瑶芸听大钟传来低沉的钟声,心中好平静,对未来充满希望。当触及他的目光,心中有触电的感觉。

  “我不会忘记今天的。”

  “我也不会让你忘记,而今天才过一半呢!想走下山了吗?说不定我们叮以到祖师庙拜拜,晚上还有节目呢!”雨烜主动走到凉亭去收拾东西。

  “我们要玩一整天?”

  她动手帮忙收拾,没多久就收拾妥当。

  “当然。怎么,是我魅力不够,跟我在一起的时间嫌太久?”

  “放心!凭我们两家的交情,我对你有足够的“耐心” 。再说从我出生就“忍受”你到现在,我已经锻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甚至连外表都看不出我有一丝“嫌”你的样子。”

  “小姐,你可真会伤人自尊。”雨烜苦笑的拿起野餐篮。

  “小小才能,不足挂齿。”

  她率性—笑,先跨步往下山的路径走去,丢下雨烜一人在后面苦笑不已。

  jjwxc         jjwxc         jjwxc

  “快点呀!老先生,难不成你想等太阳下山,看夕阳余晖?”

  瑶芸在前面约二十公尺处等他,眼含笑意的嘲笑他。没多久,他走到她身边。

  “走吧,老太婆!”

  “什么老太婆?!”瑶芸不服气的说。

  “我们认识整整二十三年了,任何人认识这么久都算是老交情,既然我是老公公,你当然是老太婆。”雨烜理所当然的说。

  “强词夺理。”她轻啐他一句,迳自往前走。

  雨烜轻笑的摇摇头,跟上她的脚步,走在她身旁。

  瑶芸看到沿路上只有两、三户住家,突然感慨道:“住在这里其实满好的,每天和大自然为伍,不用挂上谄媚虚伪的嘴脸。”

  “怎么,想过离群索居的生活?”

  “日子会单纯些。”

  见她今天的情绪起伏之快,令他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跟不上她的速度。

  刚刚还高兴的跑给他追,嘲笑他,现在却落寞的想一个人过日子。

  女人!他在心中叹道。

  “我看你是野心大,不想过跟人争的口子,却想跟天争。你看,这几户人家,有种菜、养鸡、养鸭的,他们的日子未必就单纯。事实上,他们更需要邻居、朋友,更懂得人与人之间的联系的重要。”

  “说得也是,人总离不开人。”几许的淡漠将瑶芸的女性娇柔更增几分。

  这样的她让他看得失神了一下,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他故意对她说:“你今天是怎么回事?时而高兴,时而愁绪满腹。”

  “你没听过,女人是情绪的动物!”她满不在乎的说。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今天为何会如此心烦意乱。

  “我看哪,”他等到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才慢条斯理的说:“是你的生理周期快到,或者是到了,才会……我说是实话,别打我啊!”

  绯红染遍了她的脸颊,他知道那是因为他的话所引起的,他故意闪躲让她追着他跑。

  “到底是我说中了,还是说错了?你总要说啊!”看她因跑步的关系,脸色更加红润,这和她因羞怯而脸红,又有些许不同。

  “你还说!”

  她追打得更勤,两人就这样一路跑下山。

  jjwxc         jjwxc          jjwxc

  两人回到车上,时间约是下午三点多。

  她不知道接下来的节目是什么,不过她任由他安排。见他将车子驶往桃园方向,她仍安静的不说一句话。

  “不问我现在要去哪?”

  “桃园。”她指着路旁的标示道。

  “哪天我载你去卖掉,你都还不知道呢!”对于她对他的信任,他喜忧参半。

  “你不会,也舍不得。”她充满自信的回答。

  “舍不得?”

  难道她猜到自己对她的感情?思及这个可能性,让他不由得紧张了一下。

  “当然!把我卖掉,下次若又遇上“桃色纠纷”,你找谁帮你?再说,咱们正在进行实验,实验未成功,佳人未追到手之前,你不可能把我卖掉。”

  她的回答,让他安心,也让他像泄了气的皮球般失望。

  车子驶进桃园市区,将车子停好后,他带她来到一栋大厦前。

  “我们要看电影?”

  进入电梯,看到按键旁标示每一层楼的营业种类,瑶芸以为他要带她去看电影。当他不回答,电梯又未在电影院的楼层停下时,她心跳加速了一下,因为电影院的楼上是宾馆,她不相信他会带她去那种地方。

  可恶的是他故意将手掌盖住楼层的按钮,偏偏自己又没注意到他刚刚是按几楼,恰巧电梯内除了他们,并没有其他人一起搭乘。

  见他神情若定,笑而不语,她也拉不下脸问他,怕他以为自己害怕。不管心跳如何快速,她仍不开口问,直到电梯跳过宾馆的楼层,她才轻吁一口气。

  她的一举一动,他都尽收眼底,见她松懈的轻吁一口气,暗自觉得好笑。

  电梯停下来时,一看楼层数,她讶异的说:“我们要去看MTV?”

  “MTV?我多按一层楼,应该是楼下那一层才对。”他故作惊愕的说,又想按电梯关门键时,被她拉了出去。

  “我想看MTV!”

  看她一脸慌张,雨烜忍不住笑出声来。

  “原来你是故意耍我!”见他取笑的眼神,她又道:“放心,我还经得起开玩笑!”

  “你呀!”他伸手揉揉她的头发。

  他们一出电梯,立刻吸引许多人注视的目光。

  “为什么我觉得有许多人在偷偷看我们?”瑶芸拉拉他的手,在他的耳旁小声问。

  “没法子!”雨烜摊摊手,无奈的轻声答道:“谁教我们人高马大,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我们要看什么片子?”

  为了躲避周遭异样的目光,瑶芸低头翻阅手上的影片资料。

  “随便!”他不置可否的回答。

  既然他都如此说了,她随便挑了部片子告诉柜枱。不一会儿就有人带他们到包厢,点好饮料,带领的侍者转身离开。

  “你选什么片子?”

  “不知道!”她老实的回答。“我刚才只想快一点离开大厅。”

  见他不语的盯着萤幕,明知他不介意,她仍问:“介意吗?”

  “当然不会,若介意,我会和你一起挑片子。”环顾一圈包厢,他道:“一百五十寸的大萤幕,阶梯似的沙发,正合我意。”

  “到底来这裹做什么?”

  “别急!”

  侍者送来他们的饮料,确定他们没有其他需要,欠身离去。

  “我只是想咱们一大早就起床,又爬山,又跑又跳的,我怕你累了,可能想小睡一下。结束今天的行程回家,我又不愿意;上宾馆,纵使只是纯粹休息,又怕你不自在。所以这里是最佳选择!”他的解释既清楚又明了。

  “所以不论片子好看与否,想看就看,不看就睡觉。”她终于明白他的用意。

  “聪明。片子开始了!”雨烜提醒她,自己也盯着萤幕。

  不到一分钟,瑶芸懊恼的叹息一声,原来她挑了部自己最不敢看的恐怖片。虽说不想看可以睡觉,可是整个包厢充斥着杜比立体音效,想不听也难!

  “要不要换片?”雨烜体贴的问。

  她思考了一会儿。“不要。”

  “好吧,那我只好舍命陪君子啰!若怕的话,抓住我好了。”雨烜豪气的说。

  片子播放半个小时后,瑶芸整个人偎在他的怀里。遇到不忍卒睹的画面,她更是吓得微微打颤。

  雨烜收紧手臂拥着她,佳人软玉温香在抱,他根本无暇看萤幕上播些什么。他趁她专注的看片子时,偷偷的将她的发辫松开,轻抚着她乌黑的秀发,并嗅闻淡淡发香。

  他想自己是何时爱上她的?

  确实的时间已经记不起来了,只感觉到已经很久很久。

  她到底哪一点吸引他?

  若要仔细分析,他也说不上来,只觉得她适合他、了解他。而他对她亦然。

  他自认给过她许多选择,让她有机会接触、认识别的男子,直到她二十三岁生日,他决定给她的机会已足够了。

  以往借口要她假装是他的女朋友,以断绝每一位对他有兴趣的女性,其实最主要目的是要让她多认识一些异性,在这些场合若她对某人有好感,或是某位男士想追求她,至少他可以先过滤,以防她感情受挫。

  既然这些年来她没有认识值得深交的男性,驻足在她身旁的始终是他,那么他应该够资格说一声——他是她的最佳选择。

  目前唯一要做的,是让她正视她对他的感情。

  为此,他设计一个可以光明正大追求她的计谋,让她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他、接受他,无法忽视他的追求。

  看她整个人缩在他怀里,双手揪紧他的上衣不放,仿佛他是她唯一的依靠,而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当片子播放完毕时,他还感到意犹末尽,尽管右腿因为一直被她压着,血液循环不好而麻痹。

  觉得自己心跳较平缓时,瑶芸抬头看雨烜。

  “还好这部片子不会很恶心,有些恐怖片拍得很……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瑶芸注意到他一直专注的看着她。

  “别人和你讲话时,看着人家是一种礼貌。”他简略的回答,不想告诉她实话。他觉得此刻的她美极了,害他舍不得眨眼。

  她微仰着头,想从他的眼神分析他的话有多少真实性。最后,还是决定放弃。

  “下次我若想看恐怖片,我知道要找谁作陪了。”瑶芸离开他的怀抱。

  她一离开,他立即感到怅然若失,只能力表无事的说:“原来你喜欢看恐怖片!”

  “嗯!我是爱看又怕看,除非有人陪我,否则我才不敢一个人看。”

  他轻笑一声,正经的说:“我现在总算知道,为什么以前人家老是说想追女孩子,看电影一定得选恐怖片,原来如此一来才能佳人怀中抱。”

  “你想占我便宜?”

  “小姐,是你自己靠过来的!”他状若委屈的说:“是你占我便宜,我的右脚可是被你压到没有知觉。”

  “那我帮你按摩嘛!”说着她伸手揉捏他的右脚,想尽快帮他恢复血液循环。

  右脚在瑶芸双手揉捏下,很快就有万针刺痛的感觉。脚总算是恢复知觉了,可是另一个地方紧接著有了反应。

  “可以了!可以了!”雨烜怕瑶芸发现自己的异状,立即要地停止。

  “有感觉了?”瑶芸关心的问,一点也没注意列他的不自在。

  他苦笑的点点头,并尝试站起来,用力跺跺脚,想除却脚部传来的刺痛,并掩饰自己的糗状。

  侍者来问是否要续片时,两人皆摇手拒绝。走出MTV,踏进电梯,随着电梯缓缓下降,想到刚才来时的电梯小插曲,两人有默契的相视一笑。

  “下次我不会再大惊小怪了!”瑶芸坦然的说,对于雨烜,她可以将他和安全画上等号,和他在一起绝对不会发生任何违规的事。

  “你的意思是,下次我可以直接带你进宾馆,你也不会多加拒绝?”他故意邪里邪气的说。

  “是根本不会拒绝!”见他张大双眼讶异的看她,她得意地说:“反正你不会对我怎么样。”

  “我该因为你对我的信任而感到荣聿,还是羞愧得无地自容?身为男性的我,居然让你如此放心。”雨烜白嘲道。

  她的反应向来敏捷迅速,当然不会听不出他暗喻自己有损他的男性气慨。

  “少来,我可没说你“性无能”,我只是觉得自己没有魅力吸引你。”

  “天知道!”

  瑶芸正要踏出电梯,听到他似乎说了句什么,抬头看向他。然而他只是扬扬眉,搭着她的肩步出电梯。

  “别看它外表不起眼,想要到这里用餐,还得预约才有位子。”

  “真的?这家餐厅的主人一定是有独到的眼光与经营策略。”

  “他来啦!”

  瑶芸随着他的目光看去,远远走来一位“酷”哥。

  说他“酷”一点也不为过,浑身散发出冷冷的气息,身高比雨烜略矮,不过少说也有一八O以上,若不是他眼中浓浓的笑意,看到他,她一定会以为冬天来了。

  “我是冷昕岳,跟这个家伙是十年的老朋友了。”

  他主动的自我介绍,一点也不受雨烜的瞪视所影响。

  “我是孟瑶芸,跟雨烜一起长大。他怎么能把你藏得这么久?他的朋友我几乎都认识。”瑶芸从来不知道—个人笑与不笑竟有如此大的差别,他笑时如沐春风,不笑时冷如寒雪。

  “我恰巧是少数的那一部分。”冷昕岳一点也不以为忤的说。

  “为什么?”

  他还未回答,雨烜已经不客气的说:“喂!你没看到我们在约会吗?”

  “当然有。”

  “既然知道还杵在这里!”

  “我只不过想认识—下你的“朋友”。”

  “刚刚你们已经互相介绍了,你可以走啦!”雨烜急促的想赶走冷昕岳。

  瑶芸从没见过雨烜如此无澧的对待朋友,正想阻止时,却见到他脸上有着深深的狼狈,似乎怕冷昕岳会说出令他难堪的话。更奇怪的是,冷昕岳仿佛得到他想要的答案,高兴的离去,临走前还对她眨眨眼。

  “人都走远了,还看。”雨烜看到瑶芸的注意力全在好友的身上,心中很不是滋味。

  她没注意到他不悦的神情,迳自说:“他真是奇怪,不笑时冷酷得骇人,眼神仿佛可以冻死人;一笑倒像是春天来了,温暖如太阳。时而像是杀手,时而像是邻家的大哥哥。”

  “才见面短短几分钟,你居然如此“认识”他。”雨烜酸溜溜的说。

  “麻烦来啦!有一位更“认识”你的人来了。”瑶芸模仿他的语调说。

  他顺着她的眼光看去,迎面而来的是牟敦婷,他不禁在心中暗自叫苦。

  “章大哥,好巧,没想到你也在这里用餐。”牟敦婷娇媚的道。

  “是呀!你和朋友一起来?”雨烜礼貌性的问候,不时偷偷注意瑶芸的反应。

  原以为会在她脸上看到一丝妒意,偏偏她像没事人般,旁观他们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