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凯琍 > 《诱拐上床》
返回书目

《诱拐上床》

第一章

作者:凯琍

一见钟情

不要怪我,
是我慧眼识英雄,
一眼就相中你的好,
不想让你逃掉。

六月一日清晨,柯家五个孩子在门口排排站,把爸妈送给南投当义工,挥挥手、道再见,相约一年後再相见。

接着,该出门的人都出门去,该回头睡的人则继续睡,老大柯雨伊和老三柯雨珊都是属於後者。

一整天下来,任凭狂风暴雨、雷声轰隆,还是吵不醒睡美人的梦境。

雨势直至午後稍歇,刺耳的闹钟却又不识相地响起来,被窝里,一双迷离的眼眸稍微睁开,一只白细的手轻轻伸出,把时钟摔到床下,又随即闭上美目。

世界又重归安宁,宇宙也恢复和平,不过,十几分钟後,电话铃声却又开始尖声鬼叫:「铃铃!」

柯雨珊总算接起电话,但她没有说话,因为,她的神志还在现实和梦乡之间交替更迭。

「大美人啊!你怎么还没起床?」电话那端传来火烧屁股的声音,嘶喊道:「再过一小时就要开秀了,求求你快点赶到吧!」

「哦……」雨珊仍然没啥反应,懒懒的挂上电话。

「哔!哔!」这会儿连手机也响了,而且是三支同时叫起来。

魔音传脑,直透心窝,雨珊终於爬下床,对自己喃喃低语道:「该上班了……」

Swatch手表说现在都已经下午四点半了呢!看来今天又要上演迟到的老戏码,管他,她心忖,迟到就迟到吧!身为大牌怎麽可以不迟到?反正她柯雨珊就是红嘛!从十一岁那年踏入模特儿这行,十年来,她什麽大风大浪没见过?

随便套上一件Prada的金色小可爱和豹纹短裤,她就是怎么穿怎麽好看。

当她抓起皮包走出门,正是傍晚五点,家里没有半个人在,小猫小白和小狗小黑走到她的脚边磨蹭,她只得停下来拿饲料给它们吃。

至於她自己呢?她打开冰箱,拿了颗苹果就当作是晚餐吧!

走出家门,仍有细雨飘着,雨珊对此并不在意,但平常都是随便一挥就可招来计程车,怎么今天街上车子多得很,就是不见一辆鲜明黄色的?

眼看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就算现在打手机叫男人来接送,也为时已晚。

唉!她应该交几个住在附近的男友才对!今天可能要创下迟到的新纪录了。

就在她急得快要跳脚时,一辆豪华宾土改装而成的计程车突然出现,还准确俐落的停在她面前,车门甚至还会自动开启呢!

好大的派头!开计程车也得这么讲究吗?雨珊吹了吹口哨,心想,这年头什么玩意都有,她就坐坐这辆架式十足的计程车也未尝不可。

上了车,关了门,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前头传来,「请问小姐要到哪里?」

好有磁性的声音、好强壮宽厚的背影,雨珊眨眨眼,回过神来,「我要到凯悦饭店,愈快愈好!」

「现在塞车,可能有点困难,不过,我会尽力的。」那声音不卑不亢,踩下油门直往前冲。

车里相当整洁,没有俗气的蕾丝花边,没有刺鼻的汽车芳香剂,只是低调的黑色皮椅和米色靠垫,以及一股淡淡的花草香,显得十分稳重大方又清幽。

雨珊看了前方那驾驶执照,黑白照片中是一张很有男人味的面孔,而这位驾驶先生的名字竟然叫:龙传!

龙传?龙的传人?还是打着划龙船之名,行吃粽子之实的龙船?这种男人、这种车子、这种格调,怎麽会来当计程车司机?

好奇心在瞬间涌上,又立即被自己打发,罢了,她心忖,每辆计程车都有自己的故事!说也说不完的,又何必多问?她现在倦得很,全身倒坐下来,毫不客气地把双腿举起,高跟凉鞋就踩在人家的车窗上。

沉厚的声音又传来了8小姐,你生病了吗?」

「我爱困,你别吵我,反正快送我到目的地就对了。」又来了,计程车司机老想找她搭讪,她根本不屑回应,彼此只是一段过客,又何必扯东扯西的?

「好的。」那司机倒也乾脆,就此保持静默。

雨珊整个人躺在皮质座椅上,还有小垫子让她枕着,真是好睡。

她发现他开车还挺顺的,让她休息得相当舒服,而且,不到十分钟就抵达目的地了,嘿!他到底是如何飞车飙来的?真的可以去当城市赛车手了。

「小姐,到了。」

不用他说!她也知道该是坐起身的时候了。

算他有点本事!雨珊丢了一张五百块的钞票给他,也不想他找钱,她今天省了迟到的罪名,这位司机功不可没。

「小姐,谢谢,这是找钱……」龙传一转过头!却发现後座已经没人,只能看到那高挑的背影,踩着性感的脚步。

龙传收回钱,对自己摇摇头,心想,这位小姐美则美矣,可惜出卖自己的身体……

世风日下,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赚钱方式,他也不需要对别人进行道德评价,总之,好好做自己的工作吧!

油门再度被踩下,鲜黄色的车影随之离去。

※※※※※※

「走」了一整晚,体力消耗量不可谓之不大,模特儿这行业看来光鲜亮丽,却得付出所有的专注力,且时刻都要保持在巅峰状态。

谢幕之後,雨珊「瘫痪」在椅上,任工作人员替她卸妆,现在她什麽也不想,只想闭上眼睛,忘记所有的色彩线条。

这时,骆安奇走近她,还未开口,那过浓的香水味就让雨珊辨「味」识人了。

奇怪?好好一个男人叫什麽LosAngels?他爸妈也真爱开玩笑,儿子又不是在洛杉矶出生的,何必用堕落天使来取名?要不是看在他忠心耿耿,又是个男同志,不会骚扰她的份上,怎能突破重围,登上她柯雨珊的经纪人宝座?

「小珊,大客户要请吃消夜……」骆安奇忸怩着双手,紧张极了。

雨珊连眼睛都不睁,冷冷的道:「推掉。」

「可是……大客户有董字辈的、总字辈的!还有大师辈的……我推不掉他们。」

总而言之,无能就对了!雨珊还是闭着眼睛,「下次签约时你别想提高佣金。」

「好嘛,人家知道了……」骆安奇不敢抗议,他从雨珊身上赚的已经很多,只要她大人大量,还肯「钦点」他就够了。

「去告诉也门,我很累,只去一摊,别想找我夜游。」

「是!」骆安奇赶在雨珊睁开眼之前溜走,他好怕被她瞪死。

卸完妆,换过自己的衣服,雨珊简单的擦个口红,扎起波浪般的长发,又是明艳美人一个,这面目就够应付那写无聊人土了。

想想自己也真悲哀,不管红到多麽发紫、发亮,只要赞助厂商一开口,或是设计大师一邀请,还不是得像个陪酒小姐一样的去坐抬?

没办法,谁教她爱钱如命,还想把握青春多做几年,若不趁当红时猛捞一把怎么行?只好跟着「潦」下去了。

一走出门口,左一个陈董,右一个赵总监,立刻占据了她的视线。

「雨珊,坐我的车!」

「不不!应该坐我的车,我今天开了新的跑车来耶!」

「再吵我就坐计程车!」雨珊懒得给他们好脸色,「安奇,还不快来护驾!」

「小的来了!」骆安奇马上冲上前,引领雨珊坐上一辆黑色凯迪拉克。

反正不管哪辆车都行,只要骆安奇坐在她身边,她就省了被毛手毛脚,还有被口水淹死的可能性。

都深夜十一点了,这些人还想闹什么?果然没什麽好样的,不过就是唱唱歌、跳跳舞、吃吃饭、喝喝酒,唉!这些城市玩意儿她早就玩腻了。

当初一脚踏进来,这五光十色、红男绿女的景象,的确是很新鲜、很有趣没错,但要她三天两头就来报到,历经十年也被磨光了兴致。

「雨珊,来!我敬你一杯。」

「柯小姐,你的皮肤真好,不擦粉也可以这麽美!」

该挡的挡、该回的回,雨珊很明白如何应付,既能维持冷傲的形象,又不至於给人难堪,其中迂回也是一种艺术。

瞎混了两个小时,雨珊以「尿遁」离席,悄悄使了个眼色给骆安奇,让他知道该如何收拾後果。

打从洗手间出来後,她就转向大门口,打算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

无奈世事总是不如人意,偷溜的老鼠总会撞上痴等的猫,门口正好有个「不知进退」的家伙守着,也就是当今台湾的首席设计师:张恒。

此君确实很有恒心,可惜用错了对象。

「雨珊,要走啦?我送你回家。」他风度翩翩,和颜悦色,这男人没什么不好的。

可惜这世界上多得是男人,雨珊就是不想跟他勾搭上,免得以後公私难分,不是包了他全部的秀,就是被他的秀全部踢掉。

她连笑都懒得笑,扬起右手,心中暗自祈祷,拜托快来辆「嘿嘿TAXI」吧!

「让我送你又会怎么样呢?你应该知道我不是那种人的。」张恒拉下她的手,抚着玉人的小手,感觉好滑嫩喔!

那种人?谁知道他求爱不成,会变成哪种人?知人知面不知心,她柯雨珊向来只相信「看走眼」,从来都不相信有「凭直觉」这件事。

「放开我啦!」两人拉拉扯扯,僵持不下,奈何路上只有夜风和霓虹,没人来演出「英雄救美」的戏码。

突然,就像专程要来解除雨珊的危机似的,老天竟派来一辆大灯闪烁的黄色计程车,直直驶来,急急的停下,还自动开了车门请她入瓮。

「我要走了!」雨珊奋力挣脱,跳上後座,对着前方只说了一句,「快开车!」

「雨珊!」张恒在後面气得跳脚。

夜风仍然清凉,霓虹仍然闪烁,却只剩下他一人唱「独脚戏」,好不凄凉。

※※※※※※

「请问小姐要到哪儿?」

当那低沉的声音传来!雨珊才猛然恢复意识,刚才她还忙着喘气和收惊,这会儿一抬头就发现,这是她今天出门时搭的计程车耶!

宾土改装,黑色皮质座椅,还有米色小座垫,以及那张驾驶执照:龙传!

「我……我问你呀!」她转了转眼珠子。

「问我?」对方显然有点迷惘。

「今天你从哪儿把我载上车,就把我送回到哪儿去。」她要考考他,看看他是否记得她这位美女乘客。

龙传的视线移到後照镜上,两人的视线第一次正式交会。

多麽……多麽锐利而深邃的眼眸,雨珊全身一颤,老天!这个男人有一双会电人、会吃人、会砍人的眼睛,他真该去当模特儿的。

咦?正牌模特儿可是她,怎么把这主意打到一个计程车司机的身上?

龙传似乎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冷静道:「你好,我想起来了,我这就送你回家。」

「哦……」平常伶牙俐齿的她,这会儿却说不出话了。

车子平顺的前进,车内一片宁静,雨珊好不容易定下心来,突然想到世界上怎麽会有这么巧的事情?这家伙该不会是看上她的美色,有意埋伏跟踪,才会那样奇迹般的出现吧?糟糕!她说不定误上贼车了。

别紧张,现在大喊大叫只会触动敌军,她还是先按兵不动,免得打草惊蛇。

她把手伸进皮包,抓住她的口哨、电击棒和防狼喷雾液,这年头夜路走多了不会碰到鬼,只会碰到色狼、坏蛋和痞子,所以,她早就有万全的准备,以备不时之需。

尽管她屏息以待,然而!她所想像的情节完全没有发生,车子准确开往她家的方向,很快就停在柯家门口的小巷。

「小姐,继续往前吗?」龙传终於打破沉默问。

「呃!就在那家红色的门口……」雨珊呆呆愣愣的,有点遗憾不能一逞除恶之勇。

车停了,她赶紧放开武器,拿出皮包掏钱,「多少钱?」

龙传转过头来,「不用了,你之前给我五百块,但是,你没拿找钱就走了,所以,刚好算在这次的车资上。」一低头,雨珊发现他根本没有按下计时器,一抬头,两人第一次面对面、眼对眼。

帅哥她看得太多了,但是!最有个性的、最有魄力的,就该属眼前这一个,当真可以叫他第一名!简单俐落的发型,刀刻般的线条,结实强壮的体魄,要是他学会了如何散发魅力,绝对会把那些酷哥猛男都比下去。

「哦!你……你不要钱就算了。」她才不会跟钱过不去呢!好啦!她也该走了,一个计程车司机有啥好看的?可是,她还定坐在那儿,迟迟不想离去。

「小姐?」龙传显然很困惑,不知她还有什麽问题?

「我……我包你好不好?」她连想都没想就这麽说。

「包?」他差点被呛到!这是啥米意思?

她自己也脸颊一红,天啊!她不知几百年没脸红过了,这种小女生的把戏她怎麽还耍得出来?真可耻!

她赶紧解释道:「就是……你、你每天来接送我,这就叫包啊!你可以有固定的客人,我也不怕搭不到车,这样不是一举两得吗?」

他点点头,露出了解的微笑,那一笑,又让他的魅力指数窜升到五千点!

「这是我的名片,如果小姐愿意让我服务,请随时打我的手机。」他拿出一张格式简单的名片,上面有他的名字和电话。

「哦……那、那就明天见!」她正要开门,门却自己开了,看来他这辆车的机关挺多的,反正……反正她快滚就对了,她恨透了自己这张竟会发红的睑,

「小姐,你快进门去吧!」龙传走出驾驶座,「我看你平安回家後我再走。」

他……他是个好人!她突然非常非常确定这一点,他那双眸子中没有一丝不纯的地方,甚至澄净得让她有点不敢逼视。

「哦……」她低下头,拿钥匙打开门,回头望了他一眼,才默默走进门。

在昏暗的夜色中,那男人的身影、专注的眼神,不知为何,让她突然有一种预感,这一幕将深深的刻画在她的心头。她慢慢上了二楼,点亮了房里的灯,打开窗,龙传还站在那儿,抬头看到她的身影,他才坐上车,踩下油门而去。

今夜,月色朦胧,心儿朦胧。

※※※※※※

又是一场无边的昏睡,雨珊却自动睁开了眼睛,看看钟,才中午十二点而已。

洗过澡!她换上一身Gucci的红色洋装,不用多看镜子也知道自己美得冒泡泡,只不过这种表面的亮丽,似乎已经渐渐不能满足她了。

她对自己的计画是三十岁退休,捞够了钱就开一家店请人看着,自己环游世界去采买商品,那样的生活多惬意、多舒服!

但是,除了钱、除了美,还有什么是她想追求的呢?她还真有点想不起来。

要说起男人,她的情史上有一大串名单,但她全都喊他们Baby,因为,她根本不记得他们的名字,这能算是真正的恋爱吗?

走下楼,只见二姊雨娥坐在餐桌前发呆,「二姊早啊!」

「噢,早!」雨娥一抬头,笑容有如春花。

「你怎么了?一会儿发呆,一会儿笑得那麽开心?」雨珊打开冰箱拿出二姊准备的「模特儿餐」,也坐到餐桌旁。

「我昨天去面试,我被录取了!」雨娥微笑得像个得奖者。

「真的?恭喜!」雨珊跳起来给二姊一个拥抱,「以後要好好打扮一下,保证那家公司的男人都为你疯狂!」

「我才不需要那些男人为我疯狂呢!」雨娥淡淡的笑着,似乎含着一个小秘密。

不管怎样,两姊妹拿出啤酒乾杯,为此庆贺一番。

「二姊,借用一下你的脑袋瓜子!我问你一个很简单、很普通的问题,你……你觉得男人最重要的是什么?」咳!花心女王柯雨珊问这种问题!真的有点丢人!

没办法,最近她又陷入了周期性的爱情低潮,想要的都太容易得手,不要的一脚就可以踢掉,是否它需要来一场不一样的恋爱呢?

雨娥对这个问题毫无犹豫,直接回答道:「真心。」

「啊?」雨珊以为自己的耳朵有问题。

「真心。」雨娥以肯定的语气重复,「不管再英竣再有钱、再温柔体贴的男人,如果对女人没有一颗真心,就不算是真正的好男人,这是我个人的小小浅见。」

雨珊呆坐在那儿,像是被恍然开悟了,又像是完全想不透。

「我要去上烹饪课,先走罗!」雨娥背起包包,带着坚定的微笑出门去了。

雨珊不知自己发呆了多久,当时钟突然整点报时,她的神志才重回人间,拿起电话拨了几个号码,开口道:「安奇,今天的工作时间几点?」

一听到雨珊皇太后的声音,骆安奇先是惊声尖叫,继而连连发炮,「你真的是雨珊?你怎么会这麽早起?而且还主动打电话给我?到底发生了什麽天大的事情?」

「废话少说,快说重点!」她可没心情跟他扯那么多。

骆安奇的口气听起来委屈极了,像个小丫鬟似的,「本来下午两点有一个拍照的工作,我正想帮你推掉,因为,我看你昨天那麽累……」

「不准推,地点在哪儿?」

「在丁威的工作室,你去过的。」

「我会准时到。」反正睡也睡不着、想也想不通,不如就奋力工作吧!

「你究竟是怎么了?快告诉人家嘛!我们之间不该有秘密的……」骆安奇的问题没有得到回应,只剩下电话被挂断的嘟嘟声。

好了,这下决定要上工了,那么还有一件事该做,那就是:叫车。

拿起那张名片,她的手指慢慢按出一串号码,在等待电话被接起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很久没有这种期待的感觉了。「你好,我是龙传。」那声音,那低哑的声音传来了。

「我……我是包你的那个人!我十分钟以後要搭车。」

「是你,好,我会准时到。」

「Bye!」她慌忙的挂上电话,像是会被那嗓音给烫着一样。

哦!拜托,自从她五岁开始交男朋友以来,都已经过了十几年,怎麽还会有这种初恋少女慌乱的情绪?

可是,看着镜中的自己,竟然双眼发亮、双颊发红,她的「发情」状况也太严重了点吧?

而且,还是对一个计程车司机!如果让她以前甩掉的众多男友知道,岂不是都气得去撞墙算了?

不行、不行!她亟需要一些新鲜空气,於是,她抓起了皮包来到前院的小秋千坐下。

虽然不是什麽豪华庭园,但是花团锦簇,绿意盎然!正是他们全家最喜欢的地方,可以赏月、可以吹风、可以什麽都想或什麽都不想……

以往总是男人在等她,何时风水轮流转,轮到她在等男人了?

十分钟後,门外传来一阵煞车声,雨珊知道是谁来了,她故意默数了三十秒钟,她不想显得那麽急切、那麽热情。

打开门,上了车,她镇定着声音说出一个地址。

「好,我知道了。」龙传没有多说什麽,直接开车。

这男人!他当真看也不多看她一眼吗?这对雨珊而言,无疑是最大的侮辱!

她又躺了下来,靠着小枕垫,心想,自己这身低胸的红色洋装,加上一双美腿架在窗口,她就不信他不会动心?

然而,在到达目的地之前,龙传一句话也没吭,直到停车後,才稍微转过头说:「小姐,到了。」

「哦……」她懒懒的回应!还是不太想爬起来。

她认真的观察着他的反应,发现他看到後座美景时全身一僵,表示他不是全然没有知觉的,但是,他立刻就转移了视线,谨守非礼勿视的原则。

「多少钱?」她的嗓音从未如此诱惑人过。

「二百五十块。」他的声音似乎也低沉了很多。

雨珊觉得自己简直是在发花痴,但在给他钱的时候,却忍不住故意碰到他的手,哦!好粗好厚好大的手,感觉很温暖、很安全,也很诱人。

龙传有点愣住,赶紧拿了五十块找给她,「谢谢。」

「那……晚上我再打给你,你要来接我喔!」嘿!好像约会一样,她真是个小傻瓜!

「好的。」他点点头,那双黑眸仍是那样的单纯而认真,雨珊都不禁觉得自己像个诱拐良家男子的坏女人了!

「嗯……再见!」她飞快的下车,不敢回头多看。

唉!什麽时候开始,她体内竟冒出了一个纯情少女,又跑出了一个发痴女人呢?

当她低头走进「丁威工作室」,很不巧的,旁边正巧是一家俗丽的宾馆。

车内的龙传一转头,就看到那间「彩虹宾馆」的招牌,他再次叹了一口气,不想多看那位美女一眼,心想,他还是快点找下一位客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