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凯琍 > 《诱拐上床》
返回书目

《诱拐上床》

第三章

作者:凯琍

挑明

谁教你侮辱我的美,
这份后果必须由你来尝,
所以,
亲爱的,
等着接受我的爱的报复吧!

月历翻到十月这一张,雨珊告诉自己,新的月份要有新的希望!於是,她抛下所有身段和矜持,每次打电话或搭车时,都硬着头皮跟龙传东扯西扯的。

既然无理取闹、消沉颓废都没用!那麽她就要主动出击!没错,这已经不是摆高姿态的时代了,女人想要恋爱,就得靠自己!

「喂!龙传,我是雨珊啦!我等一下要出门,外面下雨了吗?」她就站在窗前,却还是这么问他。

龙传正在路上开车,他不知耳边的雨声,是来自电话那端或是窗外,总之,他还是诚实作答,「下雨了,很大的雨。」

「那怎么办?我今天的工作很重要耶,我的衣服和头发都不能淋湿的。你车上有没有伞?等一下你撑伞帮我遮雨好不好?」

「好。」他没有拒绝的理由。

「那就待会儿见了,拜拜!」

「哦!」他没话可说,关上手机。

其实,他只有她这么一个固定乘客,而在他一天中开口的时机,除了乘客上下车的时候,就只有跟她之间的对话。

很快开车来到柯家,他对这条路线已经熟得不能再熟,也知道她常去的地方,是台北许多家大饭店,还有那家「彩虹宾馆」。

至於她的工作……光看她的穿着打扮他就知道了,而那些会和她共车的男人应该都是客人吧!只是他也不想多问,这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方法。

雨确实下得很大,龙传撑着黑伞走下车,站在红色大门口等待着。

这是一处很漂亮、很温馨的房子,绿色藤蔓攀爬在白墙上,二楼窗前是小巧的各式盆栽,还有一个小小的阁楼,看来像是童话中公主的房间。

龙传不禁再次疑惑,究竟为什麽要让那样美丽的女子去做那样的工作呢?

摇了摇头,他告诉自己不需多想,他只是一个司机,他只该做好自己的工作。

雨珊打开家门,看见他等在那儿,不禁抬头一笑,整个人缩进他的胸前,「台风来了是不是?我都快被吹跑了!」

龙传心中抨然一动,她的媚、她的香,他并非毫无知觉,而且,他也没忘记那个吻。从门口走到车上,只是几步路的距离,却拉近了两人的心跳,一时之间,彷佛不再那么遥远,彷佛如此亲密才是最自然的。

雨珊又脸红了,跟这男人在一起的时候,她比感冒发烧时还会脸红。

两人都上了车,雨珊含笑道:「谢谢你,要不然我还真不知该怎么办呢!」

「不用客气。」龙传握住方向盘,把车开出小巷。

雨珊把目的地告诉他,那是一家新开幕的百货公司,龙传点了点头,心想那儿也该有宾馆或旅社什麽的吧?一想到此,刚才那份心动又化为轻烟了。

一路上,龙传照样无言,雨珊则找着话题说:「下雨天,你开车的生意好不好?」

「还好。」他的回答总是很简洁。

「你这样每天开车……会不会很累?」

「还好。」他没有什么词汇可替换。

吼!雨珊几乎想尖叫,到底要怎么做才能逼他吐出超过两个字的「长句」呢?

车子遇到红灯而停下,外头风雨交加,卖玉兰花的老婆婆照样做生意,沿着大马路和安全岛兜售花朵,雨珊按下车窗,向老婆婆买了两串清香的玉兰花。

「小姐,多谢!多谢!」老婆婆绽出笑容。

关上窗,雨珊把一串玉兰花给他,「你一串、我一串,一整天都香香的。」

「谢谢。」龙传迟疑片刻才接了过来。

还是不超过两个字!真是服了他,雨珊东想西想,终於想到另一个发问的题目,「为什麽你的车上都没有平安符,也没有观音像之类的?」

这回他可不能只用两个字来回答了吧?

他沉默了几秒钟,像是很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句子,「我只靠我自己。」

她眨了眨眼,不知怎么搞的,这句话竟带给她深深的震撼,这是一个怎麽样的男人?是一份怎么样的心情?为何听来是那样的坚强,却又是那样的寂寞?

百货公司到了,龙传暗自庆幸不必再多说什么,他已经为她打破许多纪录了,像是从来不接固定客人,从来不在车上和客人聊天,还有……从来不对客人动心。

付了车资,她呆愣愣地就要下车,龙传还是为她撑了伞遮雨,让她全身乾爽的走进百货公司,然後,他轻轻一点头,转身开车离去。

雨水滂沱之中,望着那淹没在车潮中的车影,雨珊恍惚之间像是懂得了什麽,恍惚之间又像是陷进了什么。

※※※※※※

那天是个珠宝展示会,各家媒体参访,雨珊是最後的压轴,理所当然成为重头戏,在镜头面前摆出各种姿势。

工作结束之後,雨珊除下了价值不菲的首饰,回到化妆间卸妆、换衣。

骆安奇守在一旁,贼贼的笑问:「怎么样?最近可有任何进展?」

听他那得意的口吻,雨珊只是冷冷的回答道:「最近距离三公分。」

「此话当真?」骆安奇倒吸一口气,「那个电冰箱怎麽可能让你靠近?我看他身上根本设定了人类隔离罩,任谁也闯不进他的领空范围内!」

「你科幻小说看多了!」雨珊懒懒的瞪他一眼,「因为他帮我撑伞,所以我打破了他的结界,这样可以了吧?」

「哦!原来如此,不退不进,还是在零分上面打转嘛!」骆安奇故意刺激她道。

「你懂什麽?我只是在培养气氛,等时机对了才要使出绝招。」卸完妆,她的脸蛋恢复亮净,然而眉目如画,只要擦点护唇膏,又是另一种清纯可人的模样。

「绝招?你有什麽绝招?」骆安奇非常好奇。

「如果告诉你,还算得上是什麽绝招呢?」雨珊拿起手机,打了通电话。

电话一通,她就换成了撒娇的语气,「龙传,我是雨珊,你现在可不可以过来接我?啊!要等十分钟喔?好吧!我等你,你一定要来喔!」

雨珊停了一会儿,又叮咛道:「下雨天开车要小心喔!拜拜。」

什麽嘛?根本还停留在叫车的阶段而已,听完这段对话,骆安奇站在那儿直摇头,「我说雨珊!你可别逞强!现在认输的话还来得及,我们的合约可以好好商量的。」

「哼!」雨珊岂有可能认输?她抬起下巴道:「为你自己多想想吧!孤家寡人多久了?上次被甩以後,都三年没谈恋爱了!还不快去找个对象?」

旧伤重提,骆安奇还是会感到隐隐的心疼,「我……我很挑的。」

雨珊笑眼微眯,「很好,再挑下去你就要人老珠黄、资源回收了!限你在三十一岁生日前交到男朋友,要不然,你就别想继续再当我的经纪人!」

「啊?哪有这样的?」骆安奇心想,他这真是招谁惹谁了?

「就是这样,没有第二句话说!」雨珊走出门口,抛了个飞吻给他。

走到百货公司门口,都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沿路商店多已打烊,整个城市显得有些寂静、有些凄凉。

雨还是下个不停,唉!她的心也快跟着发霉了。

怎麽熟悉的车影还不出现呢?现在她好想看到他喔!就算都不说话也没关系,只要跟他在一起,她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心感。

一辆黑色跑车停下来,雨珊本来没怎么注意,直到一个不受欢迎的身影出现。

是张恒!那个不死心的家伙,真是的,这世界是怎么回事?想要的怎麽也得不到,不想要的老是自己送上门,这算什么美丽人生嘛?

「雨珊,我送你好不好?我想跟你谈谈。」张恒的语气还算平和。

「不用了。」她等的是别人。

「为什么你老是拒绝我?」他紧握住她的手,「我打了几百通电话给你,全都是你那个经纪人接的,为什麽你不敢亲自跟我说话?!」

搞什麽!这家伙是没被女人甩过啊?就是看他跩得二五八万的,她才不想成为他芳名册中的一员,而且!向来都只有她主导战局,还轮不到他来发号施令呢!

「我很忙。」她想收回手臂,却发现他坚持不放。

「今天我不会让你跑掉,我一定要带你走!」他喜欢这个洋娃娃,他就要得到!

「你冷静一点,别让我们撕破脸。」雨珊试着跟他讲道理。

「啪!」一声,张恒在震怒之下,甩了她一巴掌。

雨珊瞪大双眼,没想到他竟敢打她,他竟敢打她这张最重要、最自傲的脸蛋,他XX的张恒是个什么东西啊?老娘还没发飙,就以为本小姐好欺负?

「你以为你大牌是吗?我张恒要谁有谁!你这女人还不是要看我的脸色混饭吃?」张恒还不知死活的在那儿叫嚣。

雨珊怒火直喷,双手磨起利指,正打算在他脸上划下「无可磨灭」的印记,这时,她背後却传来一阵煞车声,跟着,就发生了一大堆的事情。

只见龙传从车内奔出,一把抓起了张恒的衣领,不由分说就痛揍在他身上,从脸孔、身躯到四肢,每一处都扁得过瘾、踹得应该!

雨珊看得几乎要连连叫好了!

「别打了,我求求你别打了……」张恒趺倒在地,抱着肚子哀嚎。

龙传这才稍微松手,转向雨珊问:「你还好吗?」

她本来是没怎样的,只是被那一掌打得热辣辣的,一听到他那关怀的语气,她却莫名其妙就红了眼眶,泪意瞬间朦胧了视线。

他显然对此有点不知所措,迟疑了一会儿才拍拍她的肩,「对不起,我来晚了。」

她摇摇头,不知该如何形容这种感受?笑话!她在这一行混了多久,什麽该死的事情没碰过?怎麽可能因为一巴掌就掉下泪?可是……可是……都他害的啦!谁教他要那麽疼惜地看着她,让她觉得自己好可怜、好委屈喔!

「我……送你回去吧!」他替她打开门,扶她坐进车里,雨水轻轻打在两人身上。

龙传自己也上了车,没有立刻开车,反而拿了一条蓝色毛巾给她,「这……这是乾净的,你拿去擦一擦。」

雨珊沉默的接了过去!把毛巾贴在脸上,有一股清爽的香皂味,这是不是他平常擦汗的毛巾?想像着那个画面,这份亲密感竟让她打从心底温暖起来。

龙传依旧不善言词!全神专注的在开车这件事上,不过,不同於往常的是他的呼吸并不平稳。

是的,他的胸口正在燃烧着,当他看见那个男人打了雨珊的脸,他全身都紧绷了起来,恨不得立刻砍了那个男人的手!

他不知道这算是什麽感觉?总之,他不想看到她受到任何伤害。

雨停了,车子驶进小巷,停在柯家门口,龙传以嘶哑的声音道:「柯小姐,到了。」

雨珊抬起头,付了钱,心知她该走了,但是,一股奇妙的力量拉着她的双腿,她发现她一点都不想离开这个男人。

刚刚那温柔、那关怀,可不可以再让她多沉浸一下?

他显然也有同样的感受,转过身望着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等他发言似乎要等到天亮,她只得先开口了,「你……有话要跟我说吗?」

「柯小姐。」他的胸口起伏着、心情波动着,却极力压抑着,「我们认识不是很久,我或许没有资格对你说这些话!但是……」

「你说、你说!我在听呢!」难得他有话想对她说,她以期待的眼神鼓励他。

「我觉得你的条件很好,你可以去当模特儿,或是空中小姐,或是任何工作,我相信你都能做得到。」

「哦!」她偷偷笑了,怎麽他还不知道她早就是模特儿了?不过,他也看得出她条件很好,原来,他的眼睛不是长假的呢!

「如果你不是经济压力太大的话,我劝你不要再做这种工作了。」

「咦?」他到底以为她是做啥的啊?

龙传抬起头,凝视进她的双眸,诚挚的道:「虽然说职业不分贵贱,但是,我们有手有脚,只要肯吃苦一定会出头。你年轻貌美,想要嫁人也很简单,何必为了钱出卖自己的身体?今天看到你还被客人打,我真的……真的替你很难过。」

出卖身体?还被客人打?呵呵……去他姥姥的龙传是个什麽屁啊?竟然把她柯雨珊大小姐当作是妓女?难不成他打一开始就以为她是出来「卖」的!这四个多月来,他都是以那种「有色」眼光在看她?

「咳!」雨珊由衷的佩服自己的修养,「龙先生,你可不可以稍等我一下?我有些东西想拿给你看。」

龙传露出不解的眼神,但还是点了点头。

雨珊一打开家门,就以跑百米的速度冲进二楼房里,把她从出道以来的剪报、杂志和封面照搬出来,满满一大箱还是不够装,没关系,这些就够他「瞧」的了!

当她愤然冲出家门,发现龙传站在车外等着,脸上仍是那种「怜悯」的表情。

「龙先生,请你拿回家去慢慢欣赏,不用急着还我。」她勉强挤出不太狰狞的微笑,把箱子交给他就转身进门。

龙传被动地接过那个粗重的箱子,一点都不明白发生了什麽事?

※※※※※※

气死人了!真是气死人了!

火了一整夜,又恼了一整天,反正下雨天没事做,就是要发飙到极点!

雨珊坐在沙发上!右手抓起小狗小黑,左手抓起小猫小白,让他们互相撞上,然後狗追猫、猫咬狗,把全家搞得猫犬不宁!

呵呵!毕竟还是她的爱猫小白厉害,伸出利爪随便划几下,就把小黑那大块头吓得退到墙角。

昨晚她应该也用这一招的,在龙传那张自以为是的脸上狠狠的刮上几道!

傍晚时分,雨思和乘风放学回家,一进门就看到三姊坐在沙发上,嘴里念念有词,双手满天乱挥,他俩心忖,怪了!三姊这是在作法吗?

「三姊,你怎麽了?」乘风放下书包,上前关怀的问。

雨珊恍然回神,「哦!我……我在运动,免得手上的肥肉太多。」

「三姊,你一向都很完美的,要对自己有信心啊!」乘风扯开安慰的笑容。

还是阿风嘴甜,懂得如何在女人堆间生存,像那家伙的狗嘴里就永远吐不出象牙来!

雨思坐到雨珊身边,眨眨眼间:「三姊,你今天不用工作吗?」

「统统推掉了,我没心情!」雨珊拉拉弟妹的手,「难得晚上留在家里陪你们,开不开心啊?今晚二姊会做什么好吃的?我也要跟你们共进晚餐,好高兴喔!」

「三姊,我怎麽觉得你在强颜欢笑?」雨思可不是第一天认识这个模特儿姊姊的。

「唉……」纸包不住火,嘴巴挡不住叹息,雨珊投降的问道:「你们觉得我……我长得怎麽样?」

乘风苦笑了,「怎么突然这么问?三姊是公认的美女啊!」

「那……我的气质如何?看起来会像那种在……卖的女人吗?」雨珊又期期艾艾的问。

「当然不像,」乘风连连摇头,「我们家的女生每个都跟仙女一样,尤其是三姊你,那麽会走路、会摆POSE,每个人一看都知道你是模特儿。」

雨珊听得笑了,摸摸小弟的头,「风,你真乖。」

「三姊,你该不会是受到什麽刺激了吧?是不是有人误会了……你的工作性质?」雨思眼尖,看得出三姊一定碰到钉子了。

果然,雨珊嘟起小嘴,「哼!就是有那种白痴,有眼无珠!」

雨思和乘风都是一愣,到底是哪号人物,竟然把他们的三姊误认为卖春女?

「叮当!」这时门铃响起,雨思以眼光命令乘风,乘风立刻起身去开门。

「大概是二姊回来了吧!我今天要大吃一顿,不然,我这股怨气如何能消……」雨珊拉着小妹诉苦,没想到一分钟过後,眼前竟然出现那个大块头!

龙传抱着一只箱子走进客厅,乘风跟在後头,几乎教人看不到他的脸,勉强探出头来说:「三姊,这位先生说要找你。」

一看到这位高大猛男,雨思整张脸都发亮了,她的乘风漂亮是漂亮,却不如这个男人内敛沉稳,给人一种想依靠着他的感觉。

雨珊则是整个人都傻了眼,她万万没想到,这呆头鹅怎么会跑到她家来?算了!不管他到底想干嘛?怎麽可以这么晚才来。

雨思脑筋转得快,推了推三姊的手臂说:「他大概就是那位瞎了眼的先生吧?」

「你……你来这里干嘛?」雨珊跳起来瞪住他,发现自己一七五公分的身高,竟还比他矮一个头,混蛋!这家伙都快撞到她家的天花板了!

「我是来道歉的。」龙传深深的一鞠躬。

「介绍一下吧!他也是模特儿吗?好棒的身材!」雨思垂涎道,那汗衫下的胸饥那裸露出来的臂饥那牛仔裤下的腿辑…多迷人啊!她真该叫乘风也去练一练。

看到小妹兴致盎然的眼神,雨珊赶紧把龙传抓到身边,就算这家伙活该千刀万刮,也要由她自己动手,怎可推给小妹浪费力气?更何况乘风已经摆出一脸要哭的样子了。

「我们有重要的事要谈,你们不准来打扰!」雨珊硬推着龙传,看他怀愣愣的站在那儿,气得乾脆抱住他粗壮的手臂,强押他爬上二楼,直闯她的闺房了。

客厅里,只剩下雨思和乘风面对面。

雨思只手摸着下巴,「这男人不错,很有味道呢!」

乘风再次忍受推心之痛,拉住四姊的手说:「要看男人的话,我也是男人啊!你可不可以转过来看看我?」

「都看十二年了,看腻啦!」她挥开他的手,迳自往阁楼走去。

「四姊!」他喉头哽咽着,有如被抛弃的孤儿。

「还愣在那里干嘛?把书包背上来,不是就要模拟考了,你还不赶快帮我恶补一番?」雨思挑眉,想起了这件小事。

「是!」他背起两个书包,爬上楼拉住她的裙角,像个忠心的小跟班。

「乖。」雨思摸摸他的俊脸,赏给他一个吻。

乘风立刻整个人都融化了,只要四姊还要他,那麽他就是四姊的人!

※※※※※※

一进房,雨珊就把房门锁上,免得闲杂人等进来骚扰。

转身一看,她却发现自己房理一团糟,昨天发疯似的找出「验明正身」的证据,回房後又抓狂般的把衣服丢得满天飞。

这会儿可好,龙传这家伙不只以为她是卖肉的,还会当她是收垃圾的。

龙传抱着那只箱子,站在地毯上唯一可落脚之处,脸上那不知所措的表情乱无辜的,害得她差点就笑出来,但不行不行!她可饶不了这男人,竟然害她睡不好美容觉。

「站在那边干嘛?你这样给我很大的压迫感耶!快坐下啦!」话一出口,不自觉就变成了母老虎,完蛋!她在他心中的形象一定全毁了。

龙传左张右望,先把箱子放在一个可靠之地,谨慎地选择了梳妆台前的椅子,然而臀部才稍稍坐定,立刻就弹跳起来,因为……因为他坐到了她的小内裤!

「哇啊!」雨珊惨叫,抓过那条霹雳的性感内裤!连忙塞到半开的抽屉里,那里面还有一堆宇宙无敌的内衣、内裤、丝袜、睡衣……

龙传根本不知该把眼光移向哪里,只得抬起头,勉强自己看着不太远的天花板。

唉!没办法了,只好委屈她的豪华大床了,她七手八脚的把东西推落到床下,郑重邀请道:「请坐。」

反正她在他心中一定不是什么好女人,拐他上床又怎么样?

床?他的眼睛微微瞪大,但在她凌厉的视线攻势之下,他也只得乖乖的照做,没办法,做错事的人是他!任何处罚都该承受的。

看他终於坐定,她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这家伙的存在感怎么那么巨大?光是坐在那里就会教人心慌。

雨珊坐到他身边,抱了个枕头,挑眉问:「你来找我干嘛?」

「你……你今天没有去工作。」他开始顾左右而言他,心底却想着今天没接到她的电话,竟然让他心中感到微微的失落。

「被你气得皱纹都长出来了,我还能去工作吗?」她立刻抓着他的话攻击。

「对不起!」他转向她,用力鞠躬。

「砰!」不料,他的额头撞到她的额头,瞬时造成不可收拾的惨剧。

天啊!他的铁头真是水泥灌的吗?怎麽会把她撞得头晕眼花、直冒金星?雨珊连叫都叫不出来,直接抱着额头倒在枕头上,看来,不肿一个大包也要瘀青个两三天了!

赫然发觉自己干的好事,他握住她的肩膀猛摇,「你没事吧?我带你去看医生!你可能脑震荡了!」

「别……别摇我,你真的想杀了我啊?」雨珊虚弱的抗议道。

「对不起,我太粗鲁了。」他暗骂自己笨手笨脚,不知控制力量。

想起龙传那天痛殴张恒的画面,她突然非常同情那位张大师,他一定痛翻天了。

「去浴室……把毛巾浸湿了拿过来……」她的声音真要像雨丝一般飘摇了。

龙传一转头,发现这是一间小套房,浴室就在房间里,於是他奉命行事,走近浴室一看,什麽奇怪的玩意儿都有,女人真是很了不起的动物。

不过,那条颜色都快褪掉的蓝色毛巾……不是他的吗?昨天借给她用,他自己忘了要,她也忘了还,却被她洗得乾乾净净,放在一堆毛巾小山的最上面。

她还留着!她为什么不丢掉?这毛巾跟其他的毛巾比起来,不是显得寒伧很多吗?

他想也想不通,拿着水盆和毛巾走出浴室,沾湿了毛巾又轻轻扭乾,才把毛巾放在她额上。

唉!看他扭毛巾的样子,活像是要扭断某人的脖子似的,雨珊心中暗暗叹息,原来这男人是个「危险分子」,她最好随时注意,否则小命恐怕不保。

不过,也说不上是为了什麽,她总相信他是不会伤害她的。

「你痛不痛?」他满怀歉疚的问。

「你说呢?」她反问,换来他更加自责的表情。

她冷哼一声,「反正我是出卖身体的女人,你也不用对我不好意思什么的。」

「对不起!是我自己误会了。」他又重重的鞠躬,还好这次她是躺着,不然,真要被他撞昏了。

「我问你!我的穿着是很没品味、很没气质吗?」她可没打算就这样饶了他。

「不!你……你很漂亮。」叫他称赞女人,实在也只有这两个字了。

「我去工作的地方不是大饭店、百货公司,就是摄影工作室,你脑袋里到底在想什麽?竟然把我想成那种女人!」

「我以为……我以为你去那里接客,还有那些和你一起坐车的男人,我以为他们是……你的客人。」他索性全部吐出真言,免得要被一再逼问。

雨珊气得差点吐血,「好!很好!原来我在你眼中是这种人!亏我还那么信任你,每天都搭你的车,以为你会保护我的安全,可惜我把你当朋友,你把我当个屁,连一句话都懒得跟我说,你对我根本就是不屑!」

「不是的,不是的……」他努力的在脑中寻找适当的用词,「我比较不会说话!所以,能少开口就少开口,绝不是故意不跟你说话的。」

看他慌得满头大汗,她差点心生不忍,想把毛巾放到他的额上去。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谁教他那么不解风情?平常不肯说话也就罢了,对她连多看一眼都没有,他可知道她的自我价值因此贬抑了多少!

「你不用说了,我明白得很,我看起来就像酒家女一样,难怪你要躲我躲得远远的,我搭你的车还真是委屈了你。平常你老是瞪着前面的路,连转头多看我一下也不肯,怕是嫌我碍眼吧?那次我喝醉酒还强吻你,我看你回去以後一定刷牙刷了几十次,因为,你觉得很恶心、怕得病,我有没有说错啊?」

冷箭连环,枝枝射中他脆弱的心脏,被她这么一骂,他好像只能以死谢罪了。

看他脸色愈来愈惨白,她继续发飙,「我从十一岁开始当模特儿,大家对我都是又宠又疼的,从来没有一个人不称赞我天真活泼又美丽,我从来没有听谁说过我像卖春的女人!昨晚听你那么一说,我整个自尊都被敲成了碎片,以後,我再也无法面对镜头了,因为,我无时无刻都会想到,我柯雨珊看来像个妓女!」

龙传的头好痛!他宁可刚刚被撞痛的是自己,或者他该去撞墙才对?可他又怕把她家的墙撞出一个大窟窿来。

稍微骂爽了,反正她也不求他解释什么,这蠢蛋不可能有那么好的口才,倒是她自己却口乾了,直接指使道:「桌上有瓶果汁,拿过来。」

就算她要他切腹,他也会照做的,此刻,他的双眼茫然,心中空虚,毫无主见,只能依照她的命令行动。

「我的肚子饿了,你现在就下楼去找我二姊,跟她要两人份的晚餐,快去快回!」

龙传不敢有违懿旨,一打开房门,脚步才稍微犹豫了点,就听到雨珊哀嚎头疼、心疼、肚疼的声音,吓得他连忙奔下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