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叶知秋 > 《别说不爱我》
返回书目

《别说不爱我》

第一章

作者:叶知秋

  夏筠晴实在搞不懂,她不过是长得比普通人漂亮一点,但也没漂亮到哪里去;头脑比平常人要好一些些,但也没聪明多少,她从没想过要抢谁的风头,只想平平淡淡的过自己的日子,但为什么上天要这么捉弄她,让她跟了这个没心没肺的上司呢?

  夏筠晴在心里为同事们掬一把同情的眼泪,别怪她心狠手辣,她也不想这么做,这一切只能怪她的上司,那个要她下达命令的恶魔──宋湘君。

  在一般人的眼里,德业这二个字意味着三高──薪水高、福利高、年终奖金高。就算是在德业里等级最低的打扫阿桑,薪水也好过一般公司里的小职员,所以大家抢破了头都想挤进德业。

  德业国际集团,它涵盖了金融、建设、休闲、餐饮、美容,举凡能赚钱的、有潜力的、利润高的,它都有插上一手。它旗下的业务分为五处──

  业务一处,专门负责金融方面,底下设有银行部跟证券部二大部门。

  业务二处,负责地产方面,底下设有建设部跟中介部。

  业务三处,负责休闲方面,包括了大型游乐场、大型购物商城、俱乐部等等。

  业务四处,负责德业底下的六星级饭店跟连锁餐厅。

  业务五处,负责美容坊及代理国外知名精品、化妆品等。

  德业的员工福利好、升迁管道畅通,在这里的每个人都有机会,也都想往上爬。但往上爬也得要有本事,没本事的人就等着被淘汰;换句话说,德业的上位者都是踩着同侪的尸体爬上去的。

  夏筠晴不想踩着别人的尸体,那太惨忍、也太血腥了。可是,她也不想当尸体被人踩,她还等着领退休金呢!

  在德业四年,夏筠晴让当初看好她的一群主管跌破眼镜。众人原本以为挖到了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期望她能为公司创造更多的商机;结果,四年过去了,她也不过尔尔,没什么特殊表现。

  “还有什么问题吗?”夏筠晴看了看右左两排的主管,“没有吗?那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她一心只想逃离现场。

  让她不想长进的原因无它,实在是看过太多锋头太健而被干掉的同事,她不得不为自己的前途着想。现在她是个有一点点本事的木瓶──因为她还没漂亮到可以晋级到当花瓶的程度,她是业务二处处长秘书兼特助,挤不掉别人,却也淘汰不了,纯粹只想混口饭吃,安安稳稳的等着领她的退休金。

  “这是你自己的意思,还是处长的意思?为什么处长自己不来开会,要你传达这项命令?”中介部经理首先开炮。

  “处长正在跟风城建设的郭董开会,一时赶不回来,要我先将这道命令发布下去。”原本她是该跟着宋湘君一道去的,不过宋湘君说什么怕她会被那个色老头吃豆腐,叫她留守公司,帮她主持内部会议。

  说穿了,还不是不想面对王老头子,所以叫她这个倒霉鬼来受。

  “处长开会,你这个特助怎么没一起去?该不会是想公私不分耍特权吧?”收到上司的讯号,李副理也对她开枪。

  目前大环境的景气不好,地产更是低迷,想在这种环境中异军突起,实在很困难。所幸德业的总裁眼光独特,看准了大陆的房地产,将建设部转到大陆;而宋湘君又一连提交了数个企画案,将德业建设成功的打进大陆市场,奠下了她营业二处处长的地位。

  不过,坐在底下中介部的高级主管并不这么认为,他们当然不敢直接找宋湘君的麻烦,毕竟她是上司嘛;不过,身为跟班的她,可就可怜了。

  “李副理是什么意思?我不过是个小小的特助,能有什么特权?”

  “谁不知道你跟处长两人孟不离焦、焦不离孟的,还要我明说吗?”李副理不屑地瞥了她一眼。

  臭宋湘君,总有一天她会被她玩死!

  “李副理,我们现在谈论的是公事,请将重点放在公事上。”夏筠晴根本不将李副理的挑衅看在眼里,她避重就轻地道。

  “裁员是何等大事,这分明是针对中介部而来的,若不是你在处长耳边进谗言,她会做这样的决定吗?”中介部经理挑明着道。

  进谗言?感情他们是将她当成太监了。

  “裁员?王经理,你言重了,处长并没有针对哪一个部门,她的命令是连续三次未达业绩标准者,降级处分。你这裁员二字从何而来?”

  “谁不知营业二处的建设部正走红,相对的中介部并不如预期,你们这分明是想拿我开刀,一旦被降级,谁还有那个脸面留下来?分明是在逼人自动离职!”

  “王经理,你应该思考的是要如何提高中介部的士气,或是想个企画案提上去,而不是自动离职吧?”没理会他的怒气,夏筠晴淡淡地道。

  “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多,用不着你来教我做事!”王经理气得脸红脖子粗。

  “王经理,如果你有问题可以跟处长反应,我不过是个小助理,你犯不着跟我生气。”看王经理的样子似乎快气炸了,她还是收敛点,免得把他气中风,那她可就罪过了。

  哼,小人得志,他一定要想个办法将那个女人扳倒!王经理怒气冲冲地走出会议室,跟他一挂的几个主管也跟着他后面离去。

  “夏特助,处长真的想裁员吗?”一名主管担心地问道。经济不景气,饭碗不好捧,中年失业可是很惨的。

  “没的事,你们别听王经理挑拨。只要尽好自己的本分,就算真的要裁员,也是裁那些不做事、老爱捣乱的人,不会裁到你们头上的。放心吧,认真做事,裁不到你们的!”夏筠晴给众人吃了一颗定心丸。

  这时她的手机响起。

  “小夏,结束了吗?下班后有什么活动?”来电的是处长宋湘君。

  “处长,你还在开会吧?”她不认为与风城的会议半个小时就能解决,宋湘君一定是溜出来打电话。厚,这个处长真是够了!

  她怎么有办法在群雄虎视眈眈的竞争下没变成尸体,还摘下了处长一职?跟了宋湘君三年的夏筠晴实在搞不懂。但更让她搞不懂的是,她怎么会跟宋湘君搭上,真是倒了八辈子的楣!

  宋湘君是她的学姐,不过宋湘君大她两届,当初要不是遇到宋湘君这样的上司,说真的,她也很难在德业待上四年。

  “那种没效率的会议只是在浪费我的生命。”宋湘君相当无奈,跟那个色老头鬼扯了半天,却一点进展都没有。“你结束了吗?”

  “当然,没有我搞不定的。”其实她也没做什么,不过是将命令颁布下去,叫他们有问题找处长而已。

  “王老头没说什么吗?”靠!早知道她就自己开这个会。

  宋湘君也不知道夏筠晴在想什么,明明自身有能力可以大展身手,却只愿当一个小小的助理。

  她虽然跟她提过不下百次了,但偏偏她就是不动心,既然如此,她也不想再勉强她了。

  “有啊!不过我叫他有问题去找你。”

  “厚,你很恶劣耶!那哪叫搞定?还不是要我处理。”害她高兴一下,以为夏筠晴真的搞定那个难缠的老头子了。

  “处长大人,小人只是个小助理,说话哪有分量啊!王经理吃的盐比我吃的饭多,我还能怎样?”

  看来他们也有一场唇枪舌战,看样子双方都没占便宜,也真是难为夏筠晴了。不过,至少已将消息传出去了。

  “算了算了,小夏子,晚上到俱乐部放松一下吧!”好久没轻松一下了,宋湘君提议道。

  “那有什么问题!不过你得先结束会议。”夏筠晴附议。

  “那有什么问题!七点一○一见。”宋湘君挂上电话,准备解决她的问题。

  ☆☆☆www.kanyanqing.com.net☆☆☆www.kanyanqing.com.net☆☆☆

  到了俱乐部,两人在游了几圈后,夏筠晴趴在SPA馆里享受着精油指压。正当她全身放松昏昏欲睡之际,忽然一阵天摇地动,她和按摩师同时道:“是地震!”她正考虑着要不要先起来着装,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撞开,一个男人跌了进来,夏筠晴马上又趴了回去。

  “啊──”按摩师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到,站在一旁不断尖叫着。

  尖叫声持续了一分钟还没有停下来,她的耳膜都快被这高分贝的尖叫声给震破了。厚,这个笨蛋到底还想要叫多久?她难道不会先将一旁的浴衣或拿条浴巾帮她盖住吗?

  “闭嘴!”一男一女的声音同时响起。

  按摩师乖乖的闭上嘴。

  叶振德狼狈的站起来,整了整仪容,冷眼看着眼前的状况。这就是他训练有素的员工──只会站在一旁尖叫,完全没有专业的素养原来自己养了一堆饭桶!这家俱乐部应该是属于三处的吧?管理者应该是陈处长吧?看来他得好好整顿一下了,否则,他会好好地顿整陈处长的。

  “咳!咳!”怎么没有反应?他看傻眼了吗?

  “咳!”夏筠晴再用力一咳,将他唤回神。“这位先生,你是不是该把你的眼睛闭上?”她冷冷地说道。这人是看够了没啊!

  确定男人转身后,夏筠晴动作迅速地抄起浴袍穿上,还好只有背部走光,否则她就亏大了。

  “抱歉。”叶振德背过身,用不含一丝感情的声音道歉。

  这事可大可小,这女人并不知道自己是这家俱乐部的最高负责人,所以他最好以顾客跟顾客的立场跟她谈,免得把事情搞大。若是一不小心引来媒体记者,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虽说他有错,但是对方也得付一半的责任,都是她没将门关好,否则他也不会因为没站稳而跌进来。最令他难以忍受的是,她的口气就像指责他是个色狼似,让他无法好好的跟她道歉。

  抱歉她差点被他看光了,他就只有抱歉二个字?她要那两个字干嘛!夏筠晴眉头微皱地在心里咒骂着,这人就不能诚恳一点吗?

  夏筠晴不发一语,斜眼瞄着他。干嘛,玩一二三木头人吗?还不走!

  嘿!他该不会是在等她说“没关系”吧?她已经很吃亏了喔,他可别期望一个女人差点被陌生人看光,还能有风度的说没关系!

  按摩师看着对峙的两个人,不知该如何处理。她是不是该叫经理进来啊?可是叫经理后她一定免不了会被骂一顿,更严重的是她还有可能会因此而丢了饭碗!按摩师相当为难的看着两人,希望他们别叫经理来。

  叶振德突然对这个女人起了相当大的兴趣。

  照理说,一般女人遇到这种情况,大都会像按摩师一样惊声尖叫;或是像个疯婆子似的漫骂色狼、不要脸等不堪的字眼;再不然也会惊恐的爬起来,找个地方躲在一旁,造成更多养眼的画面;最蠢的莫过于傻楞在一旁,不知如何应对。而这个女人完全没有以上的表现,她竟然冷静的叫他闭上眼,再从容的起身着装;现在还跟他大眼瞪小眼,完全没有受到惊吓的样子,他觉得有意思极了。

  这可难得,商界里号称对女人最冷酷无情的叶振德,这回竟然会觉得女人有意思?真是破天荒头一遭!他细细打量着眼前这个与众不同的女人,精致秀丽的五官上未施脂粉,称得上是美人一个。

  “还不滚!”看他一脸色样,夏筠晴故意板起脸,冷冷的说道。这男人不会真以为她好欺负吧?

  幸好这里还有个按摩师,她应该还算安全,夏筠晴希望自己的臭脸能吓走他。

  “你说什么?”冰冷的声音从叶振德口中发出。

  滚她在赶狗吗?没有女人敢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更别说是赶他走了。无论是财经或影剧版,常常都可以看得到他的照片,难道这女人不认识他吗?

  她老爸常说:“面对恶势力,作人要识相一点。”她是乖女儿,一定要听老爸的话。

  “你还不离开!”她这次选择用温和一点的字眼,但是口气还是很冲,无视他的冷言冷语。

  虽然她不该用如此没礼貌的字眼请他离开,但是……有没有搞错啊,有谁会跟一个色狼谈礼貌啊!她没将这只色狼乱棒打死就不错了,他竟还敢跟她计较遣辞用字夏筠晴不悦地想着。

  “没有一个女人遇到这种事时会这样处理。”不知为何,叶振德就是不想离开,他很想看看这女人接下来会如何处理。

  一般来说,这时不是都该转向按摩师喊道:“叫你们经理出来,否则我就跟你们没完没了!”可是这女人怎么反而叫他这个肇事者离开?对她的处理方式,叶振德又一次的感到意外。

  “什么意思?”这男人现在是什么意思?一向没什么脾气的夏筠晴这回火力十足地瞪着眼前的色狼。

  他的意思是说她像个荡妇一样,就算被看光了也无所谓吗?若不是事关名誉,她不想闹得人尽皆知;加上又担心会连累到按摩师,否则她早就叫经理来赶人了,哪容得下这不识相的家伙在这叫嚣,这家伙真是搞不清楚状况耶!

  “你很特别,也很美丽。”虽说现在的状况不适合用来搭讪,但叶振德仍不自觉地说出心里的话。这话一出口,他也感到意外。

  虽然围绕在他身边的美女如云,但他没见过一个女人不化妆还能这么漂亮的。叶振德见多了卸妆死的女人,所以当他看清这个和他对峙的女人时,赞美的话,便不禁脱口而出。

  “只要不是个瞎子,相信都看得出来,不需要你多作说明。”她微微楞了一下,随即不客气的回道。

  看吧,明明就是只大色狼,还在那装模作样!这社会真的变了,看起来人模人样的一个斯文人,竟然是个色狼!

  漂不漂亮还用得着他来告诉她吗?她每天都有照镜子,会不知道自己漂亮吗?男人就只会用这招来搭讪,无聊、低级、没创意!再说,没有一个女人喜欢被一个差点看光自己的色狼搭讪好吗?这男人到底滚不滚啊?她双手环胸,戒惧地瞪着他。

  按摩师在一旁不知所措,眼前这两人怎么聊起天来了?现在她该怎么处理?好象出声也不是,不出声也不是。终于,她决定继续站在角落当她的壁花,先观察情势再做决定,搞不好两人会就这样不了了之也说不定。

  “很有自信。不过你的眼神告诉我,你怕我,相当怕我!”昏暗的灯光容易让人有错觉,叶振德走近她,想看清她是否真像他以为的一般秀丽。

  “废话,谁会不怕色狼!”夏筠晴没料到他会靠近自己,她一惊,往后稍稍退开一步,顺便看看四周是否有可以拿来防身的东西──左手边有只琉璃花瓶,她打量那只小花瓶,它应该勉强可以派上用场。

  “我不过是不小心跌了进来,又没对你做什么,应该不算是个色狼吧?”叶振德装着无辜的表情。

  她都快被这男人看光了,他还敢装无辜地说没对她做什么没做什么就快看光了,若真要做什么,她不就尸骨无存了!夏筠晴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反正跟这男人以后也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了,她决定肆无忌惮地豁出去了。

  “房门是关着的,谁知道你是不小心的还是故意的?”夏筠晴伶牙俐齿的反驳着,缓缓往花瓶的方向靠去。

  “你觉得我像是色狼吗?”叶振德的口气有些不悦。他堂堂一个跨国集团的负责人,竟然被一个女人拐着弯骂是色狼!她是瞎子吗?还是没睁开双眼?哪个色狼会像他这样英俊潚洒、气宇不凡!

  “若不是,你还待在这里做什么?难道要我叫警卫过来吗?”夏筠晴也没跟他客气,一点都不拐弯抹角的直言。

  千万不要!按摩师在一旁摇着头,她的奖金快要泡汤了,求求他们高抬贵手,她家里还有两个稚儿嗷嗷待哺呢!

  叶振德一时哑口无言,冷酷的面具稍稍瓦解,最后,好不容易才挤出一个理由,“我应该负责赔偿你的损失,所以我才留在这。”

  “你指的是哪一种损失?你确定你赔得起吗?”夏筠晴挑眉问道。光是差点看光她这一点,他就赔不起了,还敢说大话!

  “全部。要什么你说吧,没有什么是我赔不起的!”从来没有人敢质疑他的话,难道她看不出来他的身价吗?竟说这种瞧不起人的话!

  他的念头一转,她该不会想要狮子大开口吧?哼,没想到他竟会犯这种错误,对于女人贪婪,他看得还不够多吗?叶振德啊叶振德,你怎么会觉得这样的女人特别?

  “我所开出的条件,你都会照做?”夏筠晴不相信的再确认一次。嘿嘿,这可是他自己说的喔,她可没强迫他负责喔!

  “我向来一诺千金,说话算话。”从没被看轻过的叶振德被夏筠晴一副轻视的眼光激怒了。

  “好,有担当,这才像个男人!打断我按摩一事就算了,不过事关名誉问题可就难了了。”夏筠晴双手抱胸,摇头晃脑地说。

  她要开什么条件呢?什么赔偿她才觉得满意呢?夏筠晴左思右想,突然,她想到一则绝妙好计,包管会让他永生难忘。

  “没什么事是我解决不了的,要多少你开价!”他相信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哼,原来她也不过是个不择手段的女人,都怪他一时大意,才会落入这个陷阱。不过他不会因此而退缩的,就算是少了银子,也不能失了面子。

  “好,爽快!那你就脱光让我看回来,以赔偿我的损失。”夏筠晴优哉的开口,满脸看好戏的样子。

  这男人一看就是有家底的样子,她才不会笨到要他赔钱了事,那对他来说根本是九牛一毛,不痛不痒。她就不信这冷酷的男人会真的照她所开的条件脱光让她看回来,他要赔就让他赔个够!夏筠晴看着他,希望他会知难而退。现在他该知道她夏筠晴不是好惹的了吧?

  忽然,一声抽气声传来,不用想也知道是那个贴在墙上的按摩师发出来的。叶振德狠狠地瞪了按摩师一眼,要她识相点。

  “你……”叶振德怎么也想不到她所开出来的条件是要自己脱光,可他又将话说满了,这回该怎么解决?

  “什么你啊我啊的,怎么,办不到啊?办不到就快走!”夏筠晴冷眼瞧着叶振德,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

  就不信他敢脱!不过就算他敢脱,她也不敢看,她可不想长着针眼到公司被宋湘君耻笑呢。

  “你在整我。”叶振德望着夏筠晴的眼神变得阴沉无比。

  叶振德很不甘心,他没想到她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但是,要他在一个陌生女人面前脱光,他实在拉不下这个脸!他太小看这个女人了,竟然敢开这种条件,这下连一向足智多谋的他,也想不出解决的方法。

  “整你?如果我吃饱了太闲,难道不会回家睡觉吗?是你自己闯进来的,我可没拿刀架着你。”夏筠晴才不管他红眼睛、绿眉毛的一脸凶样,她就是在整他,怎样?咬她啊!

  吃饱太闲、回家睡觉这女人竟敢这么说,他的时间可是相当宝贵的耶!

  “更何况,是你自己留下来说要赔偿的,可不是我强迫你留下来的;而且我也不过是想看回来而已,又不是要要你的命,如果你不愿意,大可走人啊,我又没强迫你!”哼,从小到大她不知被多少人这样吓过了,这种小Case,她夏筠晴还不看在眼里。

  “你这女人不知道什么叫作‘士可杀而不可辱’吗?”叶振德义正词严地说道。难道她不晓得男人的尊严比什么都重要吗?

  “很抱歉,我书读得不多,我只知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这一句。”没想到她生平第一次跟人吵架,竟然就能占上风,夏筠晴真为自己感到骄傲。

  “我看我还是去叫经理来好了。”见两人对峙不下,按摩师很害怕的在一旁提议着,事情若是闹大了她可就完蛋了。

  “不用了。”一男一女的声音又同时响起,两人还互瞪了起来。

  按摩师只好再次闭嘴,回她的角落站好。

  奇怪了,她说不用了还说得过去,那只色狼在那边跟人家不用什么?夏筠晴纳闷的瞪着叶振德。

  总部的执行长就在这里,还用得着那个小经理出马吗?这一点小事他若处理不来,还能当执行长吗?叶振德心底不愿意承认,其实他是不希望他的窘境被底下的员工看到,才一口回绝。

  看他迟迟没有行动,夏筠晴也懒得继续跟他耗下去,她自行走向衣橱,拿出衣服便往更衣室走去。他应该会趁她更衣时摸着鼻子离开吧?

  希望换完衣服出来时,他已经走了,夏筠晴暗自期望着。她可不想再见到那张气歪的脸,怪可怕的,那表情像是想将她大卸八块后吞下腹的样子。

  “你怎么还在这?”夏筠晴张大眼瞪着还站在那里的人。她可是已经给他机会闪人了喔,是他自己不懂得把握的。

  “我行事一向光明磊落,不是会肇事逃逸的人。”叶振德觉得这女人真的很看轻他,他像是那种会偷跑的人吗?

  一想到她一出更衣室看到他时的那个惊讶表情,叶振德就怒火中烧,他已经很久没被惹怒过了,而且还是被个女人惹怒。

  其实他大可不必理会这女人转身离开,可他就是咽不下那口气。自从接手集团后,再大的问题他都能迎刃而解,可却偏偏没办法制住这个女人,总不能真的脱光衣服让她看回来吧?

  “喔。”夏筠晴拿起皮包准备离开。她可不是闲着没事做的人,明天还要上班呢,她没空再陪这个公子哥在这闲耗了。

  “你就这样走了?”若不是叶振德看到她伸手转动门把,他还真不敢相信这女人这样就要离开了。

  “不然呢?大少爷,我没空跟你在这瞎搅和,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她这个被害者都不追究了,他在那叫什么?

  “你今天的消费我会帮你结帐。”叶振德对她的口气感到刺耳,极度不悦的说道。他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真的有气死人的本事。

  他实在没有必要因为这种事生气,不过是一个不可理喻的女人而已!叶振德强压下自己的怒气,要自己别跟个女人计较。

  “不必了,这点小钱我还花得起。”夏筠晴头也不回地开门离开。

  他把她当成什么了?她若想敲他竹杠,刚刚就不会故意为难他了。而且,如果真让他替自己结帐,感觉就像是他花钱看了一场脱衣秀,而主角就是她。

  “站住!你叫什么名字?”叶振德冰冷的口气足可冻死一个人。

  夏筠晴回过头看了叶振德一眼,随即举步离开。

  她在开门的那一刹那,就了解问题出在哪里了。

  这个俱乐部的门在打开之后,并不用特意关上它就会自动合上,而刚刚她在开门时,发现门看似关着的,可是它并没有真正的卡上。

  夏筠晴仔细回想,最后离开的送点心的服务生,可能在离去时没注意到门并没有真正关上,而那个男人可能是刚刚地震时想靠墙边,没想到一碰却跌了进来,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站住,我在问你话!”叶振德吼道。

  听到他的怒吼,她充耳不闻,就算不是故意的又如何?他还是差点把她看光了,所以,她当然有权维护自己的权利!况且被小整一下又不会少块肉,她才不管他是不是故意的呢!

  此仇不报非君子,这女人他记住了,叶振德忿忿的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