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七海 > 《狂情赤恋》
返回书目

《狂情赤恋》

第十章

作者:七海

救护车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市区,就在半夜三点的时候,庞大的警车队伍护送着一辆疯狂飙驰的救护车停到了市内最有名的医院前面。打开门,就在众多记者的闪光灯中,一个俊美高挑的少年抱着一个全身是血的少女飞快地跑进了医院内部。而警察则保护着他和随后出现的同伴不受记者的骚扰,加紧时间进行急救。

时间啊!拜托你流逝得慢一点吧。

看着怀抱中少女苍白的脸颊,莫金郁第一次心慌意乱得无法自制。

“金郁,”一只手拍着他的肩膀,死党温柔的声音在一边响起,“这不是你的错,你没有挡在赤鸢前面不是你的错。”

“我知道!但是……”

莫金郁痛苦地闭上双眼,无法原谅救他的机会就在一瞬间溜走,而这也证实了,他对赤鸢的感情果然比不上季蝶双对赤鸢。

可以为最重要的人奉献生命的感情!

“据说是国际毒枭越狱逃跑,才导致了今天的惨剧,请问警方有何解释?”

“不予置评。”

“他的毒手伸向普通市民,这是警方的疏忽吗?还是有意安排的?”

“不予置评。”

“据说那位少年是当初缉拿他的最大功臣,而这次的行动完全是报复行动。请……”

“无可奉告,请各位回去吧。稍后再召开记者会解开大家的疑问。”

医院前面人声鼎沸,闪光灯照得整家医院仿如身处白昼之下,任何一个角落都不放过地拼命打探着这件骇人听闻的事情。 国际罪犯在逃,而警方居然封锁了所有的消息,这是对人们多么大的欺骗。

而这次的暴力事件是否再次揭开恐怖的面纱?

闪光灯的不停闪动,所以大家一点也没有遗漏那突然出现的高级房车。从高级的凯迪拉克上天下来的人物足以震动整个商界,而随后出现的几个人在政界也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是顾家的少爷啊!足可以操纵全国经济的那一个。他怎么会出现?”

“那不是尹家继承人?那孩子也和这个事情有关系?”

“韩家的继承人也出现了,展家的也来了,我的天!”

顾紫芋、尹橙海、韩蓝桑和展青葵一字排开地挡住了媒体的视线,随着周围的警察齐刷刷地松了一口气,他们心中闪现的是同一个念头——

赤鸢,你一定要平安!

而季蝶双,为了赤鸢你一定要活下去!

·书香··书香··书香·

“赤鸢……”

高大的男子站在满身伤痕的狄赤鸢床前,担忧的眸子看着自己惟一的手足。都是他的错误,都是他的错才让自己的弟弟陷入这样的境地。

“我们通知了季蝶双的父母,但是他们现在不在境内。我们会尽我们最大的力量来保护她,救她……我知道她是你喜欢的人,所以就算付出一切代价我都要把她还给你……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伤心了。”

火一样的眼睛逐渐暗淡了下来,狄赤桀回想起了那一段灰暗的过去。

“赤鸢,赤鸢,对不起……对不起。我们总是让你处在危险当中,我们却什么事情也做不了。原谅我们……原谅我……”大手抚摸着狄赤鸢的额头,忏悔的泪水一滴滴滴落在他的脸上,为那死灰色的脸增加了一丝气息。

狄赤桀太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了,所以没有发现自己兄弟手指那微微的颤动。

·书香··书香··书香·

“唉,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难缠的家伙呢……居然固执到需要人家把他打昏,如果他再不松手,那个小姑娘也就没有救了。”一边穿深蓝色亚曼尼西装的俊美男子凉凉地开口,阐述着自己方才的遭遇。而他身边一直形影不离的银发男子没有参与同伴的鸡婆行为,反而闭上了眼睛,靠着墙休息了起来。

“就算及时送到了医院,蝶双也不可能安然无恙的……就算治好了枪伤,她的心脏病也会要了她的命……”夏绿夜懊恼地将脸藏在双手中,完全没有了平日悠闲自得的样子。

都是他的错误,如果他不把蝶双卷进这个悲剧中,她就不会这么快死。但是如果不这样做,赤鸢就死定了。可是,为什么要是蝶双?那么可爱的一个女孩子……

“心脏病?”卷发男人摸摸下巴,发表着自己的意见,“看她的脸色这么苍白,而且稍微一活动就气喘不已,很明显是心脏供血不足的缘故……但是看她那么快就可以适应并且调整,那么看来是得了很久的病了?先天性的?”

“没错!她就是先天性的心脏箔…听说最近越发地恶化了,如果不动手术就没有多少时日了……”

“那就动啊?”

“只有百分之二十的机会……太低了,她很有可能在手术中途就死去。除非找到那个叫‘风暴’的医生……只有他才可以救她……”

“风暴’?”

卷发男子和银发男子对看了一眼,然后又看着说话的夏绿夜,“那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如果知道的话就不会这么痛苦了。就是不知道才这么的……”声音猛地哽住,眸子不可置信地看向微笑的男人,而脑子也在大力运作,“你这么说,是知道他在哪里了?”

“当然。”仍然是无所谓的笑容,却有无穷的感染力,让别人的心情也随着放松起来。

“就算知道也来不及了……”刚刚明朗的眼睛马上又黯淡了下来,夏绿夜再次消沉了下去。

“唉唉唉……看起来‘沙漠’那家伙还真是对什么事情都守口如瓶呢。”搔搔头,卷发男子难得地苦笑了起来。

“‘沙漠’是指哥哥吗?他究竟是什么身份?”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这个外号了,再傻的人也了解这其中有什么意思。夏绿夜看着发话的男人,就连一边的莫金郁和龚日冕也一起看了过来。

“当然,夏艳夜就是‘沙漠’,他、我和‘冰河’都是‘七海’集团的人,是支持‘七海’的十三保镖之一。‘白莲’是我们的顶头上司……唉,只能说这么多了。”卷发男人微笑着解释他们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看了一眼仍然没有什么反应的同伴,他才接着说:“事实上,你们想见‘风暴’的话,马上就可以见到。”

“他在哪里?”异口同声的齐声合奏足以掀翻医院的屋顶。

男人苦笑了起来,“你们一直没有问过我的名字……我就这么没有魅力吗?”

“难道说……”所有的眼光齐刷刷地集中在他的身上,充满了无法置信和希望。

“对啦,我就是医生‘风暴’,多多指教,小笨蛋们!”

欢呼声猛地响起,三道身影狠狠地扑了上来。自然,可怜的救世主被逼得和地面热吻,再也爬不起来。

·书香··书香··书香·

身体好像浸泡在羊水里面,周围都是温柔的波动,轻轻地温和地清洗着她的身体,那柔和的抚摸让她舒服地合上眼睛,就想这样一直地沉睡下去。 毕竟,在那个现实得令人绝望的世界里,没有任何她可以留恋的东西。

“怦咚怦咚”的声音传来,沉稳得仿佛他心跳的声音。

她曾经那么喜欢静静地听他的呼吸,感受着他的体温,喜欢看他长长睫毛下紧闭的双眼,想象着他做着什么样的美梦,而梦中,有没有她的身影。

她无法忘记,在绿荫下、鲜花中,重重花香缭绕,他枕在她的膝盖上,半是强迫半是轻松地谈着属于他们两个的话题。

过去的种种快乐畅所欲言,过去的种种悲哀埋藏心底,他和她做了一样的事情。

不想让他担心,不想让他悲伤,所以她选择了逃避。

喜欢他的慵懒,喜欢他的自由,喜欢他的粗暴,喜欢他的粗线条,喜欢他的叛逆,喜欢他的自由,喜欢他的热烈,就这样深爱着他的一切。

忘不了他狠狠地甩掉了自己,忘不了那温柔的印在唇瓣上的吻,忘不了自己心痛欲绝的心情。真的好想问问他——

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为我而哭泣?

一直没有问出口……

眼皮微微地抖动,瞬间感觉到了身体的痛楚。无法适应的光线仿佛尖针一般刺进她的眼睛,连带地引起了全身的疼痛。

痛,好痛!

身体的痛楚使她的意识稍微回复了一点,抬眼看着天花板上的灯管,才茫茫然意识到自己仍然生存着的现实。

生存在这个有他的世界里。

泪水开始聚集,模糊了视线,想伸手去擦拭,身体却怎么也动弹不得。把手活动的声音吓了她一跳,季蝶双慌里慌张地闭上了眼睛假装睡眠。

可能是他吧?不对,不可能是他。他曾经那么绝情地抛弃了自己,怎么可能会来见自己?

不对,自己帮他挡了一枪,那么他有可能会来看看自己……

不要!她才不要他的怜悯。她要的是他的……

情绪在混沌的大脑中左右挣扎,理了半天也没有头绪,混乱得半死,直到脚步声打破了一室的静逸,熟悉的烟草和香皂混合的男人香味填塞了她整个鼻腔,她才稍微定了一下神。

是他没有错!

欢喜和悲伤的矛盾心情混合着一点点慌张,促使她一动不动地装睡。温热的身体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大手带着惯有的火焰的热力温柔地抚摸着她的额头,将上面一直搔弄得她很痒的头发拨了开来,舒服得让人想哭。

良久良久,房间中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和钟表滴答滴答的声音,还有季蝶双快压抑不了的剧烈的心跳的声音。天哪!拜托你跳得慢一点吧。这样下去,我不是憋气窒息而死就是心脏供血过量而亡。

门的声音再度响起,淡雅的香味飘了过来,那是郁金香的味道。

“赤鸢!”

特有的金属乐音一般的声音让她更加确定了来人的身份,莫金郁伫立在他和她的身边。

“赤鸢……”

仿佛催促一般,莫金郁等待着狄赤鸢的回答,那样诡异而紧张的气氛让她的心又开始狂跳了起来。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莫金郁的声音继续着,却听不到狄赤鸢的回答。对不起?他做了什么对狄赤鸢不利的事情了吗?她本来就觉得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暧昧异常,只是没有想到这真的不是她的错觉。

“当初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在老鼠的身边,也就不会那么痛苦。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对不起对不起……”沙哑的仿佛带着哭腔的声音阐述着他的过错,季蝶双感觉到床的弹动,而那烟草味道的消失也让她知道,狄赤鸢离开她的床到了莫金郁的身边。

“不是你的过错……如果我遇到同样的事情,你也会这样做吧?”

“当然!我绝对不会让你身陷那种危险境地的。”猛地拔尖的声音显示出了他的慌张,但是另一方面也表现了他的决心。

“所以,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你不用内疚。”淡淡的语气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哀怜,狄赤鸢温柔地抚摸着同伴的头发,将那整齐的发丝弄得混乱,“我们都知道对方脆弱的一面,并且也加以帮助,这是我们从相识以来的默契,所以不要说这么见外的话。”

“可是,我一直都是拖累你。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一定更加自由——不对,是真正地自由。”莫金郁反手抓住他的肩膀,大声叫嚷着,完全丧失了以前高傲的气质,“你一直想要自由,却一直受束缚。我的,父母的,哥哥的。你想要的东西一点都没有,你总是顺从我们的意愿来生活。”

“不是那个样子……”

“哪里不是?如果不是因为我被老鼠绑架,你就不会加入他们,让你一生有污点。更加不会因为有机会消灭他,而接受你哥哥的要求。为了保护你们家甚至整个警界,你不会做出卖这种事情,你不是最讲义气的吗?”

“所谓的‘义气’也是因人而异的……当然是你们比较重要。”

“除了老鼠,你在里面也有真心相对的人啊!却因为哥哥派给你的任务,搞得全都死了。如果不是……”

“不要说了,我已经忘记了!”狄赤鸢的大声喊叫猛地打断莫金郁的述说,他将自己的脸紧紧地埋在手里,紧闭的眼帘上出现当时的情景。因为他们的反抗,在激烈的枪战中打中了周围闲置的油桶,等到他赶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迟了……

“哥哥故意挑我不在的时间提前行动,也是考虑到了我的感受……所以我不恨哥哥,只是无法坦然面对他而已……只要一看见他就想起那么卑劣的自己……我不是讨厌他,而是讨厌我自己……而你……我一直不喜欢你……”

“赤鸢?”大睁的眸子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第一次吐露心声的好友,莫金郁无法接受他所听到的事实。

赤鸢讨厌他?一直都是?

“是的,我讨厌你……因为你的光芒会伤害我,只要一看到你就觉得自己很肮脏……但是我又无法离开你……救你,也是为了我自己……”

“我一点也不耀眼,我倒是觉得你有着我所没有的一切!坚强、勇敢,什么都可以自己挑战……你根本不需要可怜我这么悲哀的人的。”一切都乱了,都乱了。为什么赤鸢会羡慕自己?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啊!

自己一直憧憬的少年居然一直以嫉妒的心情看着自己,这是多么讽刺的事实。

“是真的,看起来似乎是你一直依靠我,其实是我离不开你……我需要你支持着我的生存,没有被其他人需要……我没有生存下去的勇气……”

伸出手,紧紧抱住同伴颤抖的身体,感受着他紊乱的呼吸,第一次感觉到他们是那么接近。

“我讨厌季蝶双!”

她的身体猛地一抖,没有想到自己突然被提名。自己一直被金郁讨厌着?为什么?

“她很轻易地就打开了你的心扉,而我努力了整整三年也没有办法知道你心里想些什么。你是那样地紧闭着心门,谁都不知道你想要什么。所以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我没有伸出手救她,但是现在心情有了变化……”

微微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莫金郁笑得分外温柔。

“正是因为有了她的出现,你才可以真正获得自由。而你也向我说出了心中真正的话,在某种意义上,我还是很感谢她的!”

怎么可能?

那个男人怎么可能会为了她而改变?

“不是的,我绝对不会和她在一起。”

坚定的不容转圜的语气使得她的心猛地一僵,期盼的心情全然落空。

他就这么讨厌她吗?这么不想和她在一起?

“只要和我在一起,这样的事情不知道会发生多少次。她一点保护自己的能力也没有,我怎么可以和她在一起。”

“可是……”

“没有可是,我还有事,先走了!”强硬的声音夹杂着关门的声响,空气中的烟草味道完全消失。她此刻再也控制不了自己汹涌的泪水,一滴滴浸湿了枕头。一只手伸了过来,温柔地擦拭着她的泪痕,睁开眼,看见金眸温柔地看着她。

季蝶双想起莫金郁讨厌她的话,倔强地转过头去逃避他的手指。莫金郁好笑地看着她小孩子气的举动,不由伸手敲了她的脑门一下。

“干吗啦!”她不满意地叫了起来,大睁的眼睛不服气地看着眼前的美少年。

“我将一直很珍惜的死党交给你,收这么一点报酬不过分吧?”莫金郁微笑了起来,丝毫不以为意。

“什么呀,说得他好像你的东西一样。”对于“我的”这个词语实在是讨厌得不得了,季蝶双诚实地将自己的心情表现了出来。

“本来是的,但是你出现以后就不是了。我只能说,命运这个玩意真的很有趣,完全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淡淡地叹了一口气,莫金郁的语气中有着无法掩饰的寂寞,“赤鸢也确实需要一个可以了解他帮助他的人了,我不得不说绿夜的眼光实在很准确,你确实是他的另外一半。”

“什么另外一半?”季蝶双的脸一下红了起来,可爱得让人想咬上一口。

“你渴望自由,所以接近看起来很自由的赤鸢,却不知道自己正在享受着赤鸢永远无法享受的自由。赤鸢大概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所以被你吸引了吧?命运啊,还真的是捉弄人呢……”

“嗯……”她低下头,想起了他们当时的一段对话。确实,狄赤鸢确实背负着比谁都大都沉重的十字架,而受到的痛苦比她的要多好多倍。

“赤鸢不要你在他身边,是因为他太重视你了,所以不想让你受到伤害。虽然是逃避的行为,不过这个才是他害羞的本性,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大概才和家里的情况不怎么样。而对我,虽然说是死党,也是我一头热而已……而你中枪以后,他一直死死地抱着你,不让任何人碰触你,我不得不将他打昏,才将你送到了医院。”

真的吗?

他真的那么紧张?

似乎现在终于可以证实自己当初并不是幻觉了,那紧紧拥抱着自己的臂膀,那火热的身体和那仿佛哭泣一般的声音,都不是她的幻觉。

血液一下子倒冲上头顶,狂喜过后才意识到一个重要的问题。

“可是我的身体……”这个才是她的心病啊!只要拖了这么一个包袱,她想追求真爱都做不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面临死亡的自己,是没有资格当他的情人的。

“你不知道吗?”莫金郁诧异地挑挑眉毛,有点惊讶地看着她。

“知道什么?”这回轮到她糊涂了,在她昏睡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也对,你一直在昏迷,当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莫金郁摸摸下巴,开始告诉她一个足以改变她一生的事情。

而窗外,阳光正明媚,鲜花相比争艳,小鸟也不甘寂寞地歌唱,渲染了一片欢乐的气氛。而那乌云散尽的广阔碧空,正是他们幸福未来的象征。

·书香··书香··书香·

天高,气爽,人多,烦躁。

狄赤鸢照例走在熟悉的大街上,微风吹动着本来就已经很乱的头发,展现出他远远不同于过往的悲哀眼神。脚底依旧趿着一双旧到不能再旧的球鞋,衬衫的扣子照例只扣上了中间的一颗,风一吹过就可以看见他结实的古铜色胸膛和腹迹

国际毒枭的事件在警方的有意控制之下似乎已经得到了圆满的解决,媒体也没有将他的事公布出来,而功劳则全权归到了警方的身上。他没有对哥哥说什么,还是一味地逃避着,但是并不像当初那么明显,用粗暴和吵架来掩饰自己的内心。

也许,这个也是一种进步吧……

和金郁并没有产生任何的心结,总的来说呢,事实上是更加要好。对对方坦承自己的内心,没有想到是这么重要的事情。

一直没有打听她的消息,而她也很合作地没有再出现。学生会所有的人都有默契地闭口不语,他就算遇到清楚了解内情的绿夜,也强忍住不询问。

对于绿夜安排他们见面,他从金郁口中得知以后,并没有愤怒的情绪。事实上,他对这件事情也不知道该抱什么样的态度。

而惟一可以确定的事情是,他想将她从自己记忆中拔除。

“你觉不觉得他好像变了?”低低的议论声响起,眼光尾随着他高挑身影的小女生们叽叽喳喳地开始议论。

“当然当然,以前那种懒洋洋的样子不见了呢,取而代之的是那迷人的男人味,虽然他本来就很迷人啦……”一个绑着两个辫子的小女生羞红了脸颊,迷恋的眼光紧紧跟随着自己的偶像。

“不知道他遇到了什么事情……整个人一下子成熟了许多,好有味道啊!”

“呀,他真棒!”

一堆欢呼声在身后响起,但是现在的狄赤鸢已经完全没有意思去搭理,甚至连埋怨也没有了。

女生……现在一听见女生的声音就自然地回想起那个令他心痛的少女。红苹果一样的脸孔有着勃勃的生气,清脆的声音总是重复着让他想逃跑的长篇大论。

可是,她不能在他的身边……就算他如何地想,也不可以。

他不希望她受到任何伤害。

太阳耀武扬威一般闪烁在他的头顶上,炽热的温度烤得人发麻。这样要命的天气很久以前也出现过,久到让他以为是上个世纪。而事实上,只是短短的一个月前。

一滴滴汗水流淌下他褐色的肌肤,他却全然没有任何抹拭的意图。

脚步慢慢地停了下来,不是因为那夏天容易感觉到的疲 惫,而是前面有几个前来找死的障碍物横陈。

“这位大哥。请你等一下。”

“唉?”懒懒地回应,顺便挑起往下沉的眼皮扫了一眼,黑色的眸子确认了虽然看见了他们的脸,但是并没有认出是谁。眼皮再度垂向地面,他压根没有多搭理的意图。

三五个穿着时尚破牛仔的少年均挑染着头发,那酒红的颜色让他觉得碍眼,而遥远的记忆中似乎有过这么几个瘪三的印象,本来就烦躁的心情因为这多余的思考而觉得更加烦躁。大脑的运作连带了身体,他觉得周围空气一下子热了许多。

唉!

看起来他又要惹事了……

“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是谁?”狠狠地吐出口中的口香糖,不良少年A开始训话。

“啊?”他都懒得在长满蜘蛛网的大脑里搜集资料了。

“你还记不记得你上个月,把几个街上混的人打得进了医院?”不良少年B恐吓不落人后。

“咦?”上个月那么久的事情他怎么可能记住?他们实在是太抬举他了。

“还装傻?你整整打断了那些人三条肋骨。”不良少年C恨透了他懒洋洋的态度。

“喔?”他记得打断肋骨的人有很多啊?

“我们就是从医院里出来的。来找你报仇。听见了没有?”众家少年齐声合奏,并且整齐划一地从身后抽出粗粗的棒球棍,脸上凶神恶煞的表情足以吓退地狱的阎罗王。

周围的人一看苗头不对,早就脚底抹油逃之天天了。

唉!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狄赤鸢懒懒地看着他们吓人的气势,又看看那要命地生烤活人的烈焰,更加觉得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正在发愁要怎么打发着要命的心情,就有不要命的家伙送上来让他消遣?

“怎么?现在知道害怕啦?可惜已经太迟了。”错将他的忧郁当胆怯,众家少年抖擞精神,就等着将传闻中最厉害的老虎打败。呵呵呵!只要那个以狂暴出名的狄赤鸢败在了他们手上,那就所有的人都怕他们,敬他们,供他们差遣啦!多么美妙的前景!

“可不可以不打?”他计算着可能要支付的医疗费和父母的训斥,思考着要下手的轻重。

能做到这一点,看起来他真的是改进了不少。

“不可以!”恶狠狠地齐声合奏,所有人挥舞着金属棍往前冲。一场大战迫在眉睫。

唉,好可怜好可怜的无辜小羔羊碍…

狄赤鸢一边叹气一边挽袖子,心中暗自庆幸找到了发泄的渠道。只要稍微小心一点,不让周围的人为他打架担心就可以了。

“纳命来!”金属反射着耀眼的阳光,晃得他稍微发了一下呆。就这一下子,那根要命的阎王棒就离他的脑袋不远啦!

“住手!”

突如其来的石破天惊的大吼使得棍子顿了顿,他也成功地捡回了一条小命。漂亮而又慵懒的眸子猛地睁大,强烈的期望反而让他不敢回头去确认。

是她吗?但愿不是她。他可不希望她受到伤害啊!

但是,心中一个小小的念头,仍然是自私地希望她会出现,带给他无尽的活力和光芒。

好想她碍…

“你们究竟搞什么鬼?大热的天气不好好在家里吹冷气,却偏偏到这个热死人的地方打人?虽然说你家可能比较穷,没有冷气啦,你也可以自力更生地扇扇子嘛!干吗要到这里当人干?你是不是嫌死得不够快,那么迫不及待地想见到阎罗王?你们想死也不要找人家的麻烦啊,你看看这位同学一副萎靡不正的样子,还不都是你们害的?#¥%一*¥##¥%……”

熟悉的台词和场景使他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战战兢兢地回过头去,他急切地想证实自己的感觉。

触目所及的是一张圆圆的脸,上面有圆圆的蒜头鼻,圆圆的酒窝,圆圆的嘴唇,还有一双大大的瞪得圆圆的眼睛。长长的过了背部的头发整齐地分梳到脸庞两侧,整齐的制服看起来清爽又大方。这个女孩子简直就像是火炉里放进去的冰块,在这种场合出现有一种突兀的不协调的美,也为这个热得快要烤熟人的夏日,吹来一阵凉爽的旋风。

“好可爱!”身边的小混混不由自主地发出了赞叹,那根棍子是无论如何都打不下来啦!

狄赤鸢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然后第一个反应居然是拔腿就跑。

季蝶双看见他孬种的举动,不由又好气又好笑,干脆冲着他仓皇的背影大叫:“好呀,你走。让这些家伙活活打死我好了!”

这句话的威力简直比原子弹爆炸还要大,狄赤鸢仿佛光速一般地飞奔回了她的身边,牢牢地抱住她的身体,生怕她受到任何一点伤害。

“你为什么还来找我?”狄赤鸢冲着怀里的人低吼,焦躁的情绪表现得十分明显。

“想见你,所以就来找你。”晶晶亮的眼睛透露着种种柔情和坚定的决心,季蝶双一瞬间美丽得令人无法逼视。

很不习惯她大胆的言论,反而是狄赤鸢羞红了一张面皮,手足无措地看着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性子了的情人。

“可是你和我在一起……”

“如果有危险你就保护我。我为了自己的安全是绝对不会离开你的身边的。”不等他说完,她干脆利落地说出自己的意图。

“可是我也有无法保护你的时候……”

“就是没有也得有,如果你不能保护我,我就去死。”

“不行!”一想到那个可能性,他就全身发凉,当下死死地抱住她的身体,说什么也不放手。

“那就是了,你就一直留在我身边保护我,安慰我,照顾我,这样对我才是最安全的。”她微笑着,倚靠在他的身边,感受着他火热的气息。

“咳咳。”

“你真的不会后悔?”他看着她亮晶晶的眸子,从里面看见他的真心和决心。

“如果你敢抛下我,不用其他人来伤害我,我一定会去死,这样让你内疚一辈子!”她回看他的眸子,表示着自己不容怀疑的心意。

“咳咳咳咳。”

“我……”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眼眶也难得地红了起来。

“你是一个胆小鬼,有着别人没有的伤痛和悲哀,却想活得比别人更加洒脱。 本以为你自己可以跨越过去的泥沼,但是你却是摔了又摔。没有人帮你、扶你、安慰你,你就不知道自己生存的方向。上天选中我来当你的领路人,你是不能不接受我的。”

“可是我……”

他有着那么灰暗的过去啊,他有着那么肮脏的过去,怎么可以去玷污纯洁如同天使的她?

“我也有秘密,不过虽然是打算一辈子藏在心中的秘密,但是如果你愿意用一生来交换的话,我就告诉你。”

“可是……”

“在面临生与死的关头时,我已经将一切都看得很开了。”

确实,她一直在鬼门关里徘徊,直到他的出现,给了她希望和勇气。虽然有挫折,虽然有抛弃,但是她也找到了想要活下去的目标。

她是为了他而降生的,为了不让他寂寞,她才来到了这个世界上。

而上天也体恤他那么痛苦,而延长了她的寿命。

没有想到她居然这么好运气地遇到了传说中的神医“风暴”,得到爱人的同时也拯救了自己的生命……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碍…

她看着他微笑,主动地献上她的红唇。而他,仿佛也受到诱惑一般地凑上自己的唇瓣。

就在最神圣的、情人间证实自己心意的时间里,一道超级杀风景的声音响起来了——

“我说你们两个,要亲热也要找地方。我们现在还要和你打架耶!”

不良少年刚刚吼完这句话,立刻遭到四道黑死光的射杀。狄赤鸢卡卡地捏着自己的手指关节,那清脆的声音逼得对方节节后退。

“你到一边去。”他沉声命令着,自己走到主战常

“我和你在一起。”她从包包里掏出自己的秘密武器,神准地率先往最接近她的混混身上打过去。惨痛的哀叫声混合着“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衣服烧焦的味道让所有人齐刷刷地后退了三大步。

“那是什么玩意?”惊恐的眸子死死盯着女人手里不起眼的黑色物体,就连她的情人都有一种退避三舍的冲动。

“嘿嘿,这个是绿夜交给我的武器,可以通过二十万伏特的电流。”

随着她的奸笑声,所有的少年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生怕惹到更加厉害的绝世女魔头。而狄赤鸢呆呆地望着她邪恶的样子,终于忍耐不住地狂吼出声:“夏绿夜——”

而另外一边,学生会中正在吃零食的学生会长猛地打了一个喷嚏。

天好蓝,云好美,花好香,阴暗的暴风雨已经过去,等待他们的是美好的充满了自由气息的明天。

而明天,又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呢?请拭目以待!

一全文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