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林晓筠 > 《请叫我女王》
返回书目

《请叫我女王》

第四章

作者:林晓筠

  一直到现在,丁芷伶和丁希男仍是共用一个房间,因为双胞胎大了,而且她们多少有“男性”比较重要的心态,双胞胎都有自己的房间,但是她们没有。

  睡前她们常会东聊西扯,也只有在她们的房里、私人的时间,临睡前的这段光景,丁希男不做女王,她只是丁芷伶的妹妹,一个多少会和姊姊聊聊心里话的女孩。

  “芷伶,你觉得那两个家伙怎样?”丁希男相信她的姊姊不会一点感觉都没有。

  “能做事。”

  “还有呢?”

  “异性缘不错。”

  “你注意到了。”

  “我怎么可能没有注意。”一人一张单人床,丁芷伶双臂交叠在自己,的下巴,然后趴在床上。“近来粉领族上门的数量倍增,以前这批人比较喜好轻食、三明治、生菜沙拉,现在她们一向认为油腻的饭盒,都可以吃下肚了。”

  “你认为是他们的功劳?”丁希男很不愿意去承认这一个事实。

  “难道是你的?”她揶揄。

  本来是躺着的丁希男,这一会坐正了身体。“你为什么不认为是我们的便当好吃,而且服务态度佳呢?”

  “希男,这批女人以前不常出现在我们的简餐店,可是自从他们来了之后,尤其是看陆承义的女性占绝大多数。”丁芷伶观察到这一点。

  “哼!”她不由自主的冷哼一声。

  “他真的有‘卖点’。” 

  “你当他是牛郎!”

  “不,但如果让他到柜台当结帐的,相信上门的女顾客会更多。”丁芷伶真的有这么想过,有些女性就是迷帅男,会为了一个男人做出不理智且莫名其妙的事,她深信这一点。

  “我看我们干脆弄一个特别菜单,例如一个吻五百元,牵一次手一百元,抚摸一次——”

  “抚摸哪里?”丁芷伶迫不及待的打断她的话。

  “丁芷伶,你怎么那么色?”

  “我是实际。” 

  “你是说真的有女人肯花钱……”

  “当然!”

  “陆承义真的有这种魅力?”丁希男做了个恶心的样子。

  “说真的,他真的是魅力十足,这些日子据我观察下来,他内敛、寡言、肯做,即使心里可能老大不愿意,但他没再啰唆半句,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你不觉得这样很迷人吗?”丁芷伶旁观者清。

  “听你这么说……”她眯起了眼睛。“你也是他的粉丝群之一?”

  “我?我才不会自不量力!”丁芷伶笑。  

  “喂!你的条件很好,不要妄自菲薄。”

  “我只是很清楚我和他不适合。”

  “少来!”

  “我不知道他是为什么会混到‘流落’台湾,但是在他生命中出现的女性应该是比较精彩、活跃,真正出众的那型,像我这种小家碧玉,他大概不到一个小时就想打哈欠了。”丁芷伶很传神的说。

  “你把他捧得太高了!”她不屑道。

  “希男,你倒是一一”

  “你不要给我胡言乱语!”丁希男警告她。”不要把我和他摆在一起。”

  “但你的个性够呛,他的生命中一定没有……”

  “像我这样的女性?”丁希男快翻脸了。“你当我是什么虎姑婆还是铁娘子?” 

  “你个性鲜明。” 

  “这算优点?”

  “男人不会很容易厌倦。”

  “谢谢你哦!”她不知是该笑还是生气。”今夜我不知道是该失眠还是有一夜好眠。那尤杰呢?你的看法?”

  “就这样啊!”丁芷伶话少了。

  “怎样?”她追问下去。

  “不错啊!”  

  “个性呢?”

  “可以。”

  “丁芷伶,你心里有鬼是不是?”她直接而且不加掩饰的说:“为什么一说到尤杰你就坦然不起来?给我说清楚!”

  “他……”丁芷伶的手指弹着床面。“他约过我。”

  “做什么?”她的表情一紧。

  “看电影。”

  “电影?” 

  “不然你以为是要做什么?”

  “你拒绝了?” 

  “拒绝。”  

  丁希男松了口气。“本来我以为你……”

  “没有大脑、没有主见?”

  “我是说,大家都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不要去谈办公室恋情,虽然我们只是一家简餐店,但大家天天会见面,万一弄得不好,大家都痛苦,更何况他们总有一天要回洛杉矶。”她正色的说了一堆。  

  “我不会不知道这些。”丁芷伶亦坐起身。“倒是你天天和陆承义一早去买菜、采购,你们会不会日久生情啊?我知道不久前你还泡了你独门的解酒茶给他治宿醉。”

  “那是照顾员工,他若身体不适,要怎么卖力工作?”她给了姊姊一个卫生眼。

  “所以你和陆承义——” 

  “天塌下来再说吧!”  

  ◎    ◎    ◎

  看到一大早出现在简餐店门口的人是尤杰时,丁希男皱了下眉头,她一向“治军甚严”,哪怕只是一家小小的简餐店,她也纪律分明。

  “陆承义呢?宿醉?”她口气很差的问。

  “他——”

  “如果他想被开除,那我很乐意开除他。”她果真有女王的气势。

  “发高烧!”尤杰担心的大声说。

  “发烧?”

  “可能是感冒吧!但是比较糟糕的是他发烧,看他整晚都翻来覆去,一下子喊热又一下子叫冷,被子有时踢得远远的,有时又盖过了头。”他说出状况。

  “怎么会这样……”她有些慌乱的胡思乱想,“不会是SARS吧!”

  “如果是呢?”他有些火大。“赶快送去隔离?”

  “我是在替他担心!”她大吼一声,然后拿出钥匙打开简餐店的门,朝着楼上的贮藏室走去。“这年头什么致命的病毒都有,万一他个三长两短,我们要怎么向他美国的老爸交代?”

  “我想只是感冒。”  

  “你又不是医生!”

  尤杰不接腔,和她一起站在床垫边,只见她半跪下身,然后一只小手轻触陆承义的额头,陆承义马上睁开了眼,一看到是她,他蹙起了眉头。

  “你不用去买菜吗?”

  “你发烧了。”她的口气僵硬。

  “我睡一觉就没事。”

  “骗人,你明明很不舒服的样子。”她堵住他的话。“我们必须去医院急诊。”

  “急诊?”有那么严重吗?“我吃个成药就可以。”

  “可以个鬼!”她不再和他说话,起身转向了尤杰。“一会你帮我把他送上计程车,然后我拨电话给丁芷伶,今天的采购就交给你和她。”

  “我和丁芷伶?”

  “怎么?你是高兴还是害怕?” 

  “丁希男,你……”尤杰在心里咒骂。

  “你最好不要乱动脑筋,我愿意相信你没有恶意,可是,不可能的事就是不可能,大家都别浪费彼此的生命,我这么说你懂吗?”她知道他会知道她是在说什么。

  “你到底以为我是想干什么?”他觉得自己必须讲清楚。

  “你想干什么?”

  “做朋友行不行?”他真的生气了。

  “不行!”  

  “连朋友都不行?”尤杰冷然道。

  “你不会在我们这个简餐店混一辈子,我是抬举你耶,有天你会回到你原来的生活、原来的工作、原来的圈子、原来的世界,我有没有说错?朋友?丁芷伶不缺你这型的朋友!”她抬头挺胸道。

  尤杰发现自己居然无言以对。

  她于是转身看向陆承义,“你可以自己站起来吗?如果需要拉一把或是扶一下……”

  “你是当我昏迷还是瘫痪?”陆承义想要坐起身,但是头重脚轻又浑身不对劲,活到这年纪,他从来没有这么病重过。

  “逞强!”她骂,但还是马上去扶他。

  “我来好了。”

  “你去打电话给丁芷伶,我来扶他下楼。”丁希男发挥她女王的威严。“顺便帮我叫一辆计程车,告诉丁芷伶我不知道会在急诊室待多久。”

  “女王,不要说得我像是垂死似的!”陆承义抗议,但他全身的肌肉都在痛。

  “那你最好快康复。”

  ◎    ◎    ◎

  陆承义躺在急诊室的病床上,已经在吊第二瓶点滴,这期间丁希男没有离开他一步,一直到下午,她才忍不住在他的病床边用手撑着下巴假寐。

  以为她会把他丢在医院任他自生自灭,因为她已仁至义尽的送他到医院,更何况医院里还有医生、护士,简餐店每天都很忙碌,不能缺人手,可是她却没有离开他,这叫他……

  小小的感动了。

  这个女孩习惯决定一切、习惯照顾人、习惯打点每一件事,他一直以为女人该是柔弱、该是被动、该是被呵护的,但是女王完全打破了他原本对女性的刻板印象,让他开了眼界。  

  因为陆承义换了个姿势,惊动了丁希男,她醒了过来,然后立即注视躺在病床上的他。  

  “你OK吧?”

  “只是躺得好累动了一下。” 

  “有得躺你还抱怨?”

  “那你来躺,你以为我希望这样?”

  “喂!你诅咒我啊!”

  不相信这样他们都能斗嘴,陆承义觉得自己是该有点绅士风度,让着她点,毕竟她只是嘴巴比较毒、比较得理不饶人,心还不算太坏,他要收敛一下自己以前一向唯我独尊的调调儿。

  “谢谢你。”他态度一变。

  丁希男反而有些不能接受,她的表情也跟着收敛,和病人没有什么好斗的。

  “你不要跟我讲这些废话,一个大男人了还会感染超级病毒,让自己惨成这副德行,你要快点好起来,不然我真会扣你薪水。”她不习惯说好听的话,这样已经很客气,也已经够友善了。

  “会!再超级、再厉害的病毒知道你在附近也会退避三舍,我会很快好的,倒是简餐店……”

  “有芷伶和我爸爸在,还有尤杰……”她似乎把尤杰当成了一份子。

  “我可以一个人在这里的。”

  “怎么,受不了我?” 

  “我怕他们没有你的指挥、发号施令会失去方向。”

  “又在挖苦了!”

  “我在强调你的重要性。”

  “酸言酸语。”

  “你这个……”陆承义不相信自己是怎么说怎么错,她为什么这么难取悦?“你能把圣人逼疯!”

  “这世界哪来的圣人?”

  “好,你可以把你四周的人逼疯。”他不再委屈自己。“丁希男,你没试过温柔一些、装笨一些,然后嘴边挂上无邪的笑,你能不能给男人一点面子、一点自信?”

  “你在讲什么?”她一副自己受到严重侮辱的模样。“叫我装笨又要在嘴边挂着天真无邪的笑,你是叫我当花痴还是智障?”

  “你弄拧了我的意思。”如果不是手臂上吊着点滴,他真的很想跳起来。

  “你是这么说的!”

  “我是说你能不能收敛一些你的霸气。”

  “不能!我就是这样。”

  “那女王的绰号能不能改?很刺耳!”

  “我喜欢这绰号!”  

  “你会吓跑所有男人。”

  “没胆的别来!”

  “你爸爸担心你会变老处女。”

  “正好陪他一辈子!”

  如果可以命令她滚出急诊室,那陆承义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不是他不知好歹、不是他忘恩负义,他的良心也没有被狗啃掉,但他和她是水与火,怎么都无法相容。

  “可以麻烦你与尤杰换班吗?”他忍耐的道。

  “我愿意照顾你是你的荣幸。”

  “我要上洗手间!”他终于受不了的吼。“你可以陪我进男仕的厕所吗?你有没有胆子替我拉下裤子的拉链?丁希男,你和我还没有那么‘亲密’,你懂不懂啊?”  

  丁希男一副自己好心没有好报的表情。“我可以请男护士或是护士小姐帮你。”

  “你叫尤杰来就可以了。‘’

  “好嘛!”她拿出手机。“好像是我硬赖在这里舍不得走,要不是你爸和我爸有点交情,我怕你会命丧异乡,不然……”

  “别乌鸦嘴好不好!”这个女人真欠打。

  电话接通后,她很快的把事情交代完毕。 

  不想再说谢谢,他把视线转开,只要时间一到,他一定马上直奔洛杉矶。 

  “想不想聊聊你为什么会到台湾来?瞎子也看得出你心不甘、情不愿。”她找话说。“反正我们现在很冷场又都无聊。”

  陆承义转回头,瞪着她。

  “说不说是你的自由。”

  “你真想知道?”

  “反正闲着。”

  他应该闭上嘴,他应该叫她若无聊可以去急诊室外吹风或是去停车场数车子,但他竟然说了。

  “我出了点状况,对方的律师要求我要暂时离开美国,不然他不撤销告诉。”

  “什么状况?”她有点忧虑他是杀了人。

  “伤害罪。” 

  “你真砍人了?”她的眼神有着责备。

  “我没砍人,不过……”他露出一个冷笑。

  “对方没有重残吧?”

  “住院而已。”

  “陆承义,看来我真是小看你了。”她一脸刮目相看的表情。“为了女人?”

  “你怎么知道?” 

  “如果不是为了女人,你生那么大的气干什么?”她一副白痴也猜得出来的表情。“被甩?”

  “她劈腿。”他没有否认。

  “那就放她去啊!”

  “那男的居然跑来跟我示威!”

  “所以你狠打他一顿?”

  “我爽!”

  “那活该你得出国避难气”

  “丁希男,我也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多值得炫耀,但是请你不要在这边冷嘲热讽,好像别人都是白痴,只有你一个人是智障,你的态度很欠揍你知不知道?”他的身体总会康复,一旦他康复了……

  “我想我是错看你了,本来觉得你是那种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没想到你挺痴情的。”她仍是在损他。“我看走眼了。”

  “从现在起到尤杰出现,我们都暂时当一下哑巴好不好?”他要抓狂了。

  “我没问题。”她笑靥如花。 

  陆承义什么话都没接,有些女人是天使与魔鬼的综合体,而丁希男铁定是百分之九十九魔鬼与百分之一天使的结合。

  其实她和撒旦同一级。

  ◎    ◎    ◎

  拿着丁希男特别为陆承义炖的鸡肉粥,因为医生说要留院观察个一、两天,所以晚上尤杰要在医院过夜,他只是回来拿吃的,在经过丁芷伶的面前,他好像是有意忽视她,当没看见。

  丁芷伶在一早的采买已经受尽了他的白眼冷淡,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他,见他又把她当是空气般,她于是跟到了简餐店的门外。

  “尤杰!”她叫住了他。

  尤杰停下脚步,有点不耐烦的回头。“我还要赶到医院去!”

  “我只耽误你一下下。”她有些歉意的说。

  “你想说什么?”

  “我……你为什么突然的……变了个人?”

  “我怎么了?”他直视她。

  “你本来不是这样的。”

  “我本来又怎样?”他的目光不友善而且带着些冷酷。“我一心想和人家做个朋友,并没有什么不良企图,但是却被人家郑重警告,好像自己会是什么始乱终弃的恶徒。” 

  “女王她……”丁芷伶的表情很懊恼。

  “你觉得我像坏人吗?”他认真的问。

  “我……”

  “你认为我想对你怎样吗?”

  她摇头,颇为尴尬。

  “那你和丁希男说那些干什么?”

  “我们是姊妹,一定会聊一些事。”她的眼神满是抱歉。“我并没有丑化你什么,我只是提到你有这么个邀约而已。” 

  “那你们放心,以后我会‘谨守本份’”尤杰自嘲、冷淡的说。

  “这不是我的本意……”

  “女王讲得也没有错,我又不会在台湾鬼混一辈子,时间到我就会走人,到时你——”他还有满肚子的怒气,因为丁希男的话叫他非常感冒。“你看起来是挺脆弱的!”  

  “尤杰……”她的眼神受伤且苦涩。

  “我担心你会一哭二闹三上吊。” 

  丁芷伶的双手握成了拳头,但是仍无法像妹妹那般犀利的反击回去。

  “我想你可能是会错了我的意,在国外看电影、吃饭,是很正常而且平常的事,没有人以为看场电影之后就要私订终身!”他不想说话这么刻薄,但是他管不住自己的嘴。

  她双眸泛着泪光,但是没有哭出来。

  “看看你,学学女王吧!光是人家讲个两句话你就要哭爹哭娘的!”尤杰找她出气。

  “我没有哭爹哭娘。”她总算有些情绪的说。 

  “那你眼睛为什么会湿湿的?”

  “我……”

  “讲完了没?”

  “讲完了。”她用手背抹了下自己的眼睛,然后转身走进了简餐店,一副和他这辈子好像已经无话可说的样子、她虽不是女王,但骨气和尊严她也有。

  看着她的背影,有那么片刻的犹豫尤杰想冲进简餐店,但他没有这么做,陆承义还在等他的粥,他必须赶去医院。

  丁希男看着姊姊失魂落魄的走进来;然后强打起精神的应付客人和一切,于是她从厨房的门口定向了姊姊。

  “你怎么回事啊?谁欺负你?”

  “我眼睛不舒服。”丁芷伶轻轻说。

  “你刚刚到外面去——” 

  “女王,我会管好我自己的事,你关心我,我知道,但别把我当成三岁小孩,我不需要你的监护,我比你年长一岁!”说完她走进柜台,开始帮客人结帐。

  丁希男愕然的看着她姊姊……

  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