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莫辰 > 《恋爱高血压》
返回书目

《恋爱高血压》

第八章

作者:莫辰

舒苡荷带着她从柏震奇那里拐到的钥匙,来到这间大套房。

她跟柏震奇说,她和阿立想在他生日这天大肆狂欢,可又怕公公柏汉升不太能接受年轻人的做法,柏震奇便主动提供了这个地方。

这房子位在奇异融资附近的一栋大楼,是间高级大套房,柏震奇会买在这里,应该是考量到上班方便。

打开门,屋内摆设整齐、装潢精致,地板却是丢满了衣物,包括女人的丝袜、内衣裤、衣服、化妆品……

柏震奇有预先解释了这种情况,他说这是他们初遇时的那个女人发疯丢的,他保证自那以后,这房子没有再养过情妇。

而他为什么要跟她解释和保证?

柏震奇要她把东西全清理丢掉,她该那么做吗?

想了想,她还是找了个大袋子,把衣物全整齐地收放在一起,再放到衣柜里的一角。

也许那女人会回来拿。

等过阵子她没回来拿再丢掉也不迟。

小意只是暂时住,应该不会介意这里有其他女人的东西。

舒苡荷开始动手整理。

整理好了地板,她把床单、被套换掉,再将屋里全部整理过,把需要买的东西写在一张纸上,便出门去购物。

再回来时,她手上提满了东西,还抱了一束要装饰用的鲜花,后面还跟了一个超市里的小弟,双手一样提满了东西。

以后柏震奇在这里的时间可能会很长,她想将冰箱补充满食物。柏震奇高血压,不适宜吃高盐、高糖、高热量的食物,她不放心他乱吃,所以,还是自己先把他能吃的食物放好。

接下来她要做的就是将水果切成拼盘,再做了些生菜沙拉,其余的菜餐厅会送来。

她特地交代了餐厅,用盐不可以过量,连酒她都只买酒精浓度很低、很低的葡萄酒。

她忙了一天,终于忙完了。

此时,蛋糕和菜也都送来了。

她将东西摆上了餐桌,再将五彩颜色的蜡烛插上烛架,准备好三副碗筷。

为什么只有三副?因为她不属于他们,他们的童年中没有她,她该识相的给他们回忆的空间。

其实她也怕,怕自己无法坦然面对柏震奇和小意碰面时的那种情景。

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呢?

相拥痛哭流涕,教旁人都会为他们的重逢掬一把热泪?

还是立在原地无法动弹,尽管天崩地裂?

而她又为什么无法坦然面对那情景?

她怕是……怕是真把柏震奇当自己的丈夫了!

她看了一眼手表。

他们应该快到了,而她也该走了。

她从皮包里拿出一张生日卡片挂在烛架上,然后悄然离去。

她本来是想看看小意的,看看她们两人到底哪里像?可想想算了,以后应该会有机会的。

jjjjjj

柯立恒接了小意,两人先到套房。

经过二十年光阴的洗礼,三人当中,就属小意变得最多。

她一头头发火红,打扮时髦,超短短裙、高筒马靴、露肩露肚的紧身上衣,但她是亮眼、火辣、新潮的象征。

也许是因为她在国外长大的关系吧!

进了套房,柯立恒没想到舒苡荷把这里整理得如此温馨舒适!只是她人呢?

“阿立,我就是要先住在这里吗?”小意拿下墨镜,环视了这里一周。“这里还不错。”

“就是这里。”

“怎么没看到阿奇的契约老婆啊?”

“可能去买东西吧!”语罢,他发现桌上只有三副碗筷,大概知道舒苡荷的用意了。“也可能先回去了。”

“阿立,你说阿奇的检查报告什么时候出来?”

“大概还要再一个星期,这次做的是全身性的检查,等所有的报告都出来,大约半个月。”

“我没想到阿奇一直在等我。”

“小意,好好补偿老大。”

“我会的。”

此时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柯立恒和小意皆转头注视着门。

柏震奇开了门进来,赫见一个火辣装扮的女子和柯立恒站在一起,他直觉反应问道:“你女朋友?”

小意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柏震奇。

他没改变太多,依旧是俊逸迷人,只是时间在他身上累积了潇洒自信。

人总不会脱离原始轮廓太多,除非变得太胖还是太瘦,或是气质、造型改变太多——就像小意。

柯立恒知道柏震奇绝对无法一眼认出小意,因为他当初在机场也没一眼认出,小意朝他走过来时,他还以为她是来搭讪的。

“不是我女朋友。老大,她是你朝思暮想的人。”柯立恒说。

“阿立,不要随便开玩笑。”他朝思暮想的人是舒苡荷,“你嫂子人呢?”柏震奇问。

“阿奇。”小意见柏震奇认不出她,她开口喊道。

这语调太熟悉,教柏震奇一震!

他回身注视着她。

小意朝他绽开笑容,有意让自己的酒窝唤醒他的记忆。

“小意?”他终于认出来了。

小意突地扑进他怀里,紧抱住他,“阿奇,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一直等着我,如果我知道,我会马上回来的。”

柏震奇的手还是垂着,他没搂紧她,反而怒视着柯立恒。

柯立恒知道他的意思,老大当初要小意不要为了他而离婚,现在一定是怪他把小意给找了回来。

不过没关系,就算被老大揍他也甘之如饴,只要能完成他的心愿,

柏震奇扶起小意,“小意,坐。”

“老大、小意,我们吃饭了,餐桌上聊。”柯立恒走到餐桌前点燃了蜡烛,同时发现了舒苡荷留的生日卡。

“老大,嫂子留给你的。”柯立恒指着生日卡,“嫂子真是体贴又善解人意,把这里弄得这么舒适,还写了生日卡。”

体贴个头!善解人意个屁!

如果舒苡荷真的体贴又善解人意,现在在这里的就应该是她,而不是小意!她跟他们起什么哄嘛!

柏震奇走近餐桌,拿下生日卡,里面的字又教他血压上升;他顿时满脸通红,还有想冲回家掐死她的冲动。

震奇:

生日快乐。

收到我和阿立送的生日礼物了吗?

小意此时应该会让你快乐无比,她甚至愿意帮你生孩子,高兴吗?

房子我都整理好了,先委屈你和小意暂住在那儿,等我们离婚之后,小意就可以搬回来了。

愿你们今晚能找回美好的记忆。

他要的生日礼物不是小意,而是她!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已不再对小意有任何的留恋,就算现在碰到面了,还是没有,完全没有。

“老大,你的血压又上升了是不是?”柯立恒马上发现。

“阿奇,你不要紧吧?”小意立刻靠过来,伸手捧住他的脸。

“不要紧,吃饭。”柏震奇率先坐下,心想着:等到他吃完饭回家,舒苡荷那该死的女人就得付出代价!

用餐时,柯立恒和小意开始回忆着在孤儿院的事,柏震奇就不是那么热络了,他的血压高得让他难受。

用完餐,柏震奇去了一趟浴室;从浴室出来后,他发现柯立恒闪人了,屋子里只剩他和小意。

柯立恒真是识相啊!

这小子很会制造机会嘛!他也会要他付出代价的——留给他的遗产他要减半!

小意妩媚地走向柏震奇,双手勾上他的脖子,主动送上唇。

柏震奇伸手挡在两人的唇中间,让小意碰了个软钉子。

“小意,阿立可能没跟你说清楚,我并不希望你为我离婚,你能有个好归宿,我很高兴。”

小意注视着他,探进他毫无热情和渴望的眸,她不是没发现他今晚的表现并不如她和阿立所预期的震惊与高兴。

反而她的震惊与热情在他之上。

“阿奇,我已经为你离婚了,我愿意嫁给你;我可以先怀你的孩子,再等你的契约到期。”她道。

“小意,我的检查报告还没出来,我不打算拖累任何人。”柏震奇就地取材,找到了一个好借口。

“我不怕你拖累。阿奇,吻我。”

“我的检查报告还没出来,我怕我的病会传染,最好不要。”这个借口真好用,而且可以重复使用。

“高血压会传染吗?”

“高血压不会传染,可那些引起高血压的病就不知道了。”这个借口真是太好用了,可以从一而终。

“没关系,我可以忍耐一个星期。阿奇,我们一起去洗澡,像以前在孤儿院里一样。”

“洗澡?也不行,还是有可能会传染。”他从不知道同一个借口,可以用在这么多地方。

小意听出了不对劲。

“你是不是也要说一起睡觉会传染?”

“没错。小意,你先住在这里,为了你的健康和安全,我还是回家去。你搭飞机一定很累了,早点休息,我先走了。”语罢,他先溜为快。

他急着要回家找舒苡荷算帐!

而小意也变太多了,记忆中的感觉完全不在,吸引他的那份清纯与稚气,反而只有舒苡荷身上才有。

jjjjjj

舒苡荷实在睡不着。除了柏震奇的床位是空的让她感到空虚和不习惯之外,她正被心底那股酸楚折磨、侵蚀着。

她坐在床上,双手抱膝,下巴靠在上头,任由那股酸楚盘旋不走。

此时房门突然被打开,舒苡荷不可置信地瞪着门口的柏震奇。

“震奇,你怎么……怎么回来了?你的血压像是又高了?”而且好像气呼呼的,谁得罪他了?

“知道就好!”他实在生气,却不知为什么有气,就像不知道他的血压为何会忽高忽低一样。“我很不舒服,你帮我洗澡。”

“哦!”舒苡荷立刻跳下床,进浴室放热水。

柏震奇紧跟着进入浴室,这次他脱得一件不剩,才跨进浴缸。

舒苡荷看傻了眼,竟无法调离视线,盯住他那里猛瞧0震……震奇,我、我好像也高血压了!”

她满脸通红、呼吸急促!

“很好,跟我当同命鸳鸯。”他拉下她,把她的手放到他身上,“快洗,我还要我的生日礼物呢!”

“你现在才讲,我没准备。”

“不需要准备,不就在这里了?”

“什么?”舒苡荷赫然起身,“你不会是……是想要……”

柏震奇突然笑得好邪恶,“没错。”

“我不要!小意不就在你的套房里?她才是你的生日礼物,也是你一直未完成的心愿!”

柏震奇从浴缸里起身,“你真大方啊!把自己的丈夫推到别的女人怀里,你眼里到底有没有我?”

舒苡荷缓缓退出浴室,“有你又怎么样?小意回到你身边,她可是本尊,我这个分身可以功成身退了。”

柏震奇紧跟着出了浴室。

“看来阿立真的把什么都告诉你了,可我心里真正想要什么,只有我自己知道。”

“你想要什么?”

“要你。”

“震奇,可不可以不要?等你检查报告出来,如果……如果……”

“如果我没救了,你再来可怜我?”柏震奇替她接了下去。

舒苡荷的确是那个意思,可听到他说自己如果没救了的话,她不禁悲从中来,怒道:“不准你说自己没救了!”

她是关心他的,他确定。

这句话让他刚刚又要升起的血压降了下来。

他上床,朝她招着手,“乖,上床来。”

“你至少穿件内裤。”光着屁股多不自在。

“那还要再脱,多麻烦!”笨女人!

“我不要跟你那个。”

“不要?”柏震奇竟露出一笑,接着缓缓说:“那我会通知你爸爸明天不用上班了,也不用搬进新房子,至于你弟弟……”

柏震奇话还没说完,舒苡荷已经快手快脚跳上床,又委屈、又生气地注视着他。

柏震奇回视着她,不顾她的怒气,径自说道:“这才乖嘛!再乖一点,自己把衣服脱掉。”

舒苡荷嘟着嘴躺进被窝里脱掉衣服,气得把脱下来的衣服全往他身上招呼。

柏震奇不怒,反而还满意地一笑,接着把衣服丢到地板上,然后钻进被窝躺好,伸手将她搂进怀里。

这毫无隔阂的接触,教舒苡荷全身起了不曾有过的战栗;柏震奇则觉得好满足,只是他想要更多。

他吻住她,开始动作。

舒苡荷又羞又怯,明明也想要更多,却又不时的推拒着他。

“会怕是不是?”他问道,却已用吻、用手安抚着她,也发现她的身体由微微的抗拒转而热情。

舒苡荷点点头。

“吻我就不怕了,乖。”

舒苡荷听话的吻住他,他则乘机一举占有她,也在她喊痛的同时,转而主动的覆住她的唇。

柏震奇体谅她初尝云雨,以往未曾有过,所以他不断提醒自己要加倍小心的怜惜她。

如波涛汹涌而来的澎湃ji qing,他用缓慢的旋律将之转换为缠绵缱绻,再将两人缓缓推上高峰。

在释放出ji qing的前几秒,他犹豫了一下,最后决定将种子深植在她体内。

也许能孕育出爱的结晶,让他有机会当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