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梅贝尔 > 《镇邪王妃》
返回书目

《镇邪王妃》

第六章

作者:梅贝尔

凌书雁才在佛前上完香,白云寺里的小师父便走过来,在她耳边说了两句话,顿时让她怔在当常
「女施主,定远侯夫人还在禪房里等你,请随小僧来。」小师父催道。

她合掌唸了声佛号,「请小师父带路。」

为什么要见她?是知道自己的身分了吗?都经过了这么多年,即使见了面,当面向她懺悔,也无法弥补她过去所做过的事。

小师父领着她来到寺后僻静的禪房前,示意要见她的人就在里面,凌书雁道过谢后,迳自推门进屋。

禪房里坐着一位中年美妇,身上的锦衣华服显示她如今的身分,另外左右还有两名丫鬟服侍,当她一进门,中年美妇脸上露出惊惶之色,不过只有一下子,马上又镇定下来。

「你们都退下,我和凌姑娘有些私事要谈。」房如霜摒退了婢女,「凌姑娘请坐,冒昧请你到这里来,实在是有不得已的理由,还请见谅。」

凌书雁一瞬也不瞬的瞅着她,尽管心中波濡洶湧,表情仍然很平淡。

「不知夫人约我来这儿见面有什么事?」

这就是让爹到死都朝思暮想的妻子吗?是十八年前拋弃她的娘亲吗?

「前阵子我听小女说凌姑娘目前暂住在武威亲王府?」她不能认这个女儿,否则这十几年所拥有的荣华富贵有可能都会失去。

「是的。」凌书雁还摸不清楚她的来意。

房如霜露出慈爱的笑容,婉转的解释,「不瞒凌姑娘,小女打小就喜欢武威亲王,两年前要不是看在她年纪尚幼,早就请圣上为两人主婚了。谁晓得好事多磨,一连发生了那么多不幸,不过,小女就是死心眼,一心一意盼嫁给自己喜欢的人……」

凌书雁忍不住插嘴,「恕我无礼,夫人说的事应该与我无关才对?」

「这是当然的了,只是,据小女上回到武威亲王府拜訪的结果,发现王爷似乎对凌姑娘特别的礼遇,回去之后是终日不安、茶饭不思,我这当娘的自然关心,听说凌姑娘常到白云寺,所以特地在这里等你。」

凌书雁的心倏地往下沉,冷淡的说:「这件事夫人和郡主应该去问王爷本人,而不是来向我兴师问罪。」

「你误会了,我今天不是来向凌姑娘兴师问罪,只是来表达关切之意,听小女说,凌姑娘因为具有阴阳眼的异能,所以才住进王府,想查明闹鬼的传闻,不知事情进展的如何?」

「还在调查当中。」她蓦然有股马上离开这里的冲动。

「依你看,还需要几天的时间?」房如霜的语气显得急切。

「很难说。」凌书雁表情更冷,「夫人有话直言,不需要拐弯抹角。」

她小心的斟酌字句,将话语说得委婉些。

「我只是不希望凌姑娘受到伤害,毕竟王爷再怎么说也是皇亲国戚,是不可能娶民女为妻,到最后,你也只能没名没份的跟着他,在王府里不会有什么地位,这样不只会耽误你一生的幸福,对将来的生活也没有保障,況且……我曾听人说,有阴阳眼的人常会莫名其妙的被鬼附身,让周遭的亲人不胜其扰,这么说虽然很伤人,不过,也是为了你好,你可千万不要生气。」

凌书雁挖苦的冷笑,「夫人倒是很了解有阴阳眼的人嘛!」

「呃……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她眼神闪烁,吶吶的说:「我知道这么说是过分了点,可是,这不只是为你着想,也为了小女的幸福,请你尽快离开京城,这儿是我的一点心意,还请你务必收下。」

房如霜将一百两银票放在她面前的桌上,「这些银子若是省吃儉用,相信可以过一段好日子,到时,再找个好男人嫁了,下半辈子也有依靠。」

「非常 抱歉,我不能收这银子,也不会离开京城。」这么急着想赶她走,是怕自己洩漏了她的秘密吗?

房如霜焦灼的倾身向前,「为什么?是嫌银子太少吗?」

「不是,我答应要帮王爷的忙,在事情真相未查明之前,是不会离开,请夫人把银票收回去。」房如霜的做法令人心寒。

「只要向王爷说你真的无能为力,我相信他也不会为难你……」

「为什么这么急着要赶我离开京城?」凌书雁再一次打断她的话,笔直的望进她逃避的眼眸,表情忧伤的问:「真是为了郡主,还是为了你自己?」

「你……」蓦然被这么质问,她的脸色登时惨白如纸。

「你以为只要我离开京城,就没有人知道你的秘密,你就可以高枕无忧,继续当你的定远侯夫人了,是不是?」原本不想拆穿她,是她逼她的。

房如霜刷白了脸,惊骇的从椅上跳起来。「你……不可能!你不可能会知道……」当时,她才不过两岁大,对自己应该没有印象才对啊!

凌书雁幽幽的道出藏在心中最深的伤慟。

「我爹因为过于思念离家出走的妻子,便托画匠将妻子的容貌绘成画像放在身边,即使在死后,也和画像同葬一穴,因此娘亲的容貌早已刻印在我的心上。」

「你……早就知道了?」房如霜顫声的问。

「原本只是辗转听说你已再嫁,直到那天见到郡主,她和画像上的人几乎长得一模一样,便什么都明白了。」凌书雁强忍悲慟的情绪,梗声的说:「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你可以绝情拋弃我们父女,我却不能毀掉你如今拥有的身分地位,況且在我心底,我娘早就死了。」

「就算你去告密,我也不会承认的。」房如霜一改方才温婉端庄的气质,态度变得强硬无情,「当年要是早点知道你爹有阴阳眼,我就是死也不会嫁给他,是他先骗了我,所以,你不能怪我。」

凌书雁把下唇都咬出血了,没想到她会说出如此绝情绝义的话来。

「难道爹对你不够好吗?有阴阳眼不是他的错,你就为了这理由而狠下心拋下我们不管?」

「他对我好有什么用?日子过得穷一点也就算了,他还常会被那些『东西』附身,搞得家里是一团乱,左鄰右舍都把他当作怪物看,吓得不敢和我们来往,我已经受够那种被人嫌弃厌恶的眼光,想不到现在连你也跟他一样,你们父女注定要孤独的过一辈子,因为,没有人受得了被鬼邪侵扰的生活。」

她残忍的话语宛如刀刃般将凌书雁的心割得一片一片,即使她们之间没有母女之情,她也不该如此恶毒的詛咒她啊!

「这点不劳夫人操心。」同样都是她亲生的女儿,却得到截然不同的待遇,她是该彻底的死心了。

房加霜又恢复柔婉的姿态,温言相劝,「你也不要怨我把话说绝了,京城里,每个人都知道武威亲王是个多么铁齿的人,就算你愿意没名没份的跟着他,总有一天,他也会受不了你那些古怪灵异的能力,对你的感情最后自然也会磨光,甚至把你赶出王府,到时,你还能上哪儿去?」

她的话无异是在凌书雁的伤口上撒盐,让她痛上加痛。

「就算王爷再怎么喜欢你,也不会娶你当王妃,你还是赶快离开京城,这样才能把伤害減到最低。」只要凌书雁走得远远的,她就可以保住目前的一切。

凌书雁将指甲深深的刺进手心內,不让自己在她面前掉下眼泪。

「我不过是个民女,当然比不上郡主了。」说来说去,她就是希望自己和定远侯所生的女儿可以成为王妃。

「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不过,萱儿的确在容貌上像极了我,又是侯爷的掌上明珠,和王爷才是最匹配的一对,而他们的亲事是迟早的事,到时,你在王府里的立场就很尴尬了。」

凌书雁瞅着她。原以为她至少还有点良知,只要愿意承认自己做错了,她和爹都会原谅她,可是万万没想到,她居然自私到完全不替别人着想……

这就是生她的娘亲吗?

「我会考虑夫人的建议。」凌书雁说完转身就走,她要在泪水決堤之前离开这间屋子。

房如霜在她临出门前又丟下一句话,「记住我的话,别说我没有事先劝过你。」

出了禪房,山风吹乱了凌书雁脸颊上的泪。

早在当年,她拋夫弃女时就该认清了,为什么她还会如此心痛呢?

这泪不该流的!

「这不是凌姑娘吗?你也到白云寺来上香,可真是太巧。」姚君瀚阳光般的笑容出现在长廊的另一端,他是奉父命,专程上山来护送二娘回府。

凌书雁好半晌才在泪雾中看清来人,「原来是少侯爷。」他们上次在王府里见过一次面。

「你的眼睛怎么红红的?」好像哭过了。

她连忙掩饰,强笑的说:「刚刚有沙子飞进眼睛里去,不要紧的。」

「真的不要紧?」他善意的问。

「现在已经好多了,多谢少侯爷的关心。」凌书雁说话的口气总是平平淡淡的,不会因为对方的身分而有所不同。

姚君瀚别有深意的瞅着她,终于有些理解,为什么对女人向来眼高于顶的閔恒会被她给吸引,因为她身上的确有一股特殊的魅力。

「今天遇到你正好,我趁这机会向你道歉,上回我妹妹说的那些话,你可不要放在心上,她是无心的。」

「少侯爷别这么说,其实我已经很习惯了,況且,这是一般人对我们这些人的误解,我不会在意的。」

他朗声的笑了笑,一点贵族架式都没有。

「听你这么说我就安心了,对了!昨天我和王爷奉旨进宫,才知道你的事已经传到皇太后耳边,她听说你有阴阳眼的异能,还非常好奇的问东问西,可惜你没看到王爷当时的表情。」

「王爷怎么说?」凌书雁关心的是他对她的异能抱持的态度。

「我想对方若不是皇太后,王爷早就当场掀桌子发飙了,我看得出,他不太喜欢别人把你当成异类,也不相信你真的可以看见那些鬼魅,所以矢口否认你有什么阴阳眼的能力,不过,这也表示他很在乎你,这可是头一回,就连死去的四位王妃,对他来说也只是皇上赐婚的妻子,彼此之间根本没有感情。」

他还是不愿相信她的异能,虽然此刻是夏末秋初,凌书雁仍旧感到阵阵寒意刺骨,不自觉得互搓手臂。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不管王爷相不相信,我天生有阴阳眼的异能是谁也否认不掉的事实,除非老天爷将它收回去,否则,我也没办法让自己看不见。」

也许,有一天王爷会因受不了她的异能而拋弃她,可是在这之前,她会珍惜他们在一起的每一天。

「虽然我也不怎么相信真的有鬼,不过,不会像王爷反应那么激烈,他那颗顽固的脑袋不是三言两语就说得通,要他相信,只怕要费一番功夫。」姚君瀚以对閔恒的了解提出建议。

她真的没办法讨厌像他这样的人,也一扫心中对贵族的恶劣印象。「我了解少侯爷的意思,天色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
「凌姑娘今天比较晚回来,王爷找不到你,正在大发脾气呢!」她在傍晚前回到武威亲王府,门房赶紧向她求救。

凌书雁点了点头,二话不说就往云棲竹径阁走去。

才经过花园,就听见有人踩在草地上发出沙沙声,还来不及反应,旁边有一道黑影扑过来,将她压倒在地上,这突来的状況让她惜手不及。

「你去死!」那兇猛的黑影掐住她的咽喉。

她吃力的想扳开紧掐住自己的手掌,她快要不能呼吸了。「尉迟……大……人……唔……」那恶灵这回竟附身在尉迟英的身上。

尉迟英口歪眼斜,目露兇光,兇暴的嘶吼,「妨礙我的人都得死……你这臭女人……快去死吧!」

连佩戴在身上的「楞严神咒」也无法将「它」驅离,这恶灵到底是谁?跟王府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

「唔……」不行了!她不能呼吸、意识也开始不清了。

王爷,救我!王爷……

就在她以为无望时,陡地一声冲天怒吼响起,掐住她的双手被重重的扯离咽喉,凌书雁立刻用力的咳嗽,贪婪的多吸几口空气。

「你居然敢伤害她,我非杀了你不可!」閔恒像头发了狂的野兽,揪住他的衣襟,一记又一记的铁拳猛往尉迟英的脸上、身上挥去,很快的将他打得鼻青脸腫。

这阵骚动引来王府其他的人,这一看,全呆在现常

「王爷,你快住手!你快把他打死了……」还是牛总管拼着老命不要,冲上前拉住他的手臂,不让他再打下去。

閔恒完全失去了理智,将牛总管给甩了出去,「给我滚开!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他……」要是他没有出来找人,或者晚到一步,说不定她已经被掐死了。

「你们还杆在那儿干什么?快过来帮忙!」牛总管命令两名男仆上来抓住閔恒,免得真闹出人命。「王爷,你要打死他了……」

他孔武有力的将男仆甩开,「你们都给我滚开!」

「咳、咳,不要……王爷……」凌书雁咳了几声,哑着嗓子出声阻止,「王爷,不关尉迟大人的事……求你别再打了……」

「他差点就杀了你,你还替他说话?」閔恒额上青筋暴跳,嘴里吐出沸腾濁重的气息,恨不得将尉迟英挫骨扬灰。「枉费本王这么信赖他,他居然背叛我,本王绝不能原谅他……」

她脸上恢复少许血色,两手抱住閔恒的手臂,从他臂上肌肉紧绷的程度,便能知晓此时他体內蘊藏的怒火有多大。

「不是他的错……尉迟大人之所以会攻击我,并不是他自愿的。」就因为她处处和「它」作对,所以「它」才想除掉她。

「不要告诉我,他忽然得了失心疯,或者被鬼给附身了。」閔恒气极的讽刺,不过,还是照她的话放开昏迷不醒的尉迟英。

凌书雁连忙请牛总管将人先扶回房里疗伤,其他下人立刻一哄而散。

「尉迟大人对王爷的忠心是有目共睹,你不能因为这件事就怀疑他,一切等他清醒后,我们就可以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别说了,先让我看看你的伤。」」他抬起她的下顎,观察咽喉上的红色瘀痕,明显的指痕,可见当时尉迟英存心要置她于死地。

刚才真是千鈞一发,此刻想来,她还心有余悸,不过在閔恒面前,还是佯作不在意的模样。

「只是皮肉伤,已经不怎么痛了。」以后她得更谨慎,以防「它」再次附身在别人身上突袭她。

閔恒才控制住的脾气又爆发开来,「你说得倒是轻松,要是我没赶到,现在的你已经成了一具尸体。」

她柔柔一晒,「可是,王爷还是及时出现了,这已经是你第二次救了我。」莫非遇到他也是老天爷的安排?

「我可不希望再有下次。」他脸色很难看的斥道。他真想对她大声咆哮,命令她不要再这样吓他,或者狠狠的摇晃她,要她脑袋放清楚一点。

凌书雁看着他的臭脸,微微地弯起唇角,立刻招来他的瞪眼。

「你还有心情笑?」

「对不起。」不知怎么,她的心窝暖烘烘的,有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此刻,她明白自己已经无药可救的爱上他了。


※※※
事情就如凌书雁所说,当尉迟英清醒后,对于自己所做的事感到无比的震惊,也对发生的事情丝毫没有印象。

閔恒经过冷静的思考,认为以尉迟英对自己的忠诚度,绝对不可能是谋害四位王妃的兇手,更没有理由杀害无冤无仇的凌书雁,他突然的发狂也就成了无解的謎,案情又陷入膠着状态。

一早伺候閔谦的小廝来请他,想到自己好几天没到风雨萧瑟軒了,立刻放下手边的工作,前往探望。

「阿谦,这几天大哥公务比较忙,一直没来看你,对不起。」閔恒朝小弟伸出手,却被閔谦的喝声给打祝

「不要碰我!」他恶声恶气的斥道。

閔恒迟疑一下,还是将手缩了回去,低声下气的问:「在生大哥的气是不是?大哥向你道歉,保证以后不会再犯了,把脸转过来,看着大哥。」

等了良久,閔谦才缓缓的偏首,脸上罩着一抹阴影。「大哥?」

「什么事?」

閔谦平板的语调下透着森冷寒意,「大哥曾经说过,我是你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只要是我想得到的东西,你都会不择手段的帮我弄到手对不对?」

「大哥的确说过这句话,是不是你想要什么东西?告诉大哥,」原来是为了这种事闹彆扭,閔恒失笑道。

「是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

閔恒揉揉他的头,「就算是皇宫大內的宝物,大哥也会去求皇上将它赐给我,你想要什么?」

「我不要什么宝物,我只要大哥的一样东西。」

「你要大哥的什么东西?」

「我想要凌书雁。」閔谦脸上的笑容颇为古怪。

閔恒先是惊讶,接着语塞,「你……你说什么?」

他唇角的弧度扩大,满是邪气的意味,「大哥没有听错,我喜欢上她了,请大哥把她让给我。」

「你喜欢她?」这个答案令閔恒一时无法接受。

「大哥不愿意割爱吗?大哥刚刚不是说过只要是我想要的,你都愿意帮我弄到手,我只要她,其他的什么都不要。」

「阿谦……」

閔谦猜到他的心思,马上截断他的话,「大哥想反悔了吗?原来大哥只会说好听话哄哄我而已,根本不是真心的。」

「大哥当然是真心的,可是……」閔恒思绪一片紊乱,感到手足无措。

「你为什么会喜欢她?你们才说过没几句话,怎么可能……」

「我觉得她是个很好的姑娘,而且又不会嫌弃我是个残废,第一眼见到她之后,我就喜欢上她,大哥,如果你真的疼我,就把她让给我。」

把书雁让给小弟?这是閔恒想都没想过的事,他可以不把她让给任何男人,可是面前的人是他的亲弟弟,是他唯一的亲手足,他能拒绝吗?

「原来大哥说的那些话真的只是在哄我,没有半句是真的,我现在都懂了,你可以走了,以后不需要你再来看我。」閔谦将脸转进床內,倔强的说。

閔恒內心交战着,想到爹娘临终前的托付,想到兄弟间的手足情深,他该怎么抉择才好?

「大哥明白了,她……是你的了。」他忍痛的割捨对凌书雁的感情。

「真的吗?大哥愿意把她谈给我?」閔谦喜出望外的转身笑问。

閔恒困难的挤出笑容,「大哥从来不会骗你,既然答应了,就不会反悔。」

「谢谢你,大哥,我就知道你不会弃我于不顾的。」閔谦暗喜在心,这下子,「它」就没有理由再批评大哥的不是了。


※※※
定远侯府浩瀚楼

姚君瀚一手摇着玉扇,一手托着腮帮子,打量频频喝着闷酒的閔恒,两人认识少说也有十余載,还没见过他藉酒澆愁的模样,今日倒是大开眼界。

究竟是什么天大的事,让向来无所不能的閔恒想不开?

「王爷心情不好?」既然本人不愿多说,他只好旁敲侧击的问:「是为了命案的事?还是为了逸郡王爷?或者是为了……女人?」

閔恒不爽的橫睨他一眼,「什么都不是。」

「这可就新鲜了,既然什么都不是,王爷一来就猛灌酒又是为了什么?」摆明了就是有事嘛!还想瞒他。

閔恒「砰!」的一声放下酒杯,彷彿想吼些什么,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将话又吞回去,登时让姚君瀚差点把口里的酒喷了出来。

「咳、咳……王爷也会叹气?这实在不像是你的作风,有什么困难就说出来,好让我帮你拿个主意。」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我真羨慕你。」閔恒霍地冒出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啥?王爷羨慕我?羨慕我什么?」姚君瀚夸张的怪叫一声,随即摇了摇头,「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有些烦恼是自己找来的,羨慕别人是没用的。」看来这问题似乎不容易解決喔!

閔恒猛地又灌了一杯酒,良久之后,终于开口了。

「你也知道从小我和阿谦的感情就好,不管我做什么、要去哪里,他就是喜欢跟着我,虽然个性软弱了些,却是个帖心听话的弟弟,没有人可以替代他。」

姚君瀚也跟着正经起来,「这些我都知道,那么现在的问题是什么?」

「自从他腿断之后,只要是阿谦想要的,我都尽可能的满足他,让他能开心快乐,不要再自暴自弃、自怨自艾……」

姚居瀚吁了一口气,「总算说到重点了,他是不是提出什么要求让你很为难?」

閔恒攢着眉又倒了杯酒,才想灌进口里就被制止。

「猛喝闷酒有什么用,到底是什么事?」

「他喜欢上一个女人,要我把她让给他。」閔桓艰涩的说。

「你指的该不会是凌姑娘吧?」姚君瀚脑中灵光一闪,小心冀翼的问,等到他点头,马上扬声大叫,「你答应他了?你疯了是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让,唯独喜欢的女人不能!王爷,你也太大方了。」

他眉峰蹙得更高,拒绝检视自己的真心。「我不认为自己错了。」

「莫非王爷对凌姑娘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态,压根就没认真过?」

閔恒一声不吭的接受质问。

「还是因为她是个民女,所以,配不上尊贵的王爷你?我不相信,你瞒不过我的,王爷,你对她认真的程度超过你自己的想像,所以,不要做出让自己将来会后悔的決定。」

「我不会后悔的。」比起女人,兄弟之情对他更重要。

姚君瀚深吸一口气,换另一种询问方式。

「你确定郡王爷真的是喜欢凌姑娘,而不是因为知道她是你喜欢的女人,才要你把她让给他?」

閔恒倏地沉下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也许我说的话不中听,王爷听了也不高兴,不过,确实有这种可能性。他在嫉妒你能够拥有所有一切美好的事物,包括爵位、权势、健康的身体,甚至可以得到任何想要的女人……」

閔恒怒气勃发的喝斥,「够了!我不许你汙衊他,阿谦不是那种人。」

「抱歉,就当我没说好了。」姚君瀚自认是旁观者清,见他把酒当开水喝,还是嘮叨了两句,「王爷,你这样空腹灌酒很容易醉,也很伤身体,再说,如果你真的那么不在乎凌姑娘,心甘情愿把她让人,何必在这里藉酒澆愁呢?」

閔恒执杯的手一顿,眼底掠过什么,像是被人道中了心事,企图掩饰的又直往嘴里猛灌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