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林晓筠 > 《请叫我女王》
返回书目

《请叫我女王》

第七章

作者:林晓筠

  陆承义不知道自己是突然干了什么好事,因为只是一夜之间,他居然什么事都不必再做了。

  丁希男不让他和她一起去采买,厨房的人员也婉拒他任何的协助,连丁力行和丁芷伶都对他客气得有些疏远,好听一些是他们待他有如上宾,难听的是他们当他身上有传染病似的。

  “尤杰,你知道什么吗?”因为尤杰的情形并不严重,所以陆承义问他。

  “没什么异样啊!”

  “我现在几乎什么都不必做了。”

  “不好吗?”

  “你认为这样很好?”陆承义开始怀疑他的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东西,他为什么这么粗线条?还是他在装傻?

  “承义,人家怎么说,我们怎么做,这是别人的地盘啊!”尤杰很懂得生存之道。

  “我要找女王谈!”

  “不怕死就去啊!”

  结果陆承义在厨房里逮到丁希男,而她似乎是有意要回避他,一看到他出现在厨房,她马上起身走到店里,开始排桌子、摆椅子,一副忙碌的样子,反正她就是不去看他。

  “为什么我突然变得‘尊贵’了?”陆承义没有一句赘言的直问。

  “你本来就很尊贵啊!”

  “女王,我要原来的方式。”他要求。

  “原来的什么方式?”

  “我要去采买、我要当杂工、我要帮忙,我要自己对这家简餐店有点用处。”陆承义是真心的这么希望。

  “但你明明是贵公子。”

  “谁说的?”

  “Rose。”她没有掩饰。 

  “原来你们碰过面了。”他没有太多的意外。

  “之前算我有眼不识泰山好了,但现在我知道你的身价后,我实在无法廉价的‘使用’你,你可以待下来,但是你不必再做任何事,尤杰如果也不想做,他也可以不做。”她大方道。

  “那我们在这边干什么?”

  “随你们高兴想干什么。”

  陆承义不想吵架、不想发火。“女王,Rose是过去式了,是一段不可能再重来一次的老旧恋情,她真的不算什么,当然她有一些妄想,可都是下辈子才可能的事。”

  “你不必和我解释。”

  “不,我要你知道。”

  “她和你会不会、能不能再有什么是你们的事,我只是做我自己该做的。”她一派的潇洒。“或许你该打通电话给你爸爸。”

  “做什么?”

  “求合啊!提早返回洛杉矶。”

  “你希望我走?”

  “你反正不属于这里。” 

  陆承义走到了她的面前,从她手中抢过她正在排的椅子,接着他的双手捧起她的脸,很犀利、很专注,带着情感的眼神盯着她。

  “女王,说你无动于衷。”

  “我……无动于衷。”

  “没有一点感觉。”他又要她说。

  “没有感觉。”她照说。

  “你讨厌我。”

  “我讨厌你。”

  “你说谎!”

  “我说——”她自然不可能照说这一句话,她拉下他的手臂。“陆承义,我不是一个爱慕虚荣或是想做豪门少奶奶的女人,所以你的‘魅力’对我是起不了任何作用的!”

  “女王,讲话凭点良心,我什么时候跟你卖弄过我的家世或是我的魅力,在这家简餐店里,你叫我做什么我不是乖乖的做了,我有表现出什么骄气吗?”陆承义喊冤。

  “这证明什么?你能屈能伸?”

  “丁希男,我已经跟你表示我喜欢你。”

  “所以你想带我去洛杉矶?”

  “当然,美国是个……”他忽然发现他不能那么自以为是。“如果你想去。”

  “我不想去。”她直接道。

  陆承义不可能永远留在台湾,他的根基、他的重心、他的生活圈子是在洛杉矶,即使以后他接下了父亲的事业,他的目标也是美国与大陆,台湾离他将会有一些远。

  “你不用喜欢我的。”她用幽默的口吻说:“你真是太好心了!”

  “我宿醉时,不知道是谁鸡婆的给我喝解酒茶:我高烧急诊,不知道是谁无聊到在医院陪我,有人讲话是夹枪带棍,可是明明心里比谁都柔软。”他意有所指。

  “你在讲谁?”她冷冷的看他。

  “丁希男,我们一定可以想到个折衷的方法。”

  “前提是,我也得喜欢上你。”

  “你没有吗?”

  “Sorry!”她昧着良心说。

  “好吧!我再给你一些时问。”他不想逼她,那太没意思了。“Rose甚至连一颗石头都称不上,更遑论是绊脚石,所以你真的不必理会她,我让你再好好想想。”

  ◎    ◎    ◎

  丁希男和丁芷伶一向是“亲姊妹明算帐”,出去逛街各买各的,喝咖啡、吃大餐也是各付各的,每个人都有梦想,自己存自己的积蓄、私房钱。

  但丁希男今晚特别的大方,她请了丁芷伶去PUB喝酒,自从陆承义住进家里后,她们好像连讲悄悄话的空间都没了。

  “女王,你是中了统一发票吗?”

  “我请你你还要嘴皮子?”

  “好吧,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丁芷伶淡淡的一笑。“我能为你做什么?”

  “芷伶,你真的没有爱上陆承义?”

  “丁希男!”她马上吓白了脸。“你讲一点比较有可能的事好吗?”

  “我真的可以撮合你们。”

  “你还在作这种无聊的梦?”

  “那个Rose说陆承义在洛杉矶是可以呼风唤雨,很有身价的男人,一旦你嫁了他,那我们全都可以鸡犬升天了!”丁希男很讽刺的表示。“靠你一个,我们姓丁的就可以横着走路。”

  “靠你,我们姓丁的也可以横着走路。”丁芷伶真心的恭维道。

  “那家伙不错啦!” 

  “你自己要了啊!”她朝妹妹眨眨眼。

  “丁芷伶,我有梦想啊!”

  “梦想和爱情会冲突吗?”丁芷伶知道她最大的愿望是去云游四海。

  “我没Rose漂亮。” 

  “她能漂亮一辈子吗?内涵比较重要。”

  “我没Rose会撒娇。”

  “也不是所有男人都吃那套。”

  “我当不来小女人。”

  “那就当大女人啊!”

  “你以为当爱情、新鲜感退去,我还会有什么优势吗?”她终于老实说了,她的一个优点就是不自欺欺,“陆承义现在对我有兴趣,那是因为他的生命中不曾出现过像我这种个性的女孩,一旦他相处久了……”

  “原来你平日的自信心都是装出来的啊!”丁芷伶恍然大悟。“害我一直叫你女王,还怕你怕得要命,好像你是姊姊,我是那个妹妹,

  “丁芷伶,不要再闹我了!”

  “女王,你到底在担心什么?’,丁芷伶边喝了啤酒边问。

  “我和他谱不出结果的。” 

  “你根本没试。” 

  “爱情是很虚幻、很情绪、很莫名其妙的东西,我相信陆承义是一时迷惑,等他有天清醒过来,我会被抛弃的!”丁希男好像已经从自己的水晶球里看到那结局了。

  “陆承义不像你说的那么肤浅。”

  “他不会一直留在台湾。”

  “那你去洛杉矶啊!”

  “放着老爸、你、双胞胎不管?”她做不出这样的事。“不可能!”

  “女王,我们的老爸还没有那么老,双胞胎再一年就可以退伍,我也不需要你喂我吃饭、帮我换衣服,你是不放心什么?”丁芷伶刺激她的说。“如果陆承义看上的是我,我一定马上跟他私奔去洛杉矶。”.

  “这和你的个性不符。”丁希男知道姊姊只是想安慰她。“这会陆承义是在我们的屋檐下,他得低个头,可是——”

  “那就算了啊!”今晚的丁芷伶特别的洒脱、特别的看得开。“别勉强自己。”

  “算了……”她又迟疑了。

  “你还有霍惟民嘛!”

  “我和他……”丁希男不颓多说。

  “但是如果拿陆承义和霍惟民比——”

  “别比!”

  “女王,很多事你心里有数,至于Rose她的确是个一百分美女,可是我相信陆承义和她玩完了,而你当然可以不要陆承义,只要你有把握不会哪一天后悔莫及。”丁芷伶点到为止。

  于是丁希男只能猛灌啤酒,此时她真的是一二心两意,比陆承义再酷、再强、再棒、再厉害的男人,她这辈子八成是碰不到了,如果没有把握住他,她真的可能当量贩店的老板娘,但是……

  “女王,爱过总比没有爱过强!”

  “你和尤杰呢?”她突然冒出一句。

  “你……”丁芷伶一怔。

  “是有点什么吧?”  

  “我们——”丁芷伶还不知该怎么界定或是确认。“我们没有什么。”

  “所以尤杰回洛杉矶你不会哭?”

  “哭什么?”她展现了一点倔强出来。“他本来就是从那里来的,回那里去很正常啊!”

  “所以你不会以泪洗脸?”丁希男的眼神突然有些飘匆。“你好像比较坚强一些了。”

  “女王,我想可能是我乎日太软弱、太柔顺,才逼得你不得不那么强悍,长女是我,我该像个做人家姊姊的,是我造成了你的女强人味。”丁芷伶自责不已的说出她的心里话。  

  她忽然露出一个带着微笑的叹息。

  “我要改变了。”丁芷伶对自己说。

  “这倒是意外收获!” 

  “女王,换你来做做平凡的妹妹,好好的替你的未来着想,不要让我们成为你的包袱,这绝非我们的愿望。”

  ◎    ◎    ◎

  以为丁希男真的在江千慈的饭店房间里,当陆承义赶去时,才发现是江千慈的诡计。一袭黑色隐约露出三点的情趣睡衣,就是她的武器,她以为只要打出这张牌,他就会软化。 

  而陆承义看着她的身体,江千慈的身躯的确是没有一点瑕疵而且晶莹剔透,胸部高挺,腹部平坦,大腿修长,这是一具挑不出一点小缺点的身体,曾经他亦迷恋过,可是这会——他竟提不起一点点“性趣”。

  “想起来了吗?”她的声音性感无比。  

  “现在想起来了。”他说,但是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

  “都是你的。”她朝他眨了下眼睛。

  “我不要。”他笑着回她。

  “Grant!”她难堪的低呼。“以前你……我们一夜可以来上好几次!”  

  “你用了‘以前’这是正确的。”

  “你要这个躯体的!”她八成是自恋或是自信过深。“我们可以回到以前的,陆承义,只要再做一次爱,你会再迷上我的!”

  “Rose?你讲的只是性气我后来才知道我们之间拥有的也只是性关系,没有什么深刻的东西。”他更明白的说。 

  “不可能!你爱我的!”她始终这么认定。“不然你不会去痛揍Stanly。”

  “那是攸关男人的面子。”

  “你爱我!”

  “我不爱你。”

  “你——”身上的这件情趣睡衣顿时变得讽刺而且可笑无比,她马上拿起披在椅子上的饭店浴袍穿上,这真的是很严重的羞辱。

  “Rose,结束了。”陆承义最后一次说:“哪怕你光着身子,哪怕是屋子的蜡烛、香槟、玫瑰花办或是情趣用品、chun药,对我来说都起不了一丁点的cui情作用。”

  江千慈咬着唇,她不相信自己会惨败至此。

  “自后在洛杉矶,我们总有机会碰到面,当朋友好不好?”他真心的说。

  “朋友?”她由鼻子哼出。

  “我们不可能再当情人。” 

  “我真正想做的是你的妻子!”

  “那你打消念头吧!”

  “Grant,曾经我们……”她带着哽咽的语音。

  “曾经的事就不要再提了,没有一点意义。”他的个性改变了不少以前他不太能平心静气的好好讲一件事,但现在他乡了耐心、多了容忍、多了可以体谅人的能力。  

  “Grant,真的是为了她吗?”输给丁希男那种男人婆,她真的是有好深的不甘心。

  “是。”  

  “她真的那么行吗?” 

  “如果你指的是床上功夫,那不好意思,我没和她上过床。”陆承义向她坦承。  

  “你们居然没有上过床?”

  “我说了,性不代表一切。” 

  “但你还是爱上了她?”

  “她有其他优点。”

  江千慈腿一软的往饭店的大床上一坐,她不知道自己的失败是是如此彻底、如此无可挽回,丁希男甚至不必用到自己的身体就可以逮住像陆承义这样的男人,这是什么世界啊?

  “Rose?死心吧!至少你还可以保住一个朋友,是你先劈腿、是你先甩了我的,你不会没有面子的。”他劝着她。

  “但我其实只是想知道我在你心目中的份量……”她好后悔、好恨。

  “即使没有这些事,我们最后也不见得会在一起。”

  “Grant,我们有过美好时光的,你不能否认这点,曾经我们是很快乐的,你也曾宠我,任我挥霍,你把我当成是女王。”愈想江千慈愈痛苦、愈难受,她真的是一失足成干古恨。

  “你还要我说什么?”  .

  “现在你要的却是另一个‘女王’。”她一脸凄惨的说。“我输了。”

  “Rose,别这么想。” 

  “她没有我美、没有我迷人、没有我的魅力,但是她不费吹灰之力的击败了我。”

  “我和女王也还有一段路要走,也不是平坦的道路在迎接我们。”陆承义跟她承认。“女王好像还没有接受我。” 

  “她是白痴吗?”江千慈痛骂。  

  “她很有自己的想法。”

  “那就不要她啊!”她非常努力的说服他。“有些女人就是不适合、不配太好的男人!”

  “我离太好还有一段距离。” 

  “Grant……”她流下了眼泪。“你真的变了好多,脾气不再暴烈,可以讲理,你已经知道要控制自己的情绪,你愿意和人家沟通,你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火爆浪子。”  

  “我老爸一定会很高兴。”他自嘲。

  “我却真的失去你……”

  “得失之间其实很难说的,Rose,你绝对可以再找到一个好男人,一个比我更好、更有耐心、更有魅力的对象,真的!振作起来,下一个男人一定会更棒。”他拍拍她的肩。 

  江千慈只顾着轻泣,但似乎接受了这事实。

  “你拥有我全心的祝福。”

  “我……”她抬起泪眼看他。“你居然做到让我想恨你都变得不容易。” 

  “别恨我,我还有苦头要吃呢!”

  “那我心理会平衡些!”她终于破涕为笑。 

  ◎    ◎    ◎

  在路边的一个小吃摊上,陆承义和尤杰叫了几样的小菜和一瓶的绍兴酒,再加上了烟,两人完全颠覆了他们在洛杉矶的形象,这一会,陆承义在想了很多、很久之后,终于作了决定。 

  “我们俩这两、三个月的薪水够买两张机票吧?”陆承义抽烟的时候多,吃东西的时候少。

  “你想去哪?”尤杰没有会意过来。

  “洛杉矶。”

  差一点被一块豆干给噎着,尤杰马上灌了一口酒。“但是离一年……”

  “难道我们会被我爸驱逐出境吗?”

  一应该不会,但是我们是不是要先和总裁说一声啊?”尤杰好像不是那么急着回去。

  “家是我的,如果他要因此取消我的继承权,那我就自己出来创业。”狠狠的吸了几口烟,陆承义的脸上有自信、有一种狠劲。”我不信如果不接我老爸的事业,我就会一事无成。”

  尤杰没有接话。

  “你不想回去?”他意外。

  “想啊!”他有些应付的答。 

  “你没有高兴得跳起来。”

  “我跳不起来。”尤杰叹了好大的一口气。“现在回去的话,那我和……”

  “和谁?”陆承义现在才觉得自己的心不够细,但简餐店里只有丁家两姊妹,那表示——“丁芷伶?”

  尤杰点点头,有些无奈。  

  “你和丁芷伶……”陆承义笑咧了嘴。“挺配的,问题是女王会怎么想?”

  “承义,你烦恼你自己的事吧!”尤杰冷不防的说:“你的问题会更大,你到底要拿女王怎么办?我保证她不会跟你回洛杉矶。”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他不悦。

  “如果她会跟你走,那她也不会叫女王了。”

  “怎么说?” 

  “她能得到这称号,除了她的强悍、个性、行事作风,还有她的顾家、负责、肯牺牲的态度,女王除了微讽的意思在,我相信也有一些感谢、敬意在,你以为要服人那么简单啊!”尤杰看得很深人。“她不会丢下她的家人的。”  

  “那我让他们全部来洛杉矶!”陆承义豪气的说:“我来照顾他们一家!” 

  “承义,你真的了解女王吗?”放下了筷子,尤杰语重心长的说。

  “尤杰,你让我的心情开始沉重了!”他警告他的眼线兼保镖。

  “我认为你会碰一个大钉子。”

  “女王对我有感觉的!”

  “那并不表示你们就一帆风顺。” 

  “她不会那么笨!”

  “你真的要回洛杉矶了?”尤杰没有和他争。

  “我要开始认真的工作,我想我游戏人间得够了。”在简餐店、在这群努力工作的人身上,他学到了很多,哪怕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事业,只要用心经营,都可以有成就戚的。

  “你真的变了。”尤杰相信。

  “我也该变了。”

  “总裁一定很高兴。”

  “订机票吧!”陆承义交代。

  “但是道别……”尤杰已经开始难过了。“一定要这么快吗?”

  “你到底在犹豫什么?”

  尤杰心里清楚丁芷伶也不会跟他走,哪怕他可以给她衣食无缺的生活,他相信她也不会背弃家人,还有……他和她之间确定了吗?是彼此了吗?两情相悦有,携手未来……还有距离吧!

  “照你的意思吧!”尤杰微笑。“我一回去就订机票,丁伯伯那边一定会觉得是他没有好好的招呼我们。”

  “我会跟他说。”他把香烟摁熄。

  “Rose那边?”

  “OK了!”

  “那女王应该会高兴一点。”

  “Rose从来就不是问题。” 

  ◎    ◎    ◎

  “你们要走了?”丁力行大呼,一张脸是焦急的。“不是讲好一年吗?” 

  “丁伯伯,我们洛杉矶还有事。”陆承义委婉的道。“您随时可以到美国来找我们。”

  “是,丁伯伯,我们永远欢迎你!”尤杰充满不舍与感伤。“会再见面的。”

  “女王知道吗?”丁力行问。

  “我一会就跟她说。” 

  “和她……我是说你们的离去和女王无关吧?她是脾气倔了些、态度强硬些、作风凶悍些,可是她是个很好的女孩,你们不要被她给吓跑!”丁力行叹亍好几口气。“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丁伯伯,我了解。”陆承义说:“女王的好……我知道。” 

  “对!他真的知道。”尤杰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