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林晓筠 > 《请叫我女王》
返回书目

《请叫我女王》

第三章

作者:林晓筠

  趁两个女儿晚上出去不在之际,丁力行准备了些自己的私房菜还有店内特藏曲酒,好好的接待陆承义和尤杰,履行自己的承诺。

  他不是不知道女王像是操练新兵般的磨练他们,不管是厨房大小事、琐事,或是外场的点菜、送餐,反正她真把他们当是打杂的,尤其是陆承义,现在连一大清早采购的事都变成了他的事。

  丁力行实在不好说什么,因为女王的行为并不算虐待,他们俩的工作量是不轻,可是好友也特别在电话里交代要好好“磨”他的宝贝儿子。说陆承义需要“改造”,那么他也只能眼睛半睁半闭,反正真的受不了时,陆承义总会反弹吧!

  “多吃点!”他招呼这两个晚辈。“我平常不弄这些的,客人都吃不到。”

  尤杰吃得很高兴,在餐餐都是排骨饭、牛腩饭、鸡腿饭、鱼排饭、卤肉饭那些东西后,他是需要吃点清淡、爽口的小菜。

  陆承义也吃,但他吃得较少,感觉起来情绪也比较沉重,人家是吃菜配酒,他是喝酒配菜。

  “承义,挺得下去吧?”丁力行同情的问。

  他露出一个简单的笑。  

  “习惯就好了。”尤杰替他说。

  “你这么想?”丁力行笑呵呵的问。

  “在洛杉矶用的是脑,工作的压力超大,即使下了班回到家,脑子也停不下来,还得继续再想一些公司的事,但是在这里。”尤杰有种“幸福”的感受。“下班就是下班,而且在一天的劳力工作之后,特别的好睡,以前我会失眠,在来到台湾后却一次都没有发生过,真是太神奇了!”

  陆承义忍不住的看向他,不敢相信他是如此的豁达、随缘。

  “承义,你睡得好吗?”

  “普通。”

  “清晨四点起来对你而言会不会太痛苦?”

  “成为习惯之后就还好。”

  “丁伯伯,在洛杉矶,这是承义的上床时间。”尤杰打趣的说,“美国和台湾有时差,所以他只是刚好颠倒过来而已。”

  “承义,这样对身体不好!”丁力行忍不住唠叨。

  “我……也不是天天都那样。”陆承义瞪了尤杰一眼。“只是偶尔和朋友……”

  “生活要规律。”

  “丁伯伯,丁妈妈过世很久了吗??很确定自己该转移话题,在洛杉矶已经有爸爸管,他不希望自己在台北还有人在他身边碎碎念,更何况他也有点好奇丁家的所有状况。

  “十几年了。”丁力行感慨的说。

  “有这么久?”

  “是啊!”他的眼中有着对美好过去的留恋和怀念。“子宫颈癌,一发现就是末期。”

  “那您……”尤杰好奇的问。“没有再娶?”

  “我带着四个小孩,再娶谈何容易。”

  “我看这是原因之一。”陆承义俨然是被丁希男传染到她的尖酸刻薄。“一想到自己有像女王这样的继女,我看百分之九十九的女性都会再多考虑一下,都会打退堂鼓。”

  “承义……”尤杰朝他使了个眼色。

  陆承义却毫不在乎的干了杯里的酒,然后又很自在的给自己倒了一杯。

  丁力行的反应也绝,他非但没有怒色,反而还笑咪咪的,回忆起以前的事——

  “那年我记得芷伶升国二,女王刚上国中,两个双胞胎还在读小学,除了女王,三姊弟对妈妈的死都哭得死去活来,但是女王却坚强、独立的陪着我一起办后事,像个小大人似的,人前没有掉一滴眼泪。深夜……我知道她躲在棉被里哭,那哭声令我也忍不住的抱着枕头痛哭,一个大男人带着四个小孩……”  

  “女王从小就这么酷?”尤杰真的是忍不住的竖起了大拇指。

  陆承义不语,眼神更加的深沉难懂。

  “虽芷伶是姊姊,但一向都是女王在作决定、在发号施令,而且她一直都是独立、有自己想法的女生,没有妈妈之后,她更像是在一夕之间长大,她是早熟的孩子,这个家……容不下其他女人的!”丁力行有点嘲弄的说:“任何女性只要和女王接触过……”

  “我了解。”陆承义马上说。 

  “丁伯伯,我觉得女王很了不起!”尤杰在知道这些事之后,对丁希男的好感大增。

  “她是不简单,才十几岁就要和我一起撑起一个家,连顽皮、难管的双胞胎都要她搞定。”丁力行感触良深。

  “没有这个女儿,这个家也垮了。”

  “你很依赖她。”陆承义不像是在问一个问题,比较像是在陈述。

  “我们全家都依赖她。”丁力行喝了一大口的酒。

  “她不能嫁人了,不然你们怎么办?”陆承义不是有意要挖苦,真的是和丁希男相处的时间一多,他被“污染”了。

  “我想女王也没想过要嫁人。”丁力行一叹。

  “啊?”错愕的是尤杰。“不会吧!”

  “她说要照顾我一辈子。”

  “她?随口说说的吧!”尤杰不信。

  “等你再多了解她一些,你就会知道她是不是随口说说的。”丁力行也烦恼也觉得安慰。“我怕她变成老处女。”

  尤杰沉默,似乎是在思考什么。

  陆承义也没有搭腔,他是一杯接着一杯,有一阵子没有这么尽情的喝,来台湾快半个月,他觉得自己像是外劳,而今晚比较像自己。

  “女王是个好女孩,她的个性是强悍、霸气了些,但是她是非分明、讲理,所以请你们多包容一些,和她再熟一些之后,你们会喜欢她的。”丁力行对自己女儿可是很有信心。

  “我本来就不讨厌她。”尤杰立刻说。

  陆承义没有表示意见。

  “你呢?承义。”丁力行好像比较在乎他的看法和感受。“我知道你和希男处得不是很好。” 

  “我会活下去的。”陆承义幽默道。

  “她一向以身作则,自己也很拚,每天工作超过十三、四个小时,若有什么不满,你可以跟我讲,不要和她计较。”丁力行居中调解。

  “丁伯伯,没事!”

  “我知道你可能不习惯台北的生活,但是你爸……”

  “我知道我爸希望我怎样。”

  “那么你可以‘逆来顺受’了?”

  “丁伯伯,我已经逆来顺受了。”陆承义自嘲的说:“我没有抢一架飞机直飞洛杉矶吧!”

  尤杰大声的笑了出来。  

  丁力行亦笑了,但是在他的笑容里,还多了一些期待与深意。

  ◎    ◎    ◎

  陆承义赶到市扬时,丁希男的采买已近尾声,当她看到气喘吁吁赶来,并且应该找了些摊位的他,她只是冷冷的瞥一眼。

  没有时间发呆,也没有多做解释,他立刻把她所买的东西往小货车上搬,明明感受到她森然的目光,但是他偏不回应。

  “你迟到了两个多小时!”她开口指责。

  “我睡过头了。”他随口答。

  “废话,我当然知道你睡过头!”她动了动鼻子,然后一脸精呀的问,“你喝酒了?”

  “一点点。”

  “只是一点点?”

  “难道我要跟你报告说几瓶或是几杯吗?”他一边搬东西一边不爽道:“你真当我是犯人还是什么窝囊的老公啊?”

  “窝囊的老公?”她扬声。

  “我想怎么喝是我的事。”  

  “你耽误了工作!”

  “那判我死刑好了!”他没有把丁力行或是尤杰捉进来。“女王要不要派人把我拖出去斩了?顶多你扣我薪水,不然你把我开除好了。有这么大不了吗?需要这么小题大作?”

  本来丁希男是不想小题大作,如果他向说她声对不起或是道个歉,这件事也就过去了,可是他的态度令她火冒三丈、令她下不了台。

  “住手!你不用搬了。”她把双手手臂撑开,站在一堆货物的面前。

  “什么意思?”

  “你被开除了。”她冷冷的说。

  “你——”

  “你自己说的啊!”她的表情很跋扈。“既然不能把你拖出去斩了。扣薪水又不能消我心头的怒气,所以我决定要开除你,陆承义,你被炒鱿鱼了!”

  不知道这算不算弄巧成拙,他是很想脱离眼前这种做廉价劳工的日子,但是如果他真的丢了工作,洛杉矶那边他要怎么交代?万一他老爸不让他回去或是取消了他的继承权……

  “我可以自己来!”她独立的说。

  “这些东西不轻。”他的态度比较不那么硬了。

  “我也不是纸糊的。”

  “我可以帮你——”

  “免了!”  

  陆承义以前不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但是这个早上……他开始有一丁点的体会了,再又想到昨晚丁力行所说有开丁希男的那些事,他认为自己该低那么一下头。

  “我不想被开除。”他忍耐的说。

  “你不想?” 

  “我……以后不会再犯。”他咬牙道。

  “你是说迟到还是喝酒?”

  “我会尽可能不迟到,但是喝酒……那是我的自由!”陆承义很想把她抓起来按在自己的大腿上打屁股,她到底以为她是什么东西?

  丁希男垂下双臂,她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除非她真要失去一个——不,两个廉价劳工,一旦陆承义离开,那尤杰八成也会跟进,而他们两个还挺“好用”的。

  “我必须扣你薪水。”她淡漠的说。

  “随你便!”

  “也没有全勤奖金。”

  “你高兴就好!”

  “不是我斤斤计较或是心胸狭窄,这是做人做事的原则,我不能有双重标准或是差别待遇。”丁希男有些画蛇添足的道。

  “你不需要解释。”

  “我只是——” 

  “时间不早了!”他将她推开了一些,然后迳自的搬起了东西。“如果你不想帮忙,那就站远一点!”其实他昨晚喝了不少,除了宿醉,还有隐隐作痛的头部,好像有一群士兵在他脑袋里行军。

  丁希男当然不会站在一边看,她立刻就开始帮忙搬较轻一些的东西,但她不时的看向他一脸的汗水,脸部的表情也有些像是在硬撑。

  “头痛?”她若无其事的问。

  “还可以忍受。”他酷酷的答。

  “你那儿有头痛的药吗?”

  “不需要。”

  “我……可以泡解酒茶给你。”

  “解酒茶?”他瞄瞄她,好像在害怕她会用什么莫名其妙或是来路不明的东西给他服用似的。

  “我很小就会泡解酒茶。”丁希男本来不想和他扯这么多,但是他那一脸恐惧的表情叫她不服气。“妈妈刚过世时,爸爸总是藉酒浇愁,用酒精麻痹自己,但喝多了第二天又像是个垂死的人,只会痛苦不堪的申吟,所以我就翻翻书,发明了我自己最简单的解酒茶,没多久我受不了我爸的醉生梦死,痛骂他一顿之后,他就振作起来,不再每天抱着酒瓶了。” 

  陆承义听完后用一种崭新的目光看她,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孩啊?

  “不要就算了,我省得麻烦。”她自己找了台阶下。

  “麻烦你。”他突然说。

  “你要?”她反而意外。

  “我要。”

  “不担心我在茶里放不该放的东西?”她存心要吓吓他。

  “你会这么做吗?”陆承义吊儿郎当的问。

  “当然不会!我没那么小人。”

  “那我还需要担心什么?”

  ◎    ◎    ◎

  丁芷伶知道尤杰在她的柜台附近晃,但因为这会她正在结帐,所以不敢分心,因为如果出纰漏,即使她是姊姊,女王照骂不误。

  尤杰知道现在的时间不是很对,但是女王十分钟之内就会回来,不趁这个时候,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有其他机会。

  “星期六晚上有没有空?”他不能再迟疑的很快脱口问出。

  丁芷伶听到了,但是他是在对她说的吗?不想自己找糗、表错情,她没有表示。

  “星期六晚上——”

  “你是在跟我说话吗?”她抬起头,有些怯怯的,她一向就不是那种非常自信、非常勇于面对别人的人,更何况是一个男人,通常女王会当她的保护者,但女王这会不在。

  “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他很快说,生怕女王突然出现。  

  “那你刚刚说……” 

  “星期六晚上我们去看晚场电影好不好?”

  “我们?”丁芷伶看看四周,好像怕被人发现似的。“你是说就你和我?”

  “很奇怪吗?”他小声的问。

  “你为什么不找你的朋友去?” 

  “两个大男人一起去看电影有些不自然。”

  “但是……”她很为难。 

  他一脸夸张,“你信不过我?”

  “不是。”

  “那……是要我先去问丁伯伯?我想丁伯伯不会反对,去看电影是很正常、健康的事,总比去跳舞或是泡夜店的好,我这个人你应该看得出来,不烟、酒、不赌、没有不良嗜好——”尤杰自认条件不差,在洛杉矶好歹他也行情正火。

  “我……要先问问女王的意思。”她截断了他的话。

  “问女王?她是你妹妹耶!”

  “她什么都管。” 

  “但我不是陌生人。”他试图说服她。

  “那么你去跟女王说你要找我去看电影。”丁芷伶聪明的把难题丢给了他。

  知道女王在这个家庭有一定的影响力,但是尤杰没有想到这影响力如此之大,她不只掌控了一家简餐店,连自己姊姊的交友也在她的控制之中,这太……太过份、太不正常了。

  “丁芷伶,如果没有女王的允许,你是不是连大门都不能踏出一步?”他有些气恼。

  “尤杰,你这么说很差劲!”她很生气,但是她的语气总是那么不痛不痒。

  “你一定没有男朋友,在女王的保护下,你是不是连男人的手都没有碰过?”

  “尤杰!”

  “你怎么连你自己的生活都让她来为你安排?你是不是搞混了?她是你妹妹,不是你妈妈。”他愈说愈忘我。“你们大家居然都如此的——”

  “女王!”丁芷伶突然招呼。

  尤杰马上闭了嘴,全身的寒毛直立。

  “你自己的反应呢?”丁芷伶取笑他。

  “你……”他缓缓的回过头,他的身后并没有丁希男的身影,他被她摆了一道。

  “你也‘怕’她?” 

  “我不是怕,我只是不想和她正面冲突,大家以和为贵。”他自圆其说。

  “我也是。”

  “丁芷伶,其实你可以更像个姊姊的。” 

  “我只是比女王早出生一年多,按理我是姊姊,但女王事事强过我,并且把我们的店、我们的家、我们的弟弟都打理得服服帖帖,她比我更像大姊、大女儿,我乐得没有责任、没有压力,我干么要更像姊姊?”她微笑。“如果你是比较喜欢强悍、有主见的女孩,那你该找希男去看电影。”

  “女王?”他打了个冷颤。

  “她看电影的。”  

  “谢了。”他摸摸鼻子。“算我没提这回事。”

  “当然,我也不想女王找你训话。”

  “丁芷伶,你真的该学学为自己作决定。”他语重心长的说一句。

  “谢谢你,但我已经很习惯这种生活方式了。”

  ◎    ◎    ◎

  霍惟民的量贩店就开在简餐店的隔壁条街,通常他和店内员工都是叫便当到量贩店里食用,如果不忙,他就到简餐店吃,毕竟近水楼台先得月,总要有接触,才会比较有机会。

  他喜欢丁希男并不是秘密,但是碍于女王那独揽大权、不可一世的姿态,害他始终不敢越雷池一步,他深信女王有帮夫运,可以扩大他的事业,而在个性上,她霸气、他温和,她敢拚、敢冲,他则较深思熟虑,正好截长补短。

  如果可以,他真的想向她表白,可是——

  女王似乎只把他当好朋友、好客人,好像从来也没有把他真正当成是一个男人来看,她给他的笑容是亲切但没有任何撒娇意味,她看他的眼神是直接而没有任何暧昧,叫他……

  挫折啊!

  但是接连两次来店里用餐,霍惟民发现了一件更令他挫折的事——什么时候店里多了两个女性杀手级的帅哥来帮忙,相较于自己的敦厚、老实、平凡长相,他真的很想去撞墙。

  “他们是谁啊?”当女王为他送上咖哩饭时,他不能不关心了。

  “他们?”客人多时,尤杰和陆承义得帮忙送餐,不然他们是窝在厨房的。“我爸的朋友拜托的,从美国来的。”

  “美国!”霍惟民意外。

  “稀奇吗?”丁希男站在桌边和他聊。“不贵,挺划算的。”

  “他们不太像……”他说出心中疑虑。

  “做杂工需要什么长相?”她不太赞同的问。“反正人都有落魄、潦倒的时候。” 

  “他们现在正落魄、潦倒?”  

  “我怎么知道?”丁希男满不在乎的回答。  

  “他们都很帅。”

  “帅能当饭吃、能换钱吗?”

  听她这么一说,霍惟民宽心不少,他会担心她受他们吸引,尤其是眼神比较冷、看起来比较愤世嫉俗的那一个,他真的是很有男人味,比刘德华够劲。

  “霍惟民,你在烦恼什么?”不敢自夸自己的猜心术,但是他的喜怒哀乐,她几乎可以猜到八、九分,一向很灵。

  “烦恼……你被追走。”他老实说出。

  “什么?”丁希男大怒。“你在讲什么鬼话!”

  “但是我——”

  “我会被那种男人追走?”

  “我是想——”  

  “你在侮辱我吗?”她怒不可抑,一次又一次打断他的话。“你要不要去精神科挂个号,我可以陪你一起去看医生!”

  “女王,你也知道我……”

  “饭可以随便吃,话不可以随便讲,我像是那种饥不择食的女孩吗?”她气得回头去看了陆承义一眼——只看他一个人。“我会自暴自弃到挑一个在我家店里打零工,而且不知道之前是在混什么的男人吗?你居然这么看扁我?”

  “对不起!”他嗫嚅道。

  “要不是认识你太久,我一定轰你出去!”

  “女王,我真心的向你道歉。”

  但丁希男仍是气冲冲的走向了柜台,嘴里仍念念有词,害得霍惟民只能低头猛吃,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如果不会太突兀,他真想打包回去自己的量贩店吃,在这里每一口他都觉得好难咽下去。

  同样的,陆承义和尤杰也在不着痕迹的打量“那一对”,在喝过了丁希男的解酒茶后,他对那个面恶心善的女孩有了好一点点的评价。

  “尤杰,你看他们是什么关系?”他半眯着眼,表情有些不屑的问。

  “看不太出来。” 

  “那男的一副很孬的样子。”他不客气的道。

  “孬?还好啦!不过是多少有些唯唯诺诺的。”尤杰比较厚道的说。

  “不太像男女朋友。”他又说。  

  “但是男的应该对女王有意思。”

  “有意思?那也要有本事才行!”

  “承义,你好像……”尤杰这才注意到他的反应好像激烈了些。“你会在意吗?”

  “在意什么?”

  “女王啊!”

  “在意她?”陆承义马上像是中弹似的狠瞪着他。

  “尤杰,你是找死啊?居然讲得出这么荒唐、没有水准、不经思考、绝不可能又莫名其妙的话,你是不是长了脑瘤还是怎么的?”

  尤杰被骂得只是怔然的看着他。

  “做事了啦!”他转身走向厨房。

  “真是反常……”尤杰摇头低喃。“太反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