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林晓筠 > 《请叫我女王》
返回书目

《请叫我女王》

第一章

作者:林晓筠

  台湾

  丁力行知道“女王”在厨房里对厨师们训话,他当然不会挑这个时候去找她,反正晚一点等大女儿芷伶结完帐,店打烊了,他有的是时间,千万别在女王很忙或是很烦时去吵她。

  丁芷伶边结帐边注视着她父亲那有些忐忑的面容,不知道他在忧心什么?她是那种柔颐、乖巧、听话的女孩,飘飘的长发、纤细的身材、细致的五官,反正是漂亮、温柔又没有杀伤力型的,没有强烈的个人特色,可是很贤慧。

  “爸,有事吗?”她关切道。

  “一会你可要站在我这边。”丁力行有些举棋不定的样子。“绝对要!”

  “你可以先跟我讲是什么事吗?”她不自觉的看了看厨房的方向。“和女王有关?”

  “当然和她有关!”

  “你要再娶?”她错愕。

  “当然不是!我有那个胆子吗?”他一哼。“以前都是后母虐待小孩,但换到我们家,只怕是小孩把后母给整死、气死,除非女王嫁了人,不然我绝不考虑再娶,会出人命的!”

  丁芷伶不习惯大笑,所以她只是抿着唇轻笑。

  “你觉得我们的店缺不缺人?”他来回的踱步,好像很担心似的。

  “还好吧!”

  “其实多两个帮手也不错。”丁力行自语。

  “爸,要付薪水的。”

  “如果薪水不高……”他只差没有说出“廉价劳工。“。“反正总派得上用场,不管是外场,或者是派去采购、打烊后清扫,都用得上年轻力壮的家伙,所以我觉得很好。”

  “但是女王……”她又再瞄向厨房。

  “我这把老骨头是该休息了,你两个双胞胎弟弟又在当兵,这家店光靠你和女王来撑又太折腾你们,所以我想请帮手是很正确的事。”他一直在啰啰唆唆的,好像在背讲稿。

  “爸……”

  “女王出来了!”丁力行马上一副进入备战状态的严肃模样。

  丁希男昂首阔步的走出厨房,绰号“女王”的她,真的是很有女王的架式,明明不是那种我见犹怜型的小女子,但她天生又浓又密,如两面小扇子的睫毛令她女性化十足,即使此刻她的发丝凌乱,可是双眸却闪亮,美艳极了,加上皮肤光滑细致、年轻红润,嘴唇更有着诱人的线条,还有具古典美的完美鼻子,超过一七〇的身高,现在名模标准,她什么都有。

  丁希男是有资格当女王。

  更难能可贵的是……她有着钢铁一般的意志,想做到的事,没有人可以阻止。

  “芷伶,今天的进帐如何?”她每天都会问一次当日的总进帐。

  “比昨天成长了两千元。”

  “果然用小菜促销这一招有用!”

  “我们也可以试试用小蛋糕或甜品之类的,天冷了,我觉得红豆汤——”丁芷伶想建议。

  “红豆很贵,一斤红豆是一斤绿豆的三倍价钱,如果是绿豆汤就可以考虑。”丁希男并没有马上将姊姊的提议打回票,但她很权威的说出似乎更好的方法。

  “你决定吧!”丁芷伶什么也不争辩。

  丁希男突然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她发现她老爸好像有话要说,神色有些紧张。

  “爸,有事要说是不是?”她很清楚她父亲。

  “我、我和芷伶刚刚商量……”

  “爸,你拖我下水干什么?”她的表情无辜。“我无所谓哦!”

  “什么事?你们刚刚商量什么?”丁希男追问。

  “爸说想再多请两个人。”丁芷伶站到妹妹那边。“你看有这需要吗?”

  “爸,有这需要吗?”丁希男看着父亲,摆明了一脸的不需要。

  “我是……朋友请托。”丁力行支支吾吾。

  “爸,我知道你心肠软,但是请托也是一次一个,这会硬要塞两个……”她不太高兴。

  “薪水不用给太多!”他补充。

  “我不想压榨劳工。”

  “没有人会说你压榨。”他生怕女儿会摇头。“只要有个地方给他们住,然后供应三餐,其他薪水方面意思就好了,真的!不必付他们太多的薪水。”

  “爸,不是偷渡客吧?”她小心的问,马上提高警觉,这天底下哪有这么好康的事。

  “偷渡客?”他差点爆笑出来,堂堂陆毅宗的宝贝独生子,未来的企业继承人,竟被他女儿说成是偷渡客?这太离谱了。

  “你确定不是?”她求证。

  “当然不是!”他咬着牙不想笑。

  “难民?”

  “女王,哪来的难民啊?”

  ”逃犯?”

  “你的想像力是不是太丰富了?”

  “智障?”

  “丁希男!”他受不了的低喊。“这两个都是正常人,他们只是想要一份‘糊口’的工作而已!”

  “这就更奇怪了,糊口的工作并不难找,他们大可以去工地挑砖、当小工,还可以做清洁打扫、出卖劳力的工作,到简餐店来做什么?他们有什么企图吗?”丁希男打破砂锅问到底。

  丁力行看向大女儿,但是她却耸耸肩,一副她什么忙都帮不上的表情。

  这下他不禁有些火大了,好歹陆毅宗是他大学时的哥儿们,在电话里是对他千拜托、万拜托,请他“关照”一下他儿子还有儿子的朋友,如果这点小事他都做不到的话……

  “丁希男,我是你爸爸,这点没有疑问吧?”

  “爸——”

  “我算不算一家之主?”

  “但是——”

  “我有没有决定权?”

  “你……”丁希男努了努嘴,并不想说什么大逆不道的话,她摊了摊手。

  “我要雇用这两个人。”他坚持。

  “好!”她不啰唆。“雇用当然可以,但如果他们做不好,我马上叫他们走路回家吃自己,这里可不是救济院或是避难所!”

  说完她下巴一抬的又走进了厨房,然后她的骂声传来,那些可怜的厨师们又被刮。

  丁力行一副松了一口气的表情,接着他瞪向大女儿,这小妮子居然没有帮他。

  “丁芷伶,你到底是不是墙头草?”

  “爸,你骂我干什么?我又什么都不能决定。”

  “你是姊姊耶!”

  “但家里的女王是希男嘛!”

  “你啊……”他摇头叹息。“真是名字取坏了,你该叫希男,那么……”他一副悔不当初的样子。“我真是把她惯坏了,我是一家之主啊!”  

  “爸,女王听不到啦,不过如果这么嚷嚷你会爽一点的话。”她露出一个甜美的笑,“那你尽情的说个够吧!”

  ◎    ◎    ◎

  尤杰拿着地址再做最后的确认,如果可以,他真想叫回刚刚载他们来到这里的那辆计程车,然后直奔机场,再去订美国的班机。总裁不该这么对他的,他没有犯任何的错误啊!

  黝黑的皮肤、结实的身形,尤杰看起来像是打拳击的,是那种外表粗犷可心思细密的男人,有脑子、会思考,总裁一向很信任他,把他当自己人,但是这一回……总裁太过份了。

  陆承义看着对街那家中型、普通,而且看起来一点也不特别的简餐店,他忍不住的摘下脸上的墨镜,然后偏过头去看尤杰。

  “这里?”

  “是的。”

  “你没弄错?”

  “我希望我弄错。”

  “那么真是这里?”

  “千真万确。”

  “尤杰,我这会没有心情被耍——”

  不想打断但是又不得不打断总裁的宝贝儿子,尤杰也是万般的无奈。“陆先生,我也希望这是玩笑一场,但是你自己瞧瞧,我们人都在这里了。”

  一些英文的三字经已经由陆承义的口中冲出,那“精彩”的程度令尤杰佩服不已,有些他还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听到。

  陆承义一直在顺自己的呼吸,这一会他希望自己突然猝死,然后让他老爸还憾、痛苦、自责、懊悔一辈子……最好是这样。

  “陆先生——”

  “叫我陆承义吧!在这种地方……”他咬牙忍耐道:“我原来的身份一点也派不上用场。”

  “一年,很快就过去。”尤杰以安慰的口吻说。

  “三百六十五天。”

  “说不定不用三百六十五天。”

  “尤杰,你是想安慰我还是说服你自己?”陆承义冷冷的道,“我们在那里面到底要干什么?端盘子?洗碗?倒垃圾?帮客人点菜?”

  “我完全不知道。”尤杰坦承。

  “不像是速食店。”他的表情痛苦。

  “是不像。”

  “感觉很传统。”

  “我是有点怀念排骨饭、鸡腿饭——”

  “尤杰!”他毫不客气的插进话。“我没有你那么乐观,没有你那么想得开,如果有天我登报要和我爸脱离父子关系,希望你能站出来替我说几句公道话,不是我不孝!”他已经气到忘了继承权这件事。

  “没这么糟吧?”

  “有这么糟!”他拿起自己的简便行李。”如果我失控的宰了谁,你要在法庭上证明我已经丧失心智了。”

  “说不定会很有趣。”尤杰带着一丝期待。

  “上帝助我……”陆承义率先横越过马路。“我真的需要上帝了!”

  ◎    ◎    ◎

  丁希男打量着上门的这两个男人,如果他们真的有需要“沦落”到像他们这样的简餐店工作,那么刘德华也可以息影回家去种田,看看这两个男人的气质、名牌穿着,还有脸上那“委曲求全”的神色,这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啊?

  丁芷伶只是观察而没有出声,反正什么事都有女王出面扛着、顶着,她只要当一个没有声音的人就可以,只是……这两个酷哥究竟是招谁惹谁,怎么会把自己搞到这个地步呢?

  丁力行倒是很兴奋,自从陆毅宗一家移民洛杉矶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这会能和老朋友的儿子见面,他是感慨万千的。

  “你爸好吧?”他热情的问。

  “很好。”陆承义简洁道。

  “他怎么不回来台湾走走?”

  “忙吧!”

  “我也是忙,不然我真想去洛杉矶找他,和他好好的叙叙旧。”丁力行怀念的说:“想想以前我们这一票好哥儿们——” 

  丁希男清清喉咙的咳了下,一副要她爸爸适可而止的表情,毕竟来的人不是他的哥儿们,只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哦!”他会意。“我们改天再好好的聊,我帮你接风洗尘,现在我先跟你介绍我的女儿。”

  陆承义不是很感兴趣,但是仍露出客随主便的表情,他既然被放逐到这里,也只有咬牙撑过这一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我大女儿芷伶。”丁力行介绍。

  丁芷伶朝他们点了下头,羞怯的没有开口。

  “二女儿希男,绰号女王。”  

  “什么?”尤杰突然不顾礼仪的脱口而出。“女王?我没有听错吧?”

  “你没有听错。”丁希男平静、高傲的说。

  尤杰不语,但表情滑稽。

  陆承义看着她,眼神有些不屑、嘲弄、讽刺,这个女孩是有些姿色,算得上是美女,但是叫自己“女王”,是不是太嚣张、不知天高地厚了?那他该取个什么绰号?全能天神吗?

  “有意见吗?”丁希男问他。“说出来嘛!我洗耳恭听。”

  陆承义没有说出什么伤人的话,但是他的表情依旧充满了鄙夷和不能接受。

  “陆承义——”她打量他,表情同样的带着鄙夷和嘲弄。

  “请指教。”他说,眼光冰冷。

  “尤杰——”她的目光转向另一个人。

  “听候差遣。”

  “你们真的要在这里工作?”她问尤杰。

  “应该是。”

  “女王!”丁力行忍不住的叫出了女儿的绰号。“我们不是都讲好了吗?你不要让我下不了台,我们店里需要人!”

  “你们可以吃苦吗?”她接着怀疑的问。

  “可以吧!”回答的还是尤杰。“我想任何人……都可以学着吃苦。”

  “碗盘很多哦!”丁希男“微笑”道,有种幸灾乐祸的意思。“你们来得可真巧,中午的尖峰时刻刚过,现在正是善后的时候,我会发给你们两双手套,你们会洗碗吧?”

  陆承义用一种见到鬼似的眼神打量她,不敢相信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希男!”丁力行的表情不赞成。“他们才刚到,你该问他们是否吃过午饭了。”

  “你们吃过了吗?”她马上又“微笑”问。

  “吃过了。”尤杰苦着脸回答。

  “那么你们需要‘休息’一下吗?”

  “我们……”他看看陆承义。

  “不必了!”陆承义很有气魄的说,“请问厨房在哪里,我们需要带路。”

  “这有什么问题!”她笑得一脸“灿烂,然后望向父亲。“爸,请你带他们过去好吗?我想既然他们决定要留下来,那就让他们快一点进入状况,我一会再进去看看他们做得如何。”

  “希男!”丁力行又是一脸的不赞同。

  “爸,这样的安排不好吗?”

  “你应该先安顿他们。”

  “晚上打佯后有的是时间!”她一副她说了算的表情。“爸,不要浪费时间了,那些堆积如山的碗盘可是需要‘些’时间去洗哦!”

  “伯父,你请带路吧!”陆承义不想让这位老人家为难,君子报仇,三年不晚。

  “承义,这……”

  “我老爸就是要我来学习、磨炼的。”

  丁力行一叹,“好吧!我就带你们去厨房,先把碗洗了,至于工作的调整……”

  “爸,我会安排。”丁希男插嘴。“你一点都不用担心。”