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凯琍 > 《诱拐上床》
返回书目

《诱拐上床》

第十章

作者:凯琍

再回首

只要你还爱我,
愿意再容忍我小小的任性,
我愿意,
与你共度白首。

清晨!窗外的麻雀吱啁,唤醒了昏睡中的雨珊,她咳嗽了几声,感觉喉咙里乾乾痒痒的,昨夜那样过分申吟,她都快哑了。

龙传立刻闻声而醒,抓过桌上的水瓶,喝了口水,以唇对唇喂她喝下。

水的味道好甜,不知是因为她太渴了,还是因为他的嘴唇?

「嗯……还要……」她舔舔唇角,眯着眼睛要求。

「终於说话了?」他简直拿她没办法,昨晚就只会哭哭哭,现在一开口却是要喝水,她真是来找他复合的吗?这种态度还真没诚意!

无可奈何的,他又喂她喝了几口水,当她心满意足了,就钻进他的怀里安睡。

这还像话吗?「不准你睡了,兄弟们等会儿就要来帮我搬家了!」

一听到这威胁,雨珊朦胧的睁开眼睛,又是泪眼汪汪的,缠着他的身躯扭捏着,「不要……不要搬走,人家不要!」

「为什麽不要?」他捧起她的脸,命令自己得要狠下心,不然,又要被她耍了。

她把脸贴在他的掌中摩拿,「留下来!为了我留下来好不好?」

「为了你?留下来做什麽?」

「做……做我的司机…!」她忐忑心不安的不敢直接说出心意。

他对这答案非常之不满意,只是冷冷的道:「车行里那么多司机,你又是股东之一,你想要谁做你的司机都可以。」

「做……做我的男朋友……」这可是很害羞的,她从未如此要求过别人呢!

只可惜,他要的不只这样,「你的男朋友那麽多,不缺我这一个!」

那、那到底要怎么办吗?她又慌又急的,小手环住他的颈子,柔嫩的身子黏上他,无言散发着依恋和诱惑。

别又上了她的当!他深深呼吸,唤回理性,「说!我今天非要你说清楚不可!」

「只要你……人家只要你一个……」她吞吞吐吐的,终於开了口。

这小妖女!真能让他下地狱也能上天堂,龙传真不知以後的日子要怎么过?是否他就要被她玩弄於手掌心之间了呢?

「以後还敢抛弃我吗?」他必须求一个保证。

被他那麽狠狠的一瞪,雨珊颤抖的道:「不敢了……」

他还是有所怀疑,「说爱我!」

「爱你……」原来,他也爱听这样的甜言蜜语啊!真是个傻男人。

听到这句话,他心都软了、眼角也柔了,「还不够,说永远不离开我!」

「永远……永远都不离开你了。」她眨着无辜大眼,主动献上樱唇,「别生我的气了嘛!亲亲我好不好?」

「你这个坏女人……」他叹息了,柔柔吻上她的红唇,就算她是毒药、是毒酒,恐怕他也得以毒攻毒,彻底上瘾了。

在清亮的阳光底下,龙传看清了她的娇躯,那让他为之屏息,他真不敢相信这可爱的人儿真是他的了。

「别看……你好像要把人家吃了!」她双手抱胸,夹紧双腿,虽说身为模特儿,她早已习惯众人的注视,但像他那样火烫的视线,还真是让她难以迎视。

他拉开她的双手,在她胸前印下湿热的吻,「都是我的痕迹,都是我的!」

雨珊扭动着,「你不可以亲成那样啦!人家还要拍泳装照的。」

「不准拍泳装照!不准露出颈部以下的地方!」他发起狠来,在她胸前、腰间和大腿上猛吸猛吮的。

呵呵!好霸道的男人,她就是喜欢这调调,却又故意哀怨着说:「人家是模特儿,人家还要工作……」

「你拍什么都好,但就是不准这些痕迹 被别人看见!」他咬着她的粉臀,「我就偏要让你见不得人,看你还怎么拍得下去?」

「你好坏,你是故意的!」她轻轻喘息着,「没有工作,谁要养我啊?」

「你喜欢做什么工作都行,只要按照我的规矩来,我会养你一辈子的!」他拉高她的双腿,准备要进入她体内。

「叩叩!叩叩叩!」就在这最关键的时刻,剧烈的敲门声传来,在这楼顶没有电铃,只得用敲门的。

龙传猛然坐起身,「该死!是兄弟们来了。」

「龙老板,我们来帮你搬家了!」外头的小弟们吼叫着,几乎要把这扇门给吼破。

搬家?那怎么行?雨珊拉住他的手臂不让他走,还拿自己的双峰贴在他背上,用这无言的言语挽留。

龙传哑着声音,握着拳头,终於对外喊道:「不用搬了,你们回去吧!」

「为什麽不搬?我们都开货车来了!」

雨珊双手绕到他强壮的胸前,指尖不断挑逗那突起的两点,龙传的声音开始结巴,「我……我生病了,改天再说!」

「生病了?要不要紧?我们带你去看医生!」

看啥医生?他需要的是她!雨珊对着他的耳朵呼吸,龙传立刻为之抽气,「不、不用了,反正,你们快走就是!」

「龙老板,你到底是怎么了?你的声音不对劲,让我们进来看看!」小弟们拚命敲门,彷佛下一秒钟就要把那扇木门给敲坏了。

事态紧急,龙传只得冲下床,飞快套了件长裤,大步上前应门,却只小心开了一道缝,「我……我只是有点小感冒,不好意思,你们就先回去吧。」

「大家都是兄弟,有什麽不好意思的?感冒是吧?我们去帮你买药,还有姜母茶!保证喝了就流汗,绝对有效!」

「不!我真的不需要。」

「为什麽?你不把我们当兄弟看吗?」

「我……」龙传几乎咬到舌头,「我正在忙!」

「忙?」大夥儿你看我、我看你的,终於了悟,轰然大笑起来。

这段日子以来,老板总是阴阳怪气的,而老板娘又好久没现身了,他们心想大概情海生波,也不敢多问什么,而现在看老板虽然紧张,但眉目之间神清气爽,门口还多了一双女人的高跟鞋,这还用说吗?事情当然是成啦!

「哦!原来如此,继续忙,继续去忙,别管我们!」

「我们先回去了,老板加油,改天要带老板娘过来拚酒喔!」

「谢……谢谢……」龙传几乎脸红,他并不习惯如此的打趣。

送走了大夥儿,一回头,看见床上那娇滴滴的人儿,正用那双水盈盈的眼眸望着他,「龙,人家喉咙好乾,要喝水……」

理智完全爆破,他飞身跳上床,「我非要让你叫到哑掉不可!」这小妖精,她简直欠人教训!

「哇……不要!」雨珊没得闪躲,含笑承受他的热吻。

诱拐成功,龙传再次成为她的好男人,这一次,她可不会轻易让他溜走了!

※※※※※※

正午时分,顶着骄阳、冒着大汗,龙传一口气奔上六楼,只因在楼顶上的小屋,在离天空最近的地方,有着他心爱的人儿。

「午餐来了!」打开门,他看见床上那位天使,到现在他还是难以置信,她是真的,她没有消失。

雨珊穿着他的衬衫,一头秀丽长发披散,噘着红唇说:「好饿喔!」

「我买的全都是你爱吃的,来,快趁热吃!」他在桌上打开每样餐盒。

「喂人家吃!」她像只幼鸟张开小嘴,吱吱喳喳道:「我要先喝酸辣汤,然後要吃炒米粉,还有卤味!」

「是!我的大小姐!」他含笑摇头,真不知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听话,但只要望着她那流离的眼波,他就会不由自主的开始伺候她。

奇怪?犯错的人好像是她,怎麽会变成是他在奔波努力呢?

没办法,谁教这是他的初恋?谁教他就是那种一生只爱一次的人?唉!想想觉得自己真有点悲哀,可是,他爱都爱了,也只有继续承担这甜蜜的折磨了。

「人家好撑喔!」饱食之後,雨珊露出满足的微笑,「这个我不吃了,那个我也不吃了,你自己吃吧。」

看她捧着木瓜牛奶啜饮,他才有如秋风扫落叶,把桌上的剩菜都吃得清洁溜溜。

雨珊靠在他的肩头,吃饱喝足,又找回所爱的人!呵呵!人生真是美好。

龙传收拾好东西,又替她擦擦嘴角,啊!好久没有这样和她坐在一起,那熟悉的亲密感又回来了。

「这三个月来,你想不想我?」他轻抚着她的秀发问。

「想碍…」她找了个舒服的位子,抱住他的手臂当枕头。

「有多想?」他想知道她有多在乎他。

「好想好想,连作梦都会梦到你呢!」他的味道真好闻,有汗水味儿,有男人味儿。

「为什么都不来找我?」他闷着声音,有点哀怨。

「人家怕你生气,怕你赶我走,怕你不爱我了嘛……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跟踪你,没想到被你发现了,要不是这样的话,我还是不敢来见你呢!都是我不对,你别气我了嘛……」这种基本程度的台词,还难不了她柯雨珊女王。

果然,龙传的心中已稍微平衡,不再逼问,转了个话题道:「雨珊,六月一日你爸妈就要回来了,对不对?」

「嗯……」她有点想睡了,窗外的风好凉喔!

「车行的生意已经上轨道了,我这几天就会去找房子,找一间大房子,放心,我付得起头期款,我会好好工作,没几年我就可以把贷款付清了。」

「哦……」只要他喜欢就去做啊!

「既然是我们一起住的房子,告诉我,你喜欢怎样的房子?」他脑中想像着两人生活的画面,终於,他将要有一个家了。

「一起住?」她总算清醒了些,「我们要同居啊?」

「同居?那怎么可能?」他握住她的肩膀,忍不住低吼起来,「事情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你当然要嫁给我,你得做我的老婆!」

「别凶嘛!」雨珊皱起两道秀眉,撒娇着说:「可不可以不要结婚?我们谈一辈子的恋爱好不好?」

「你还敢说?」他气得就要抓狂,「你不是说爱我!还说永远都不离开我,你这麽快就又忘记了?」

「我是爱你啊!我也不想离开你啊!可是……人家还小,还不想结婚嘛!」她打打呵欠,窝进他的胸怀。

哈!声东击西!以退为进,雨珊暗自窃喜,这会儿他只记得要对她逼婚,马上就把她欺骗他、离开他的事情忘了,高招!

看她像一只小猫般的慵懒,他想发作都不知如何发作,「我不管,反正你爸妈回来的那天,我就要登门提亲,你非嫁给我不可!」

「你好吵喔!」她磨蹭着他的肩膀,「先让我睡觉,睡醒再说吧……」

「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让你睡!」他可没那麽好说话了。

「哎呀!你真想不开,结婚以後还得离婚,多麻烦啊!」

听到这两字,龙传瞪大了眼睛,有如她说了什麽罪大恶极的话,「还没结婚你就给我想到离婚?你好大的胆子,不行!除了结婚证书,我还要定一份婚姻契约,绝对不准你跟我离婚!」

「你还真不是普通的想不开呢!以後再讨论啦……」

「你这坏女人,不准睡,不准闭上眼睛!」

小屋里,满是咒骂声和轻笑声,不再冷清、不再寂寞……

※※※※※※

五月三十百,柯家四个女儿又进行了一掣拚酒会」。

乘风不胜酒力,早已乖乖上床,小妹雨思从合楼上走下来,打趣道:「三姊,最近我们家外面的兄弟不少喔!」

「那些都是我的员工啦!我也算大股东之一,他们只是想保护我嘛!」雨珊耸耸肩,哈哈笑道。

「别管那些了。」大姊雨伊举杯道:「来,我们乾一杯!」

雨娥却拿下大姊手中那杯酒,「孕妇还那麽爱喝,不可以!只能喝水果酒。」

看大姊一脸无奈垂涎的模样,雨思吃吃笑着,「如果小孩生下来就是醉鬼,恐怕姊夫会抓狂的。」

「生什么小孩?真是想不开!」雨珊摇摇头,嗤之以鼻。

「等你自己中奖的时候就知道了,正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雨伊忿忿回嘴道:「到时,你就不要成为『孝子』、『孝女』的妈妈!」

姊妹四人又闹又喝,不觉中已到夜半时分,这时雨珊的手机响起,一看来电显示,又是龙传打来的,唉!真是声声催魂啊!

雨珊於是走到二楼房间接听,「喂!」

「你……你人在哪儿?」那是一个极度不安的声音。

「在家里跟姊妹们聊天啊!」她不是报备过了吗?他还问什麽问?

「哦!那个……明天我该穿什麽衣服?我到现在还是挑不出来。」其实,龙传已经找了骆安奇帮忙,却仍然对那几套服装难以取舍。

「只是见见我爸妈而已,紧张什么?」

这个坏女人,瞧她说得这么简单8我要提亲,当然要慎重其事!」

又是提亲两字,这男人真像是五百年前跑出来的古人!雨珊皱起秀眉,「拜托!提什麽亲?可不可以直接订婚就好?」

关於这点,他可是没得商量,「不行!中午订婚!晚上结婚!」

傻瓜!根本是自找麻烦8唉!跟你讲不通,你明天自己去跟我爸妈讲吧!」

「你……你该不会跑掉吧?」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现在的龙传可是很有危机意识。

「哪敢啊?」雨珊吐吐舌,「我可不想被你们车行包围呢!」

这几天来,龙传派出车行兄弟,严密「保护」雨珊的安危,其实,就是要确保老板娘和老板能够顺利完婚。

龙传也觉得不好意思,只得藉口道:「我只是怕你反悔了。」

「好啦!人家要去喝酒了,我不跟你讲了。」

「我……我也想陪你喝酒。」他的声音听来有点寂寞。

「你那点酒量怎么够看?乖乖的去睡觉!」

「新家好大,我一个人睡不着。」

这孩子,真让人受不了!雨珊只得叹息,「忍着点,明天我就回去陪你睡。」

「今晚不可以吗?等你爸妈回来以後,或许就不准你在外过夜了。」孤枕难眠,他连一晚都熬不过去。

「我才不管,我现在就是要喝酒!」她提高音量宣布,谁都不能阻止她喝酒。

「我可以替你洗澡,抱你上床,帮你按摩,还可以……让你舒服。」说到最後,龙传的声音显得性感极了。

哟!听起来还挺吸引人的,雨珊犹豫起来,下楼一看,咦?客厅里的女人怎麽都不见了?啊哈!一定都是被她们的男人拐走了,真坏!连说都没说一句。

「唉!好吧!勉强答应你,半小时以後过来接我。」算算他出门和车程的时间,大概也差不多了吧!

「我……我就在楼下。」他终於吐实。

「啥?」雨珊开窗一看,那辆宾士计程车就在门口,而龙传就拿着手机坐在车里!

完全被打败了!为何她会碰上这样缠黏的男人?或许老天真要惩罚她过往的花心吧?无论如何,爱都爱了,这会儿她也只好顺应天意啦!

下了楼,她自然而然喊声8计程车!」

谁能想到呢?当初的一个举手招呼,却招来了终生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