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冷玥 > 《辣妞,自有一套》
返回书目

《辣妞,自有一套》

第十章

作者:冷玥

  从那天起,石贝柔便每天盯著女儿,要她开始学习做家事,等她学会了扫地、抹桌、拖地后,又逼著她进厨房学做些简单的家常菜。

  欧仙琪边切洋葱边擦泪,一向过惯了茶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她,忍不住抱怨。

  「我为什么要学做菜?」

  在旁监督的石贝柔,双手抱胸冷冷地答:「你不学,难道要若华做饭给你吃?」

  「我可以请佣人啊。」

  「请佣人?」石贝柔在一旁大泼冷水。「你一个整天『闲闲』在家没事做的专职家庭主妇,还请佣人来照顾丈夫和侍奉公婆,既然要这样,还不如名字签一签,把丈夫和公婆让别人照顾算了。」

  欧仙琪听她又重提签字离婚的事,泪水借由洋葱的刺激潸然而下,又不敢说出唐若华在下班后回家之前和旧情人幽会的事,怕老妈立刻要她签字离婚。

  石贝柔是过来人,哪会看不出女儿那患得患失的心态,每天从唐若华下班起到进家门之间的这段时间,她总显得有点魂不守舍、烦燥不安,如果唐若华晚个数十分钟回家,她就更显得心烦意乱,频频朝门外探头。

  她发觉女儿对丈夫似乎还未完全建立起信赖,但就她的观察,唐若华在这方面似乎做得超乎想像的好,也许是因为他是个老师的关系吧。另外她还发现女儿有著非常要不得的心态,那就是「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她从不认为自己在外面逍遥到很晚才回家有什么不对,却霸道地认为老公除了她以外,不能和其他的女人有所接触,连寒喧问候两句都不行。

  晚餐前,欧仙琪趁著老妈不注意的时候跑到书房,想问老公为什么这两天都晚回家了,进入书房不见他踪影,却看见电脑桌边摆著一束包装精美的花束,花朵是代表热情的红玫瑰,走近一看更发现花东旁还有个小小的盒子。

  她呆呆地注视著花束和礼物,这是他要送旧情人的?还是旧情人送他的?拿起花束就想摔到地上踩烂它,但理智告诉她不能这么做,万一他生气起来嚷著要离婚,老妈一定会强迫她签字的,经过一番权衡之后,还是将它放回原处,悄悄地离开书房。

  回到房间看到唐若华就坐在镜台前,梳理他刚洗过的头发,她怀著极端失落的心情坐在床边。

  「刚才梅玉来通知开饭了。」唐若华放好梳子,顺手将她散置在镜台上的各种保养品一一捡起,放到旁边的置物盒中。一会儿,不见她答话遂转过身来,看她垂首不语,就过来问:「你怎么了?」

  欧仙琪只是摇头。

  唐若华明白她大概有心事,还待问个清楚,门外却传来菊玉的催促声。

  「唐大哥、大姊头,吃饭了。大家都入座了,只等你们两个。」

  「好,我们马上去。」唐若华向门外应声,回头绽开一抹迷人的笑容。「今天是很特别的日子,不要委屈了自己,我们去吃饭吧。」

  很特别的日子?欧仙琪霍然抬头看他,该不会要提离婚的要求吧?他该不会有了老妈这个靠山,所以决定要舍弃她,重投旧情人的怀抱?因此,她连什么时候走进饭厅,吃了些什么东西都不知道,满脑子想的都是离婚的事。

  晚饭后,欧仙琪回房坐在镜台前,呆视著映照在镜中的自己,静静地等待著。然而,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又难捱,最后,她终究受不了这种即将失去所爱的压力,起身扑倒在床上,拉上被子闷声痛哭。这是她第一次感到如此的软弱想哭,而且还是为男人而哭,这是前所未有的事。

  这时,唐若华开门进来,见状就问:「你睡著了吗?」

  欧仙琪闻言立刻止泪噤声,在被子底下抹干泪水。

  「没……没有啊。」

  「起来一下好吗?我有话想对你说。」

  欧仙琪迟疑了片刻,暗忖,该来的还是要来。于是掀开被子缓缓地坐了起来,准备接受他提出离婚的要求,哪知--

  「生日快乐!」

  欧仙琪愣愣地看著眼前这束差点被她踩烂的花束,好半晌才抬头看他。

  「给我的?」

  唐若华点头微笑,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

  「忘记了吗?今天是你生日,因为你不喜欢甜食,所以我没买蛋糕。这是一个小礼物,希望你会喜欢。」

  欧仙琪呆呆地接过花束和礼物,作梦也没想到生平收到的第一束花,竟然是她相识不多久,而且还是骗来的老公所送的,心里的感受除了震撼还有感激,喜悦的泪水不禁夺眶而出。

  「谢谢!我好高兴,谢谢!」

  「谢什么。」唐若华抬手轻轻拭去她颊上的泪水。「这是应该的。」

  欧仙琪这会儿简直是从地狱升上了天堂,满怀无限欣喜的心情拆开礼物,是一对纯手工打造的金耳饰,那美丽的枫叶造型,隐约可见的脉络,是那么的精致栩栩如生。

  「好漂亮!」

  「喜欢吗?」

  「喜欢!」欧仙琪细细地审视著它。

  「我有个同学是金饰设计师,我请他帮我设计打造的,因为我们结婚的时间太匆促了,所以也没有准备什么首饰送你。」

  欧仙琪抬眼看他,那迷人的黑眸深处有著一抹歉疚之色,为了不让他将此事长挂心上,遂以不在乎的口吻道:「没关系,反正我也没送你什么,咱们这就互相扯平了。」话落将耳饰送到他面前。「帮我戴上去。」

  唐若华摇头,轻轻抚著她细嫩的耳垂。

  「还是你自己来吧,我怕笨手笨脚地弄痛了你。」

  「好。」欧仙琪抱著花束坐到镜台前,小心翼翼地将花束摆好,才取出耳饰戴了上去。

  唐若华轻手帮她将长发拨到肩后,露出个满意的笑容。

  「还满适合的。」

  欧仙琪觉得它简直是美极了,转首不解地问:「为什么要送我礼物?」

  唐若华一下子就被问倒了,想了想才答:「送生日礼物还需要理由吗?」话落顿了顿。「因为我爸爸每年都会送我妈妈生日礼物,感谢妻子一年的辛劳,所以我想每个当丈夫的都应该这么做吧。」

  欧仙琪凝视著忠厚得有些傻气的他,心底有个声音在呐喊著:绝对不能放弃他,无论如何都不离婚。

  ****

  翌日清晨,石贝柔竟然发现女儿勤劳得出乎意料之外,不但不需去七催八请就起床,而且还主动地将客厅打扫得干干净净,家具也擦拭得纤尘不染。不仅如此,脸上还挂著盈盈的笑意,不若前几天摆出好像人家欠她几千万般的臭脸。

  「怎么了?今天为什么这么勤劳?」

  在一旁替水族箱里鱼儿换水的荷玉和菊玉,立刻接口齐声说:「因为今天太阳打从西边出来。」

  欧仙琪不在意她们的打趣,俏脸上依旧挂著笑意。

  「因为我昨晚作了个美梦。」

  石贝柔点点头疑信参半,突然发现女儿耳上戴著一副相当精致秀气的金饰,趋近细看。「你这对耳饰很漂亮,什么时候买的?」

  「若华送的。」欧仙琪桃腮微晕,笑容灿然。「昨天是我生日,他还送我一束玫瑰花,红色的哟!」

  石贝柔柳眉微皱,欧家向来是不替小孩子过生日的,所以对这种琐碎的小事比较不在意,苦思半晌才点头。

  「对!昨天是你生日,没错。」转眸看见她那嫣然巧笑中,洋溢著满满的幸福。「他为什么要送你这么贵重的生日礼物?」

  欧仙琪遂将唐若华昨晚所说的话转述一遍。

  石贝柔听后抿抿嘴,当头泼她一桶冰水。

  「你有做什么值得让他感谢的事吗?」

  欧仙琪笑容倏敛,抿紧了朱唇,瞪视了老妈好一会,才低语。

  「以后我会努力地做。」

  石贝柔点头。

  「既然如此,那我们现在去菜市场吧。」

  「去菜市场做什么?」

  石贝柔睨了她一眼。

  「你该不会认为青菜、鱼肉会从菜市场长脚跑到家里的冰箱吧?」

  「当……当然不是。」欧仙琪以前的确是这么认为的。突然,她想到一个主意。「我今晚要亲手做消夜给若华吃。」

  「啊!糟了!唐大哥的性命危险矣!」荷玉却突然惊叫起来。

  「一定要先叫好救护车才行。」菊玉也马上接口。

  两人的-搭-唱直把欧仙琪气得秀眉高高扬起,杏目圆睁。

  「你们两个欠揍啊!」

  荷玉不怕威胁,朝她扮扮鬼脸。

  「敢揍我,回来就向唐大哥投诉。」

  「你……」欧仙琪只能干瞪眼怒视著她,上次唐若华曾要她不要老把「揍啊!扁啊!」挂在嘴边,这个小妮子八成是看准了她对唐若华的温柔毫无反击能力,才会如此大放厥词。

  「好了!别跟小孩子斗嘴了,进去厨房把菜篮提出来。」石贝柔命令著。

  欧仙琪依言进厨房提出平日女佣上菜市场买菜所使用的菜篮子。

  「我们走了。」

  菊玉走到门边目送她们离开后,才回头问荷玉。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跟大姊头顶嘴,我真替你捏把冷汗。」

  「为什么不敢。」荷玉慢慢将干净的水舀进水族箱里。「有唐大哥当靠山,有什么好怕的。」

  菊玉偏头想了想,又问:「你不怕大姊头先揍了你之后,回头再狠扁唐大哥一顿?」

  荷玉哈哈大笑两声。

  「她舍得才怪!她疼唐大哥都来不及了,哪还会动手打他。你忘了吗?通常大姊头想揍一个男人是不需要太多理由的,欧大哥不是也挨过她的拳头吗?大姊头若不是爱唐大哥的话,那上次我们所做的事,她为什么只是闹闹别扭就算了?若换成他人,也许就得住院观察了。」

  「这个嘛--」菊玉被她七弯八拐的话,给弄得思考回路已经有点秀逗了。「应该好像是这样吧!」

  荷玉睨了她一眼,把换水的用具收好,要头脑简单的菊玉来想这种有点矛盾,又有点复杂的问题,实在太难为她了。

  ****

  这几天欧仙琪每天都心烦意乱地过日子,原因无它,只因唐若华已经连续多日晚归。他下班后没有马上回家,直到晚餐前才进家门,晚餐过后又一头钻进书房,直至很晚才回房睡觉,她多次想进书房去问话,无奈老妈也同时在使用书房,进去只有挨骂的分。

  为了想问他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她还想了各种旁敲侧击的问话,无奈在他回房前她已让周公先召走了,等她醒来时,枕边人早已上班去也。

  今晚,她泡了杯浓郁的咖啡,准备等到他回房。轻啜一口香气四溢的咖啡,强忍心烦就想抽烟的念头,因为答应过他要戒烟的。

  这时,门外响起了两声轻轻的敲门声。

  「进来。」

  门打开,唐若华探进头来。

  「仙琪,我要回家-趟,今晚不回来了。」语毕就欲关上房门。

  「等一下。」欧仙琪连忙下床,跑到门边问:「你回家做什么?」

  「我要回家去整理一些东西,明天下午我回来再告诉你。」唐若华伸手揽过她,在唇办上轻啄一下。「晚安。」

  欧仙琪怔愣地抬手轻抚双唇,除了结婚典礼那次,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吻她,唇上似乎还残留著那柔软的触感和醉人的温热,直至门关上了才让她如梦初醒般的回过神来。

  突然,她打开房门追了出去,奔到大门外正好看见他坐上一部红色的小汽车,在昏暗的灯光下隐约可见驾驶座上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长发飘逸的女人。

  欧仙琪只觉脑中一片空白,什么也没办法思考,木然转身犹如一缕游魂般回到房间,爬上床蒙上被子让满心的凄楚化成两行热泪。

  什么回家一趟?都是骗人的!原来是要和别的女人过夜,还要明天下午才回来告诉她,是要向她炫耀旧情人比她更温柔、体贴吗?

  为了不愿失去他,难道只能眼睁睁地让他重投旧情人的怀抱?她实在不甘心!

  ****

  翌日下午,唐若华匆匆忙忙地回到欧家,到书房将该带的文件准备好,回到房间正打算准备衣物时,欧仙琪却怒气冲冲地进来,劈头就问:「昨晚你究竟去哪里了?」她实在忍不住了,非把事情问个清楚不可。

  唐若华一脸不解地反问:「我不是告诉你,我要回家一趟。」

  「可是……可是……」欧仙琪紧握拳头,非常努力地压抑满腔怒火。「可是,我看见你坐上一个女人的车子。」

  「她是我表妹,也就是托儿所园长的大女儿,她昨晚刚好有事要去找我爸爸,所以就顺道送我-程。」

  「你骗人!」欧仙琪哪会相信他的解释。「你把旧情人说成是表妹,别以为我就会相信你,不要把我当成三岁小娃娃!」

  唐若华满心无奈地看著她,为什么老婆会突然变得如此不可理喻呢?昨晚通宵整理资料,现在根本没有精力和她多做争辩。

  「她真的是我表妹,改天我介绍给你认识,好不好?」

  「我才不要认识你在外头的狐狸精!」欧仙琪终将所有的怨气,一股脑地宣泄出来,将以前所见与所想的全部串联在一起。「我知道你外头有许多旧情人,你每天都利用下班之后偷偷地和她们幽会。」

  唐若华在心里大呼冤枉,闭著眼辩解著:「我没有什么旧情人,更没有和什么人去幽会,请你相信我,好吗?」

  「全部都是我亲眼所见,还想狡辩!」欧仙琪怒吼过后,转身往外跑。她怕忍不住满腔怒气,会对他动粗。

  唐若华本能地追上几步,但随即又停了下来,出国的事迫在眉睫,而且这种事又非三言两语解释得清楚的。两相权衡取其重,还是先整理衣物准备去搭飞机吧,误会等回来再说,也许等她气过之后就没事了也说不定。

  ****

  欧仙琪离开家后便沿著红砖人行道快步疾走,走了一段距离后脚步渐渐缓了下来,最后在路旁一张供休憩的镂花铁椅边停下,坐在椅子上垂头沉思。

  脑中浮现的是他那和煦迷人的笑容,温和的性情,她做错事时婉转相劝,纠正她时的轻柔细语,容忍她的无理取闹……想著想著,眼眶不禁湿润了起来。

  她抬手拭去即将溢出的泪水,笑著自语:「就算他在外面有十个八个女人又怎么样,反正法律只承认我和他的关系,大不了找人去警告那些狐狸精不就得了,相信没有几个女人敢和我抢老公的,这有什么好烦恼的嘛,真是的!」语毕为自己绽开一抹宽心的笑容,起身往回定。

  哪知,正当她走至家门前时,却看见唐若华西装笔挺,提著一只大皮箱坐进一辆计程车里。一时之间尚未来得及反应,计程车已启动驶进车道,等她回过神本能地追上前几步,车子却早已隐没车潮中不知去向了。

  欧仙琪心中只有一个疑问,那就是--他要去哪里?

  碰巧这一幕也让返家的兰玉和荷玉瞧个正著,荷玉故意重叹一口气。

  「唉!唐大哥终于『看破』喽!『包袱款款』回去『后头厝』。」

  欧仙琪闻言,血色于一瞬间从脸上褪去,颤著朱唇缓缓地转首看她,用空洞的声音问:「你刚才说什么?」

  兰玉和荷玉被她苍白的脸色吓了一大跳,荷玉嗫嚅著说不出话来,兰玉却连忙摇手解释。

  「她只是开开玩笑而已,没有那么一回事啦!」

  欧仙琪却不理会兰玉的解释,转身往屋内奔进去。

  这时,欧伯竫夫妇和菊玉、梅玉从另一个方向走过来。

  石贝柔看见站在门外窃窃私语的兰玉和荷玉将事情的经过述说一之。

  石贝柔听后回头与丈夫交换个眼神,也朝屋里走去。

  ****

  欲仙琪回到房间,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衣橱,当她看见他原本挂在里头的衣服少很多,而且置于柜顶的大皮箱也不见了,霎时间,一股莫名的死惧直袭心头。她颓然坐倒在地毯,上想到荷玉所说的话,颗颗热泪如断线珍珠般,不断地由眼角涌落双颊,最后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

  随后进屋的六人,才走到客厅就厅见由房里传来的哭声,惊得六人连忙走到房门外一探究竟。

  石贝柔进到房间,站到女儿身前俯视著无视一切啕嚎大哭的她,冷冷地问:「哭什么?难听死了!像鳄鱼在哭一样。」

  门外的四玉初次见到大姊头大哭的模样,个个睁大眼睛张大嘴巴,原来大姊头也会哭得像玩具被抢走的小孩般可怜,待听见石贝柔的话,菊玉转头问荷玉。

  「你听过鳄鱼的哭声吗?」

  荷玉猛摇头。

  菊玉不死心地转向欧伯竫问:「欧伯伯,鳄鱼都怎么哭啊?」

  欲伯竫被问得一愣,片刻朝房内一点头。

  「大慨就像这样吧。」

  菊玉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欧仙琪抬起犹如带泪梨花般的脸庞,哽咽地答:「若华走了。」

  石贝柔闻言没有丝毫同情之色,冷冷地说:「他能忍受你这么久,已属难得了,今天他会离开,都是你的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欧仙琪双手扯著长发,像个耍赖的小孩般哭嚷著:「不管啦!我要若华,我要若华啦!」

  「人家若华不要你了!」石贝柔双手插腰,朝她大吼。

  「哇!我不管啦!」欧仙琪更是加大声量痛哭,那哭声堪称鬼哭神号了。

  石贝柔暗叹一口气,转身朝站在门外的五人一挥手,然后离开房间带上门,让女儿在里面哭个够。

  欧伯竫边朝客厅走,边轻咳-声,唇边竟绽开一抹喜悦的笑容。

  「仙琪哭得好可爱。」

  老公的心态有点问题,石贝柔睨了他一眼后才轻叹一口气。

  「希望她哭过之后会有所觉悟。」

  「觉悟什么?离婚吗?,」欧伯竫突然有点怅然,他也觉得唐若华是个难得的好女婿。

  石贝柔摇头。

  「我可不认为他是个会把婚姻当儿戏的人,也许他是要到外地出差几天。不过,这样也好,正好给小琪一个反省的机会。」

  房间里,欧仙琪坐在地毯上直哭得声嘶力竭,才慢慢地爬到床边,抱起他的枕头,嗅著那上头残留的熟悉味道,任泪水颗颗滴落在枕上。

  ****

  翌日清晨,欧仙琪换上一套端庄素雅的窄裙套装,怀著极端紧张的心情走出房间。

  正在客厅看报的欧伯竫,见女儿垂著头要出门的模样,遂问:「大清早的,你要去哪里?」

  「我……我要去接若华回来。」欧仙琪语毕快步往外走。

  欧伯竫只是摇头叹气,没想到女儿竟真的相信女婿是回去「后头厝」,暗暗忖度她到婆家也许会扑个空。

  唐家--

  唐父一早开门正想取出信箱的报纸时,不意却让门边一个身量高挑,垂首伫立的女子吓了一大跳,仔细一看,原来是媳妇嘛!遂问:「仙琪,回来为什度不按门铃,站在门外做什么呢?」回头朝里面唤著:「老伴,快来呀!」

  「什么事?」唐母闻讯出来,看到站在门边的媳妇,连忙过来拉著她的手。「仙琪,怎么站在门外呢?快进来。」

  「爸、妈。」欧仙琪垂著头随两老进客厅,怯怯地唤了声。

  唐母看她一直垂著头,以为媳妇怕羞,面露慈祥笑容。

  「你这么早回来,有什么事吗?」

  欧仙琪突然屈膝跪了下去。

  「爸、妈,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请原谅我,我以后一定会做个好妻子的。」

  她的举动直把唐父、唐母给惊得说不出话来,唐母慌不迭地扶起她。

  「你这是做什么,赶快起来。」

  欧仙琪站了起来,依然不敢抬头看公公婆婆,迟疑了好半晌才缓缓道出此行目的。

  「我是来接若华回去的。」

  唐家两老相视一眼,唐母略感不解地问:「若华不是出国了吗?」

  出国?欧仙琪倏地抬头看著婆婆,惊愕过后不可置信地问:「他出国?去哪里?」

  「美国。」唐母微笑答。

  美国?欧仙琪突然想起荷玉曾说过的那句话--他一定会搭太空梭到月球,从此不再回来了。思及至此,眼泪如溃堤的江水般由眼角溢出汩汩而下,因为在公公婆婆面前不敢放声大哭,只能扁著嘴闷声哭。

  这下可把唐母和唐父吓坏了,唐母连忙柔声安慰。

  「仙琪,你怎么了?不要哭了,是不是若华欺负你了?告诉妈妈没关系,等他回来妈妈再好好地骂他。」

  唐父连忙取过面纸,让妻子替媳妇擦泪。

  唐母以面纸替她拭去泪水,边安慰著。

  「你受了什么委屈尽量说出来,妈妈替你作主,不要哭了。」

  「若华一定是讨厌我,所以到美国去搭太空梭上月球,永远不再回来了,」欧仙琪抽抽噎噎地回答。

  唐父和唐母相视一眼,露出个哭笑不得的表情,真不知该称赞媳妇想像力丰富,还是该怪她胡思乱想自寻烦恼。

  「仙琪,你先不要哭了,听妈妈说。」唐母又抽了张面纸,轻轻地替她拭去泪珠。「若华是因为接到学校的通知,所以才回学校去考试,必须要通过考试才能取得博士学位。」

  「真的吗?」欧仙琪听说他不是要逃到月球去,立刻止泪不哭,抬手抹干泪水,「我怎么都不知道这些事?」

  「若华没有告诉你他要出国的事?」

  欧仙琪猛摇头。

  「若华也真是的,这么重要的事,怎么可以不告诉你,还让你为他担心,实在太不应该了。」一直沉默不语的唐父,此时开口。

  「等他回来,妈妈一定替你好好骂他。」唐母也接口。

  欧仙琪听到公公婆婆要替她出气,连忙说:「爸、妈,你们不要怪若华,都是我不够关心他,才会不知道这件事。这几天他一直都很忙,也许是因为这样,所以才忘记说的。」这时她才想起,唐若华曾提过有事要对她说,也许就是这件事,可是她却莫名其妙地和他吵起来,所以他一气之下就不说了。

  唐母因她的谅解而感到欣慰,拍拍她肩头。

  「你别瞧若华看起来一本正经的样子,有时候做事也挺迷糊的。不过,他出门都有打电话回家的习惯,你就回家安心地等他的电话。」

  欧仙琪点头,这才露出个安心的笑容。

  ****

  欧仙琪回到家就是守著电话,等心爱的老公打电话回家报平安。

  欧伯竫见女儿哭丧著脸出门,这会儿却笑眯眯地回家,遂问:「亲家翁怎么说?」

  「他们说若华只是去美国,回学校考试以便顺利取得博士学位。」想到心爱的老公还是博士,掩不住满心的得意。「若华是博士耶!很了不起吧!」欧仙琪笑眯了眼回答。

  欧伯竫微笑点头,正待说几句赞美女婿的话,由饭厅出来的石贝柔却接口。

  「没错,若华的确很了不起,不过,娶了你,只能套上一句俗话--目啁去糊到牛屎。」

  欧仙琪瞪视著老妈,撤了撇嘴角。

  「妈,你很讨厌耶!人家以后会好好地疼他的。」

  石贝柔此时真有点后悔以前太纵容她了,或许应该是没料到女儿竟能骗来一个这么好的老公;也许正因为女婿太优秀了,才更显得女儿「拙」得不像话。

  这时,电话响起,欧仙琪一把抓起电话,樱唇含笑,娇声嗲气地说:

  「喂!若华……」话末完,一瞬间立刻换上凶巴巴的语气。「臭老哥,你现在打电话回来做什么?要找老爸,好。」话落转头看欧伯竫。「爸,老哥找你。」

  欧伯竫过去接过话筒,父子俩就聊了起来。

  这情形看在欧仙琪眼里却急在心里,深怕老爸和老哥太长舌了,唐若华会打不进来。

  石贝柔看在眼里,暗暗觉得好笑,过了一会,见老公和儿子似乎不想罢休的样子,遂轻咳一声。

  「老公,你女儿很生气了哦!」

  欧伯竫转眸看见女儿似乎正在隐忍怒气,立刻对电话那头的儿子说了句:「我待会过去找你,仙琪正在等若华的电话,咱们待会再聊。」语毕放下话筒,回头问老婆。「你要不要一起过去?」

  石贝柔暗忖,也许女儿待会要和女婿说几句体己的话,他们在家可能会让他们不好意思说,思翠遂点头。

  「好啊!」

  欧仙琪在父母离开后,双目紧盯著电话,期盼它赶快响起。

  约莫过了半个钟头,电话终于响起,她为冤重蹈刚才弄错的窘境,先以平常的语调应对,待确定是老公后,立刻换上柔媚的声音。

  「若华,你要出国为什么都不告诉我,害人家好担心。」

  「……」

  「什么?你在床头柜上留有纸条?好,好,我知道。你要好好地照顾自己。」

  「……」

  「礼物?不用带礼物了,只要你早点回来就好,拜拜。」

  欧仙琪放下话筒,起身回到房间寻找纸条,果然就放在最醒目的位置,拿起纸笺细看一次,上面写明出国的原因和地点,甚至还有联络的方法和电话,只能怪自己昨天只顾嚎啕大哭,根本没注意到这张纸笺。

  躺在床上仰看天花板,经过昨天的那场大哭,自己终于明白有多么的在乎他,心里打定主意,从此刻起一定要好好地待他,用心学习持家当个好妻子,毕竟她是如此地幸运,竟能在无意中骗到一个老实善良又温柔体贴的好老公。

  ****

  这日,欧仙琪起了个大早,将房间打扫干净,换上新的床套、被单和枕头套,以一种全心的心情来迎接这一天的开始,因为唐若华今天就要回国了。

  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换上一套特别为今天而准备的素雅套装,怀著兴奋喜悦的心情准备到机场去接他。

  机场--

  欧仙琪在接机室里引颈而望,期盼心爱的老公赶快出现。不知过了多久,远远地便看见那高大挺拔的熟悉身影,无暇多想便朝他飞奔而去。

  唐若华老远就看见那犹如鹤立鸡群般的高挑身影,看著她快速地朝他飞奔而来,当她来到眼前时即张臂拥住投进怀中的娇躯。

  「我回来了。」

  欧仙琪抬眸看他。

  「人家好想你。」话落紧拥著他,将头埋进颈项间,贪婪地嗅著那令人迷醉的味道。

  「我也好想你。」唐若华单手紧搂著柳腰,在她耳边呢喃轻诉。

  两旁来往的行人,纷纷对此投以既羡又护的目光。

  「我们该走了。」两人相拥好-会,唐若华在她耳边轻语著。

  「好。」

  欧仙琪松手,轻挽著他手臂,两人相偕步出接机室。来到停车场,她帮他把皮箱放到后车座,然后坐进驾驶座。

  欧仙琪转首看见他眼中有些许的倦意,绽开一抹宛如春花般的笑靥,柔声地问:「坐这么久的飞机,累不累?」

  唐若华回应一个迷人的浅笑。

  「有一点。」

  「那我们就回家吧。不过在此之前……」欧仙琪美眸一转,心里另有计较。「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什么事?」

  欧仙琪桃腮微晕,嫣然巧笑。

  「让我吻一下?」

  唐若华微笑点头,内心却惊讶于她的转变,以前她都是想吻就吻,哪管你愿不愿意,现在会尊重他的意愿,也算是一种进步了。

  欧仙琪伸手揽著他后颈,轻启未唇覆上他那性感柔软的双唇,轻轻地吸吮著,想用心体验那美妙的感觉。

  唐若华见她已不若以前的粗鲁,也轻轻地给予回应。

  良久,四片胶合的唇终于分开了。欧仙琪凝视著他,唇边挂著盈盈的笑意,原来他并非没有反应的木头人,他的吻虽轻虽柔,却是如此地令人陶醉神迷。难道以前是因为自己太粗鲁了,所以他吝于给她这种能令人为之神魂颠倒的吻。

  「怎么了?」唐若华绽开迷人的浅笑。「还想再来一次?」

  「可以吗?」欧仙琪简直不敢相信他会这么问。

  唐若华微笑点头,心念一转,暗忖,何妨主动一次呢!舒臂揽著柳腰,低头轻启双唇覆上那娇红欲滴的朱唇。

  欧仙琪缓缓地垂下眼帘,再次品尝那令人心迷神醉的吻。

  ****

  回到欧家,欧仙琪主动地帮他将带回来的东西整理好,归回原位。

  正在对镜解领带的唐若华,惊讶于她如此大的转变,遂笑问:「怎么才几天不见,你就变这么多?」

  欧仙琪站到衣橱前,踮起脚尖将大皮箱放上橱顶。

  「因为我发觉你对我很重要,所以从今以后我会好好地疼你,绝不会再让你受半点委屈。」

  唐若华乍听此言微感吃惊,转首笑问:「你这句话有语病哦!应该是我疼你才对。」

  岂料,欧仙琪走过来,娇躯紧贴著他背部,双手环住腰身,在颈项吹一口气,放柔声音问:「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要怎么疼我?」

  「谁说不能的?」唐若华转头在她鼻尖轻轻一啄。「我又不是要带你去打打杀杀,疼爱和保护有点不同,任何人只要有心都可以好好地疼心爱的人。」

  欧仙琪头靠在他肩上,思索片刻。

  「你说的好像有道理。」

  这时,唐若华想起了一件事。

  「我带了个小礼物要回来送你。」

  「礼物?」欧仙琪松手,翩然转身拿起置于床沿一个包装精致的长方盒。「是这个吗?我不是说过,不用带礼物的嘛!真是的。」她虽是语带轻责,但仍掩不住眉宇间兴奋的神采,动手拆开包装,里面是-瓶造型奇美的香水。

  此时,唐若华已换上一套轻松的休闲服,来到她身边问:「喜欢吗?」

  「喜欢。」欧仙琪打开瓶盖凑近鼻端闻闻,好清爽淡雅的香味。突然一个疑念浮上心头,眼波微转,睇视他一眼,问:「你怎么知道我会喜欢这个?」

  唐若华一脸不解地反问:「女孩子不是都喜欢鲜花、首饰或香水吗?电视上的广告都是以此为诉求。或者,你喜欢其它的东西,说来听听,下次我就送你喜欢的东西。」

  欧仙琪见他神情认真,美眸一转,兴起捉弄他的念头,故意偏头想了想。

  「我喜欢的东西有武士刀、双节棍、链子球……还有大榔头。」话落等著看他是什么反应。

  果然,唐若华听了之后皱起眉头,沉吟了好半晌才问:「这些东西该上哪儿买?」

  欧仙琪闻言愣了愣,接著-个忍俊不禁笑了出来。

  「开玩笑的啦!这些东西我家多得很。」语毕顿了顿,凑上头悄声地说:「偷偷告诉你哦!我家有一把价值近千万的国宝级武士刀,改天我带你去瞧瞧它。」

  唐若华微笑点头,转身在床边坐下,掩口打个呵欠。

  「对不起,我精神有点不济了,想小睡-会。」

  欧仙琪闻言立刻过去将香水收进镜台下的小抽屉内,转身打开衣橱也迅速地换上一套休闲服。

  唐若华见状就问:「你在做什么?」

  欧仙琪头也不回地答:「我要陪你一起睡。」

  唐若华闻言俊面微染红霞,老婆的这句话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摇头轻笑掀被睡下。

  欧仙琪随后也钻进被窝里,紧拥著他,头枕著宽阔的胸膛,最喜欢这种安心的感觉。

  唐若华闭上眼睛,轻手顺抚著她柔细的长发。

  「若华,给我孩子,好不好?」

  「孩子?」

  「对呀!因为避孕的工作一直都是由你来,所以要你肯给,我才会有宝宝呀!」欧仙琪说完倏觉双颊发烫,心跳加速。

  唐若华睁开眼睛,思忖片刻。

  「有必要那么急吗?我们才结婚没多久,我不认为你已经做好要当妈妈的心理准备。」

  「可是……」欧仙琪心里有点发急,松手翻身坐起,垂眸凝视著他。「是不是不想让我怀你的宝宝?」语毕不自觉地感到一阵失落。

  「说什么傻话。」唐若华也翻身坐起,舒臂将她搂入怀里。「不和你生宝宝,难道我会像雌雄同体的蚯蚓般,自己生宝宝不成?不要著急,我们明年再生宝宝,可以吗?」

  欧仙琪点点头,但仍无法释怀他也许会和旧情人先制造爱的结晶,心念一转,另有一计浮上心头。

  「那……那避孕工作由我来做,怎么样?」

  唐若华轻轻地摇头,在她颊侧印上一个吻。

  「太辛苦你了,虽然大家都认为避孕应该是女人的工作,但事实上由我们男人来做,才是既简单又轻松的事,而且又安全。」

  欧仙琪沉默不语,既然他都如此地体贴自己,也没有理由再坚持下去了。

  这时,唐若华突然想起-件事。

  「出国前,你说我都利用下班时间和旧情人幽会,这件事一直让我想不通,可以告诉我你究竟是在哪里看到的?」

  欧仙琪听他突然提起这件事,心头咚地一跳,迟疑了好一会才露出个不自然的微笑。

  「没……没关系,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不会介意的。」

  不意,唐若华却扳正她的身子,表情严肃地直视著她。

  「这种事不可打迷糊仗,否则就算是个小小的误会,将来等它逐渐扩大时,终将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再者,我问心无愧,没有什么不可告诉你的秘密,更何况,我也没有什么旧情人,不想糊里糊涂地就背上『背叛』的黑锅。」

  欧仙琪凝视著他认真的眼眸,于是就问:「大概是一个多月前,你下班陪一个女孩子到黄昏市场去找卖水果的阿强。」

  唐若华凝神静思片刻,以恍悟的口吻笑答。

  「那是兰玉,她说那卖水果的年轻人喜欢她,而她又不好意思拒绝,所以要我去冒充她男友。」

  「是兰玉?」欧仙琪大感吃惊,再追问:「那后来你又和她去麦当劳吃东西?」

  「那是梅玉呀!她借了兰玉的假发和衣服,要我陪她去一圆少女梦。」

  欧仙琪低头深思,现在回想起来果然有不少疑点,只怪当时太过惊慌了,以至于没发现四玉缺一,而且这两次所少的人都不一样,让她更难察觉到其中的蹊跷之处,想来这整人计画八成是鬼计多端的荷玉所想出来的,转眸看他竟还露出「助人为快乐之本」的笑容,除了暗骂四玉把她要得团团转之外,还担心这个老实可欺的老公,将来可能会时时受四玉所利用,想到这四个小妮子的可恶之处,忍不住怒骂。

  「她们四个实在太可恶了!看我如何和她们算这笔帐。」

  唐若华露出不解的神色问:「她们怎么了?为什么要找她们算帐?」

  欧仙琪连忙摇手。

  「没事、没事,既然是她们的话,我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至于我表妹--」

  欧仙琪又连忙截住他的话。

  「对!对!她是你表妹没错,前两天她有送东西过来,我们还聊了一会。」话落轻轻地伏在他胸前,柔声地道歉著。「对不起啦!是我弄不清楚状况,所以误会你了。」

  唐若华轻拥著她,在颊上印-个吻。

  「大家开诚布公,如此一来不就没误会了吗?」

  欧仙琪轻点螓首,唇边泛著欣喜的浅笑,好一会,螓首微抬凝眸而视。

  「你好像从没对我说我爱你。」

  唐若华乍听此言有著片刻的愕然,但随即语气坚定地说:「我有。」话落顿了顿。「而且你也对我说过,难道你忘了?是不是将此誓言不当一回事?」语毕,眸中闪过一丝恼色。

  「我……」欧仙琪闻言樱口微张,呐呐地说不出话来,好半晌才问:「我什么时候说的?」

  「我们在众人的见证下,在神面前所许下的誓言,原来你……」唐若华再也说不下去了,气得别过脸去。

  「呃!那个……」欧仙琪经他如此提示,才想起结婚典礼时,双方在神父的证婚下,的确互许相爱并照顾彼此一辈子的誓言,她原以为那只是一种形式,没想到他是如此认真慎重地看待这件事,现在若不找个理由搪塞他,恐怕他会因自己不认真的态度而恼她一辈子,那可惨了。「那时……是因为当新娘太紧张了,所以就有点迷糊,不太记得了。别生气嘛!人家真的不是故意的。」

  唐若华垂眸凝视著她,见她面带歉疚之色,却也不忍再苛责她了。

  「好吧,那我就再说一次,你要仔细地听并记住它。」

  欧仙琪高兴得直点头。

  「是、是,我一定会牢牢记住的。」

  唐若华吸一口气,眸中有著柔柔的深情,唇边泛起一丝迷人的浅笑,语气轻柔中带著无比的坚定。

  「我爱你。」

  「我也爱你。」

  欧仙琪俏脸上绽放著比花儿更娇艳的笑靥,玉臂勾住他颈项,轻启朱唇覆上他性感双唇,丁香巧度,献上个热烈而深情的吻……良久,四片胶合的唇才分开。欧仙琪轻捧著他双颊,娇柔地笑著。

  「以后每个月都对我说一次这句话,可以吗?」

  唐若华转眸思忖片刻,其实这也没什么好为难的,遂问:「每个月的什么时候说?」

  「这个……」欧仙琪美眸一转,嫣然一笑。「这样好不好,我说一次你也回应我一次,如何?」

  唐若华想了想,她的提议也挺合理的,遂点头同意。

  欧仙琪看他点头,双手攀住他颈项在耳边轻轻细语。

  「我爱你。」

  唐若华也如法炮制,微笑地在她耳边轻回-句。

  「我也爱你。」

  欧仙琪轻偎在他怀里,心中窃喜不已,这个老公,实在太好骗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