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莫辰 > 《恋爱高血压》
返回书目

《恋爱高血压》

第九章

作者:莫辰

柏震奇居然没在套房里陪小意,这让人震惊与不解。

经由小意的描述,大家把这种情况解读成是柏震奇因为太在乎小意,所以不愿让自己的身体连累小意。

柏震奇对小意的爱实在是太伟大了,大家不禁感叹!

这天,柯立恒和小意约舒苡荷碰面吃饭,就是要商讨怎么让柏震奇愿意提出离婚,然后和小意在一起,毕竟检查报告就要出来了。

这对舒苡荷来讲,实在是一项艰巨又痛心的任务。和柏震奇有了夫妻之实后,她无时无刻不在担心柏震奇随时会提出离婚的要求。

不是她想借着有夫妻之实缠住他,而是她发现自己竟爱上了他,一如阿立当初所担忧的。

不过,舒苡荷倒是想见见柏震奇挂念了二十年的小意,她对她充满了好奇。

而小意也想见见她,还要她当向导带她游台北购物。

舒苡荷怎么好意思让她破费,出门前只好把柏震奇办给她的金卡开卡,借花献佛,尽地主之谊。

到了餐厅,柯立恒说要晚一点才会到,叫舒苡荷先陪小意用餐。

见到了小意,除了酒窝和脸形,舒苡荷看不出她和小意哪里像?

小意火辣时髦,跟她比起来,舒苡荷觉得自己好土哦!

不过小意很健谈,谈不到几句话就跟她称姊道妹,还说想跟她做对异姓姊妹,就算她和柏震奇离婚了,也可以常联络。

“常联络?”舒苡荷很想拒绝,她才没那么大方,在跟柏震奇有了夫妻之实后,还和他的老婆有联络0好,常联络。”偏偏她就是不善于拒绝,只能希望她不要太常找她。

“苡荷,你真的和我很像,和我十岁以前很像。十岁以后,我随着我养父母移民,我就变了很多。”

“是这样啊!”舒苡荷淡淡一笑。

“我真没想到阿奇还对我念念不忘,只因我们那个小小的承诺。”小意笑得好满足、好得意。

“痴心嘛!”舒苡荷依旧淡淡一笑,心里对她又羡又妒。

“是啊!阿立说,阿奇总在有酒窝的女人身上寻找我的影子,就像你也是,我好感动。”

她的话也太直接了,继续这样下去,舒苡荷怕自己会被伤得体无完肤。而她也只能陪笑。

“阿奇为我设想太多了,他一定是怕连累我。我们今天一定要想个办法,改变阿奇这个想法,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和阿奇在一起了;我不怕他拖累,就算他中风躺在床上,我也愿意照顾他一辈子。”

舒苡荷扯扯唇角,表示她听进去了。她也愿意照顾柏震奇一辈子啊!

“哦,对了!我和阿奇、阿立晚上要一起吃饭,你也来嘛!”

舒苡荷连忙摇摇头,他们那个三人小圈子根本没有她立足之处,她才不要当电灯泡、壁上花。

她找了个借口:“你们去就好,我……我爸爸刚搬新家需要帮忙,我今天晚上要回去。”

“这样啊!那就太可惜了。”小意有些失望的回道。

小意其实也有那么一点不怀好意,她是故意要让舒苡荷了解一下柏震奇对她的感情有多深。

柯立恒告诉她,柏震奇二十年来对她念念不忘,总在有酒窝的女人身上寻找她的影子。

可如今碰面了,她却没那么深的感受,柏震奇还急着要回家,她认为是舒苡荷借着契约老婆之名从中作梗。

“小意姊,阿立没来电话,可能无法过来了,我想我们再另外约时间碰面商量,我也早点过去帮我爸爸的忙。”

岂料她话甫落,柯立恒便到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因为要找这些东西所以迟到了。”柯立恒把一个牛皮纸袋放到桌上。

“阿立,什么东西啊?”小意问。

“老大跟嫂子的结婚证书,还有契约。”柯立恒回答。

“阿立,你带这些来做什么?”小意又问。

“老大之前要我去办登记,我一直没去办。如果把这些东西销毁,那嫂子和老大的婚姻就不成立,也没有契约了;嫂子可以直接离开柏家,小意也可以住进柏家照顾老大,我再来跟老爷子解释。”

舒苡荷听得花容变色!原来搞了半天,她和柏震奇的一切是乌龙一场!她整个人像是空了!

“阿立,太棒了!”小意欢呼。

“嫂子,你那边的合约和结婚证书就由你销毁,你就可以随时离开柏家,也就可以完成老大的心愿了。”

想到可以完成柏震奇的心愿,舒苡荷纵然心痛,也忍痛微笑点点头,可她提出了一个要求——

“阿立,可不可以等震奇看完报告?震奇一看完报告,我就走。”

“好,那就等老大看完报告那天,我再跟老爷子解释你为什么会离开,同时给老大一个惊喜,不管检查结果如何。老大下午要开会,我得赶回公司去。”语罢,柯立恒起身离去。

见柯立恒离去,舒苡荷也想走了;她必须找个地方独处,排解此刻这种欲哭无泪、无奈又心痛的感觉。

她道:“小意姊,我也想先走了。”

“你要走了?我还想找你去买衣服呢!我衣服带得不多,就快没得穿了。今晚要陪阿奇吃饭,总得穿套像样的。”

舒苡荷一听,自然不好拒绝,“那我陪你买好衣服再回去。”

“那走吧!”

两人正要起身,一只手突地搭在舒苡荷的肩上,舒苡荷往上微微抬头一看,连忙起身喊道:“大嫂、二嫂。”

“苡荷,和朋友出来吃饭啊?”柏震远的老婆问。

岂料舒苡荷还没回答,小意就跟着起身问道:“苡荷,她们是阿奇的大嫂、二嫂啊?”

“嗯!”舒苡荷点点头。

“我是小意,听说柏家的人都知道我。”

“小意?震奇挂念了二十年的女人!”

柏震远的老婆和柏震海的老婆面面相觑。

柏震海的老婆说道:“苡荷,你怎么会跟你的情敌一起吃饭?”

舒苡荷又还来不及回答,小意就抢着说:“我们其实不算是情敌。苡荷和震奇是签合约结婚的,现在打算要销毁合约和结婚证书,我也要回来跟阿奇一起住,那以后我们也算是妯娌了。”

柏震远的老婆和柏震海的老婆一听,皆笑得很不自然。

她们居然在无意中得知了可以要柏震奇交出资金托管权的秘密!

柏震远的老婆说:“小意,有空我和你二嫂回家找你聊天,再见。”语罢,她拉着柏震海的老婆离去。

两人匆匆忙忙的,没用餐就直奔柏氏企业,她们想马上告诉她们的丈夫这个天大的好消息。

“苡荷,没想到我在柏家真有这么大的分量,阿立刚跟我说时,我还不太能相信呢!”小意都快得意忘形了。

相形之下,舒苡荷发现自己在柏家简直是多余的,尽管她和柏汉升处得很好,形同父女。

她不想再和小意谈下去了,免得徒惹伤感,她说:“小意姊,我可能得先走一步,我想还是早点过去帮我爸爸的忙。”

“你要走了?不是说好要陪我去买衣服吗?”

舒苡荷知道自己非得陪她跑这一趟不可了,只好说:“那我们走吧!”

“走!”

jjjjjj

两人离开餐厅后,就在附近的精品店和百货公司逛了起来。

小意在前面挑,舒苡荷在后面刷卡兼提东西,小意完全没拒绝,还说要柏震奇也办一张……不,是办两张给她。她说不管她要求什么,柏震奇从没有拒绝过她,他总是宠着她。

舒苡荷可以感觉得到,小意有意和她比较,也有意让她知道她在柏震奇心中的地位远远超过她。

其实她根本就不需要比较,舒苡荷有自知之明。

小意还好意地替舒苡荷挑了几套衣服,类型跟她自己身上的一般火辣,舒苡荷虽然拒绝了,小意还是坚持要买。

突地,舒苡荷的手机响起,此时小意正在试衣间里试穿衣服,她走到一旁接起电话。

“你跑哪里去了?出门都不跟我讲,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舒苡荷才刚接起电话,柏震奇不由分说的就是一阵指责。

“什么有什么问题啊?你为什么老是要怀疑我?你以后管不着了!”舒苡荷提东西提得手快断了,加上她自觉就快失去他,心情正糟他又来骂人,所以她也不客气的骂了回去!

“什么我管不着了?我是你丈夫,你搞清楚。你现在到底在哪里?有没有跟谁在一起?男的还是女的?”

柏震奇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老是疑神疑鬼,还因此血压上升。

经过那夜的ji qing缠绵,他也确定自己想彻彻底底、永永远远的拥有她,不曾有过的心思,让他知道自己那颗曾经封闭的心已经打开,而且还动了心、用了情,无法自拔了。

或许因为如此,他才无法忍受身边没有她。

他对她的占有欲愈来愈强,只要她不在身边,他便开始胡思乱想,像是个猜忌心很重的独裁者。

可自己的身体检查报告还没出来,他不敢跟她透露心声,万一他有个什么,岂不是教她更难过?

她的丈夫?听到这句话,让她不禁热泪盈眶。她哽咽道:“我和你的小意在百货公司里买衣服,她晚上会以最迷人的样子出现在你面前,我负责刷卡兼提东西,你满意了吗?”

“什么我的小意?你怎么了?是在哭吗?”他听到她哽咽的声音。

“没有。”她赶紧吸了口气让声音尽量正常,然后说:“我帮你的小意提一堆东西,太累了!”

“让她自己提。”

“你舍得吗?”

“苡荷,我舍不得的是你。”

“你骗人!”她有些失控的喊道:“二十年的痴情这么感人,我算什么?暂时的替身罢了!”

“苡荷,你怎么了?好像在吃醋,告诉我,你爱上我了!”好浓好香的醋味,让柏震奇神清气爽。

“我才不会爱上你,除非你先爱上我。你会爱上我吗?”她只是随口问问。

他不否认爱她,但目前也不能承认爱她,得等到他的检查报告出来,他不要她为了他有遗憾。

得不到他的回答,她刻意轻松地笑道:“我只是随口问问。”

“苡荷,晚上一起吃饭。”

“你们回忆往事,我才不要打扰,我要回家帮我爸爸整理房子,今晚不回去了,顺便跟你说一声。”

“我晚上会去接你回家,顺便帮你整理,不准不回家,没有你我会睡不着。”他实话实说。

没有她会睡不着?“你分明是便宜还没占够!你真的很坏,我不回去了,永远不回去了!”

她说的是真的。

jjjjjj

晚上的饭局,因为柏震奇对回忆往事兴致缺缺,还一副随时想要走的样子,饭局因此很快地结束。

利用小意上化妆室的时间,柏震奇先走了,他急着要去找舒苡荷,他觉得她下午说的话怪怪的。

小意从化妆室出来,发现柏震奇不在座位上,便问道:“阿立,阿奇呢?也去化妆室吗?”

“老大先走了,他去接嫂子回家。”

一听柏震奇先走了,小意很不高兴,她朝柯立恒发脾气道:“阿立,阿奇到底怎么了?是他的契约老婆重要,还是我重要?他如果再这么冷落我,我要回加拿大去了!”

“不行,你知道老大需要你。”

“我怎么觉得苡荷在他心里好像比我重要?”

“他们刚结婚,老爷子还没出国,总要假装恩爱的样子。等到嫂子离开,你搬进去之后,一切就会不一样了。”

“那你什么时候跟阿奇的父亲说?”

“这两天。”

jjjjjj

柏震奇驱车来到他为岳父买的新家要接舒苡荷。

舒文政却说:“震奇,你和苡荷吵架了是不是?”

“爸,没有啊!”柏震奇回道。

“她今天下午回来后就怪怪的,躲在房里一个晚上了。”

“我去看看。”

柏震奇走到舒苡荷房门口敲敲门。

舒苡荷以为是父亲,她喊道:“爸,我门没锁。”

柏震奇推门而入,脸色也在瞬间一变!

瞧他看到了什么——

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趴在床上听音乐,上半身只有一件小可爱,下半身是一条短得都快可以看见内裤的豹纹短裤。

他知道这是时下最流行的劲辣穿着,穿在她身上又比一些辣妹还惹人喷火,足以吸引满街的男人喷出鼻血!

可他不知道舒苡荷有这类的衣服,这身打扮教他血压又上升。

“你……真来了?”舒苡荷发现他不但血压正高着,还发现他眼里在喷火。“谁又得罪你了?”

“你!”柏震奇咬牙切齿地说。

“我?”她好好的待在家里,哪里得罪他了?

“把这身衣服给我换掉!”他低吼。

“为什么?这是你的小意今天帮我挑的,好不好看?”她在床上滚了一圈,摆了个撩人姿势。

“脱不脱?不脱我帮你脱了!”他逼近她。

“小意这么穿,你为什么不帮她脱,偏管我?”她往后退着,“她在你心里就犹如女神,可以任意而为,而我就什么都不行!”

“穿这样像什么话?干脆光着身体在街上跑!”柏震奇跳上床,一把抓住她,当真就要扯掉她的衣服。

“不要!我没带衣服回来,没得穿才穿的嘛!”她的解释来得太慢,小可爱已经教柏震奇扯下了。

春光尽入眼底,柏震奇欲火倏地燃起,他把她拥进怀里,吻上她。

“很好,晚上就不要回去了,我们在这里过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