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凯琍 > 《诱拐上床》
返回书目

《诱拐上床》

第五章

作者:凯琍

决心

为了我,
你会忍人所不能忍,
受人的不能受,
这样,
我俩才有彩色的未来。

一切有如雨珊所料,龙传受到热切的欢迎,毕竟,新鲜的面孔总是引人注目,更何况他还是这麽另类的、性格的男人,在模特儿小生界里缺得很。

骆安奇理所当然成为龙传的经纪人,在雨珊的高压监督之下,他可不敢有损龙传大哥的任何权益。

不过,私底下,骆安奇还是忍不住要问雨珊:「这到底是为公还是为私?」

雨珊放下口红,对自己的粉唇还算满意,「百分之一是为了你!让你多赚点小钱;百分之一是为了我,让我多亲近他一些;百分之九十八是为了他,让他快点还完债,度过眼前这难关。」

「是喔?对他这麽好?」骆安奇可要吃味了。

「他是个好人,虽然笨了点。」雨珊继续画上眉毛。

「那我们的打赌呢?」骆安奇可没忘记这件事。

「当然还是算数,等着瞧吧!」她颇有信心,成功应该是指日可待的。

他静了一会儿,语气变得严肃许多,「珊珊,你该不会真的爱上他了吧?」

他想太多了吧?又不是在写爱情小说!雨珊只是轻笑以对,「爱?我爱过的男人那么多,什么时候让你担心过我了?」

「真的?」骆安奇试着想从她那双眼中找出真相,却什么也看不出来,当雨珊存心要骗人时,那真真假假实在让人弄不清。

这时,助理小毛跑进化妆间来,「雨珊姊,ERIC说龙传哥的情况不好,你来帮帮他好不好?」


「我这就去。」雨珊走向门口,敲了敲小毛的额头,「以後喊我雨珊就好了,别加什麽姊不姊的,喊都被你喊老了!」

小毛才十九岁,这么喊她并不为过,但是没办法!各家大牌都有他们的脾气,他也只好应了声,「那喊雨珊妹可以吗?」

「你胆敢骑到我头上来?」雨珊立刻怒眼圆睁。

骆安奇马上帮忙打圆场,「好了好了,雨珊你快去救火吧!这个小毛头就由我来教训!」

「哼!」雨珊一转头,一扭腰,走向摄影棚去。

小毛还愣愣的站在那儿,「我到底做错什么了?」

骆安奇拍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别理她,恋爱中的女人就是特别不可理喻!」

摄影棚内,龙传不管摆什麽姿势,总是觉得不太自在,直到雨珊一出现,他心里就踏实了许多,只要把视线放在她身上,只要看着她明亮的双眸,那麽拍照也可以成为很愉快的一件事。

摄影师ERIC早就发现了这状况,乾脆对雨珊说:「你也入镜吧!你们两人很配。」

雨珊走到龙传身边,自然而然就拉起他的手,两人的身体毫不僵硬,就像一对合作已久的搭档,任由ERIC捕捉他们亲昵的神采。

ERIC摇摇头,「雨珊,真有你的,他跟别的模特儿就是没办法match,不过,你一上场,龙传就变成了另一个人似的。」

雨珊贴在龙传胸前,打趣道:「他可是我的私人财产,你们谁都抢不走的!」

龙传的手搂在她腰上,仍是那样静静的,他喜欢听她说话,听她的笑声,即使他一句话也插不上,仍然可以感到安心。

凡事有得必有失,在受欢迎的同时也会有问题产生,龙传在摄影棚里已经惹来许多蚊子苍蝇,到走秀的时候更是莺莺燕燕、粉浪不断。

只要龙传一露脸,所有美女都像闻到糖浆的蜜蜂一样,迎面扑来,许多双小手抚上他那强健的胸膛,许多张小嘴都靠在他耳畔低声挑逗。

雨珊被挤到一边去,冷冷的看着龙传会有什麽反应。

龙传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从那堆混乱之中走出来,默默的站到雨珊身旁。

「雨珊,这男人是哑巴吗?还是同性恋?或者根本举不起来?」众家美女不愿承认自己毫无魅力,纷纷找出藉口指控。

「他是我的人,你们还是趁早死心吧!」雨珊满意极了,以往她的男朋友们不管如何坚定,总是抵抗不了这番红粉娘子的纠缠,没想到龙传硬是要得,坚不可破呢!

「不公平!怎么给你碰到这麽好的男人?讨厌讨厌!」

「你们自己打着灯笼去找吧,别来瞎搅和!」

龙传还是不说话,他不习惯这些明目张胆的调情,他只想做好自己的工作,还有,陪在雨珊的身边。

至於他为何让她闯入他的世界?这原因,还是等过一阵子再来想吧!

※※※※※※

除了工作之外,雨珊也全面介入龙传的生活。

龙传完全信任雨珊,她一定是为他好才这么做的。

现在,他每天都少不了她,两人一起搭计程车去工作、一起回家、一起吃饭,讨论接下来的工作行程,有时候雨珊乾脆就在他那儿住下了。

当然,雨珊睡了那张单人床,他就睡在地板上,反正他身强体壮,他不在乎这些的,他只知道,雨珊是他的朋友,也是他的恩人,他说什么都该让她多一点的。

眼看三个月的时间就要过去,雨珊还是毫无斩获,两人的身体接触只有在工作时才会出现,私底下龙传对她又敬又怕,根本不可能动她一根头发。

这天收工後,龙传理所当然成为她的司机,她不要他载任何人,只准载她。

途中,她忍不住提起道:「怎么办?大家都把我们当成情侣耶!」

不料,他的反应竟是惶恐不安,「对不起,我明天就去向他们解释。」

「解释什麽啊?」她没好气地说:「木已成舟,生米煮成了熟饭!不管你说什麽都是浪费口水而已!」

「可是……我不该让你受到这种误会。」他欠她的已经够多了。

「没差啦!我又没抱怨。」这小子,动不动就摆出那副牺牲小我的样子,就不会趁势顺便说,那他当她的真正男友来补偿好了?

「你……你的男朋友会不会生气?我好像浪费了你太多时间。」他试探的问。

这混蛋!她都已经没日没夜在陪他了,他竟敢以为她还有那种鬼时间去交男朋友?如此怀疑她的真心,该当何罪?这下她不骂得他臭头,也要轰得他眼冒金星!

她放柔了语气,娇怨的道:「人家哪来的男朋友?为了帮你找工作,让你快点赚钱还债,我根本就没时间去交男朋友啊!」

这一招比起什麽都有用,只见他额头立刻冒出冷汗,「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谁教我把你当朋友看呢?朋友有难,我怎麽能置之不理呢?就算蹉跎了我的青春,错过了我的良人,我也会为你牺牲到底的。」

「我……我欠你太多了,我该怎么回报你呢?」

以身相许啊!笨蛋!雨珊勉强忍住冲动,暗示道:「只要你度过这次难关,我们的未来是一片光明灿烂的。」

「除了阿平之外,你真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最感谢的恩人。」他眼中一片诚挚,「我发誓,以後不管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完全听你的话。你结婚时我会帮你开礼车、你生的小孩我会认作乾儿子、乾女儿,你和你老公吵架时我一定站在你这边。」

呵呵!这小子想得还真多……咦?不对!他摆明了就是要把她推给别的男人,难道他真的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她不是傻瓜,她感觉得到两人之间的荡气回肠,那些电光石火不可能都是她的错觉吧?

「你就这麽想把我销出去啊?」她微笑的嘴角似乎有些抽筋。

「你这么漂亮、这麽聪明,你值得最好的男人和你匹配,还是慢慢找吧!不必勉强,我相信你会有好归宿的。」

这些话……听来怎麽有些遗憾、有些失落?雨珊的耳朵可灵得很,她很快就想到了,他是个既自卑又胆怯的男人。

「哼哼!」她可没那么容易就打退堂鼓,「现在我就命令你,在我找到命中注定的对象之前,你都得当我的司机、我的苦力,听到了没?」

「那是我该做的。」龙传当然答应了,他求之不得,至少他还会有一段时间可以这样看着她。

淡水河畔,夜风阵阵,吹来了一些凉意、一些惆怅……

※※※※※※

工作一个接着一个而来,雨珊和龙传每天出双入对,为的就是快点多赚点钱,好存够五百万把债务还清。

想到辛苦赚来的钱竟要奉送给别人,雨珊当然为龙传感到不平,但他那人固执得像头牛,她也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以後,她可不会准他答应这种蠢事了。

不过,话说回来,打赌三个月的时间也快到了,眼看还是没有半点天雷勾动地火的迹象,这下可怎么办才好?有时候雨珊还真想一拳打昏地,直接拉他上床算了。

十二月的脚步踏上台湾,带来阵阵寒流,这天晚上工作结束後,他们一起走出会场大门,冷风迎面而来,雨珊忍不住躲到龙传身边,他立刻解下围巾替她围上。

「谢谢。」她说是这么说,却很很地瞪了他一眼,他就不会搂住她的肩膀,或牵起她那冰冷的小手吗?木头、钢板、石块!

龙传不明白为何她突然加快脚步,只得跟着跑步追上她。

突然雨珊暂停了脚步,她发现龙传的车边站着一个男人,一个让人不会忽略的男人,或许他没有龙传高大性格,但那双锐利出奇的双眸,在斯文中带着狡诈的味道,让人嗅闻出一股危险的气息。

龙传本想问雨珊为何心情不好,但随着她的视线望过去,他不禁睁大了眼睛,扯开喉咙大喊:「阿平!」

龙传整个人冲过去,一把将罗平抱起,几乎要压碎了这个身高「才」一七八的男人,当然,这是龙传表达热切的方法,不是存心想伤害对方的。

罗平苦笑道:「大巨人,你可以放开我了吧?我的腰都快断了……」

「阿平!阿平!」龙传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猛摇着好友的肩膀,「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你到底都跑哪里去了?」

「你一天到晚都出现在电视上,我连想看不到你都不行,怎麽样,最近混得挺不错的嘛!」罗平再怎么异想天开,也没料到这个大傻瓜能当模特儿。

「都是雨珊的功劳。」龙传转过头,握住雨珊的手,介绍道:「阿平,她叫柯雨珊,她是很红很红的模特儿,为了让我存到五百万,她帮忙我太多太多了。」

哼哼!难得可以碰到龙传的手,竟然是因为他的兄弟出现了,她柯雨珊可真是荣幸得很呢!

雨珊在心中冷哼,开口道:「你就是那个欠了一屁股烂债,却只会跑路的家伙?」

龙传脸色一僵,罗平却大笑起来,「没错,你形容得真好,我就是那个家伙!」

「雨珊,你别这样,是我自己要替阿平还债的。」龙传拉拉她的手,却没想到自己怎麽会握住她的手,这不是他平常会做的事情。

「雨珊,我欣赏你!」罗平拉住她另一只手,「走!今晚我们要好好庆祝一番!」

「有啥好庆祝的?」雨珊冷冷的问。

罗平挑眉道:「庆祝我们龙传找到了老婆,一个会管死他的老婆!」

龙传一听当然义正辞严的反驳道:「你误会了,我跟雨珊不是那种关系,她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大恩人。」

「哦!原来如此。」罗平笑得更邪恶了8那你要怎么回报人家?除了以身相许之外,我看你也没什麽本事了。」

「我……我……」龙传说不出话来,脸都要红了。

雨珊倒是开心的笑了,这个罗平挺有意思的,至少他帮她报了一箭之仇,谁教龙传这家伙老是要否认他们的暧昧关系,活该!

让两个出色的男人挽着双手,寒风吹来,似乎不再那麽冰冷。

※※※※※※

半小时後,他们采买了一大堆食物和饮料,开车回到龙传的小屋,准备通宵夜谈。

龙传完全不会喝酒,只有喝果汁的份,倒是罗平和雨珊,一瓶啤酒接着一瓶啤酒,完全不改面色,罗平不得不竖起大拇指说:「算你狠!」

「哪有你狠?」雨珊推了推龙传的肩膀,「你把这家伙耍得团团转呢!」

龙传只是无所谓地笑笑,「阿平是我的朋友,我为他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哦?那我呢?」雨珊不禁有点吃味。

「你也是我的朋友,又是我的恩人,你要我的命也可以。」龙传正色道。

雨珊心头一暖,「傻瓜,我要你的命做什么?你只要好好给我活着就是了!」

罗平故意揪着胸口,皱眉道:「拜托你们两个别再打情骂俏了,我这个单身男子看得很痛苦耶!」

「阿平,你别老是胡说。」龙传笑着摇摇头,「你这阵子都在做什么?我已经存了五百多万,应该够你还债了。」

「我这不是平平安安的吗?担心什麽?不过,你这小子还真了不起,只要你想做的都做得到!」罗平举起酒瓶,「来!今晚我们得乾一杯。」

「我喝果汁,可以吗?」

「不行!为了庆祝你赚到五百万,我们非得喝酒不可!」罗平坚持道。

「叫你喝就喝!」雨珊倒了一杯啤酒给龙传,她也想看看他的酒量到底有多差。

在这两人的眼神逼视之下,龙传只好乖乖的喝下那杯啤酒,谁教他面对的是生平两位最好的朋友?

然而,冰凉的啤酒一流过喉咙,他的脸颊就开始发红,他的脑袋就开始发昏,唉!他真恨透了自己这无用的身体,为什麽一沾酒就不行了呢?

雨珊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她从来不知道有人可以醉得这么快,简直就像催眠一样,才几分钟而已,龙传就已经倒地不醒了。

「很有趣吧?他从小就是这样。」罗平把龙传扛到床上,让他躺平了呼呼大睡。

然後,罗平转向雨珊,开了门邀请道:「我们去外面吹吹风吧!」

她正有此意,她必须摸清这家伙的底细,不能让这个男人继续利用龙传,笑话!就算要利用,也只有她柯雨珊可以利用!

两人走到屋外,淡水河畔的风很冷,却刚好可以吹醒他们的酒意。沉默了片刻,罗平先开口了,「谢谢你照顾他!他这家伙很容易受人欺骗的。」

「例如你?」

罗平仰头大笑,「你还真护着他呢!就像一个小妈妈似的!」

雨珊再也按捺不住,破口大骂道:「你还笑?你不知道你给他意了多大麻烦?让他一个人背起你的债务,你他XX的算是什麽好朋友啊?」

「哈哈……」罗平笑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8龙传有没有听过你骂脏话?骂得可真好听呢!」

「你真的这麽欠骂?」雨珊眯起眼睛,想看透这家伙的心思。

「好好!我不跟你闹了。」罗平恢复严肃道:「其实,我那笔债务只是个幌子,我承认我不是什麽好人,但我也不想把我的兄弟扯进来,所以,就编了个谎言,告诉他要存到五百万,我才能再见到他。」

「啥?你在唬他?」雨珊真是不敢相信,龙传这样做牛做马是为什麽?而她在一边呐喊助阵又是搞什么?

「他那个人太单纯、太老实了,要是他知道我在做什么,他一定会义不容辞,跟着我跳下火坑,我可不想害了他。」

「所以,你就用这方法让他瞎忙瞎混的?」雨珊真不知该对此称赞还是该责怪,不过,若没有罗平这妙招,恐怕对龙传也起不了效用。

「我也是为他好,这笔钱就算是他的老婆本吧!」他眼中充满兴味!很明显就是在暗示她和龙传的关系。

「你不用这样看我,我跟他之间还是清白的。」虽然可耻、虽然不愿承认,

她还是老实招供了。

罗平并不觉得惊讶,「我了解,他是个死脑筋,转不过来。你用光明正大的方法是行不通的,你非得诱拐他上床才成。」

「诱拐上床?」这个人真是龙传的死党吗?这算啥建议啊?

「没错,只要他和你发生关系,他就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了,相信我,我跟他认识二十几年了,而且同样都是男人,我比你了解他更多一点。」

「非得这麽做不可?」她不是没想过,只是很难下定决心,那方法多丢脸啊!

「不然的话,以他那种自卑的个性,你暗示个一百年都是没用的。」

「我不懂,他为什麽会自卑?」依她来看,他可算得上是接近满分的男人了。

「他从小就失去了父母,在亲戚间被推来推去的,你想他能对自己有多少信心?没有家庭、不爱念书、只会玩车修车,他没变坏完全是因为他太善良了。以前我看他那麽爱车,就刺激他去买一辆宾土车来玩,没想到他真的做到了!他只是找不到目标而已,其实,这家伙一发狠起来就会勇往直前,就像是个挡不住的火车头。」

「所以……你怕他没有目标,又拿五百万让他当作目标?」

罗平点点头,潇洒的一笑,「被你看穿啦?」

「我明白你的用心,但这只是治标不治本,他还是应该有自己的目标才对。」

这女人,一点就通,果然适合龙传!罗平这下可以真正放心了,「那就等你去帮他发现了,我相信你办得到的。」

「他把模特儿的工作做得很好,但那不是他最想做的事。」雨珊不禁沉思起来,究竟要怎么做才是对龙传最好的呢?

「慢慢来,别急。」罗平拿出皮夹,取出一个小小的药包,「拿去,把这粉末加在任何饮料中,都会有用的。」

雨珊傻傻的接了过来,「不会吧?你要我对他下药?」

「有何不可?他这种机器人,就该要下猛药的。」罗平说得理所当然。

「为什么你要帮我?」

「我希望……你好好照顾他,把他交给你,我就可以自由了!」他故作潇洒道。

「你到底是怎么样的人?乱神秘一把的!」

「我不重要,我只是个坏蛋罢了。」罗平耸耸肩,自嘲道:「身为一个配角,不需要交代得太清楚,不是吗?」

雨珊望着手中的药粉,不管了,她都已经投资那么多时间和精神了,她非得钓上龙传不可,她不愿意就这么收手,绝对不愿!

看出她心意已决,罗平却又警告道:「不过,我得提醒你一件事,他那个人是一旦爱上了,就要爱到底的,希望到时你受得了他。」

雨珊一愣,这回换她说不出话来了,她真的受得了吗?原本只是一场小小的赌约,若是真正爱上了,那又会是如何呢?

「加油!」罗平展开灿烂的笑容,几乎是太灿烂了。

※※※※※※

夜灯已熄,第二天清晨静静来到,当龙传宿醉醒来,头疼不已,发现自己睡在躺椅上,雨珊则占据了他的单人床。

「你醒啦?头痛不痛?我泡个茶给你喝。」雨珊下了床,倒热水泡了一杯绿茶。

「谢谢。」龙传接了过去,慢慢啜饮,「阿平呢?去买早餐了吗?」

「答案在里面,你自己看看吧!」雨珊指着桌上那封信。

就在昨晚的深谈之後,罗平离开了,如风吹来,又如风吹去,只留下一封信。

龙传老弟:我有我的事要忙,先走一步,如果你哪天想不开,决定要结婚了,我就会再出现的。五百万的债务只是个小玩笑,留给你自己当老婆本吧!

不必找我,为你的人生好好去奋斗!罗平

龙传看完了信,一脸诧异而沉重,「为什么……为什么?」

雨珊早就心知肚明,「昨晚阿平跟我谈过了,他不希望连累你。」

「他不把我当作朋友!」龙传猛敲着墙壁。

「他就是把你当朋友,才会这麽做的!你还不懂他的用心良苦吗?」雨珊握住他的手臂,不让他继续摧残墙壁。

「可是……他是我的好朋友,我希望自己能对他有所帮助。」

「我懂你的心情,我真的懂。」雨珊深深凝视着他,诚挚的道:「但这是他所选择的方式,你应该尊重他的意思,我认为你不如先站稳自己的脚步,以後他不管发生什么事,你不就更有能力帮助他吗?」

「站稳自己的脚步?」他面露不解。

「你先坐下来,我们好好谈谈。」她握住他的手,总之,她得让他先平静下来。

他深呼吸了几口气,心中那份失落仍在,但稍微可以控制了,很奇妙的,他发现除了阿平之外,雨珊也可以带给他这种平和的感受。

她望进他澄净的眼眸,「龙传,我问你,你这辈子究竟想做什么呢?」

「我……这个……」他也不是没想过这问题,只是,他从未告诉任何人。

她心直口快的开骂道:「拜托!你还是不是个人啊?都已经二十五岁了,连自己要走哪条路都不知道,你太让我失望了!」

被雨珊这么一激,他立刻吐出实话,「我最喜欢车子了!我想开一家计程车行,还有一家修车行,把这两个行业连在一起,自己开车自己修车。」

哈!她果然没看错人,这家伙终究还是有点脑筋的。

「那为什麽不放手去做呢?让阿平看看你的本事,以後如果他走投无路了,也可以到你的车行来开车啊!」

「可是……这样一来,我可能就无法再当模特儿了,你会不会生气?」

笨蛋!他就不会为自己想想吗?「我早就看出你是为了我才肯下海的,现在你只准成功,不准失败,否则,你就要跟我签下一辈子的合约,随便我把你卖去当舞男喔!」

「雨珊,谢谢你……」他真不知自己何德何能,竟能得此知己?

「跟我还客气什麽?」她拍拍他的肩膀,「以後我不只是你的朋友,也是你的恩人,更是你的大股东,你可要好好的奉承我!」

「你是说……」

「没错,本小姐的血汗钱要投资你的车行,要是赚不到钱,你的皮就给我绷紧一点!」其实她是个大富婆,不过,还是别让他知道太多,免得他自卑到去撞墙。

「是,我一定努力!」他全身热血沸腾,这种感觉从未有过,因为,他有了一个奋斗的目标,为了雨珊,要他做什麽都可以!

看他一脸的欢欣鼓舞,雨珊不禁微笑以对,心中却暗自盘算着,她到底该何时下手才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