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叶知秋 > 《别说不爱我》
返回书目

《别说不爱我》

第五章

作者:叶知秋

  走出办公室,叶振德一瞧见早已打扮好,正等著他的夏筠晴,他的双眼就离不开她的身上。

  他知道夏筠晴是美丽的,没想到打扮起来更令他惊艳。一席墨绿色的丝质洋装,将她姣好的身材衬托得更动人,幸好外头有罩著一件薄外套,否则自己今天一定会忙著挖那些胆敢往她身上瞧的一双双贼眼。

  叶振德实在想不透,明明是白皙粉嫩的脸蛋、秀致的五官,她为什么要将自己搞得像门神一样?真不知她怎么狠得下心下手毁了它们。

  一同坐在后座,她被叶振德盯得实在受不了,按下窗子,希望冷风能吹散她脸上的红晕,也希望冷风能将叶振德吹得清醒一点,她是他的助理,可不是那些等著他宠幸的女伴!

  她到现在还是认为办公室里的那场对话,只是他闲著没事做,用来打发时间的无聊消遣。她告诉自己,绝不能将它当真。

  “不冷吗?当心著凉。”他关心道。确认了自己的感觉后,他对她不再像对助理一般,天气早已转凉,她穿得又不多,怎么还开窗呢?

  “一点也不。”她不觉得冷,反而感到相当躁热。

  一定是车上暖气开太大,否则现在可是十二月天,虽没有寒流过境,但气温也只有十几度,依她仅穿著二件薄薄的衣服来说,怎么会觉得热?难不成她发烧了?

  “关上吧,风大,会感冒的!我叫司机将暖气关小一点。”说完,他随即叫司机将暖气调小。

  她只好将窗子关上。他在关心她吗?夏筠晴自问著。

  嘿,夏筠晴,你在想什么?这只是上司对员工的关爱,万一生病了请假,那工作谁来做?搞不好还会将感冒传染给他呢!还有,你忘了吗?这男人常捉弄你耶,不要想太多了!

  没错,不要被他一时的好意所迷惑,想想她整理的那份花名册,里面有多少女人啊!夏筠晴提醒著自己。

  叶振德明显感受到夏筠晴的变化,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板起脸来?她是怎么回事?难怪人家说女人心,海底针,真是令人猜不透。

  “先生,偶们到了,偶要留在这里等吗?”五十多岁的司机福伯回过头来问道。

  “你先回去吧,大约八点半左右再来接我。”叶振德交待著。

  两人下车后,夏筠晴觉得很奇怪,叶振德为什么站著不动?他干嘛不进去?等人吗?不像啊!大少爷,很冷耶!难道他没有看见她的衣服很薄吗?风那么大,再站下去她肯定会变冰雕的。

  “小姐,你要挽著我的手臂。”他似笑非笑地看著夏筠晴,等不到佳人的手,他只好提醒道。

  “有助理挽著上司的手臂吗?”她不知道这男人到底在说什么,他又不是她的男友,干嘛挽著他的手臂?他想得美!

  “这是社交礼仪。”他随便编了一个理由。

  看来她真的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不过没关系,等会饭局结束后,他会让她清清楚楚的记得他所说过的每一句话。

  “骗我不懂啊?我可是有去上过国际礼仪的课程,秘书或助理得站在上司的右后方。”当她是三岁小孩啊!想骗她可没这么容易。

  “风很大,而且我们快迟到了,你想在这里站多久?”他的意思摆明了如果她不挽,那他们就一直站在这里。

  看著人来人往的路上,夏筠晴感觉到路人注视著自己的眼光,最后终于心不甘情不愿的挽著叶振德的手臂,一同进去。

  “奸诈!”夏筠晴小小声的嘟囔著,根本就是欺负她脸皮没他厚。

  低著头的夏筠晴没看到叶振德脸上的那抹笑,她已经一步步地走入他的掌握当中了。

  进到包厢的夏筠晴,见到里头的一男一女后感到十分不妙,她真的没想到她的运气会那么好,竟然在这碰上郭琬琳,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希望今天能安然度过。

  “郭老,抱歉抱歉,来晚了!”叶振德走向前去,握住郭国泰伸出来的手。

  “年轻这一辈有时间观念的人不多了,业界谁不知你一向守时,现在还不到六点半呢!坐,坐!”郭国泰热情地招呼著,握住叶振德的手始终没放。

  “叶大哥,好久不见!”郭琬琳含蓄地问候著。她早已打听清楚,叶振德不喜欢主动的女人,她今天可是有备而来。

  一席酒红色的性感小礼服,将她惹火的身材衬托得更出色,郭琬琳可是社交圈里出了名的火玫瑰,哪个男人不拜倒在她的裙底下!就只有叶振德不将她放在眼里,从未跟她聊超过三句话过。

  看,今天她的父亲在场,叶振德竟然连寒暄都省了,就只点了下头,根本就是在敷衍她嘛!郭琬琳强压下大小姐脾气,她一定要让叶振德拜倒在她的脚下。

  放眼商界,老的太老、小的太小,年纪相当的,不是外表条件不好,就是家世差那么一点;条件好的人,不是风流爱玩,就是早已经死会了,几乎没有一个男人可以入郭琬琳的眼。自视甚高的她,看不起只会玩乐的第二、三代,她要的一定要是人中之龙,这样才配得上她这个人中之凤,所以今天她才会出现在这里。

  她没料到叶振德会带女伴来赴宴,摆明了是不给她面子。咦?那个碍眼的人相当面熟,可她一时间想不起她的名字,只好拉拉桌面下父亲的手,这种事最好由父亲询问比较恰当。

  她若是火玫瑰,那那个女人一定就是白玫瑰,郭琬琳真的不想承认这女的长得很漂亮,典雅的装扮完全不同于叶振德平时带的火辣名模。可是看到她勾住叶振德手臂的那只手,她就忍不住想把它砍断。

  叶振德不是喜欢美艳型的女人吗?怎么突然换口味了?两人一比起来,她的气质很明显就输那女人一截,从来没人敢在她的地盘抢她的光采,郭琬琳眼红的瞪著那女人。

  “振德啊,怎么不介绍一下这位美丽的女士?”郭父眼睛为之一亮,经女儿的提醒,他才注意到叶振德身边那位气质出众的美女。美女谁不喜爱,他可也是出了名的猎艳高手。

  “郭老,郭小姐,这位是我的特助,夏小姐。”

  “夏特助,这位是建筑业的龙头郭老,还有他的千金。”叶振德为双方介绍著。

  夏筠晴正准备走向前去跟郭国泰致意时,郭琬琳已冲过来抱住她,“筠晴,真的是你,好久不见,没想到能在这遇到你!”郭琬琳兴奋的抱著夏筠晴跳来跳去的,充分表现出她有多高兴见到这位老朋友。其实她心里是咬牙切齿地在咒骂著,这个夏筠晴竟敢半路杀出来坏她的好事!

  郭琬琳不知她的举动让在场的三个人相当尴尬,尤其是夏筠晴。这位郭大小姐,她们俩没这么熟吧?

  叶振德像看好戏一样的看著眼前两个女人,尤其是郭琬琳,他不知她在搞什么鬼,但他心里很清楚,夏筠晴绝对不是跟她一挂的,否则夏筠晴的脸上就不会出现那种要笑不笑的尴尬表情了。

  夏筠晴实在佩服郭琬琳的演技,演得跟真的一样。她只僵硬地动都不动,任由郭琬琳抱著,强忍著心里的嫌恶,没将她推开。

  她敢保证一开始郭琬琳绝对不记得她是谁,直到叶振德说出她姓夏时,才勾起郭琬琳的记忆。如果可以,她实在不希望郭琬琳记起自己,那段痛苦的记忆,她宁愿将它埋在心底。

  郭父则是头痛的看著自己的女儿。

  “咳!琬琳啊,你跳得我头都晕了,你认识夏小姐?”郭父清了清喉咙,想化解尴尬的场面。

  郭父相当不解,刚刚才接到女儿的暗号,她不是不认识这个夏小姐吗?念么现在却变成这种情况?

  “是啊,筠晴是大三转进来的,她可是我们外文系之光耶!若是少了她,我们那届一定失色不少。”郭琬琳言不由衷地说道,她恨死夏筠晴抢尽自己的风头了。

  “哦,这话怎么说?”这可勾起了叶振德的好奇心,他想多知道一些关于夏筠晴的事。

  以叶振德对夏筠晴的认识,他以为她应该是那种默默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就像她在德业时所表现的一样,她不该是会活跃于校园、出尽风头的风云人物,所以怎么可能会是外文系之光?

  郭琬琳终于得到叶振德的回应,不过却是为了问夏筠晴的事,这让郭琬琳相当不高兴,但却又不能不回答。“当时距离毕业愈来愈近,大家都为了自己的前途感到茫然,不晓得要从事什么样的工作才好,可就只有筠晴,人都还没毕业,就有三、四家大集团争相邀聘。想必她最后一定是选择了德业,我们今天才有这个机会在这里碰头。”没关系,等我成为叶夫人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夏筠晴开除,郭琬琳在心中计画著。

  “是吗?我倒不知道这件事。”叶振德颇有深意地看了夏筠晴一眼,他从不知道她是这样进德业的。

  夏筠晴被他看得尴尬的别过脸。

  这一眼让郭琬琳相当不是滋味,什么时候叶振德才会这样看著自己?哼,等著瞧吧,她相信就快了!

  “陈年往事,没什么值得提的。”夏筠晴轻扯了一下嘴角,尴尬的微微一笑。

  “坐嘛!怎么站著就聊起来了,我这个主人真是待客不周!来,坐,坐!”郭国泰重新招呼著大家。

  酒过三巡,开始进入今天的主题,双方都想等对方沉不住气,由对方先提出来,自己好见招拆招。

  二只老狐狸暗自斗著法,但先沉不住气的却是郭琬琳。

  她见两人老是在无关紧要的话题上打转,实在没有那个耐心再等下去,便单刀直入地问道:“叶大哥,你台中那个商圈的计画进行得怎样了?怎么好像都没听到下文?”

  风城建设在台中发迹。本是大地主的郭家,曾经在市中心握有一块相当大的地,如今大部分都已盖成商业大厦或是住宅区,现只剩下一块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地。可巧的是,这一块地正好位于德业商圈计画的范围里。

  原本郭国泰已说好要将地卖给德业集团,可后来他却反悔了,他现在心里有另一个盘算,他想借由这块地让两家一起合作,这样一来,为风城带来的利益一定更为惊人。而且搞不好两家还能因此结成为亲家,那更是他所乐见其成的。

  “一切顺利。”叶振德轻松地说。

  “是吗?土地收购都完成了?”郭琬琳不相信他所说的,她家明明紧抓著地不放,德业怎么可能一切顺利。

  郭国泰来不及阻止女儿,只好先在一旁静观其变。

  “嗯,还差一部分。”叶振德不太在意地说道。

  “还差哪一部分还没收购?”郭琬琳执意追问。

  “琬琳,别不懂规矩!”郭国泰出声制止郭琬琳的追问。其实他并不是真的想制止女儿,搞不好因为她的误打误撞,会撞出另一种结果也说不定。

  “郭小姐,你问的可是商业机密喔。”叶振德看了一眼郭国泰,才又接著道:“不过既然我们都这么熟了,我就告诉你吧,就差风城文心路的那块地了。”叶振德打开天窗说亮话,也不拐弯抹角了。

  夏筠晴实在看不惯这些人虚伪的面皮,她只专心喝著她的红酒,这酒真香、真醇!

  “那块地啊!嗯,我是很想卖给你啦,可是我爸说,那块地是要用来当作我的嫁妆的耶!”郭琬琳直接说出她的目的。

  夏筠晴差点将嘴里的红酒吐出来,这女的还真不害躁,她真不想承认自己有这种同学。她看向郭董事长,发现他竟然完全没有意见,这时她才恍然大悟。

  原来今天是另类相亲宴!那她来做什么?

  夏筠晴转看向叶振德,她想知道他对这件事有何看法,不料却看到他一副感兴趣的模样。

  “可是有传言说,郭老想将那块地公开拍卖。”叶振德今天来赴这个宴,主要是想知道到底有没有拍卖这一回事。

  “怎么可能?那绝对是谣言!我爸已经答应我了,如果我们结婚,那块地就当成是我的嫁妆。”郭琬琳一时口快,将心底的话说出,一察觉到自己说了什么后,整个脸都红透了。

  “郭小姐一定是在开叶某的玩笑,叶某何德何能能摘下你这朵火玫瑰。”不点头也没拒绝,叶振德只是对郭琬琳一笑。

  这一笑让郭琬琳心花怒放,完全忘了叶振德先前的忽视,赶紧挑衅地看了夏筠晴一眼。

  可恶的男人!刚刚还在办公室跟她打情骂俏,现在却又跟郭琬琳勾勾搭搭的。

  “不是能不能,是想不想?”郭国泰想确定叶振德的更正意思。因为他最擅常这种模棱两可的说法了,所以他才不会上他这种当。

  “爸,别说了啦,人家会不好意思耶!”只可惜郭琬琳不懂,所以打断了郭国泰的质问,言行举止尽是小女儿的娇羞。

  叶振德冷眼看著这对父女,幸好有郭琬琳的打断,他才不用回答这个问题。哼,这老狐狸心里在打什么主意他会不清楚吗?

  郭琬琳有信心叶振德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于是她现在满脑子想的全是要如何面对叶振德的追求,及她该以何种面貌来让他爱上自己。

  不对不对,现在最重要的应该是她的婚礼,她要好好地计画一下她的婚礼才行,她的婚礼绝对要隆重、盛大、受世人瞩目,更要让所有女人羡慕。

  既然郎有意、妹有情,好事应该不远了吧?夏筠晴开始在心里揣测著。只要叶振德一点头,相信明天报纸的头条肯定就是德业集团与风城建设的商业联姻。

  不错嘛,吃一顿饭就赚了一个老婆,还送一块上亿元的地,这么好的事要到哪里找!

  看著叶振德跟郭琬琳的眉来眼去,夏筠晴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一口气喝掉半杯的红酒,跟著大家站了起来。不知是不是刚吹著冷风,她突然觉得有点不太舒服,八成是生病了,难怪老觉得胸口闷闷的。

  厚,这样又是坐、又是站的,他们不觉得烦吗?她纳闷地跟著叶振德做著相同的动作。唉,她终究不是这个阶层的人,所以才会觉得这么不自在吧。

  看看人家郭琬琳有钱有势,长得又那么美,她算什么东西啊!等等,夏筠晴,清醒一点,别再胡思乱想了,叶振德是她的上司,又不是她的男朋友,她在这里发什么神经!

  她轻拍自己的脸,想让自己清醒一些,别再想一些有的没的了,没想到此举却引来叶振德的注意。

  “怎么了?”他拉下那只将她的脸打红了的手。这个女人干嘛老爱做虐待自己的事?

  这么用力,脸都拍红了,她不痛吗?大掌轻抚著她的脸,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轻轻搂著她。

  “没事啊!你们不是谈得正愉快,继续啊!”她不解的盯著叶振德。他不是正在跟郭琬琳聊婚事,干嘛拉著她的手,还摸她的脸?这个色狼真是色性不改,都这时候了,还敢吃她的豆腐!

  拍掉他的手,她不明白他今天到底找她来做什么?他们在谈婚事,她坐在这里很怪耶!助理的身分又不能发表什么意见,只能呆坐在这;最不人道的是还要面带著微笑,像个白痴一样,她好想离开这里喔!

  通常这时不是双方家长都要在场吗?女方的家长来了一个,难道她要充当男方家长啊?她拿起桌上的酒杯,将杯中的红酒喝掉。

  “结束了。”他提醒这个光顾著喝酒的助理,发现她整个晚上心不在焉的,不知在想些什么?

  “是吗?”

  什么时候结束的,她怎么都不知道?夏筠晴偏著头,睁著无辜的大眼看著叶振德,模样真是说不出的可爱。

  叶振德情不自禁轻抚著她的脸颊,大掌伸到她的后颈,稍稍用力的将她压向自己,俯首吻住了她的唇。

  当他的唇触上她的时,夏筠晴楞住了,脑袋忽然“轰”的一声巨响,接下来变成一片空白。但她的思绪只断了三秒,随即迅速将叶振德推开。厚,这可是她的初吻,怎么可以随随便便给了这个色狼!虽然她有点小醉,但还不至于头脑不清楚呢。

  “你怎么可以吻我?郭董他们还在……”夏筠晴话还没说完,又再次被叶振德的吻给打断。

  “你喝醉了,郭老他们都走了。”他用唇轻吻了下她俏挺的鼻尖。天啊,这女人竟然醉到连人是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即使我喝醉了、他们都走了,你也不能吻我!”她捉住叶振德的衣领,装著凶狠的模样说道。

  “为什么?”他被她醉言醉语的模样逗得发笑,他从没见过她如此可爱的一面。

  叶振德边说边扶著夏筠晴走出餐厅,站在大门口等著司机。由于这边不能暂时停车,福伯可能没等到人又去绕一圈吧。

  “因为……因为……”她偏著头想,想了很久终于想到一个理由,“因为你跟郭琬琳要结婚了啊,所以你只能吻她。”

  “是吗?”叶振德故意又轻啄了下她的唇。

  叶振德很清楚一件事,即使自己真的跟郭琬琳结婚,也不见得就会吻郭琬琳。事实上,他吻过的女人,一只手就数得完。

  “当然。你敢质疑我的话?”她皱著眉,学著叶振德对自己说这句话时的冷酷状。可那微红的脸颊,却完全没有冷酷的效果。

  冷风一吹,夏筠晴打了个冷颤,不由自主地往叶振德的怀里偎去。

  “冷吗?”他将夏筠晴圈在自己的怀里,试著为她挡去一些风。

  “嗯……”夏筠晴点了点头。

  他对自己的体贴,及夏筠晴的柔顺感到不可思议,他真的从没这么在意过一个女人。

  叶振德扶著夏筠晴坐进车内,轻拍了拍她的脸颊,想让她清醒一些,好问她家的地址。

  “筠晴,你住哪?我送你回去。”

  他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调好她的姿势,深怕道路太过颠簸,醉了的她会受不了。

  “你是色狼,我才不要告诉你……”模糊不清的声音从叶振德的怀里传了出来,她努力在他的怀里找到了一个好位置。

  叶振德哑然失笑,事情都过了这么久,她竟还将自己当成色狼?!不过她竟然敢在喝得烂醉时跟色狼独处,且还搂著这个色狼睡,会不会太没戒心了点?

  “你不告诉我,我怎么送你回去?乖,告诉我,你住哪里?”他抚著她的头发,轻哄著她。原来,哄一个人的感觉还满不错的,在这一刻,他只想好好的宠著她。

  “筠晴……筠晴……”看著熟睡的夏筠晴,他不敢相信这女人真的睡著了。

  “先生,偶想夏小姐碎著了啦,啊素将她送到换店吗?”福伯操著一口台湾国语询问著。通常遇到这种状况,叶振德都会要他将人送到饭店,他见多了想爬上先生床的女人,每一个都很会借酒装疯。

  “不用,直接回家。”将夏筠晴一个人丢在饭店?!他实在不喜欢这个提议,福伯怎么会提出这种烂主意!

  司机福伯楞了一下,“喔,是的,先生。”先生要带女人回家?这可是破天荒头一遭啊!

  叶振德将夏筠晴抱到客房,放到床上,试著把勾住自已颈子的手拉下,结果反而被圈得更紧。

  “筠晴,放手,你这样我怎么离开?”他将脸贴在夏筠晴的脸颊上,在她的耳边低语著。

  唉,谁叫夏筠晴不放手,他可是个正常的男人,有美人在怀,他当然要趁机偷香喽。

  “这是我的,不要跟我抢!”夏筠晴不依的加重力道。

  “筠晴,你太热情了,我快被你勒死了。”偷香虽好,但是他可不想上明天的社会版新闻。

  “嘘!别吵!”她的抱枕怎么会说话?夏筠晴睁开眼看著自己抱著的东西。

  “你喝醉都是这个样子吗?”他发现夏筠晴睁开眼了,不过迷蒙的眼神八成还没清醒。

  “喝醉?你想灌醉我吗?别呆了,我是喝不醉的!上次我跟大宋两人喝掉一瓶伏特加也没醉,这区区红酒算什么!”她看著被自己勾住脖子,近在眼前的男人。

  叶振德怎么跑进她的梦里了?她痴痴的笑著,笑自己的痴傻,也只有在梦里叶振德才会对她这么温柔吧?

  “那不是普通的红酒,而且你今天没吃什么东西,所以才会醉。”他轻抚著她的发丝,俯首轻吻著她柔软的发际。

  她跟宋湘君两人喝掉一瓶伏特加?!她在说笑话吗?今天她才喝了三杯不到的红酒,即使空腹也不会醉成这样。一瓶伏特加?叶振德压根不信夏筠晴说的话,她肯定是一杯伏特加就挂了。

  “跟你说我是喝不醉的,我从没喝醉过,应该是你醉了。”夏筠晴觉得口很干,她用舌头舔了下自己的唇,不小心也扫过他的。

  今天的梦好真实,她几乎都可以闻到叶振德的气息,及感觉到他呼在自己脸上的气了。

  “好,你没醉,是我醉了。”他帮她脱掉薄外套,夏筠晴勾住他颈项的手依旧没有松开。

  他不自禁地低头嗅闻她身上的香气,磨蹭著她裸露的颈项。虽然他的理智叫他快离开,可是他的身体却抵挡不住她的诱惑。

  “我想我也有点醉了,否则怎么会作这种梦……”他蹭得她好痒,可是她却不想将他推开,反而将他更拉近自己。

  他已经尽力想当个君子了,只可惜她完全不领他这份好意,那他只好配合她了。

  “这不是梦。”他用力吻住她颈侧,吮出吻痕,抬起头看著夏筠晴,不容许她将这当成一场梦。

  她羞怯地拉下他,轻轻啄著他的唇,以生涩的吻回应他。

  得到她的回应,叶振德轻缓地吮吻著她,随著他愈吻愈深,夏筠晴整个人几乎要被他揉进胸膛里了。他灵活的舌尖探索著她柔嫩的小嘴,大掌缓慢地从她的纤肩往下滑动,娇弱无力的申吟不自觉地从夏筠晴的喉口逸出。

  这一夜,春色无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