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七海 > 《狂情赤恋》
返回书目

《狂情赤恋》

第一章

作者:七海

天高,气爽,人多,烦躁。

狄赤鸢百无聊赖地咬着棒棒糖,看起来实在有点幼稚。而他空出来的右手无聊地拨弄着本来就已经很乱的头发,脚趿着一双旧到不能再旧的球鞋,衬衫的扣子照例只扣上了中间的一颗,风一吹过就可以看见他结实的古铜色胸膛和腹迹脸上的表情是其他人再熟悉不过的懒散,漆黑的眸子连转动也懒,就那样直勾勾地盯着前方。这样的他一副街头小混混的德行,却不知道为什么吸引了众多小女生暧昧的眼光。

有色的眼光盯着他裸露在外的肌肤,打量着他过分好看的面孔,停留在他超有个性的乱发上,然后就红着脸叽叽喳喳地议论成一堆。

烦啊!

真烦!

今天的天气为什么这么热?热得他头昏昏,脑涨涨,眼睛更是一片,压根就不知道身处何方。唉,怎么到处都是人,而且都用那种要命的眼光看他?他又不是外星人,也不是什么大牌明星,干吗用那种生吞活剥的眼神看他?害得他心里直发毛。

真的真的不知道现在的女生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八辈子见不到男人吗?干吗用那种饥渴的眼光看他?

如果是温文俊美的绿夜,风流倜傥的青葵,可爱单纯的橙海,忧郁气质的蓝桑,高傲冷漠的金郁和美艳无双的紫芋,他就可以理解了——他看他那些同伴们都会失神半天,更加不用说周围那些俗人!太阳耀武扬威一般闪烁在他的头顶上,炽热的温度烤得人发麻。一滴滴汗水很合作地流淌下他褐色的肌肤,别有一种性感的味道。

“这位大哥!请你等一下。”

“嗯?”懒懒地回应,顺便挑起往下沉的眼皮扫了一眼,黑色的眸子确认了对方的身份以后再度垂向地面,压根没有多搭理的意图。

三五个穿着时尚破牛仔的少年均挑染着头发,那酒红的颜色让他觉得碍眼,也觉得周围空气一下子热了许多。

唉!

看起来他的麻烦体质又惹事来了——

“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是谁?!”恶狠狠地吐出口中的口香糖,不良少年A开始训话。

“啊?”他都懒得在长满蜘蛛网的大脑里搜集资料了。

“你还记不记得你上个星期,把大头他们打得进了医院?!”不良少年B恐吓不落人后。

“咦?”上个星期他送到医院里面的人实在太多了,实在记不清楚。

“还装傻?!你整整打断了他三条肋骨!”不良少年C恨透了他懒洋洋的态度。

“喔?”他记得打断肋骨的人有很多埃

“我们是来帮他们报仇的!”众家少年齐声合奏,并且整齐划一地从身后抽出粗粗的棒球棍,脸上凶神恶煞的表情足以吓退地狱的阎罗王!

周围的人一看苗头不对,早就脚底抹油逃之夭夭了。

唉!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狄赤鸢懒懒地看着他们吓人的气势,又看看那要命的生烤活人的炙日烈焰,很诚实地在脸上表现出怯懦的神情。

唉!他怎么这么命苦啊?

人家工作都有个节假日,逢年过节好快快乐乐地庆祝一下,为什么他打架就得三百六十五天全勤?简直比学校的要求还严格。

“怎么?现在知道害怕啦?可惜已经太迟了!”错将他脸上的无奈当胆怯,众家少年抖擞精神,就等着将传闻中最厉害的老虎打败,呵呵呵!只要那个以狂暴出名的狄赤鸢败在了他们手上,那所有的人都会怕他们,敬他们,供他们差遣啦!

多么美妙的前景啊!

“可不可以不打?”他可不想累得一身大汗,然后回去洗澡啊!况且还有一大堆的脏衣服没有处理,他可不想增加负担!

谁都应该知道他狄赤鸢是“懒”出名的,就不要找他的麻烦啦!

“不可以!”恶狠狠地齐声合奏,所有人挥舞着金属棍往前冲。一场大战迫在眉睫!

唉!他真命苦!

狄赤鸢一边叹气一边挽袖子,虽然他不喜欢“劳动”,但是更加不喜欢被人家毒打!如果他带着伤痕回去,被其他人尤其是绿夜看见肯定少不了一顿念叨!

唉!命苦不能怨政府!

“纳命来——”金属反射着耀眼的阳光,晃得他稍微发了一下呆。就这一下子,那根要命的阎王棒就离他的脑袋不远啦!

“住手!”

突如其来的石破天惊的大吼使得棍子顿了顿,他也成功地捡回了一条小命。并不急着逃跑,漂亮而又慵懒的眸子难得地扫了一下究竟是什么人那么鸡婆。

唉,现在这个世道,有爱心的人简直比恐龙还要稀少!

触目所及的是一张圆圆的脸,上面有圆圆的蒜头鼻,圆圆的酒窝,圆圆的嘴唇,还有一双大大的瞪得圆圆的眼睛。长长的过了背部的头发整齐地分梳到脸庞两侧,整齐的制服看起来清爽又大方。这个女孩子简直就像是火炉里放进去的冰块,在这种场合出现有一种突兀的不协调的美,也为这个热得快要烤熟人的夏日,吹来一阵凉爽的旋风。

“好可爱——”身边的小混混不由自主地发出了赞叹,那根棍子是无论如何都打不下来。

确实好可爱!

就连讨厌女人的狄赤鸢都暗暗在心底喝了一声彩,就更加不用说那些早已春心荡漾的少年郎啦!

小小的身体迅速向仿佛电影定格镜头一般的男人们靠过来,纤细的手指仿佛有主见地一直笔直戳向少年郎,柔柔脆脆的声音开始发话。

“你们究竟搞什么鬼?!大热的天气不好好在家里吹冷气,却偏偏到这个热死人的地方打人?!虽然说你家可能比较穷,没有冷气啦,你也可以自力更生地扇扇子嘛!干吗要到这里当人干?!你是不是嫌死得不够快,那么迫不及待地想见到阎罗王?!你们想死也不要找人家的麻烦啊,你看看这位同学一副萎靡不正的样子,还不都是你们害的?#¥%@@¥##¥%……”

在场所有男性同胞瞪着比灯笼还要大的眼珠子,已经完全麻木的耳朵茫然地接受着她的荼毒,根本就是被这表里不一的女生吓傻了。

狄赤鸢不可思议地看着她甜美的脸蛋,再听听她可以媲美《大话西游》中唐僧的言论,再一次深信“人不可貌相”这句古老谚语。

妈妈咪呀!简直比那些胡同口的七大姑八大姨加起来还要恐怖哦!

“所以说啦,你们怎么可以旷课呢?现在是上课时间耶!不要瞪我,我是有正经事情要做,所以特地请假的。你们一定是逃避学习的坏孩子——”从“打架”莫名其妙转到“逃学”的女孩子,完全没有停止演讲的意图,终于惹得有人发疯啦!

“%%¥,去##!闭嘴啦!”金属棒子忠诚地跟随主人的意志,狠狠地向可怜的女孩子头上敲过去。

唉!他狄赤鸢可是完全明白那恶棍的心情!想当初,那些看守唐僧的妖怪,还不是因为“人有人***,妖有妖***,而人妖有人妖***”的著名言论而自杀的嘛!

不过理解归理解,道义归道义!他哀叹一声,再一次感叹自己的命运有多么的悲惨。

伸出手,将尤自喋喋不休的小女生拉到一边,躲过了那雷霆万均的一击。然后很顺手地赏了那个罪魁祸首一拳,让他轰然倒地,再一次缔造了“狂狮”不败的传说。

“姓狄的,既然你插手我们和这女人的恩怨,就不要怪我们手下不留情。”其余同党恶狠狠地发话,多么气势如虹,只是除了全身那明显地哆嗦。

唉?什么时候他狄赤鸢的仇家结到不相干的人身上去啦?

“我什么时候和你们这些不良分子结仇啦?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们。你们不要以为看我小就欺负我,变着法想勒索我。现在有很多不良少年勒索同学已经不是新闻啦,你们居然也干这种天理不容的事情,实在是#¥……%-…………%……”

“闭嘴!”

这下子引起了公愤,所有男人均赤红着双眼看着不知死活的女人,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清蒸红烧。

狄赤鸢懒懒地掏掏耳朵,偷懒看了看仍然在发表演说的小女生,心知肚明地了解到只有速战速决才是正确的抉择。

凌厉的目光从原本慵懒无害的眼睛中迸发出来,摄人心魄的一瞬间,身体也开始行动。看似简单的拳脚均狠狠地打在对方的要害上面,让对方连哀号的时间也没有,狄赤鸢用最迅速的手法再次送好兄弟们上医院。

一瞬间,原本耀武扬威的男子们,这下子都倒地申吟。死到临头的同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锐利的眼光收了回来,再度成为慵懒无害。有些得意地没有听到身边女生鼓噪的声响,却在对上一副谴责的眼神时有些心里发毛——

“你知不知道使用暴力是不对的!现在是文明时代了,居然还有人像原始人一样运用武力?难怪人家老说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越来越喜欢暴力,果然是真的,从你们这些人身上就可以看得很清楚。唉唉,你别走蔼—喂!你听我说啊!喂喂!”

识时务者为俊杰。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好男不与女斗。他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自然不会和一个小女生一般计较。

在心中念了多遍,强迫自己压抑那澎湃的烦躁,他作了最聪明的决定——迈开长腿,发挥先天的优势,将小短腿的女生远远抛在脑后,任凭她怎么叫也绝对不回头。

死也不回头!

七海学院——

外面骄阳似火,烧灼着一切,相比之下安了风扇的教室简直就是天堂。午休中,谁都知道这是狄赤鸢的休息时间,自然走得精光灿烂,独留他一个人在课桌上面大睡特睡。

此刻,风吹动着他半敞的衬衫,将他脸上覆盖的书本翻得哗哗作响,更加不会遗忘他撂在桌子上面的长腿。

均匀的呼吸代表他现在好梦正酣,而那刻意放轻如猫般的脚步声他自然听不到了。于是一根手指狠狠地夹住他坚挺的鼻子,美丽的眸子好笑又好气地看着他换嘴呼吸。

唉,懒鬼!

“狄赤鸢,起床啦!”恶作剧的大吼仍然换来八风吹不动,周公的魅力显然比他大上好几倍。

“臭小子!”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美少年脱下他的袜子,找了一根油笔,捏着鼻子搔大家公认的痒处。

“唉?呀?喔?哇。”

突如其来的麻痒感将他从睡梦中惊醒,狄赤鸢睁开眼睛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同伴恶作剧成功的笑脸。

“高荻桠,你搞什么鬼?”懊恼地大叫,狄赤鸢拉过可怜的满是对方杰作的脚,认命地套上了鞋子,问最最亲爱的狐狸军师发什么神经。

有着温柔外表的高荻桠微微笑着,眸子中跳跃的是他们几个避之惟恐不及的狡诈光芒。

唉,不能怪他寒毛倒竖,只能怪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书生手段太高,品德太低,外在太美,为人太奸,所以可怜的他们自然任人家搓圆捏扁,无法反抗。

“我可是听到了消息,又接到了绿夜的命令,所以专门来通知你的。”顺手拿了狄赤鸢桌子上面的饮料,高荻桠喝得津津有味。

“什么消息?”看着他悠闲的样子,狄赤鸢心中敲起了警钟,“不要告诉我那小子又有什么要命的差事要我去做,我先告诉你,我什么也不会什么也不懂,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去找其他的人。”

“真难得你说了那么一堆话,你不是懒得连话也少说吗?”

“到底有什么事情,不说我就走啦——”起身欲离开,高壮的身体果然被死党拉住,一转头看见的就是高荻桠要命的笑容。

“这个可是关系到你切身利益的问题,听说有好几个帮派准备联手对付你,所以我特地来叫你小心一点。”

“就这么一点烂事?”狄赤鸢瞪大了眼睛,看向全世界最清闲的少年集团首席军师。

“你的命耶,丢了的话就没有了。你让我到哪里找那么好的朋友来着?”跳动的目光看着他,让狄赤鸢成功地脊背发毛。

“我还是觉得很奇怪——”不是很奇怪,而是非常 怪。他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太对劲,但是要他具体地说出来他又做不到。唉,看着好友的眼睛居然有一种想逃的冲动,他真是越活越窝囊了。

“小心被人家狙击,死到荒郊野外人家也不知道——反正我把绿夜的话带到了,爱听不听随便你。”挥挥手,高荻桠潇洒地转身,离开了他的班级,剩下他一个人在那里发呆,猜测着到底有什么陷阱等着他。

唉!命苦蔼—

事实证明,很多事情都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狄赤鸢第一万六千五百八十五次诅咒自己的好运道,也为自己自始至终的霉运哀悼。

“狄赤鸢,你的死期到了!”

同样的街道,同样打扮的人马,同样的天气,同样要人命的无聊。他怎么会这么倒霉?

“你昨天将我们五个兄弟打进了医院,这笔账我们会和你好好算明白!”

掏掏耳朵,有点受不了所有人千篇一律的开场,不由地开口提点一下:“我说,来点新鲜的好不好?我听得都好无聊——”

“你这个臭小子,还敢嚣张!兄弟们上啊!”

一阵中气十足的吆喝,众家血气方刚少年郎齐齐挥舞着棒球棍向他杀过来。

好熟悉的场景啊!

他躲闪也懒,眼睁睁地看着那凶器往自己的大头上降落。

“住手!”

呵,好熟悉的声音啊!

所有的人被那一声大叫吓掉了三魂七魄,维持着固定的姿势动也不动。狄赤鸢慢慢地,用比电影慢镜头还慢的速度,睁大了平常只开一半的眼睛,死死盯着眼前的人影发呆。

娇小的身影屹立在他们几个大男人面前,长长的麻花辫子随着身体摆动,增加了一股活泼俏丽的味道。大大的眼眸死死地盯着看着她的狄赤鸢,眼眸中闪过一丝得意。

妈妈咪呀!

他看着要人命的地狱女恶魔一步一步接近,感觉到自己的寿命在急速缩短。

“果然是你,我猜得果然没错!你一定会在这个老地方,和同样的不良分子纠缠在一起。”

“他们和昨天的不是同一批!”昨天的那一批已经被他送到医院里去了,哪里还有机会在这里耀武扬威?

“不管。反正你就是和不良少年混在一起不学好。看看你的衣服,只系一个扣子,成心污染大家的眼睛是不是?还有你的鞋,从来没有好好穿过是不是?看看你鸟窝一样的头发,简直妨碍市容。如果哪一天有小朋友看了你的尊容而爆毙身亡,找谁去?这算不算谋杀呢?你说啊,这算不算呢?另外,还有你这种吊而郎当的个性,实在是……”

“小妞,你有完没完?”

这下好,当事人没有发表言论,一边等待的不良少年反而发话了。

“你住嘴!”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合鸣,果然听到对方额头上青筋爆裂的声音。

“那是我的事情,你管那么多干什么?”狄赤鸢终于忍不住发话。

“当然关我的事情。留你这样的坏孩子在世界上,不知道要污染多少人?我有责任也有义务好好教导你,这样也可以为世界和平做一点点贡献。还可以通过活生生的例子来教育大家,多好,所以#¥……%¥%-……”

“我哪里算是坏蛋?”他可是学生会的中坚分子耶,什么时候变成了不良少年?

“你哪里不算坏蛋?看看你那一身打扮,再看看你的气质,我再也想不出来还有别的类型。哪有优等生像你这个样子的?简直就是污蔑大家对‘好’这个字的印象!#¥%¥……”

“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一边的第三者看到他们两个人“和乐融融”的样子,不由得二度发话。“你给我闭嘴!”同样的二度合鸣同时爆发,让不良少年血液逆流。

“臭小子臭丫头!你们还杵在那里干什么?给我上!”一挥手,众家英雄们争先恐后地上前立功。“你居然这样说我?”一挥拳,狄赤鸢轻轻松松打倒偷袭的恶少。

“还说,你看看你刚才干了什么?你居然打人家的脸?我的天,就算人家是男孩子吧,但是人的脸可是至关重要的,毁了容怎么办?人家将来要怎么看他?你这样不是毁了人家的前程吗?你这个#¥#¥%……%-……”

狄赤鸢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很痛,非常痛,快要爆炸一般的疼痛!

天哪!莫非是老天嫌他懒,还是整天应付这些瘪三不够过瘾,所以专门降下来一个三姑六婆来治他?不过,不管出于哪种原因,他们之间的梁子是结定了!

他立刻说服自己,作出了一个在生活中,也是在漫长而辉煌的打架过程中,抹杀一世英明的决定。

狄赤鸢头一次在大敌当前的时候,脚底抹油准备开溜。

“你这个——懦夫!”女孩子看着他要命的举动,吃惊之后马上开始连番开炮,“作为一个男人居然一点点勇气都没有。面对强敌居然落荒而逃,实在是丢你祖宗的脸#¥%¥#……”

他**的,有没有搞错?

开战就是暴力,于理不容;逃避就是懦弱,于情不通!她到底要他怎么办嘛!狄赤鸢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她,却在回头的一瞬间看到不良少年一方的意图。

“她是狄赤鸢的女人!”

这是什么莫须有的罪名?他目瞪口呆地听着对方老大下的那个混蛋决定,身体却反射性地开始活动。大手狠狠地拉开犹自喋喋不休的女人,心中对她的嘴巴佩服得五体投地。

我的天!小命都快丢了,还在那里发表演说?

“果然!看他处处护着那个女人,她果然是他的马子。”

“不是!”两个人默契十足地开火,燃烧的眸子足以将对方发话的老大烧成灰烬。

“我会看上这种聒噪的女人?简直就是和我自己过不去!”

“我会看上这种货色的男人?简直就是和我自己过不去!”

二度合鸣,默契好得简直让人眼红。

“他们两个连说法都一样,看起来真的是这样没有错了。”

周围的议论神准地传到狄赤鸢的耳朵里,气得他都要吐血了。从来不知道别人的眼光居然这么重要,而说风就是雨的本领居然这么高强。

“我再说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和这个女人没有关系!”牙齿磨得霍霍响,颇有咬人的意图。“大家上啊!”很显然没有人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混账王八蛋!怒气难得地冲红了他的眼睛,满腔的怒火勃勃然燃烧起来,干净利落的拳脚很明显是在泄愤。

“你这样做是不对的,你不应该使用暴力,喂喂!你的父母会哭的……”一边不怕死的声音还在努力煽动他,另外一边有着超硬的金属棍棒等着他往前冲。他在心底起码骂了一长串惊天动地的脏话,心中巴不得这个要命的小女人早死早投胎。

也许老天真的在怜悯他,一个不怕死的混混看准了空隙,猛地挥舞凶器打向他身边全神贯注劝说他的女人。唉唉!人家打到你头上啦。你怎么还在这里烦我?

猛地伸长手臂,将她的那颗碍事的小头颅抱在胸前,顺便举起另外的一只手,意图挡住那足以致命的一击。

“咣”的一声响起,狄赤鸢闷哼了一声,感觉到自己骨头的碎裂。抬起脚,冲那该死的臭小子狠狠踹了一脚,让他得到报应地倒地申吟。

该死的!

他感觉到自己右手的酸软无力,和那已经痛过头的麻痹感,知道自己估计得打石膏过一段时间了。一只冰凉的小手搭上他灼烧一般疼痛的手臂,映入眼帘的是一对关切的黑眸。

大大的眼睛倾诉着她的关心,但是嘴巴上可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你是傻瓜啊?竟然用肉做的手去和金属比,难道你想实验一下自己有多么结实?真的是很蠢,而且你居然用右手挡?你知不知道右手对人们有多么重要?你接下来的生活啦,学习啦,要怎么办?你到底#¥%¥#*……”

“我求求你暂时闭嘴!”他申吟着,觉得手痛、脸痛头更痛。

“你说什么,你知不知道我是为了你好?#¥%¥-%***……”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现在还有这么一批要命的家伙等着呢,一切等到结束了再说。”他捂着头,被太阳晒昏的大脑和被她折磨得快要迸裂的神经已经不堪重负。

“他们全跑啦!”她好心地为他指点迷津。

“唉?”真的耶,什么时候那群兔崽子跑得连影子都不见了。

“你看看你的杰作。”女孩子弯下腰,拉起那只几乎废了他右手,已经奇异地扭曲了起来的棒子,“你空手就把这么粗的棒子打弯了,他们一看到你这么厉害,所以就乖乖地逃走了。真不愧是欺善怕恶的典型,如果是我,他们打死我还来不及呢。不过你真的好厉害,居然空手把棍子打弯,还是金属的呢。你是不是练过什么武术之类的,刚才见你似乎很会打耶¥%-*-*%¥……”

狄赤鸢偷偷地踮起脚,打算趁着她发表演说的时候乖乖地溜走,但是佛祖似乎永远不理会他的祷告。

“你要到什么地方去?”清脆的女声让他激灵灵打了个大大的冷颤,感觉到手足麻痹的同时手腕也被冰凉的手拉住了。

像蛇一样柔滑的手固执地缠上他的肌肤,惹得上面的鸡皮疙瘩群起抗议。

“你不可以离开!”

“为什么?”他小心翼翼地想要摆脱女魔头的约束,无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你的手骨折了,我要和你一起去医院,毕竟是我害你受伤的!”

你还知道一点嘛!人啊,真是势利的动物。狄赤鸢无法压抑自己心中的沾沾自喜,也因这个女孩子的识时务而对她增加了一点好感。可是接下来的话可就完全打散了那仅有的好感,他照样气得青筋暴露,七窍生烟。

“虽然我没有拜托你救我,但是你还是很鸡婆地救了我。而且你丝毫不知道我能不能躲开,就那么一厢情愿地#¥#¥%……”

狄赤鸢再也懒得辩驳一句话,只是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表示对她的厌恶。走不到三步,一双要命的手臂再次缠上,而且还紧紧地将他的手固定在自己胸前。

妈妈咪呀!

她究竟有没有一点身为女性的自觉?

诧异地回头看她,看见她一脸顽固的神色,也成功地打散了他手臂紧贴她胸部的绮想。

“我说一定要送你去医院,就一定要去!”

他申吟出声,第一次觉得对他死缠不放、天天打架的小瘪三是那么可爱。

“你叫什么名字?”

问问清楚,也好知道自己栽在何方高手底下。

她看着他,眼睛晶晶亮,清澄的样子在他静如止水的心底悄悄地激起一层涟漪。

“季蝶双!”

在那一瞬间,他百试百灵的第六感告诉他一个恐怖的事实,那就是“季蝶双”这三个字一定会成为他一生的梦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