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叶知秋 > 《别说不爱我》
返回书目

《别说不爱我》

第四章

作者:叶知秋

  二十五楼,德业的最高指挥中心。虽然楼上还有个总裁室,自从二年前总裁退休后,二十六楼几乎只是用来装饰而已。

  偌大的楼层分成三个部分,从电梯口算起是陈秘书的地盘,挑高的空间,让人一进来就有高雅、气派的感觉。助理秘书亲切的坐在电梯的正前方,隔著一片毛玻璃;而陈秘书在其后方,大、小会客室也设在左右两边。

  通过了陈秘书,沿著小会客室旁边的走道进来,就是助理待的地方。这里是开放的空间,不像一般办公室一样隔成小区间,目前只放著两张桌子,桌子的后方是一大片落地窗,这里也就是夏筠晴现在的地盘;而两张办公桌正前方的那扇大门里,就是执行长室了,叶振德就在里头。

  这样的设计也显示了执行长的神秘与特别,即便是公司内部的人来到二十五楼想见执行长一面,都得通过这些层层关卡呢!

  叶振德批完最后一份文件,抬头看了一下时间,他楞住了!电池没电了吗?不对,钟还在走啊!他再确认一次,没错,自己真的没有看错——

  五点整!

  怎么一天比一天早,没有公事了吗?怎么可能!自从接手德业以来,他哪一天不是从早忙到晚,怎么今天这么早就结束了?叶振德不得不承认,自从夏筠晴调上来后,工作量减轻很多,向来忙碌惯了的他,还真是相当不习惯,好像生活中少了些什么似。

  将手中的文件翻开,这是业务一处送上来请示关于信息部的事。第一页是夏筠晴列出来的重点;整份内容的重点她也都用不同的颜色标示出来,让他可以一目了然;最后还附上参考的资料,让他想看时可以随时翻阅,不需要再叫她把资料调出来。

  也就是说,这些文件夏筠晴均花了大半心思事先整理、处理过了。难怪这几天的公事,他都处理得这么顺、这么快。

  这也难怪宋湘君顾不得他是她上司,也硬要跟他抢人了。想必宋湘君没有了夏筠晴这双左右手,现在一定是忙翻天了。叶振德一向赏罚分明,这就当成是她那天大闹十六楼的处罚吧!

  “夏小姐,请你进来一下。”浑厚的男声从电话中响起,正跟陈秘书聊天的夏筠晴呆了一下,随后才反应过来,“是。”她拿起桌上的本子及文件,不急不缓的往叶振德办公室走去。

  夏筠晴忘了自己早已调到执行长室了,刚还一时反应不过来,以为宋湘君的声音怎么变成男的了,她不禁哑然失笑,幸好没闹出笑话来,不然可就糗大了。

  或许她真的是太小人了,原本以为叶振德调她上来是想整她,但这几天均相安无事,也让她终于放下一颗心,安安分分地工作。快过年了,想要口袋满满就得要好好表现才行。

  “执行长,有什么事要交待吗?”她带著一份文件及记事本,敲了敲门,进到叶振德的办公室。

  说来惭愧,身为现代人,她还是不习惯用PDA,所以她总是拿著一本厚厚的记事本。

  “接下来还有什么事吗?”看著夏筠晴一副公事公办专业的模样,叶振德不太习惯的询问著。他还是不太能将她跟那日的裸女画上等号,光外表就相差十万八千里。

  这你好像该去问陈秘书吧?夏筠晴在心里嘀咕著,行程表是陈秘书负责的事情,她只是他的小助理而已。

  她虽名为助理,不过是名称上比较好听一点,实却为打杂小妹,就连泡茶陈秘书都叫她泡,真不知外面那个助理秘书是做什么的?唉,谁叫她是新调上来的,认命一点吧!

  “六点半您跟风城的郭董有个饭局,虽然名为私人饭局,其实是要借这个机会讨论风城手上位于台中西屯区的一块地,也是我们在台中规画的商业中心的所在地。这阵子业界有风声传出来,郭童想用公开拍卖的方式处理这块土地,资料我都整理好了,请执行长过目。”她恭敬地递上文件,候在一边等著叶振德进一步的指示。

  其实夏筠晴心里完全不像表面般恭敬,她在心里直呼倒楣,为什么要调她上来嘛?若今天的对象是宋湘君,她早就没大没小的把文件一丢,舒舒服服地窝在沙发上,跷著二郎腿回应了。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叶振德愈来愈无法将视线从夏筠晴身上移开。从初见的那一天起,她就深深吸引著他,但是他想看清这女人,所以先将她定位在助理上,这几天也没找她的麻烦,两人的互动仅止于工作上。

  “就这样?”叶振德靠在椅背上。

  还就这样咧,今天的工作量是她平常的二倍耶!她都快累毙了,他竟还喊就这样?这样已经很了不起了好吗?

  “如果没有突发状况的话,今天大致就是这样。”她哀怨的道。见他没有反应,她指了指桌上那些公文夹又接著道:“执行长,您那几份文件批完了吗?如果批完了,我先发下去处理。”

  “真的没其它的事了吗?没什么会议要开,还是什么急件需要处理?”叶振德不信的再追问。

  以前随时会出现的一堆特急件都跑到哪去了?还有从早到晚开不完的会议呢?虽说今天出去开了两次会,也批了不少的文件,但是,应该还有什么事要做的吧?

  她翻著记事本,明天的行程又不能今天先跑,财务部跟企画部的会议也不能提前开,因为他们根本还没准备好……她抱著记事本,用铅笔敲著自己的唇思考著,殊不知这个动作勾起了叶振德心底深处的欲望。

  “没有耶,如果执行长没事的话,可以先看看风城的资料,不然也可以提早到饭店巡视。”她实在想不出有什么事需要这个执行长处理的了,只好硬挤出这两件事。

  她对叶振德的询问感到很奇怪,事情做完了不好吗?若是宋湘君,她早就跳起来欢呼了,哪还会跟她啰哩啰唆的!

  “该处理的事都处理了?”那剩下的时间要做什么?平白无故多出这么多时间,对一个工作狂来说,是很难过的一件事。

  “只有一件超贷案你说那只吸血鬼不用理他外,其余的都处理完了。”她很老实的用著叶振德曾说过的话报告著。

  “什么超贷案?”叶振德不解,他从不许银行部有超贷的情况发生,哪来的超贷案?

  “就是公司的李董事,他想用他名下的那间空头公司,向银行部借八千万的那个超贷案啊!李董事抬出总裁来,银行部的张处长做不了主,所以送上来请示执行长。”夏筠晴将大约的重点说出。

  “那你怎么处理?”

  原来是这件事,他记得夏筠晴中午曾提过,当时他对银行部的处理方式相当不悦,这点小事居然用特急件要他批示,他当然二话不说地将它退了回去,要张处长自己处理。

  他最看不惯那些大老的作风了,难道这些年来他们还没学乖,还当他是三岁小孩吗?德业现在是他在做主,他们以为搬出他父亲他就会就范吗?实在太天真了!

  你不是说不用理他吗?夏筠晴皱了皱鼻嘀咕著。

  “照著执行长的意思,我跟银行部张处长说,银行部不是李董他家的提款机,一切秉公处理,不用理他。”其实还有一句“天掉下来有执行长撑著”,只是这句话她不敢跟他说。

  “嗯……”他若有所思地看著她,想著接下来该怎么做。

  如宋湘君所说,夏筠晴真是个得力的左右手,也不过短短几天,一切事物她就能如此上手。

  夏筠晴观察著叶振德,发现他一点反应都没有,才松了一口气,她还以为他会怪她逾矩呢。

  “在这还习惯吗?”他状似随意地询问道。

  “如果不习惯,我可以回去十六楼吗?”她咬了一下唇,鼓起勇气但不抱任何希望地问道。

  “不行!”

  他想都不用想,马上脱口而出。他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只是一听到夏筠晴说想回宋湘君那,他就莫名的想发火。

  “我就知道。既然如此,执行长您就别再问这种会让人误以为有希望的问题了。”她还是不喜欢用这种拘谨的态度跟恭敬的举止来面对叶振德,这样会显得自己好像很卑微。

  “待在这里不好吗?”奇怪,通常女人一看到他都是自动黏上来的,而她却一再的要离远自己。

  “我若是回答了,您可不能生气哦!”看到他微微地点了下头,她才接著道:“待在这里有什么好?”

  这里工作量多、薪水又没调,更没有宋湘君的耍宝可以消除疲劳,谁想待在这里啊!她一下就可以举出数个差异,再笨的人也不会想要待在这里吧?幸好执行长没板著一张脸,否则要她每天对著那张虽然英俊却冷到不行的脸,她一定会受不了的。

  “你……”听到她的回答,他为之气结。

  “您说不会生气的。”她往后退了一步,急忙提醒叶振德,别忘了刚刚答应自己的事。

  “算了,这个问题以后都不许再提!”叶振德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哪有人这样的啊!要人家回答,回答后却叫人家不许再提,她真是愈来愈搞不懂这个上司了,嗯,应该说她从没认真去了解过他。

  “晚上跟我一起去赴风城的宴。”

  “为什么?这应该是陈秘书的工作吧?”她也不管面对的是掌著自己生杀大权的上司,一听到要跟他一同赴宴,她的反应相当激烈。“宋处长从没要我跟她一起去应酬过,我不行的。”她头摇得跟博浪鼓一样,强调自己的不愿。

  她最讨厌那种场合了,出席的全都是达官显要,看著一张张虚伪的面孔、奉承的嘴脸,去过一次后她就敬谢不敏了。

  “这只是个私人饭局,而我需要女伴陪同出席。”他随便找了个藉口,不管夏筠晴的反抗,执意要她陪自己出席。

  “女伴啊?那简单,花名册我已经整理出来了,您可以从中挑选一个。”她松了一口气,原来只是要个女伴陪同出席啊,那就好解决了。他的女伴都可以集结成册了,还怕会缺少女伴吗?

  说起她今天最大的成就,就是把叶振德这些年的情史做了一份报告。她把他交往过的女人依年龄、身材、长相编集成册,看到那些跟他有一腿的女星、名模,夏筠晴很难想像她们的心态,不过这要是卖给八卦杂志,一定削翻了。

  “花名册?”他嘲讽的扯起一抹笑。

  他不认为自己需要花名册,目前他最想攀折的是眼前的这一朵。不过她从哪里弄来的名单?她是不是太闲了一点?看来得再增加她的工作量,免得她又搞出别的名堂来。

  “你可以将那份名单丢了,我感兴趣的不会在那里面。”他毫不领她的情,一双眼眸颇有深意地看著她。

  女人只是用来解决他的生理需求,他从不费心在女人身上。虽然他有固定的性伴侣,但为了不让她们心存幻想,作著飞上枝头的美梦,平均三个月至半年他就会换一次床伴,汰换的快慢,端看那女人是否懂事——懂事的话,就可以待久一点,不懂事的话,就别怪他无情。

  “是吗?那执行长您感兴趣的是哪位?我请陈秘书帮您联络。”这可是第一手的八卦,她精亮的双眼藏不住内心的兴奋。

  “不需要陈秘书联络,我已经亲自通知了,不过她竟然回绝我。”他看著小鱼上钩,倒不急著将她钓起,有时大意地猛然拉起,反而会让鱼儿有脱逃的机会,那他可就白费一番功夫了。

  “怎么会有女人这么不识相,我们伟大的执行长邀约,竟然敢拒绝!”只要可以让她不用一同出席,再怎么恶心的话,她都说得出口。

  “说的好,我也这么认为。”他附和著。

  “那执行长可不可以透露一下,这个不识相的女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她露出谄媚的表情,一心只想知道这则最新的八卦。好奇心会杀死一只猫,而她不知自己将要变成那只猫了。

  “我感兴趣的是你。”他舒适地半坐躺在办公椅上,双手放在椅把上,看著她的反应。

  “咳……”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一直咳不停,一双大眼直直瞪著他。厚,总有一天她会被他害死!她用记事本挡住自己因咳嗽而胀红的脸,还是不停地咳著。

  看她咳个不停,他走到她身后,用手轻拍著她的背。

  感觉到他的触碰,她一惊,立即像弹簧似的跳了起来。这人什么时候来到她的身后的?无声无息地,像只鬼一样!

  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她聪明地不去提两人先前的那场对话,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穿著——灰暗没有生气的套装,实在不太适合出现在那种高级场合,于是她另外找了一个借口道:“执行长,我这身打扮实在不适合跟您一同出席。”这样不只是丢她的脸,更是丢叶振德的脸。

  “不用再说了,这些我会叫陈秘书处理,你先去准备吧。”叶振德不让夏筠晴有任何借口,况且衣服的事好解决。

  按了对讲键,要陈秘书通知设计师十五分钟后赶到,四十分钟应该够夏筠晴打扮了。

  “是。”没有了借口,她只好勉为其难的答应,然后转身准备离开。唉,不知道这算不算加班?可不可以申请加班费?

  他打量著一脸不情愿的她,这女人似乎极不愿跟自己在一起。只不过要她跟他一同出席饭局,又不是要她上刀山,有那么困难吗?她手上那本花名册里,多的是等著他钦点的女人,他都挑明了对她感兴趣,她为什么还不懂得把握机会?

  “等等!”望著即将离去的窈窕背影,他并不想这么快就让夏筠晴离开,他喜欢有她在身边,就算是聊著公事也好。

  “执行长还有什么事吗?”夏筠晴放开门把,转身恭敬地询问。不是叫她先去准备吗?那还叫住她干嘛?

  夏筠晴发现叶振德只瞅著自已不说话,眼神还颇为诡异,不禁打了冷颤,这家伙不会是想整她吧?还是他不肯放过她,想重提刚刚那件事?夏筠晴小心翼翼的看著他。

  就算他感兴趣也不行,她怎么可以当他的女人呢?想都别想!她可不是天真的小女孩,不要以为她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叶振德想不出他能用什借口留下夏筠晴,但瞧见那张防备的小脸,不禁在心底失笑。这几天一到公司就忙著处理公事,没去注意她,现在仔细一瞧,发现她的妆仍维持著她的传统。

  “夏小姐,这里不比十六楼,如果你能画个比较正常一点的妆,我会很感谢你的。”他不希望来访的客人以为他的眼光变差了,看多了美女,他实在没办法忍受这种妆。

  “有什么不正常的吗?”她每天画的妆都一样,数年来如一日,没什么不正常的啊!轻吐了一口气,幸好他不是要说那件事,她终于可以放心了。

  “我很佩服你的勇气,敢顶著这妆到处跑。”女人不是都很爱漂亮吗?怎么会有人在自己脸上画了二条毛毛虫?

  她画这个妆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他现在是什么意思?她又没叫他盯著她瞧,看不惯就不要看嘛!夏筠晴不以为意。

  “我觉得这样很好啊。”拜托,她可是靠这神奇的化妆技术帮她挡去不少的苍蝇耶。

  顶著这个妆到处跑?她还没有这么大的勇气,这妆都是到公司后才画的,下班时她会到化妆间卸了妆再回去。

  她就知道这家伙不怀好意,幸好只是为了这事,她还以为他还要说什么咧!她都敢画成这样在公司走动,难道还怕他说吗?

  “我只能说你的审美观很与众不同,嗯……相当独特!”他像欣赏一件不可多得的艺术品般的上下打量她。

  虽然那天灯光昏暗,但他却看得相当清楚,她是个美丽的女子,尤其是那双眼睛,生气起来又圆又亮,像会发光似的。

  “谢谢您的赞美。”夏筠晴面带微笑的回道。

  她当然知道叶振德在讽刺自己,不过多年的历练,早已让她练就了刀枪不入的功力,这小小的讽刺对她来说实在无关痛痒,他得再去练个几年才能伤得了她。

  “独特到让我想起从前人家门上贴著的两幅画,画中的人也跟你做著同样的工作。”他想激怒她,想再看她像那天一样气呼呼的表情,她是个聪明人,一定知道他在说什么。

  不可否认,叶振德很喜欢这样跟她抬杠,原来女人也可以用来聊天,他不得不承认,他现在心情相当愉悦。

  “希望我能像他们一样‘流芳千古’。”过分,竟然说她像门神!门神有她这么美丽吗?可恶!她在心里咒骂著。

  如果她是门神,那他就是那个胆小、怕鬼的李世民,他一定是坏事做太多,门口才需要坐著她这个“门神”。

  “如果你再画著这个妆,我敢保证至少会流芳德业。”他半开玩笑地说道。

  一阵敲门声传来,陈秘书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执行长,设计师到了。”

  叶振德点头表示知道了,陈秘书随即退下去。

  “执行长,如果没事了,请准许我先下去。”她瞪了叶振德一眼,真是够了,可以退朝了吧?李世民!

  “如果我还有事呢?”

  “请执行长吩咐。”她故作恭敬地候著,就不信他还能生出什么事来,分明是故意找碴嘛!

  “我要你……当我的女人。”

  “什么?”她的心猛然一跳,不敢相信自己所听见的。

  “你听得很清楚。”看著她呆楞的表情,让他的心情格外地好,跟她在一起时,他的心情总是特别好。

  “对不起,我一时耳背。”听错了,一定是她听错了!

  “我对你感兴趣,要你当我的女人。”他坚定地再说一次。

  “执行长……这个玩笑不好笑,别开我玩笑了!”她抚著自己的胸口,诧异地睁大眼看著他。他一定又在捉弄人了,就跟刚刚一样只是耍著她玩。

  “你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吗?我似乎说过,当我助理的第一要件,就是不可以质疑我说的任何话。”他微笑道。她若是知道他有多认真,不知会不会吓逃?

  “当你的女人,似乎不属于我的职务范围吧?”她觉得自己像只掉落陷阱的兔子,而这只狐狸正在一旁虎视眈耽的想吃掉自已。

  “如果我说是呢?”

  “那你会收到我的辞呈。”她威胁道。虽然不知道这招对他有没有效,但起码要试一下。

  “我保证不会收到你的辞呈,而且你也必定会成为我的女人。”他口气狂妄地道。

  “你这么有把握?”瞧著他自负的样子,真不知道他的把握从哪来,这事又不是他能决定的,决定权应该不在他手上吧?

  “我说过的话不想再说第二次,你现在可以先下去准备了。”他差点忘了这女人惹恼他的本事比取悦他的本事高,他扳起脸不悦地道。

  不需要再跟她多说,他所下的决定是不会变更的,不管如何,这女人他是要定了。

  她一出了执行长室,即朝门吐了吐舌头,扮了一个超大的鬼脸,然后在心中不断骂著自负、自大、自以为是的臭男人!

  一看到夏筠晴走出执行长室,陈秘书便忍不住跑过来八卦。

  “夏小姐,你跟执行长是旧识吗?”陈秘书从没看过执行长一号表情以外的表情,刚刚他差点认不出那个嘴角带著笑意的男人就是冷酷的执行长。

  “我在德业四年,你说这算不算?”她是他的员工,这算是旧识吗?夏筠晴才不会笨到跟大嘴巴的陈秘书多说什么呢,免得明天到公司会听到各种的传言。

  他们是旧识吗?不算吧!不过是吵了一架而已,况且那天她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呢,哪能算是认识!

  夏筠晴要自己忘了俱乐部的那一晚,那天是个意外。但是,他刚刚竟然要她当他的女人?!这是什么意思?他是认真的吗?怎么会突然有这样的想法?难道是她有什么行为让他误会了吗?夏筠晴忍不住摇了摇头,连忙甩开自己都不清楚的感觉。厚,夏筠暗不要再想了,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