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林晓筠 > 《请叫我女王》
返回书目

《请叫我女王》

第九章

作者:林晓筠

  去印尼峑里岛躲了五天,美其名是去SPA、渡假,其实丁希男是去思考她该怎么拒绝霍惟民,因为她不可能答应啊!

  但是话又说回来,如果她要找一个听话、温驯,会事事顺从她的男人,那一定非霍惟民莫属,嫁给他……她可以安安稳稳过一辈子,做一辈子的女王,可是这样没有挑战性的日子,她过得了一辈子吗?

  走出入境大厅,她正在想该搭什么样的交通工具回家时,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她的眼帘,一开始她告诉自己不可能,但是世界上不可能有第二个一模一样的身影,陆承义没有双胞胎兄弟啊!

  陆承义走向了她,很酷、很帅的在她的面前站定,这回他可是合身西装,一副大老板的气派和不可一世的姿态。

  “印尼好不好玩?”他问。

  “你——”

  “我没有跑错机场,你也没有,这里是台湾。”

  “你什么时候来的?”

  “昨天。”

  “这么巧?”丁希男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出现,可是俏皮话或是刻薄话她都很会说。“这次又犯了什么伤害罪?要躲多久?”

  “我只是来看你。”陆承义没有要嘴皮子,他直接道。

  “看我?!”

  “意外??!”

  “有什么好看的!”她嘴硬。“看看经过了八、九个月,我有没有老一些,丑一些、肥一些、可憎一些吗?”

  “女王,这么说会让你显得比较酷吗?”

  “我高兴这么说!”

  “一句‘很高兴见到你’这么难说出口吗?”

  “那你呢?你连络我了吗?”丁希男马上回敬。“没有!”

  “我在拚事业。”

  “是的,你要接班。”她故意忽然想到的表情。“你忙到连拨一通电话或是发个E—mail的时间都没有,既然如此,你怎么会有空来台湾?要在台湾成立公司吗?”

  “丁伯伯告诉我爸爸,有人向你求婚。”他不拐弯抹角的问。

  “所以你来了?”

  “是那个开量贩店的家伙?”

  “人家有名有姓,叫做霍惟民!”她护卫起那个善良、敦厚的男人。“陆承义,不是要山珍海味才能过日子,粗茶淡饭也有好滋味,不是要你这种帅哥才受欢迎,忠厚.老实的男人才是女人一生的依靠。”

  “你说这么多做什么?一句话,你有没有要嫁他?”陆承义冷冷的问。

  “如果没有?”

  “那么我露出一个笑容给你。”

  “如果有?”

  “不准!”他的表情冷峻。

  “我爸爸都不敢这么独裁,而你——”她带的行李很简单,砸在他的身上不会费她很多力气。“你有什么资格从洛杉矶飞来台湾来干涉我?!”

  “女王,你说对了,我为什么从洛杉矶飞来台湾?我闲著吗?”

  “但上次你回洛杉矶时——”

  “我们都有我们的事要做、有我们的责任要尽,但我没有想到会有人向你求婚。”

  “我的行情这么差吗?”她的眼睛快要喷出火来似的。“你以为没人会向我求婚?!”

  “我以为你会等我来。”

  “等你?!”

  “我一定会来的。”

  “哈!你白纸黑字写了吗?”

  “那我现在来了!”陆承义没有碰她,但是他的眼神已将她从头到脚燃烧了一遍。“是不是比白纸黑字管用?我的人就在你的面前,尤杰也来了,他也要来了结一件事。”

  “尤杰来……关我什么事?”丁希男这下真的是进退两难,陆承义这一来那霍惟民那边要怎么办?如果拒绝他,一定会给他留下一辈子难以磨灭的伤害,她真不想伤害一个好人。

  “他来求婚的。”

  “他真的有这打算?”

  “简餐店若少了丁芷伶……”

  “双胞胎快要退伍了。”

  “他们若不接简餐店呢?”

  对于陆承义抛过来的这些问题,丁希男真的是穷于接招,他一来就打乱了她的一切生活步调,一切都要重新安排,都要重来过了。

  “女王,在我们的战火还没有休止前,可不可以先给我一样东西?”他的声音有点沙哑。

  “什么东西?”

  “一个拥抱。”他要的不多。

  丁希男杏唇微张,有些讶异。

  “如果你对我有感情,如果这八、九个月的时空距离并没有结束原本存在于我们之间的情愫和好感,那么请你投入我张开的手臂,由我来拥抱你也可以。”陆承义很真诚、掏心掏肺的说著。

  看著他张开的手臂,她的眼睛虽瞪著他,但是她的脚动了,她缓步的走向他,投入了他的怀里,手臂若有似无的抱著他的腰。

  “你果真对我有感情。”

  “这只是一个友善的拥抱。”她仍不松口。

  “你是要我别高兴得太早?”

  “当然。”

  “这个拥抱和承诺无关?”他却抱紧她。“你真是会折磨人!”

  “这只是一小步。”她的双臂撑在他与她的身体之间。“很小的一步而已。”

  ◎     ◎     ◎

  尤杰其实在第一眼就已经感觉到了丁芷伶的改变,她变得自信、变得笃定,眼神可以直接而且毫不闪避的和任何人四目相交,她已经不是他回洛杉矶时那个温驯,没有什么自己个性与特色的女孩。

  这两天的相处下来他更证明了自己的看法没有错,而他更喜欢这个她,刚柔并济,可以温柔、可以刚强,如果到美国生活,她一定没有问题的。

  但他好像太乐观了—

  “抱歉,我不能!”丁芷伶拒绝他,是坚定而且没有一点迟疑。

  “如果女王也肯到洛杉矶……”

  “尤杰,我是长女,就算女王点了头要去洛杉矶,我也还有爸爸,两个弟弟,我必须尊重他们的意愿,我也有责任要照顾他们,况且……”丁芷伶的表情诡异。

  “陆承义搞定女王了吗?”

  “你担心他办不到?”

  “霍惟民是个好人。”她必须说良心话。

  “但他绝不适合女王。”

  “适不适合不是你说或是我说的就算,而且他事事以女王为重,嫁这种男人也许不会体会到什么轰轰烈烈的感觉,可是一辈子肯定平平顺顺。”她并不完全站在陆承义那边。“嫁给陆承义会很辛苦,”

  “辛苦?”

  “有这么出色的老公,你以为做老婆的可以睡得安稳吗?”她一哼,颇有两、三分女王的味道。

  “陆承义不是朝三暮四的男人。”

  “女人会主动引诱,主动上门的。”

  “他会抗拒。”

  丁芷伶一副她并不想和他争论下去的表情,反正不管女王的决定是什么,她都会支持,仑里岛假期今天结束,相信在机场,她和陆承义就可以碰上。

  “芷伶,我们只有一个星期的假,没有办法在台湾耗太久。”尤杰忧心的说。

  “那就回去啊!”

  “你讲点有良心的好不好?”

  “我要怎么有良心?”现在的情形和八、九个月前并没有很大的差异,只不过是她变了,只不过霍惟民鼓足了勇气求婚,真正的现况都没有不同啊!“你以为你一来就什么问题都没有吗?”

  “好,我们一一来解决问题。”他最擅长的就是解决问题,先找出问题,然后再想出解决的方案,一步一步来。“双胞眙什么时候退伍?’

  “再两个月。”

  “他们有什么计划?”

  “想再出国深造。”

  “那太好了!”他一个老天助他的表情。“到洛杉矶来,我帮他们申请大学,如果不想住学校宿舍,那吃、住都看我,我这未来的姊夫一定会挺他们到底,他们什么都不用操心。”

  “未来的姊夫?”丁芷伶瞄了他一眼。“还太早吧,尤杰,我没有点头耶!”

  “还有呢?”他继续问。

  “如果女王或我、或弟弟们都到了洛杉矶,那老爸——”这才是她最烦恼的事。

  “一起去。”

  “他不会习惯的,去玩玩可以,但是长住洛杉矶……”她摇头。

  “洛杉矶有总裁可以和丁伯伯互相照应。”

  “不,老爸需要的是一个老伴。’

  “老伴?!你想替他找一个——”尤杰又发现了她心思细腻的一面。“你的想法值得嘉许,但是你确定这是丁伯伯要的吗?如果他有这种心,为什么没听他或是你们提起他有对象?”

  “有女王在,即使老爸私底下有对象,我看他也不会说出来。”丁芷伶苦笑。

  “好!这问题一并要解决,还有呢?”

  “简餐店。”

  “卖了吧!”

  “但这是老爸的心血。’

  “芷伶,放心吧!卖了它,拿钱给你老爸享享清福,过过平凡、不需忙碌的生活,我待过,真的是很辛苦,如果不是女王太强,又有你一起撑著,真是太累人了,相信我!”他努力说服。

  丁芷伶耸耸肩。

  “还有问题吗?”

  “应该就这样了,至于女王——”

  “她的事是陆承义的责任范围,我管不到,我相信只要是合理的解决方式,她理当没有意见。”他放心的笑,问题都不太大嘛!都在他的预测内。

  “尤杰,洛杉矶真的没有可以令你心荡神驰的女性吗?外国女子不是都又辣、又敢,又开放吗?”丁芷伶不太相信自己这么有魅力。

  “问题是我喜欢内向、温柔、听话的女子。”他和她打趣。“像你这样的。”

  “那你最好再仔细瞧瞧,我已经不是八、九个月前的那个丁芷伶了。”她立刻提醒他。

  “我看到了。”他平静的说。

  “那么……你没改变心意?”

  “更加确定。”

  “不要硬撑、死要面子哦!’她还很会开玩笑了。“可没有人拿枪逼你。”

  “我八、九个月前是心甘情愿,现在仍是。”

  ◎     ◎     ◎

  一起吃了一顿愉快的晚餐之后,陆承义和尤杰回饭店休息,虽然都没有得到两个女生的具体承诺,但起码情况是控制住了。

  丁力行很高兴看到这两个小子远从洛杉矶赶来,这起码证明了他们对女儿都是真心的,比起八、九个月前他们要离开台湾时他的痛苦,挫折,这会他可是笑得嘴都要合不拢。

  拉著两个女儿往客厅一坐,在开怀的笑容收敛起来之后,有些事他得正经的和两个女儿说。

  “丁芷伶、女王,千万不要让我成为你们放弃幸福的借口。”他开门见山道。

  “爸,你在说什么?”丁芷伶低呼。

  “你喝多了?”丁希男冷冷问。

  “你们知道我在说什么,我也了解你们的孝心,但是——”他露出一个爽朗的表情。“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该怎么决定就怎么决定,要和你们过一辈子的绝不会是我,要陪我走完人生的也绝不会是你们。”

  “爸,你醉了!”丁希男强硬的说一句。

  “我刚刚只喝了三杯。”

  “但你开始在胡说了。”

  “女王,我知道你的责任感与孝顺,但是,去追求你的人生吧!也让我决定我自己未来的人生。”他很坚持的表示。

  丁芷伶完全懂她老爸的意思,所以没有多说,只是用温柔的神情看著父亲。

  “你们去洛杉矶吧!”他命令。

  “爸,你——”丁希男仍想反驳。

  “希男,我还没有老到得成为你们四个孩子的包袱与负担,双胞胎也有他们的人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规划及路要走,大家可以互相关心,可是不必全绑在一起,没那个必要。”丁力行正色道。  

  丁希男看看姊姊,沉默了。

  “你们两个也辛苦了十几年,从国中开始,你们就比同龄的女孩要多一些付出与生活上的努力、适应,没有妈妈呵护你们、照料你们,还要你们照顾爸爸、两个弟弟……’他的目光充满感谢。“谢谢你们,该你们享福了。”

  “爸……”丁芷伶泪流满面。“你怎么这么说!”

  丁希男则酷酷的不语。

  “女王,尤其是你。”

  “我才不会哭!”她的声音却是哽咽的。

  “爸爸尤其要谢谢你!”他面容慈祥的对她说。

  丁希男毕竟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泪腺,她的眼泪像是坏掉的水龙头,一开就再也关不住,她拚命的用自己的手臂去拭泪。

  “去追求属于你们的幸福吧!不要再找一堆的借口与理由,承义和尤杰都是好孩子,我可以放心的把你们交给他们。”他也突然哽咽。

  “爸……”丁芷伶轻泣。

  “爸,我不去洛杉矶,我要留在——”

  “女王,不要哭哭啼啼的搞成了像是歌仔戏,我也要追求我自己的幸福啊!”

  他企图把气氛弄轻松,他要女儿们真正放下心。

  “你……”丁希男果然停止了哭泣。“你在外面有女人?你一直—”

  “现在还没有,但是从明天起,我可以开始物色了吗?”他有点滑稽的说。

  “爸。”丁芷伶笑了出来。

  “爸,原来你有这种心!”丁希男故作生气。“你不怕半夜妈回来找你,站在你的床前瞪著你看?”

  “女王!”丁芷伶骂了妹妹一句。“你不要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

  “如果你妈真的地下有知,我相信她会希望我再找到幸福,开始人生的第二春。”丁力行无愧于心的说。

  丁希男不语,只是笑了笑。

  “所以求求你们……’他又道:“去洛杉矶吧!别再折磨那两个孩子了。”

  ◎     ◎     ◎

  丁希男约了霍惟民在咖啡屋里,并且拒绝陆承义的陪同,决定自己单独和对方说清楚,她想她真的欠他一个道歉与解释。

  而她还没有开口,霍惟民大概已猜出了个七,八分,因为如果是喜讯,她不会一副要参加告别式似的严肃表情,看来即使他努力了三、四年,还是打不动女王的心。

  “霍惟民……”她很难启齿的开口。

  “你不用说,我知道了。’他硬挤出了一个男子汉似的笑,他总要表现得像个男人。

  “对不起!”她很快的说。

  “你一定是第一次向男人说对不起。”他还能开玩笑。

  “你骂我吧!”她逼他。

  “我要骂你什么?”

  “不然你打我吧!”她愿意受点皮肉痛。

  “打你?我还想活下去!”

  “那你随便做点什么吧!”丁希男有些按捺不住的要求。“就是不要这么逆来顺受、这么冷静以对,好像我是个狠心的坏女人,而你是个无辜、受折磨的好男人!”

  “我知道感情不能勉强。”他的心当然痛、当然已经碎成了千万片,但是除了勇敢吞下这苦涩的果实,他还能如何?

  “拜托,你说点狠话吧!”

  “狠话?”

  “不然我会良心不安!”她吼。

  “但我是想要祝你幸福……”

  “霍惟民,你在要我吗?”她拿出女王的本色。“你真的这么善良?这么豁达?”

  “你都已经作了决定了,不然我还要怎样?”他有些动气。“拿刀砍你?拿硫酸泼你?放火烧了你们的简餐店?你希望我有这些暴力,不理性、恐怖的行为吗?

  你要我这样?”

  “当然不是!”她大叫。

  “那我认命的接受事实又哪里错了?”

  “你、你起码该砸一下杯子,要不然也把桌子掀了,或者是……给我个一巴掌吧!反正你这种冷静的样子叫我看了就有气!”她真想替他做这些事。“你发发脾气,吼一吼吧!”

  “这样能改变你的决定?”他问。

  “不能。”

  “那我发这种神经干什么?”

  “霍惟民——”丁希男的双手抓著咖啡桌的桌沿,她想要掀桌子了。

  “我祝福你。”他就这一句。

  ◎    ◎    ◎

  没有人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但竟然发生了。

  当丁希男在陆承义的陪同下赶到医院时,霍惟民已被推进手术室去动手术,在熬过心焦如焚的三个小时后,医生出来宣布,霍惟民的腰部脊椎因为强力的撞击,可能一辈子都得坐轮椅。

  车祸当然不是丁希男的错,但是车祸发生的原因……她真的能置身事外吗?

  陆承义知道它一定会把责任住自己的肩上揽,她一定会内疚、一定会怪罪自己,所以他抓著她的肩,很认真、很严肃的盯著她,“女王,不是你的错。”

  “不是吗?”她痛苦的自问。

  “意外随时随地会发生。”

  “但是发生的时机……”

  “时机是你自己认为的,如果他是在一个月之后再发生这场车祸,那是不是和你无关了?”他要把这些逻辑灌进她脑袋里。

  “不!”她推开了他的手。“还是和我有关!”

  “女王,他不是你的责任!”陆承义凶恶的说:“我也感到遗憾、难过,因为一辈子都得坐轮椅的确是一件很可怕的事,但没有人希望发生的事,不幸发生在他身上。”

  “你不用再说了。”她淡淡的打断他的话,心里已知道该怎么做。

  “希男——”陆承义怕的就是这一点。

  “你回洛杉矶吧!”

  “不!你不需要担上任何的责任。’他愤怒道:“每个人有每个人自己的命,如果我在飞回洛杉矶的途中发生了空难,你也要良心不安一辈子吗?”

  “我会!”

  “但坠机和你一点关连都没有!’

  “你若死了,我会一辈子都——”

  “都怎样?悼念我一辈子?一辈子都独身?一辈子都不再谈感情?”他愈骂愈大声。“你的脑子可不可以清楚一些?你以为他会高兴你是因为同情才和他在一起的吗?”

  “那不是同情,”她坚持。“那是责任!”

  “你会毁了自己的一生!’

  “我必须这么做。”

  “你也会毁了别人的一生!”

  丁希男不再看他,好像什么都不需要再多说,什么说了也都没用。

  陆承义扯著她的手臂,硬是把她的身体转向了他,他必须和她再讲明白。“这不是在演连续剧,这是真实的人生,你难道要陪他一辈子?而你以为他会接受吗?”

  “他接不接受是他的事,但我是一定会那么做。”她笃定的说。

  “所以我就鼻子摸一摸回洛杉矶?”

  “起码你还有一双可以行走的双腿。”

  “那么我安排他到美国治疗。”他很爽快的表示。“我来负责他的医药费。”

  “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接受。”

  “如果他接受呢?’

  “只要他一天不能走路,我就——”

  “陪在他的身边?!”

  丁希男点点头,这是有关良心、有关道义方面的问题,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她怎么能放著霍惟民而自己跑去洛杉矶,怎么样都行不通啊!

  陆承义不知道这到底是天意还是巧合,不知道是上天有意要试链他和丁希男,还是他和她本来就没有缘份,不然那家伙怎么会出这种事呢?

  “陆承义,回洛杉矶吧!”她再说一次。

  “你没有加上一句结束了。”他嘲讽道。

  “结束了。”

  “我不必再来台湾了?”

  “来了也没有用,除非,除非霍惟民可以再走路!”她沉痛的说。

  陆承义的拳头击在墙壁上。他能不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