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叶知秋 > 《别说不爱我》
返回书目

《别说不爱我》

第七章

作者:叶知秋

  无聊、话不投机、有生以来最难下咽的一顿饭!这就是叶振德今晚跟郭琬琳约完会的感想。

  他怎么会想找郭琬琳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呢?真是个错误的决定!跟郭琬琳在一起时,他反而不断想著夏筠晴,不断比较著两人的不同。

  结束之后,他实在不愿再与郭琬琳独处,便要司机先送郭琬琳回去,自己再叫车回去。

  回到家中,叶振德的脚步不由自主地被牵引到客房来,环顾四周后,他在床沿坐了下来,大掌轻抚著枕头,枕上还留著她的香味,昨夜的景象历历在目。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她睡了吗?才九点半,应该还没睡吧?想著想著他便步出房间,拿起桌上钥匙,走了出去。

  来到夏筠晴居住的大楼,他向管理员撒了个小谎,说自己是夏筠晴的男友,管理员也没有为难他,就让他进去。

  叶振德按了门铃,静静等候著。

  窝在沙发上喝著啤酒的夏筠晴抬起头看了一下钟,再看门口一眼,不理会又继续喝著她的酒。

  门铃又响了起来。

  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人按门铃?明天是周六,八成是大宋想找她喝一杯。刚好,她少了个酒伴,于是她懒懒地从沙发里爬起来,将门开了一小缝,想先确定来人。

  一看竟是叶振德,她马上将门关起来。这么晚了他来做什么?他不是跟郭琬琳约会去了,怎么会跑来?

  门铃响个不停。

  不要理他!不要理他!夏筠晴在客厅里不停转著,他会不会有什么公事要问她?还是有什么要事需要她处理?厚!再按下去整栋大楼的人都会被吵醒的,说不定还会有人报警说她防碍安宁呢!他是想害死她吗?明天出门一定会遭白眼的。

  门又开了一个小缝,她探出头,“嘘!别再按了,你想吵醒多少人!”

  “你是什么意思?见到我为什么反而急著关门?”他按下火气,用手挡在门上,这下看她怎么关?不一会,叶振德闻到她身上传来的酒气,他不悦地皱起眉来,这个没酒量的人竟还敢喝酒!

  “执行长,现在很晚了,有什么事吗?”她要自己别太大惊小怪,他一定是为公事而来的,待会他就会走了。

  “你喝酒?你这样我不会说话,先将门打开,我才要说。”她是一个人独饮,或者屋内还有人?是男人还是女人?

  “咳!孤男寡女的,我想不太好吧!”夏筠晴轻咳了声,好掩饰她的笑意。他当自己还是个小男生吗?这么大了还闹这种小孩子脾气。

  “是吗?昨天我可是很大方的让你进我家,还分了一半的床给你,结果你现在竟然这样对待我?”他对她眨著眼,原本挡住门的手托起她的下颚,大姆指轻抚著她细致的脸颊。

  没想到他也有当无赖的天份!他看著夏筠晴的脸,不断变化著不同的表情,得努力忍著才不会让自己破功。

  拜托,昨天她是喝醉了,没有一点攻击能力;但今天他可是来势汹汹,谁知道他进来后会发生什么事?她拍掉他的手,勉为其难地退开身子,将门整个打开,让叶振德可以走进来。

  “执行长……”他到底想干嘛啦?她不安地扭著自己的手指头,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的心,又被他搅得一团乱了。

  “现在下班了,你可以叫我的名字。”她从没叫过他的名字,他想知道自己的名字从她口中念出时,会是什么样子。

  晚餐时,郭琬琳一个人在那振德长、振德短的,嗲声嗲气地让人很受不了。但看在风城建设的份上,他只能冷著一张脸,却不能叫她闭嘴。好不容易吃完饭了,他不理郭琬琳的提议,随即叫司机送她回家。

  叫他的名字?不行,她叫不出口,她怕这二字若是叫出口,会泄露了自己的情感。他的选择已经很清楚了,他要的是郭琬琳不是吗?既然如此,他现在又来招惹她做什么?

  “已经很晚了,你到底有什么事?”夏筠晴口气不悦地问道,不再理会他是自己的上司。哼,上司又如何?现在可是下班时间,没理由要她二十四小时随时待命吧?

  这家伙是怎么回事,不会是来跟她示威的吧?夏筠晴告诉自己,这场爱情游戏不是她玩得起的,千万别再陷下去了,再陷下去可就抽不了身了。

  “我口喝了,你不会连杯茶都不给我吧?”他东走走、西瞧瞧,确定屋内没有第三者,才走向沙发,优哉地坐了下来,好似这里是自己家一样。

  夏筠晴气愤地转身,走进厨房倒了杯水出来,摆在他面前。哼,要茶没有,只有白开水一杯,爱喝不喝随便你!他不会是特地大老远跑来讨杯茶的吧?她知道叶振德不喝没味道的饮料,所以故意倒了杯水出来。

  “这么晚了,你不会只是来喝杯茶的吧?”她双手抱胸,冷冷地道。

  他到底要不要说明来意?再不说她就要下逐客令了。

  “你自己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他皱著眉看著那杯透明的东西,他敢肯定这女人是故意的。

  “不行吗?”夏筠晴挑衅道。

  她妈都不管了,他未免也管得太多了点吧!他绝不可能只是来看她住多大的房子,她相信他不会这么无聊。

  他拿起桌上开过的啤酒,就口就喝了起来。看到叶振德的举动,她不禁脸红了起来,那是她喝过的啤酒耶!这人怎么这样子啊,随便拿人家的东西,也不问问主人的意见,没家教的小孩!

  “你在害怕?”这女人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看来要好好教育一下才行。

  “你在胡说什么!我有什么好怕的?你又不是什么三头六臂,我干嘛怕你!”每次都来这一招,又想把她逼到墙角,对她为所欲为吗?哼,她这次可不会这么笨!二人就这样一直绕著茶几走。

  “那你为什么躲?”叶振德捉到她的手,一把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

  “——”

  夏筠晴被自己的脚绊到,整个人倒向叶振德,二人因冲击力太大,双双倒在沙发上。这时那个始作俑者竟然笑了,还用狂野的眼神凝视著她。

  “我没有躲,放开我啦!色狼!”她想逃开他,所以不断挣扎著,结果愈挣扎愈糟糕。被看得心慌意乱的她,索性用手捂住他的双眼,不让自己再次掉进那深潭。

  “上次你也是这样。”他的欲望被撩起,拉下她的手,将脸贴在她的颈上,吸取她的芳香。

  “上次?什么上次……你先放开我啦!”这回她没喝醉,面对他的举动,手脚完全不知该摆在哪,脑袋也无法思考他所说的话。

  她怎么可以让他对自己毛手毛脚的,难道下午那场羞辱她还没学到教训吗?脑袋虽然还有一丝理智,但手却无法将他推开,夏筠晴啊夏筠晴,你真的完蛋了!

  “俱乐部那次。”叶振德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将她的身子扳过来面对著自己,大掌轻抚著她的小脸。

  “……”没事提那回事做什么?她直瞅著他。

  “我有没有说过我喜欢你未施脂粉的样子?”他用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诱惑地说道,随手还握起一束她垂落在胸前的秀发轻吻著。

  “……”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啊?

  娇羞的红晕直窜到她的耳根子,夏筠晴低著头不敢再看他深邃的眼睛,怕一不小心会遗落了自己的一颗心。

  “更喜欢你脸红的样子……”轻抬起她的脸,性感一笑,然后用他的唇轻碰她的。

  叶振德耐心地一遍又一遍地轻吻著她性感、柔嫩的嘴唇,待她身子不再僵硬时,他才试探性地以舌撬开她的唇瓣,发现她并没有反对,他便肆无忌惮地纠缠著她的舌,诱惑她回应他。

  夏筠晴顺从本能,模仿他的方式与他交缠,原本温存的吻变得火辣煽情,她的脑袋像是打结了似,根本无法思考、反应,只能任凭他加深这个吻。

  叶振德忽地将她抱起,直直走向她的房间,用脚将房门一关,夏筠晴也只能和他一起沉沦在那Ji Qing里。

  ☆☆☆www.kanyanqing.com.net☆☆☆www.kanyanqing.com.net☆☆☆

  经过了那夜,他们的关系似乎又有些转变。

  他说别跟他索爱,除了爱,他可以给她任何物质的享受。

  他并不知道,她除了他的爱,什么也不想要。她耐心地守在他身边,希望他终会发现这一点。

  今天中午,夏筠晴好不容易说服了叶振德让她跟宋湘君出来吃饭。这阵子叶振德老是紧盯著她,不让她离开身边。

  “很糟糕对不对?”夏筠晴无奈的吸了口饮料。

  “还好。”宋湘君耸了耸肩。

  “白天是他的助理,晚上是他的床伴,这叫还好?大宋,我不知道你的观念这么开放?”夏筠晴睁大眼睛看著宋湘君。

  “叶振德可是条大鱼,记得分手费多敲一些,别笨笨的一毛钱都不拿。”宋湘君交待著。

  “啊!你说什么?”夏筠晴错愕地张大了嘴巴。她没听错吧?大宋叫她拿叶振德的钱,那她不就真的变成叶振德的情妇了?

  “你记得别笨笨的,失身又失心,至少要敲他一笔钱,当作补偿。”不是宋湘君不看好夏筠晴,而是叶振德是个商人,商人向来都以利益为主,更何况是精明的叶振德。

  “我跟他在一起又不是因为他的钱。”她爱的是叶振德又不是他的钱。

  “如果你要的是他的钱就好了。我最怕的就是你现在这种想法,小夏,你完蛋了!”这么多年的朋友,宋湘君当然了解夏筠晴的为人。

  “我也知道啊,可是我就是离不开他嘛!”夏筠晴哀怨道。

  “你跟在叶振德身边,应该知道台中那个案子的进度吧?郭琬琳这个人,我跟她接触过几次,她不是柔弱的千金小姐,这事你应该比我还清楚。”这是二处的业务,所以宋湘君相当清楚。

  夏筠晴叹了一口气,却也无能为力。

  “别说你还不了解叶振德的为人,你想离开他,也得要他肯才行,你以为他是可以让你说走就走的人吗?但是,万不得已时,你可以使计让他主动离开你,然后记得要收下他的钱,这样他才会对你真正放手。”宋湘君衷心希望他们不要走到这步。

  “你想得真多……”她低头又叹了口气。

  “别再叹了,放心,失恋了我会陪你醉到底的。”宋湘君很有义气的拍拍她的肩。她也只能站在夏筠晴的身后,默默地支持她。

  “放开我的女人!”既冷又低沉的嗓音扬起,让互抱的两个女人同时吓了一跳。

  “执行长。”宋湘君先反应过来,随即放开夏筠晴。

  这男人的占有欲也太强了点吧?看他铁青著一张脸,活像是捉到妻子偷人似,她可不想当那个倒楣的奸夫。

  “你给我回去上班。你跟我来。”叶振德霸道地将夏筠晴拖走,宋湘君只能目送著他们离开。

  回到公司,叶振德将夏筠晴带到顶楼的休息室。他就知道,一让这两个女人在一起,铁定会有事情发生。午休前她还高高兴兴地下楼;而现在,看她愁眉苦脸的,八成又是宋湘君在她耳边嘀咕了什么了。

  “过来。”叶振德命令道。

  “执行长,现在是上班时间。”她提醒他道。他不是讨厌公私不分吗?现在应该下去办公才是吧?

  他不再跟她多说废话,她不过来,那他就过去。

  “我说过,当我助理的第一件事,就是不能质疑我说的话,你忘了吗?”大掌冷不防地握住她的柔荑,顺手一拉,将她拥进宽阔结实的怀抱中。

  “执行长……”他不会是在想她心中所想的那件事吧?

  他们现在在公司耶!要是有人闯进来怎么办?夏筠晴脸颊泛红,为自己脑海浮现的画面羞涩不已。

  “叫我的名字。”他用低沉轻缓的嗓音说著,语调里有著明显的宠溺纵容,大掌在她的背上下滑动著。

  “振德……振德……”夏筠晴望著他的眼眸,看著他眼神里的温柔,轻柔的呢喃著。现在就算是堕落,她也甘心沉沦下去。

  “吻我。”他扬起一抹笑。

  她轻抬起脸,在叶振德的薄唇上落下一吻,正想退开之际,他的大掌突然来到她的后脑勺,稍一使力,将她的唇压向自己的。

  休息室里弥漫著暧昧气息。

  叶振德轻抚著她的发,享受片刻的温存。

  突然,夏筠晴感到一阵反胃,连忙爬了起来,奔到浴室。叶振德发现她有些不对劲,也跟了进来,看她俯在洗手台上不断干呕,赶紧伸手拍著她的背。

  “怎么了?”他关心的问道。

  “可能是中午的食物不干净,胃有点不舒服。”吐尽胃里的食物后,夏筠晴用水冲了冲脸,让自己平静下来。

  反胃、想吐?!脑中突然闪过宋湘君问自己的问题——上个月的月经到底有没有来?这下夏筠晴竟不确定了起来。

  “三点的那场会议你就别跟了,待在公司等我回来,或是先回家休息,若真不舒服,记得去看医生,知不知道?”叶振德见她心不在焉的,便将她圈在怀中交待著。唉,这女人怎么就不会好好地照顾自己!

  “嗯。”夏筠晴志忑不安的应著,然后推开他自行走了出去。

  叶振德前脚才离开公司,夏筠晴随后也跟著离开,不到二十分钟,她又偷偷摸摸的抱著一包东西回来,直奔化妆室。

  看著手中的试纸,夏筠晴在心中默祷著,一条线、一条线、一条线,千万不能是二条线!老天爷,你千万别跟我开这种玩笑,这玩笑我可是开不起……

  天啊,二条线!这该怎么办才好?真的怀孕了!她该不该告诉叶振德?她好害怕叶振德会不想要这个小孩,那她该怎么办?

  五分钟过去了,夏筠晴惨白著一张脸走出来,连助理秘书都觉得怪异,询问她是不是不舒服?她本想回了个没事的笑容,却扯出一抹苦笑。

  “夏小姐,会客室里有你的访客。”助理秘书再次提醒夏筠晴。

  访客?会是谁跑来公司找她?夏筠晴推开会议室的门,意外的看到了郭琬琳。她来找她做什么?

  “郭小姐,你找我有事?”夏筠晴客气的询问著。

  郭琬琳知道叶振德的身边一直有女人,其实看多了周遭貌合神离的夫妻,她对婚姻倒也看得很开,她要的不过是一个可以让自己更上一层的体面夫婿。但是,就在她以叶振德的未婚妻自居时,社交圈频传叶振德的新欢是跟在他身边的助理,也就是她的手下败将——夏筠晴,这让她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郭琬琳转了过来,看著站在她面前的夏筠晴。她不明白叶振德到底看上夏筠晴哪一点?论容貌、论身材她顶多跟自己不相上下;但论家世、论背景她可是比她好太多了!而且女人多得是,为什么偏要找上她呢?

  “夏小姐,我想你很清楚我跟振德的关系吧?你是个聪明人,为什么要淌这混水呢?”郭琬琳开门见山地说道。她没有太多时间可以浪费,她已经跟陈秘书打听好了,叶振德出去开会,五点前会回到公司。

  夏筠晴得知郭碗琳的来意,极力隐藏内心的不安,赶忙筑起层层的防备,只漠然著一张俏脸面对郭琬琳的质问。

  见夏筠晴不发一语,郭琬琳也捺著性子跟她周旋,她就不信她解决不了夏筠晴。

  “台中的案子开始动工了,而我跟振德的婚期下个月就会发布,不用我再多说,你应该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吧?”郭琬琳高傲地看著夏筠晴。哼,若不是关系到她的颜面,她根本不屑跟这种女人说话呢!

  “你找我就是要说这个?说完了吧?若是没有别的事,抱歉,我还有很多事要忙,恕我不送了。”夏筠晴刷白了脸,强忍著不堪淡淡地道。从跟著叶振德的那一天开始,她就知道会有这一天的来临。

  见夏筠晴不为所动,郭琬琳再也忍不住脾气。

  “你就这么低贱,执意当个第三者吗?”一气之下,郭琬琳拿起桌上的水杯往夏筠晴的方向砸去。

  幸好她注意著郭琬琳的一举一动,再加上本身反应快,轻巧地一闪,顺利躲过水杯的攻击。厚,这女人实在太没风度了,说不到两句话就动手,还好她闪得快,不然被砸中了还得了!

  而这就是当第三者的下场吗?像只老鼠一样,只能躲在漆黑阴暗的角落,永远见不得光,且还得三不五时受到正主儿的羞辱……夏筠晴羞愧地在心里直摇头,她怎么会走到这般不堪的地步?

  没想到这一天竟会来得这么快!其实她不应该讶异的,郭琬琳从不是个柔弱的人,只是此刻她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实在很难面对这样的冲击。况且再难接受,她也不能在郭琬琳面前低头,即使萌生了离开叶振德的心,她也不愿意在郭琬琳面前表现出来。

  “若你真有本事,就叫叶振德离开啊,干嘛来找我?”她离不开叶振德,何不借郭琬琳的力量,让叶振德主动离开她。若是郭琬琳说得动他的话,这何尝不是个好办法,夏筠晴认真想著。

  “我当然会跟振德谈,我只是基于曾是同学的份上,先来警告你。你最好识相点自己先离开,别闹到最后让自己身败名裂!”郭琬琳再次威胁著。她多得是可以让夏筠晴身败名裂的方法,当年不过是牛刀小试,送夏筠晴一道小小的开胃药,这次她铁定会让夏筠晴永生难忘。

  “你就这么等不及了吗?等你们婚期发布了,你再来找我谈判会不会比较好一点?郭小姐,你现在好像还不够资格,不是吗?”她之前只是不想降低自己的格调去理郭琬琳,并不是没有脾气。可面对郭琬琳的再三羞辱,她实在忍无可忍,瞬间变了一张脸,对著郭琬琳冷笑道。

  若郭琬琳不提起同学情分她还不会那么生气,一提起当年,夏筠晴就想起那件让她羞愧至极的事。若不是无意中听到郭琬琳和别人在谈话,她到现在还不知道那一切都是她使的诡计。

  “你……你不怕我中止跟德业的合作案吗?”郭琬琳气极了,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跟她说话。夏筠晴,你死定了!

  “那似乎跟我没有关系吧。”夏筠晴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又接著道:“不过,郭小姐,容我提醒你一句,德业或许会因为中止合作案而有些损失,但是最大的输家肯定是风城建设,你信是不信?”冷然的面孔扬起一抹淡淡的微笑,令郭碗琳不寒而栗。

  郭琬琳威胁错人了吧?台中的案子评估报告是她做的,她怎么会不知道那里面的利害关系呢。

  “你……”郭琬琳为之气结,一时间想不出什么可以反击夏筠晴的话。

  “郭小姐,没事的话,请自便。”她比了个“请”的手势。

  “夏筠晴,咱们走著瞧!”郭琬琳转身离开,才走到门口,便又折回来道:“信不信我会让你很难看?”

  一抹邪恶的笑容出现在她脸上,夏筠晴一楞,接下来的一切有如戏剧演出般——郭琬琳用力将夏筠晴一推,夏筠晴连忙稳住自己,目前她的身体状况可不能有半点闪失;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郭琬琳竟自己撞上桌角,跌坐在地上,门也在这时被打开。

  “振德,这就是你的好员工吗?她竟然趁你不在时欺负我,我不管,你一定要帮我出这口气,将她开除!”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强忍著怒气,他的声音从齿缝中迸出来。

  整个会议上,他担心著夏筠晴的身体是否有好一点,才开完会,他立即打电话回公司,响了老半天助理秘书才接起。在得知郭琬琳来访,夏筠晴正在接待她时,他便赶了回来,想不到一回来却看到这种事!

  不让夏筠晴有开口的机会,郭琬琳抢著回答,“人家来看你,没想到你外出开会,我便想在会客室里等你。过了一会儿,她就走进来,跟我说了些不堪的话,想破坏我跟你的感情。我当然不信她的胡说八道,想不到她竟用水杯丢我,还动手推我,害我撞到桌角!振德,这就是你们德业的待客之道吗?”

  不愿让这女人的话污了自己的双耳,夏筠晴走向落地窗,眺望著天空,想让自己的情绪沉淀下来。

  “陈秘书,请郭小姐到休息室,叫医务室派人上来。”听完郭琬琳的一面之词后,他回过身欲询问夏筠晴。

  他虽不信郭琬琳所说的,但看到地上的水杯,及郭琬琳额上的红肿,既然发生在公司,他就必须做处理。

  待郭琬琳离开后,他随即走向前去,抓住夏筠晴的手,将她拖到办公室内,狠狠的丢向沙发中。

  “你给我说清楚,你到底在做什么?”他的语气森冷,有著风雨欲来的气息。

  “做什么?”她冷冷一笑。他既然选择相信郭琬琳的话,那她还有什么好说的?她不想多做解释,只是看著他,“你要我说什么?”

  “你不晓得我们跟风城的案子正在进行吗?为什么还要去惹郭琬琳?这对你有什么好处?”他握住她的双肩,将她钉在沙发上。

  “我惹她?怎么不说是你惹她?”若不是他来招惹她,郭琬琳怎么会来找她的麻烦?而他,竟然不分青红皂白,选择相信郭琬琳的话,连解释的机会也不愿意给她,就这样定她的罪,她真是为他的话感到痛心啊!

  夏筠晴,你怎么会这么傻,她是他未过门的妻子,他当然会相信她所说的话;而你,只不过是个暖床的女人,任何人都可以取代你的位置,难道你还看不清你在他心中的地位吗?

  “我人在外面,怎么惹到她了?你明明错了,却还不肯认错!”他放掉制住她的手,十分冷淡地看著夏筠晴。她怎么变了?变得跟那些女人一样,全都是同一副德性!

  “认错?是啊,我是该认错,我错了!”错在不该爱上你,错在不该以为你会为了我而改变,我真的错了,大错特错!

  “既然知道错了,那就去跟郭小姐道歉!”

  “道歉?你叫我跟她道歉?振德,我在你心中到底算什么?你爱我吗?”这个男人竟然叫她去道歉?!看著他坚决的神情,她的心好痛,好痛!

  “你变得不可爱了。我说过,不要跟我要爱,你是我的女人,但绝不能公私不分,你必须去跟郭琬琳道歉。”叶振德脸色沉了下来,他不想多谈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他早就给了她答案了。

  “所以跟公事相抵触时,我就该被牺牲,对吧?”夏筠晴不再有任河表情。

  “如果我怀孕了呢?你会因此娶我吗?”

  “别想拿孩子威胁我,我会要你拿掉他。”她也跟那些女人一样,以为用小孩就可以让他就范吗?她太天真了!更何况她不可能有小孩的,他狠下心说著极度残忍的话。

  “是吗?那还好……那还好……”还好没告诉他孩子的事。

  “你到底要不要去道歉?”他恼怒地问道。

  “如果我不要呢?”她以冰冷的眼神、傲然的口气拒绝他。要她为没有做的事道歉,抱歉,她办不到!

  “那我们就到此为止。”他走到桌边,拿起支票本,开了一张五百万的支票丢向夏筠晴。他希望看到她跳起来跟他大吵,或者将支票撕碎丢向他都好,就是不要将支票收起来。

  “从此桥归侨,路归路,互不相干……”她绝望地看著他,捡起脚边的支票。五百万,她在他心中就只值五百万?!

  “滚!给我滚!”说完,叶振德便愤恨地转身离去。

  一阵匡啷声响划破寂静的办公室,众人都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到,玻璃经重击而四分五裂,碎片散落一地。医务人员想上前看叶振德的伤势,却被他推倒在地,他头也不回地走进电梯,离开公司。

  夏筠晴跌坐在地上,将手指放入口中,紧紧的咬著,不让自己哭出声。

  结束了……就这样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